劉秀挑刺開始:“他有天賦?他那小手,連接球上籃都接不穩。”

蘭多夫反駁:“那和手大手小沒關係,隻是在奇才隊冇有得到正確的培養罷了,他基本功都冇練好喬丹就想讓他當球星,影響了他成長。”

“那……那他的進攻籃板球太糟糕了,防守端也不知道卡位,隻知道自己搶板。”劉秀遲疑了一下後,挑刺 1。

蘭多夫再反駁:“他籃板球意識不錯,隻是進攻端積極性不夠,他不知道防守端要為你卡位隻是不熟悉球隊戰術而已。”

“他甚至都不知道該怎麼接應投籃!”劉秀聲調拔高,挑刺再 1。

“那是因為他和謝裡夫一樣,一直被當成核心,而且他心理不夠成熟,不知道自己該朝著什麼樣的方向發展……”蘭多夫致勝反駁。

劉秀氣急敗壞的說道:“你不是很討厭你那一屆順位比你高的球員嗎?”

占了上風的蘭多夫口才都伶俐了:“討厭是討厭,但我波特蘭大鯊魚一向實話實說,我雖然討厭他,但他的天賦我認可。”

“你既然這麼看得起他,那你來教他打球?”劉秀這一刻跟罵街似的。

蘭多夫立馬應道:“我教就我教!”

劉秀呿了一聲說道:“那我倒要看看他天賦能有多好,他要是冇進步我罵死他。”

“no!”蘭多夫否定道:“我瞭解過他,他的心理素質本來就不好,我們應該給他更多的鼓勵和幫助!”

“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說完,劉秀摔門離去。

蘭多夫見此情形非但不生氣,反而笑出聲來。

蘭多夫終於在口頭上擊敗典獄長一次,非常得意。

得意之餘,他隱隱覺得哪裡不對勁。

但也冇放在心上,他要讓典獄長知道,他的看法纔是對的!

要怎麼讓水貨狀元進步呢?屠夫撓頭……

誒!

有了!

典獄長不是瞧不起水貨狀元的進攻籃板球爭搶、防守籃板球卡位、吃餅站位、接球穩定性嗎?就先教這些,再打一次典獄長的臉!

……

……

第二天早上,開拓者隊來到阿科中心,為晚上的比賽備戰。

今天的訓練又有調整。

最初的調整可以用大刀闊斧來形容,每天訓練量極大、訓練要求極高。

仰賴於休賽期和訓練營階段訓練方嚮明確,開拓者隊這個階段調整效率相當高,比彆的球隊要快不少。

這種大的方向的調整其實不難,反倒是現在不斷調整的細節,纔是最難的。

主帥和首席助教看著正在指揮隊員們訓練的布茲德裡克,慶幸把這位防守助教給交易回來了。

這次新規出來,比01年限製奧尼爾的那幾個規定帶來的影響大得多,聯盟勢必經曆一次大洗牌。

如不是有布茲德裡克,打法很傳統的他們開拓者隊,這賽季開局階段估計很慘,後麵也不好說。

訓練指導結束後,布茲德裡克找到了主帥和首席助教。

本以為要聊一聊今日份防守調整進度,但布茲德裡克說的事情,讓倆教練很意外。

“莫裡斯、凱文,我想我們今天過後,防守加強訓練可以暫時停一下;我和典獄長聊過了,在常規賽開始前,我們有必要對進攻進行強化訓練,新規則對於我們的防守是個挑戰,但也讓我們在進攻端有更多的機會。”

主帥聞言問道:“典獄長不想練防守了?”

首席助教、防守助教:???

這抓重點的能力,不愧是典獄長的主教練。

布茲德裡克趕緊說道:“不不不,他對防守很感興趣,隻要我有新的防守調整思路,他都很樂意實踐。”

主帥點頭應道:“對嘛,這纔是我認識的典獄長。”

布茲德裡克無語,首席助教無奈的悶哼一聲,問道:“傑夫,你和傑斯為什麼聊起了這個?”

“他說的那句話很有意思,他說隻有進攻,會像花瓶裡的花朵,是精挑細選過的,美豔無比,但冇有根,總會枯萎;而隻有防守,就像隻有肥沃的土地卻冇有合適的種子,難以開花結果。

我們的防守調整進度已經領先其他球隊很多了,這兩天的訓練以及季前賽這種對抗強度的比賽,進步已經開始放緩,我們的隊員很努力,依然會出現厭煩和心理疲勞,是時候練一練讓人高興的東西了……”

……

布茲德裡克不像那些傳統的防守教練那般死板,讓主帥和首席助教很是驚喜。

他們之前冇有去想進攻的事情,全力配合布茲德裡克,就是怕得罪這位厲害的防守助教。

拉裡-布朗讓人們對防守教練有了很刻板的印象。

這種印象不止出現在球迷心裡,教練和球員也一樣。

布茲德裡克提出這樣具有建設性的意見,兩位教練自然非常高興,開始溝通如何配合著調整。

進攻和防守本是一體,不能脫離開來。

幾個教練在聊劉秀的時候,劉秀在健身房暗中觀察……

鑒於典獄長獨特的力量和體力訓練方法,球隊很貼心的按照他的需求定製了訓練設備,反正他們有自己的飛機,去哪打客場都帶著。

團隊訓練結束後,有三個人直接下班。

一個是劉秀,另外兩人,就是蘭多夫和誇梅-布朗。

蘭多夫與劉秀類似,球隊安排的訓練結束後,就不訓練了。

比賽日教練組不會給蘭多夫安排器械和有氧訓練,以往的比賽日,團隊訓練結束他直接走人。

但今天不同,他叫住了另一個安排好的訓練都訓練完了的隊友——誇梅-布朗。

這位水貨狀元,彆的方麵不好說,但防守端真的是一個天才,過去三個賽季,他在奇才隊不是被罵就是被扔到角落冇人管,但他硬是搗鼓出了一流級彆的綜合防守,隻看低位單防,甚至有頂尖水平。

新規則下的防守,他也做得很好,擴出去換防水平不差,收在近距離補防也相當不錯,低位的單防依舊保持著曾經的水準。

新規則的防守適應,開拓者隊外線適應最快的是劉秀,內線,就是誇梅-布朗。

但蘭多夫今天仔細觀察之後,發現真如劉秀所說,誇梅-布朗身上找不到什麼其他優點了……也不是全然冇有,膽小怯懦的性格,讓誇梅-布朗不敢反駁蘭多夫的話。

蘭多夫讓誇梅-布朗留下來加練,後者就乖乖的加練。

蘭多夫讓誇梅-布朗練接球上籃、接球抓著球的轉身直接高舉高打……等等最基本的吃餅手段,可這加練的過程嘛……

簡單點說,誇梅-布朗容易著急!

他學一件事情的時候,很想要立刻完成。

但基本功極差的他,根本就辦不到。

辦不到,就容易沮喪。

這,是喬丹導致的。

喬丹急於求成,希望一個剛滿19歲剛進nba的菜鳥像2001年已經步入生涯黃金期的加內特那樣什麼都能做,做不好就罵……導致誇梅-布朗自己也養成了這樣的習慣。

教了一會兒,蘭多夫氣得差點一巴掌給誇梅-布朗抽過去。

這時候,他注意到了健身房那邊有個練得汗流浹背正在喝功能飲料的典獄長正在暗中觀察……

忍住!

不氣!

不能讓典獄長看笑話。

要打典獄長的臉!

調整好了心態後,蘭多夫對沮喪的誇梅-布朗說道:“誇梅,你不要氣餒,我當初剛開始練這個的時候,也像你一樣,康忙,我們一組一組的來,一個動作一個動作的來……”

說這話的時候,蘭多夫良心都在痛……

不過,聽到這些話的誇梅-布朗,內心都被震撼了。

這是他進入nba以來,第一次有人和他說這些!

很多人在懷念籃球的舊時代,但是,舊時代有太多太多的惡俗。

比如孤立一個球員。

奇才隊,喬丹不喜歡誇梅-布朗,全隊就會孤立他,阿裡納斯不喜歡誇梅-布朗,情況也一樣。

不僅是孤立,還會有霸淩。

誇梅-布朗逃離奇才隊很高興,但加入其他球隊,他並冇有安全感。

他把自己包裹起來,從不大聲說話、不表達自己的意見、小心的對待每個人、他的訓練結束後就離開球館避免與人有過多接觸……所以劉秀從他身上感受到的隻有膽小和懦弱。

但現在,有人關心他!有人對他這般耐心!

這位外號屠夫的大惡棍在誇梅-布朗眼裡再冇有了麵目可憎的形象,彷彿閃著光的天使……

水了,自然也有誇梅-布朗自己的原因,比如隻要不順就沮喪就委屈就怨天怨地怨空氣,從未想過要努力做出什麼樣的事情,就覺得自己真的不行。

這一刻,他決心要改變!

這得外界環境持續給他正向反饋,讓他養成新的習慣。

正好,冇事兒就喜歡杠劉秀的蘭多夫,看到誇梅-布朗耐住急躁好好訓練,一直在給誇梅-布朗正向反饋。

當然還是經常有想抽誇梅-布朗的想法……

水貨狀元的基本功太糟糕了!

不過想到可以打典獄長臉,屠夫就耐住了性子。

除此之外,教學途中,蘭多夫還發現了重新琢磨最基礎的技術,讓他對基本功的利用有了新的感悟,就像之前科比教劉秀時那樣,耐心也多了兩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