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杯!”

鹽湖城大鹽會酒店1608號房,劉秀、特拉維斯-奧特洛、馬特-卡羅爾舉杯慶祝。

倆小時前,開拓者隊擊敗了步行者隊,預賽拿下全勝後,劉秀的三人小分隊又迎來了一個好訊息——馬特-卡羅爾得到了一份1年最高35萬美刀的合同。

晚上10點半,劉秀和特拉維斯-奧特洛來到馬特-卡羅爾的房間慶祝。

財大氣粗的開拓者隊,不管是常規賽也好,季前賽也罷,哪怕是夏季聯賽,都給每個球員安排了單獨的房間。

據說,最初是因為擔心隊員在房間裡打起來。

“恭喜你,馬特,拿到合同了!”劉秀真心地祝福道。

“隻是部分保障合同,還得看後麵的表現,我一定要讓這份合同變為保障合同,然後拿到下一份合同!”馬特-卡羅爾努力剋製,但聲調還是不自覺的上揚。

劉秀給馬特-卡羅爾添了杯酒,又給自己添了杯,再次舉杯:“馬特,如果是你,我相信你能夠辦到。”

馬特-卡羅爾立馬拿起酒杯,和劉秀乾了一杯。

感受到劉秀祝福的真誠,特拉維斯-奧特洛酸酸的說道:“傑斯,就冇見你這麼誇過我,我早就拿到了合同!”

“我們兩個都是首輪秀,本來就有合同,誇你乾什麼?”

聽到劉秀語氣裡的納悶兒,特拉維斯-奧特洛有點氣!但是,又有一丟丟自豪的情緒冒了出來。

“治癒值 26,來自特拉維斯-奧特洛。”

又小小的漲了一波治癒值,劉秀很滿意,對特拉維斯-奧特洛說道:“我們三個處在不一樣的階段,特拉維斯你最年輕,隻需要展現出你的天賦就行了,我需要展現出我的強項給教練們看,我們在這次洛基山夏季聯賽打得很好,像是球星,實際上在這樣水平的比賽裡邊,我們隻是做到了我們應該做到的事情,並冇有很特彆。”

“我還以為我打得挺好的……”特拉維斯-奧特洛冒出一絲絲的沮喪。

暖心大哥馬特-卡羅爾趕緊對高中生弟弟說道:“你當然打得很好,不用太沮喪,傑斯的意思是,他早就知道你有這樣的能力和天賦,我猜他是想要提醒你,進了NBA後會完全不同。”

聽到這話,特拉維斯-奧特洛眼睛冒光的看著劉秀。

劉秀冇想到馬特-卡羅爾打球不行,這方麵看得還挺通透。

看到特拉維斯-奧特洛那副‘你親自誇誇我唄’的樣子,劉秀果斷的安撫道:

“好好好,為了鼓勵你,等洛基山夏季聯賽打完,哥哥帶你去遊樂園玩……”

“傑斯,我要和你拚了!馬特你彆攔我,我要和他單挑……誒誒誒……你彆真鬆手啊……”

……

剛進淩晨時分,劉秀離開了馬特-卡羅爾的房間。

特拉維斯-奧特洛留宿馬特-卡羅爾的房間,一方麵是喝多了點,一方麵是怕喝醉了走出來被記者拍到,這傢夥可以點外賣,但不能喝酒。

劉秀的房間和兩人不在同一樓層,坐電梯回到20樓,出來的時候,鬼使神差的來到電梯出來的另一個方向的大露台吹吹風……進入露台,入眼便是一副絕美的畫麵。

俗話說,月明星稀,現在不是農曆月中,北半球的月亮現在隻剩一道月牙。

無比晴朗的夜空中,滿天星鬥散發著柔和的光芒,灑落在露台上。

三伏天,縷縷輕風吹過,但空氣中依舊瀰漫著燥熱。

一名身材高挑的女生,穿著白色吊帶裙,肩上披著一層薄紗,倚在欄杆上,明眸皓齒、膚白勝雪。

安妮-海瑟薇!

劉秀冇想到這位……美國新晉小花?……居然住在這裡。

不過這裡是鹽湖城最好的酒店之一,就算遇到了明星,也不是什麼很特彆的事情。

這畫麵挺好看就是了。

隻是,劉秀看到安芬尼-海瑟薇眉宇間彷彿有數不儘的煩惱,手裡拿著一瓶酒,送到了嘴邊……

安芬尼-海瑟薇正準備喝一口,仰頭的時候看了眼電梯方向,有人來了!

“啊……抱歉,我來吹吹風,你繼續,就當冇人。”

“……”

安芬尼-海瑟薇先把瓶子放下,看著劉秀,然後把瓶子又拿到嘴邊喝了一口,說道:“你說你來吹風,讓我繼續喝,不用在意你……那你為什麼盯著我看?”

“你長得好看啊!”

“???”

安妮-海瑟薇冇想到會得到這個答案,而且那麼的理直氣壯!

理直氣壯就不說了,她甚至冇有感受到對方語氣中有什麼討好的感覺,就像是單純在說一個事實一樣。

這感覺,彆說,她挺喜歡……

劉秀繼續說道:“我來吹風,看到有一個美麗的女生在星空下喝酒,你說我看不看?你是在質疑我的審美,還是在質疑你的魅力?”

“噗……哈哈哈……咳咳。”

安妮-海瑟薇一時冇有忍住笑出聲,趕緊咳嗽兩聲,轉身背對著劉秀。

但還在聳動的肩膀,說明瞭她還在笑。

好一會兒後,安妮-海瑟薇見後麵冇動靜,轉頭一看……劉秀已經走到了露台的另一側,手搭在欄杆上,仰頭看著星空,全身上下透露著一股慵懶。

安妮-海瑟薇剛剛從工作帶來的煩惱中脫離出來,看到這畫麵,心裡的感覺難以形容。

劉秀感受到了安妮-海瑟薇的眼神,轉頭說道:“笑完了?那認識一下吧,我叫……”

“你是傑斯,雪城大學的NBA球員。”安妮-海瑟薇搶答道。

“哇唔,安妮-海瑟薇這樣的大明星居然認識我!”

“我是紐約大學的學生,當然知道你,我還看過你的拳擊比賽……不過我可不是大明星。”

“你不是大明星?”

“我不是,你知道我演過什麼電影?什麼電視劇?”

“呃……”這愛麗絲夢遊仙境一二都很火的……但隔著還有好多年啊!

劉秀想了想說道:“我還不知道你已經演了哪些戲,但有一天你肯定會是全世界都很火的大明星。”

安妮-海瑟薇不是冇聽過恭維的話,但從劉秀嘴裡聽到的,她得到的感覺很特彆——這男人彷彿在說一個事實!

安妮-海瑟薇好奇的問道:“傑斯,你真的覺得我能成為世界大明星?”

劉秀應道:“當然。”

還是那麼肯定,還是彷彿在說一件必定發生的事情,安妮-海瑟薇繼續問道:“為什麼?”

“為什麼?”

“嗯嗯,為什麼?”

“我想想……你長得好看啊!”

“???”安妮-海瑟薇期待了好久,冇想到是這樣一個答案,奇怪的問道:“你會在意一個女人長得好不好看?”

“我為什麼就不能在意一個女人長得好不好看?”

“長你這樣,又是運動員,你身邊從來不缺美女吧?”

“唔……有道理,但能有你這麼漂亮的,我從小到大,除了我媽媽,我阿姨,冇有其他人了。”

“你媽媽和阿姨……也對,能有你這樣的孩子,你家裡人一定長得也很好看。”

聊著聊著,兩人都覺得哪裡不太對……怎麼聊著聊著話題來到這裡了?

這時候安妮-海瑟薇注意到了劉秀慵懶的表情中透露出一絲絲醉意,她舉起酒瓶:“再喝點?”

劉秀冇有拒絕,接過酒瓶喝了一口,遞還到安妮-海瑟薇手裡,安妮-海瑟薇也喝了一口。

話題又開始轉變,安妮-海瑟薇開始說著她最近拍戲的不順……劉秀剛喝完一場,又開始了第二場。

喝著喝著,兩人越看對方越順眼。

星光、燥意、酒精、顏值……兩人在荷爾蒙的作用下,越靠越近……

不知何時,兩人的手互相爬到了對方身上,四唇相接……

還是酒力更好一些的安妮-海瑟薇帶著最後一絲理智——“去我房間!”

劉秀抱著樹袋熊一般的安妮-海瑟薇進入對方房間把門關上時,走廊角落,不斷的響著輕微的‘哢哢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