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1點28分,劉秀踩點進入訓練場。

“我們的世界上最好的得分手來咯……”屠夫帶頭起鬨。

為了乾這事兒,屠夫特意提前五分鐘來上班。

雖不知‘社死’這個詞,但屠夫已經想到了典獄長尷尬的模樣。

但是……

劉秀朝隊友們揮著手說道:“謝謝,謝謝,為球隊服務!”

屠夫以及幾個和屠夫一樣等著看好戲的隊友紛紛被治癒,典獄長看到治癒值增長提示,美滋滋,送上門來的治癒值,真香。

心態爆炸了幾秒鐘,屠夫又湊了上去:“典獄長,新聞說你有70%概率拿到月最佳,鄧肯和阿倫都冇有競爭的可能,隻有明天的那個傢夥。”

劉秀應道:“納什啊,他和他的球隊可不好對付。”

蘭多夫聞言不屑的說道:“切,就他們,也就靠著常規賽的哨子多,等到季後賽對抗起來了,他們就打不出這麼好的表現了。”

劉秀應道:“你說得對,但現在我們在打常規賽,又不是季後賽。”

“對……對噢!”

蘭多夫這纔想起這一點,圍觀老大老二相聲表演的隊友們也猛地想起這件事。

就像有不少媒體貶低劉秀的表現一樣,納什那邊也有一樣的情況,說他們的打法隻適合常規賽,說得還有理有據,很多人相信這個說法,然後出現了一個奇怪的情況,有的球隊遇到太陽隊的時候居然瞧不起目前聯盟第一的太陽隊……典獄長一語驚醒夢中人!

過了一會兒,開拓者隊的備戰會議開始了。

主帥先發言,首先,他像鳳凰城的電視台主持人一樣血吹太陽隊的實力,他準備好了應對隊員們的反駁……誒?隊員們怎麼連連點頭一副‘你說得很有道理’的表情?

不對啊!他手底下的這群球員,哪一個不是個性鮮明、驕傲又有實力?聽到自己的主教練吹彆的球隊、吹捧彆的球員,居然表示認可?這是什麼情況?他都準備好了一會兒要說什麼糾正隊員們的心態,這是白準備了?!!

遇事不決,主帥首先想到典獄長……

劉秀:???

他看到了係統提示主帥被治癒。

這就算了,他還看到了老闆被治癒的提示!

劉秀看向今天來參加球隊會議的老闆,啥情況?

保羅-艾倫這邊,委屈得不行。

名場麵他又冇看到!

11月份他很閒,非常閒,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看比賽,泡妞,讓秘書數一數他有多少錢。

就昨天有事情要忙,看直播的時間都冇有的那種忙。

結果劉秀趁著這個空檔狂飆72分!

老闆感覺他被他的球隊的當家球星針對了!

……

下午的訓練結束後,劉秀撥通了那個男人的電話,他邀請了對方去他家吃晚餐,對方球隊住的酒店離玫瑰花園球館不遠,他準備直接去接對方,意外的是對方說就在球館裡。

劉秀根據對方的描述,來到了夏天重新裝修的畫廊。

說是畫廊,畫不多,照片更多,有一麵牆上隻有幾張照片,寫著一句話‘傳奇正在誕生’,牆上的幾張照片,都屬於同一個人。

一位長髮飄飄的白人男子站在一張海報大小的照片前,照片上的畫麵是一位帥哥在聚光燈之外蹲下來撫摸地板的照片。

劉秀走上前說道:“史蒂夫,伱也沉醉於我過分帥氣的容顏嗎?”

納什聞言汗顏,他從來就不是個內向的人,可和眼前這位比起來,他覺得他還是不夠騷。

納什決定以後要更騷一點才行,用品鑒的眼神打量著照片說道:“我勉強承認比我帥一點點……這照片裡你好像是打替補?你也打過替補?”

打替補?劉秀都忘了他啥時候打替補了,看了下照片,想起來了,應道:“對,這是我第一場比賽,入場的時候有個女孩子給我拍的照片,她髮網上被我們球隊老闆看到了,花了50萬把版權買回來了。”

“……”納什沉默著看向照片,過了兩秒後說道:“對你、對新的開拓者隊來說,這張照片確實是夢的開始。”

“夢開始的地方……?”劉秀聲音帶著疑問,他看向照片旁,還真有這句話,但也隻有這句話,後麵的甚至連一句話都冇有。

雖說打奧運會期間總經理就和他聊過這個畫廊,他也來轉悠過,但也就轉一轉,他的照片兩隻手的數量都冇湊齊,在納什的詢問下,劉秀回憶起了這幾張照片的出處,新秀賽季揭幕戰、禁賽5場後複出的生涯首次單場40 、打灰熊隊首次單場50 、首次全明星賽、單場62分……他之前壓根冇有特意去回憶這些照片是什麼時候拍的,得虧是時間不算久遠,不然一個個要記住還挺難。

聽劉秀一一介紹後,納什調侃道:“你新秀賽季一年比我過去八年都要輝煌。”

“喔,史蒂夫你不說我還冇發現,還真是這樣。”

“……”

納什喘起粗氣胸口起伏不定,扶住牆站穩。

納什心裡咆哮著:需要你認可我說的話嗎?

“典獄長,我肚子餓了,去你家吧。”

納什不想繼續留在這裡了,他要吃垮眼前這傢夥……突然,他想到了一件事。

他今年夏天想要一份年均千萬美刀的合同,隻要庫班給,他就留下來繼續輔佐諾維斯基。

眼前這傢夥,新秀年簽下了一份7年9000萬美刀的球鞋代言合同,典獄長一代進階版已經在預售……關鍵他風之子還不爭氣的去預定了一雙支援!

風之子在線求解:要怎麼才能把典獄長吃窮?

……

劉秀老早就和納什約好了交手時坐鎮主場的招待做客的吃晚餐,晚餐,也就是晚餐,劉秀一家很熱情的招待納什,兩人冇有聊太多關於彼此這賽季表現的事情,競爭嘛,留到球場上就行了。

晚餐很愉快,賓主儘歡,風之子幾年前就已經進入了養老模式,典獄長勸酒無效,悻悻放棄。

晚餐後瀟灑離去的風之子:當我冇看過小甜瓜被灌酒後絕望的呐喊?

到了第二天,11月30號,NBA2004-2005賽季首個比賽月的最後一個比賽日到了。

早上7點,劉秀醒來,提取了模擬訓練成果。

“宿主能力評價:84,

運動能力:速度90,力量92,彈跳86,靈活性94,體力91。

基本功:三分72,中投84,上籃92,控球93,傳球準度89,轉身84,跨步69,翻身79,急停77……

技術:低位背打88,運球後投籃79,行進中加速上籃79,歐洲步69,急停跳投69、後仰跳投69,節奏流突破79,體前變向突破81……”

中投83—84;後仰跳投68—69。

後仰跳投接近良好水平了!中投到了84,優秀水平的極限,再提升1點到85,就是一流水平了,但也代表著到了瓶頸。

劉秀看了下自己到了瓶頸的技術和基本功還真不少!

打控衛的時候,傳控方麵的技術提升速度更快,改打得分後衛之後,與得分相關的技術提升速度明顯加快。

劉秀思考了一下,決定好了模擬訓練的方向——三分、中投、急停跳投。

就是這麼果斷。

理由簡單但充分——急停跳投隻有69,天賦上限和訓練方法有可能達到的上限都還早得很;急停基本功也還湊合;急停技巧的應用對於得分手來說極為重要。

起床洗漱好下樓,劉秀看到了一臉憤憤的卿兒,還有倆對自己女兒的手藝讚不絕口的無良父母。

舅舅舅媽有了小兒子後,並冇有減少對大女兒的疼愛,反而疼愛變得更多了,陪伴卿兒的時間比以前還要更多,避免讓卿兒在這方麵吃醋產生負麵情緒,效果立竿見影,女兒看到他們就煩,爸媽乾吃不乾活!

但是呢,卿兒口嫌體正直,隻要爸媽說了要一起吃飯,都會變著花的做爸媽喜歡吃的東西。

早餐過後,劉秀帶著卿兒和保姆來到玫瑰花園球館,先是去要球票,卿兒選了她和保姆的座位,還給爸媽弟弟以及另一個保姆要了個包廂。

拿到球票後,卿兒問道:“哥哥,今年我們球隊的球票賣不掉了嗎?”

劉秀反問道:“為什麼這麼說?”

卿兒右手在下巴下麵比了個八,說道:“上賽季經常拿不到我們想要的位置的球票,但這賽季我們每次比賽當天來要球票,都能要到想要的位置,由此我可以推斷,我們球隊的球市崩了。”

劉秀點頭應道:“有理有據,看來我們球隊的球票確實賣不掉了,這支球隊怕是要完咯。”

卿兒擔心的說道:“啊!那球隊倒閉了你冇工作了怎麼辦?”

劉秀摸了摸卿兒的腦殼:“所以你要努力學習,健康快樂的長大,成為一個優秀的挖掘機工作者,賺錢養家。”

“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努力快點長大……”

典獄長兄妹你一句我一句的走出總經理辦公室,總經理約翰-納什左手大拇指掐著人中靠在椅背上右手撐著椅子,艱難的扛住,冇有滑下去。

劉秀那邊收到多少治癒值,約翰-納什現在就有多想找典獄長乾一架!

是賣不掉嗎?是本經理專門為你們留的球票好吧!而且還特意記住了你們一家子喜歡哪些位置全部留下冇賣!

這對兄妹,長得跟一對兒天使似的,實際上是倆魔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