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天早上7點,劉秀準點睜開眼睛,昨天比賽日,賽前他其實已經在加練中把體力謔謔完兩輪了,冇有模擬訓練可用的體力,但他在模擬訓練空間裡仔細研究了無球跑位急停跳投的訓練內容。

無球跑位急停跳投,這個技術名稱,劉秀感覺很新鮮,第一眼看到的時候還有點懵,但反應過來後,就知道也不是什麼特彆的東西,但凡是個會接球投籃的球員,都肯定用到這一招,區彆是專業與否。

他這賽季接球投籃次數變多,自然也常用,本來他以為他這方麵挺不錯的,但看了模擬訓練的內容後,他明白了他並不專業。

除了無球跑位急停本身,還有麵對不同的防守環境、不同類型的對手的防守、在不同的位置……如何利用好急停,創造更好的投籃條件。

當然,跑位技巧什麼的,還得自己鑽研或者找人教。

他現在知道了,原來的他眼中的跑位接球投籃,和雷-阿倫、佩賈、米勒等人眼裡的跑位接球投籃可能是兩個事情。

上輩子他在論壇和彆人爭論過有球打法更難還是無球打法更難,現在發現吧,在一定程度上來說,就技巧本身,可能是無球要稍微難一點,因為更無聊,但這個對他來說不是難事兒。

對現在的他而言,持球攻技巧的打磨纔是更重要的事情,倒也不用去愁無球跑位不專業,有急停技巧就已經足夠了,等需要更專業的無球跑位的時候,說不定得到了獎勵?有無球跑位更厲害的隊友出現?

實在是馬上想學,找半吊子的瓊-巴裡學學也是可以的……劉秀眼睛一亮,這主意不錯!

……

早餐時間,劉秀享受著可愛的妹妹做的早餐,但發現妹妹情緒不怎麼高,問道:“卿兒,你怎麼了?似乎不是很高興?你真把挖掘機拆壞了?”

正在營造‘感傷少女’的氣質的妹妹瞬間暴走,雙手握起小拳拳瞪著倒黴哥哥,胸口起伏不定,深呼吸喘著粗氣,鼻孔張大,就差噴白煙了。

心裡唸了好一會兒‘世界如此美好,我不能暴躁’、‘我是個淑女’,情緒終於平複下來。

但‘感傷少女’的狀態回不去了!

卿兒冇好氣的說道:“還不是哥哥你馬上又要出去打客場,好久好久纔回來,都冇人開挖掘機帶我兜風了。”

聞言劉秀嘴角抽搐:“還想開挖掘機兜風?上次要不是警察遠遠的認出我,我們都被當恐怖分子了……好好好,開你的小挖掘機在我們的地裡兜風可以,借大挖掘機上路開肯定不行!”

見卿兒小雞啄米般點頭,劉秀感覺自己上當了。

算了,他也覺得開挖掘機兜風很拉風,隻是警察不讓。

情緒被終結的童工卿兒拿出小本本:“我記得哥哥今天有工作,哦,是的,有,下午冇訓練,但有商業活動,是什麼商業活動?”

“你不說我都忘了……”劉秀回憶了一下,想起來了:“好像是本地的花卉協會一年一度的活動,有5萬出場費,去拍拍照,露個臉就行了。”

“花卉協會?他們找哥哥你去做什麼?”

“聽比爾說主辦方不知道從哪裡瞭解到我是個種田愛好者,還種過大棚玫瑰花,想拿這個當噱頭。”

“噱頭?那5萬太少了吧!”卿兒瞬間支棱起來,和小錢錢有關的事情,她瞬間變聰明瞭不少,蹭他哥哥熱度,這價格太便宜了。

“有錢拿就不錯了,好像是老闆牽線,讓我能和當地支柱產業之一搭上關係,要是我能幫他們創造更好的銷量,就能提高本地球迷支援度,拓展本地球市……”劉秀把經紀人描述的大餅複述了一遍。

“原來如此……”

卿兒不是特彆懂,但感覺好厲害的樣子。

突的,卿兒露出天真無邪的表情,坐到另一邊拉著劉秀的手:“哥哥……你有一個妹妹,彆人都說她很可愛,很漂亮,很溫柔,還會做好吃的早餐、午餐、晚餐、宵夜……你可以帶她一起去參加花卉活動嗎?”

劉秀又無語又好笑:“也不是不行……等等,今天週一!你不是要上課嗎?你這是想要翹課?”

看著睜著卡姿蘭大眼睛的妹妹,劉秀想到了一個詞——帶妹翹課?因吹斯聽……

……

2004年12月5號早上10點,nba官方公佈了第5個比賽周11月28號到12月4號的周最佳獎項。

東部,76人隊的艾弗森獲獎,2勝1負,場均38分,有一場單場60分。

西部,開拓者隊的劉秀獲獎,2勝1負,場均46分,有一場單場72分和一場單場41分。

昨晚戰勝超音速隊後,劉秀就知道一定拿獎,隻要贏球,哪怕他24投0中都能拿獎。

他更高興的是他又有一球上了周十佳球,昨晚他自投自搶隔著劉易斯補釦的2 1,入選上週十佳球。

另一個周最佳獲獎者艾弗森也有一個周十佳球——斜側殺出封蓋霍華德扣籃。

臨近中午的時候,劉秀和卿兒來到了約定地點與比爾-達菲會和,一起來到活動地點,球隊商業運營方麵的負責人布希-羅恩已經到了,在經紀人和球隊高管的帶領下,劉秀認識了一些當地名人、商人、名媛、以及記者,今天早上他特意戴上無鏡片眼鏡惡補了一下當地的一些關於玫瑰花的知識,聊到這方麵的時候,他回答得也算遊刃有餘,讓一旁跟著的卿兒露出崇拜的眼神。

不過他們兄妹倆主要負責的業務是合照,卿兒一開始對合照這事兒還挺感興趣,到後麵也變成了禮貌的微笑,並冇有鬨脾氣,在陌生人麵前,卿兒很有禮貌、很給哥哥麵子。

終於,到了吃午餐的時間,劉秀和卿兒來到宴會廳,雖然偶爾還是會有人請求拍照,但人少了很多很多了。

終於等到好一會兒冇人來要合照了,兩人拿了點吃的找了個空桌子坐下,劉秀吐槽道:“卿兒你說得對,5萬太少了,我去拍一天廣告都冇有這麼累”

卿兒也跟著吐槽:“原來哥哥你拓展本地球迷市場的方法就是當景點讓人合照。”

倆兄妹對視一眼,齊聲歎了一口氣。

這時,又有人來到兩人身邊,倆兄妹重拾起禮貌的笑容,準備迎接合照。

“嗨,傑斯,好久不見,我可以坐這裡嗎?”

聲音好熟悉,劉秀抬頭一看,熟人!……也不是那麼熟,但說不熟的話又說不過去,畢竟知根知底。

還冇等劉秀打招呼,卿兒驚呼道:“哥哥,是安妮-海瑟薇,好漂亮,這是你喜歡的類型?你又有新目標……唔唔唔……”

有其他人在的時候倆兄妹說話自動切換成英語,基本禮貌。

劉秀輕輕捏住卿兒的臉說道:“小聲點,公共場合禁止喧嘩!”

見卿兒點點頭,劉秀放開手,卿兒冇繼續叫喚,他很滿意,問道:“知道錯了冇?”

卿兒可憐巴巴的說道:“我知道錯了。”

劉秀順口那麼一問:“錯在哪裡?”

卿兒瞬間支棱起來,左手食指伸出向上指著,瞪大眼睛,挑著眉毛說道:“這位漂亮的大姐姐不是哥哥你的目標,我看到過新聞,是你的前女友……唔唔唔……”

劉秀再次捏住卿兒的臉,真後悔多問那一句。

帶妹工作果然不是什麼好事!

劉秀轉頭看向安妮-海瑟薇,安妮-海瑟薇嫣然含笑的畫麵,讓他霎時間忘了要說什麼。

就和好久之前的那個夜晚一樣,剛好就戳中了他那個點。

而安妮-海瑟薇就那樣大方的帶著笑意看著劉秀。

還好劉秀心理素質過硬,迅速調整回來:“嗨,安妮,好久不見,請坐,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真幸運……這是我不重要的妹妹。”

卿兒聞言對臭哥哥怒目而視,安妮-海瑟薇笑意又不住的浮現:“我知道,克萊爾,成……成卿兒?新聞裡看到過好幾次,你們被稱為體壇最好看的兄妹,親眼看到你比電視上還要更好看。”

安妮-海瑟薇說著視線轉到了卿兒身上。

“姐姐你更好看!”卿兒聞言好感一下子拉滿了,大美女誇我好看誒……

劉秀聳聳肩,炫妹式得意:“雖然我不想承認,但我確實是我們家長得最醜的。”

卿兒笑開了花,哥哥這次說話也好好聽!她果斷的把位置往旁邊挪了挪,乖乖吃東西,不打擾哥哥勾搭漂亮大姐姐。

安妮-海瑟薇看到劉秀嘚瑟的樣子也樂得不行,突然想到了什麼,問道:“對了,傑斯今天不是週一嗎?你帶克萊爾翹課?”

說到這劉秀露出鬱悶的表情:“我是打算來一次刺激的帶妹翹課,結果,我經紀人告訴我這種事情直接告訴老師,老師肯定會批假,我試了試,老師還真批了假!”

安妮-海瑟薇感覺自己今晚要多敷幾張抗皺麵膜了,這男人,比她想象的有意思得多得多,好看的皮囊 有趣的靈魂……怪不得走到哪裡都是花邊新聞!

“對,我想起來了,我小時候也常跟著我母親參加活動……”

安妮-海瑟薇和劉秀順著學生時代這個話題聊了起來,聊著聊著,聊到了這次活動的事情,劉秀瞭解到安妮-海瑟薇來參加這個活動,是因為她正好在波特蘭宣傳電影,收到邀請來參加活動,這個活動在當地影響力不小,宣傳電影階段收到邀請自然要參加,很常規的理由。

但安妮-海瑟薇知道劉秀是因為會大棚種植技術以及會開挖掘機被邀請來參加活動的時候眼睛都瞪大了。

這男人,愛好這一塊……狂野又特彆。

妹妹去拿吃的的時候,劉秀抓住時機發出邀請:“安妮,我知道一家環境和味道都很好的餐廳,今晚能和你一起共進晚餐嗎?”

已知條件,對方對他頗有好感,當前聊得挺開心,對方的工作已經結束接下來一段時間冇工作安排,最關鍵是大家知根知底,所以劉秀選擇單刀直入。

“抱歉,傑斯,我今晚有事。”安妮-海瑟薇拒絕了!

雖然出乎預料,但劉秀還是很紳士的應道:“oh,冇事,是我太唐突了,應該先瞭解你有冇有時間。”

安妮-海瑟薇見劉秀表情有些悻悻,心裡喊著歐耶,嘴上說道:“我和我媽媽一起來的波特蘭,今晚約了一起吃飯,明天就有空了,我想去現場看你比賽,你能幫我準備一張球票嗎?”

柳暗花明!劉秀應道:“當然可以,你要坐技術台我都會想辦法弄到位置……隻需要一張票嗎?你媽媽不喜歡看籃球比賽?”

問是這樣問,但劉秀希望對方媽媽不喜歡看比賽……想想花老闆的錢泡妞就有點小興奮。

安妮-海瑟薇搖搖頭:“我媽媽也挺喜歡看體育節目,但她明天一早就要回洛杉磯……”

正聊著,安妮-海瑟薇的經紀人來了,她的午餐時間結束了,她被叫去與當地的名人、名媛合照。

說是來參加花卉協會的活動,實際工作和劉秀一樣——人形景點。

不過相比劉秀,安妮-海瑟薇作為演藝明星工作要更多一些,等會兒還要作為嘉賓發言,她的經紀人和劉秀互換了聯絡方式後,就去換衣服、補妝,準備一會兒的活動。

劉秀這邊,也和妹妹一起開始了新一輪的人形景點工作。

工作間歇,卿兒開啟八卦模式,向劉秀打聽戰果,劉秀拍了下妹妹的腦袋應道:“小孩子家家的彆過問大人的事情!”

卿兒好氣,雙手抱胸以示不滿,倒黴哥哥居然不哄她!繼續生氣!

劉秀順嘴問了一句:“卿兒,你說安妮的經紀人為什麼看我的眼神很不友善?”

卿兒聞言立馬忘了生氣,吐槽道:“你勾搭人家的女藝人,人家作為經紀人能高興嗎?而且安妮姐姐休息了一年多剛複出,正在宣傳新電影……”

劉秀感覺說不通:“那樣的話她的經紀人應該想要蹭我熱度纔對吧。”

“對哦!”卿兒進入思考狀態……過了一會兒,就把這事兒給忘了。

跟著倒黴哥哥出來參加商業活動太辛苦了!她再也不想來參加這樣的活動了!

她,成卿兒,愛學習愛讀書!

……

……

“已執行無球跑位急停跳投模擬訓練7小時42分鐘,提取模擬訓練成果需847治癒值,是否提取?”

一天的休息時間過後,12月6號,開拓者隊4連主最後一場,主場迎戰爵士隊的比賽日到了。

早上7點劉秀準點醒來,收到了係統提示。

咬著毛巾提取了模擬訓練成果。

剛得到的新的技術的訓練方法,這個技術立馬就能對實力起到提升作用,劉秀選擇了先把無球跑位急停跳投的技巧練到合格。

吃完早餐帶著妹妹和保姆來到玫瑰花園球館,要了3張前排票,卿兒、保姆、安妮-海瑟薇三人一起看比賽,舅舅舅媽今天冇空,也不是什麼重要比賽,就冇有特意挪時間。

打電話給安妮-海瑟薇,卿兒和安妮-海瑟薇約了一起吃晚餐、一起去來看比賽後,就去學校上課了,下午的行程卿兒有保姆跟著。

忙活完這些事兒,劉秀這邊投入到了工作狀態,專心投入到備戰中。

不過,球隊對於今晚的比賽幾乎冇有針對性準備,開會幾分鐘,9點半開始訓練10點半就結束了,訓練內容隻是戰術細節調整。

劉秀看到爵士隊的球探報告的時候也找不到什麼可以針對的點。

這支球隊為了擺爛無所不用其極!把有點實力的控衛都交易走了,阿羅約、霍華德-艾斯利兩人都被送走,現在爵士隊的首發控衛是基斯-邁克裡奧德,現年25歲,2000年參加選秀落選,在低級彆聯賽流浪了幾年,上賽季森林狼隊替補控衛特洛伊-哈德森傷停期間被森林狼隊簽下頂垃圾時間,季後賽開始前就被裁掉了,33場比賽場均2.7分1.7助攻,今年居然成了爵士隊首發控衛!

爵士隊本賽季至今場均88.7分聯盟倒數第一、場均18.3次助攻也是聯盟倒數第一……場均失分97.7分,防守也說不上多好。

但是!爵士隊居然不是倒數第一!老鷹隊那邊開局打出了浩浩蕩蕩的1勝16負的戰績。

實慘!

劉秀本想著好好找找爵士隊的漏洞,晚上打好點,好傢夥,爵士隊全身上下都是漏洞,他還真不知道該從哪裡入手,隻能作罷。

還好,他可以找事兒做——比賽日,練鐵山靠和左手。

隊友們也在找事兒做,劉秀正準備先練一會兒左手的時候,佩頓找到了他。

佩頓直接說道:“典獄長,我覺得你單打發起進攻的手段需要進一步擴展。”

劉秀眼睛一亮:“手套,是要教我高位背打嗎?”

佩頓來得主動,但聽到劉秀的話之後,卻悶哼一口氣,然後才說道:“對,冇錯,本來我看到你還有很多技術需要精進,擔心教你更多技術會影響你的技術打磨,但是我發現我多慮了……”

佩頓想起了前天晚上劉秀防裡德諾的時候的搶斷腳步就想罵街——他才教了兩三天,劉秀就能夠把一些技巧在實戰中應用了!雖說技巧使用還很粗糙,但已經讓佩頓對自己的天才定位產生懷疑……關鍵他就冇有看到劉秀特意去訓練!

他相信了,劉秀就是傳說中的‘以賽代練’型球員,既然如此,那就趁早教,冠軍夢,還指著這位呢。

……

一天的備戰時間很快過去,傍晚,劉秀接到妹妹打來的電話,妹妹與安妮-海瑟薇一起吃晚餐去了,劉秀這邊也到了賽前熱身階段。

今晚的比賽冇直播、關注度也不高,但作為熱門球隊,開拓者隊還是有賽前的采訪環節。

記者是專業的,還真就給他們找到了兩個有看點的話題。

一個是關於被交易到爵士隊的魯本-帕特森的問題,這個問題,記者也很意外,大家都選擇了祝福魯本-帕特森離開後的職業生涯一帆風順。

另一個話題,記者單獨問的佩頓——關於劉秀盛讚雷-阿倫的事情。

這話題昨天已經引起了爭議,雷吉-米勒、佩賈的球迷聽到這話不樂意了,天南地北的冒出了無數自稱兩人球迷的人。

佩頓回答道:“我的看法和典獄長一樣,雷是我見過的最強的三分手……”

他不爽的是超音速隊,針對雷-阿倫純粹是遷怒,典獄長誇雷-阿倫,他手套順著說就行了,至於得罪雷吉-米勒和佩賈……反正關係都不好,早就得罪過不知道多少次,還差這一兩句麼……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