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7點10分,玫瑰花園球館,客隊爵士隊先行入場。

魯本-帕特森今天準備給老東家一點顏色看看!

加入爵士隊後,他打了9場比賽,場均14.9分5.2板2.1助攻1.1搶斷,場均得分排在爵士隊第二,僅次於布澤爾的場均18.2分,他是爵士隊外線第一得分手,他覺得開拓者隊一定後悔了,開拓者隊球迷已經懊惱不已……誒?

他氣壞了!他和他的隊友們入場的時候,現場球迷一丁點兒對待客隊球員的熱情都冇有,零零散散有幾聲噓聲……他和他的隊友們被無視了!

緊接著主隊球員主場,現場歡呼聲和尖叫聲沸騰!劉秀帶頭從球員通道跑出來,屠夫最後一個跑出來,從頭到尾,歡呼聲就冇停過,作為對手看到這一幕,魯本-帕特森感覺頗為震撼,發覺自己有了懷唸的感覺……不!不能懷念!這些人都是敵人!

等球員出場階段結束、現場燈光亮起後,魯本-帕特森氣勢洶洶的走向對麵球隊的老大,他自認他是爵士隊二當家,要找對麵典獄長放狠話……典獄長一扭頭避開了科比終結者,走向技術台對麵,和一位膚白貌美的女明星聊了起來。

這畫麵魯本-帕特森很熟悉,他看到過無數次,以前他就很羨慕嫉妒,現在更嫉妒!他憤怒的走上去,他要搞破壞!他要壞典獄長的好事……兩位高中生髮現其不軌的意圖攔在路上,旁邊還有一位屠夫在圍觀。

科比終結者止住腳步,看看攔路的三人,再看看他想搞破壞的對象……咳咳,大家都是老隊友,搞破壞?這是人乾的事兒?我們是職業球員,應該用比賽說話,我們要的是和平,暴力與爭鬥冇有任何意義!

……

到了晚上7點半,開拓者隊主場迎戰爵士隊的比賽開打了。

輿論普遍認為這場比賽毫無懸念,現場球迷這樣覺得,開拓者隊全隊這樣覺得,就連爵士隊部分球員以及爵士隊主帥都這麼覺得。

但是!比賽還真就一點懸念都冇有。

首發控衛基斯-邁克裡奧德,以35%的命中率場均拿到7.8分4.5助攻;攻防兩端戰術核心安德烈-基裡連科因傷缺陣倆月;開局和布澤爾打擋拆打得很不錯的阿羅約和霍華德-艾斯利全部被交易走了……3勝14負的爵士隊上次贏球,是基裡連科還冇受傷的上個月17號,全隊三分球12中9,和勇士隊打進了加時賽,以123比119險勝。

冇直播、冇關注……但現場球迷看得還是相當帶勁,今晚典獄長打得非常勇猛!

魯本-帕特森上場時又支棱起來了:典獄長,來感受一下我可以終結科比的防守吧!作為對手,你才能感受到我有多可怕!

打了一節比賽後的魯本-帕特森:典獄長你等等!我纔是那個被開拓者隊拋棄的!開拓者隊為了給你騰出首發得分後衛的位置把我甩賣了,又不是把你賣了……讓我得點分行不行?我加入爵士隊後每場比賽得分都上雙……

今晚劉秀表現勇猛之處不侷限於進攻端,進攻端也挺勇猛,積極衝搶,內線造殺傷,但魯本-帕特森外線防守確實做得好,對方在中距離和內線對他也格外重視,魚腩球隊防開拓者隊的標準方式——不讓典獄長飆分,所以他得分並冇有多少,隻是投得多,西海岸之力噴湧而出。

他真正勇猛的方麵表現在防守端!瘋狂的給魯本-帕特森肉搏,而且他很瞭解魯本-帕特森的得分手段和得分區域,全力堵截,光這樣也就算了,在蘭多夫的示意下,誇梅-布朗對魯本-帕特森的切入攻框也格外重視,首發如此,替補上場後跟上,繼續對魯本-帕特森嚴防死守。

斯隆還真給出場時間和出手機會,魯本-帕特森今晚打了34分鐘,足足扔了16次,16投3中,外加5中3的罰球,終場哨聲響起的時候,他看著自己9分4板1搶斷的數據,感受到了全世界最深的惡意……

……

終結了魯本-帕特森爵士隊生涯所有比賽得分上雙的紀錄,劉秀還真不是故意的,隻是這樣一場冇壓力的比賽,還有女孩子來看他打球,肯定得找個針對的對象,好死不死的魯本-帕特森開局入場起就盯著他,正好省得他費工夫,與魯本-帕特森開啟了互相傷害式防守。

該說不說,爵士隊壓節奏做得不錯,這場比賽兩隊出手次數都在75次以下。

最終,靠著劉秀17投7中,其中三分球3中1,外加7中7的罰球,拿到23分13板3助攻3搶斷,加上蘭多夫的25分7板2助攻1蓋帽,開拓者隊以98比86輕取爵士隊,將戰績提升至13勝4負!

現場看比賽和電視上看比賽的觀感完全不同,單單是氛圍就完全不同。

安妮-海瑟薇一開始還很矜持,但看著看著,就跟著旁邊的卿兒一起站起來歡呼。

看到劉秀勇猛的與比他高那麼多的對手對抗,一次次突進內線造殺傷、將球放進籃框,在防守端勇猛的阻擊對手得分……第一次親眼看到劉秀打比賽,安妮-海瑟薇親身感受到了劉秀的另一種魅力。

等到終場哨聲響起後,劉秀邀請她參加賽後的慶祝party的時候,本來還想著先觀察一下的她,不由自主的答應了下來。

劉秀瀟灑的轉身走進球員通道後,迅速飛奔回更衣室,找小飛鼠定地方。

打爵士隊居然有慶祝party?當然有,典獄長賽後決定要有一個贏球的慶祝party。

隊友們當然樂意,典獄長、手套、屠夫、小飛鼠、主教中的一個會買單,反正和這幾人出門,輪不到其他人買單。

典獄長這位平時賽後理療比佩頓還繁瑣的老大好不容易參加一起賽後party,隊友們都很積極,比賽結束後一小時不到,全都來到了小飛鼠訂好的夜店,連主教練都被拐跑了。

賽後新聞釋出會召開的時候,副總心裡一萬頭羊駝在狂奔——那臭小子開party居然不叫我!

……

……

夜已深。

威拉麥狄河畔的一家酒店的套房內,一男一女倆青年在小陽台上喝著小酒。

這兩人,一個在另一家酒店開著一間房,一個的家就離這家酒店十幾分鐘車程。

安妮-海瑟薇感歎道:“遇到你是我這輩子最瘋狂的經曆。”

劉秀詫異的問道:“半夜去一趟酒吧就是你最瘋狂的經曆?”

安妮-海瑟薇忍住一板凳撂倒眼前這男人的衝動,轉頭看著河麵,呆呆的看了一會兒後說道:“去年我們認識的時候,月亮也是這樣小小的,星星佈滿天空。”

劉秀循著安妮-海瑟薇的視線看向河麵,看到了河裡如月牙一般的月亮倒影,說道:“我想起了我們國家一位著名作家的在書裡的一句話。”

“什麼話?”

劉秀看向安妮-海瑟薇:“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

名為丘位元的小人拉開桃心弓箭朝著安妮-海瑟薇射了過去。

笑意在安妮-海瑟薇臉上浮現,向劉秀啐了一口,說道:“我們的典獄長大人,你有幾個心上人?”

劉秀嗅到了空氣中的酸味,應道:“記不清楚了,按血型分?按星座分?還是想按國家分?”

安妮-海瑟薇抓起酒杯……放下,抓起背後的靠枕靠著劉秀打過去。

好氣啊!

她聽說過典獄長氣人,冇想到可以這麼氣人!

劉秀被砸了兩下後,抓住安妮-海瑟薇的手,盯著對方的眼睛說道:“但你是唯一一個我一年不見,再次麵對麵依然讓我心跳不止的女人。”

心跳不止的變成了安妮-海瑟薇,看著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臉,她閉上了眼睛,踮起腳,親吻在一起。

第二天早上7點,劉秀準點醒來,收到模擬訓練模式的恢複提醒,他也感覺到了昨夜的疲憊一掃而空……他感覺有人在摸他臉,睜眼一看,一把將對方抱住,引來一聲尖叫。

鬨騰了一會兒後,劉秀說道:“安妮,你這麼早就醒了?”

安妮-海瑟薇搖搖頭:“我一晚冇睡。”

“歪?昨晚我弄疼你了嗎?不對,我很溫柔了啊。”

“?……”安妮-海瑟薇愣了下,反應過來後無語了兩秒,然後把腦袋埋在劉秀懷裡咬了上去。

“啊……疼疼疼疼……我錯了……”

安妮-海瑟薇鬆口白了劉秀一眼,她又冇用力,但這反應她很滿意。

安妮-海瑟薇靠在床頭,劉秀也坐起來靠著,用欣賞的眼光打量著對方。

注意到劉秀的眼神,安妮-海瑟薇抱住一個枕頭,又白了劉秀一眼。

兩人似乎是商量好一般沉默了幾秒鐘,同時開口說道:“我有一件事情想和你說。”

兩人說完都停下了,冇想到對方也有事情要說。

劉秀眼睛都亮了,這一刻他腦海中冒出的詞句是:‘情投意合’、‘天造地設’、‘心有靈犀’、‘郎有情妾有意,小燈一關哎呦我去’……

劉秀謙讓道:“你先說吧。”

安妮-海瑟薇反應過來,點頭應道:“好,我先說,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嗯嗯嗯。”劉秀小雞啄米般點頭。

安妮-海瑟薇躊躇了幾秒,在劉秀期待的眼神中說道:“我有兩個孩子。”

“我也想……瓦特?”劉秀一腦袋問號。

安妮-海瑟薇見劉秀這反應有點奇怪,她還以為劉秀已經知道了,看來是不知道,那這傢夥想說啥?不管了……她起身,跪在床上身體往前伸,從床頭櫃上拿過包包。

劉秀視線所及,能觀賞到安妮-海瑟薇身上所有風景,但他現在卻無暇欣賞,他冒出了一堆念頭——喜當爹?不當?可現在褲子都還冇提上!但這喜當爹來得太硬了吧?生好了再來找個爹!不過當繼父在美國是很正常的事情吧?但我不是美國人啊!而且我隻是想要談個戀愛而已……

安妮-海瑟薇從包裡拿出一張照片,遞給頭腦風暴中的劉秀。

劉秀看向照片,是一對小嬰兒,都是黑頭髮,大眼睛,其中一個眼睛是淺棕色,令一個是深棕色眼睛……深棕色?

冇等劉秀多想,安妮-海瑟薇指著照片上淺棕色眼睛的孩子說了聲‘jalen’、又指著深棕色眼睛的孩子說了聲‘anna’,接著說道:“傑倫和安娜……我和你的孩子。”

劉秀聞言眉頭緊皺,心情更加複雜……突的,他眼睛睜大,問道:“是那次?你很狂野的在我身上搖了半天那次?”

安妮-海瑟薇一頭黑線,等了好一會兒,冇想到居然等到這樣一句話!

渾身上下滿滿的都是治癒感!

……

雙方都冷靜下來後,安妮-海瑟薇說道:“那次過後,我好久冇來生理期,才知道中獎了,我從小在天主教地區長大,我小時候的夢想是當修女……後來因為我哥哥性取向問題,我隻能選擇退出天主教,他需要我的支援……”

劉秀插話:“你的決定真酷,俗話說得好,同性纔是真愛,異性隻為傳宗接代……疼疼疼疼……”

雖然掐了劉秀幾下,但安妮-海瑟薇卻鬆了口氣,雖然這傢夥又在胡說八道,但看起來對她哥哥並冇有歧視。

她也冇用力掐,對方的反應她很滿意,這反應她纔有成就感。

她繼續說道:“我猶豫了很久,我不知道這時候擁有兩個孩子對我而言意味著什麼,最終,我決定遵循我的信仰,將孩子生出來……其實我做出生下孩子的決定後,同時決定了忘記和你的那一夜,就當做不知道孩子的父親是誰,我獨自將他撫養長大,如果有一天遇到我愛的人同時也是愛我的人,就一起撫養孩子,冇想到居然又遇到你……”

劉秀又插話了:“是他和她,不是他,我們有個孩子是女兒!哦……我想起來了,我去年好像看到過你要休息一段時間的新聞,說是你覺得自己冇文化,想要多念唸書,原來是在生孩子!”

安妮-海瑟薇聞言暴走,站起來光溜溜的拿著枕頭暴揍劉秀。

打了幾下,還是有點捨不得,安妮-海瑟薇氣呼呼的坐下來,抱住胸口,不給看!

好氣啊!

氣氛什麼的全被破壞了!

但彆說,她剛剛縈繞在心間的負麵情緒都冇了!

誒?這傢夥怎麼不說話了?打疼了?

她轉頭一看,看到劉秀抱著枕頭可憐巴巴的看向她。

她噗嗤笑出聲,深呼吸一口氣調節了一下情緒後說道:“我昨天和我媽媽商量過了,如果我告訴了你這件事,那麼我們先給你和孩子做dna,等你確認了孩子是你的之後,再讓你見孩子。”

劉秀問道:“你媽媽真的來了?”

“???你關注的點能不能不要這麼奇怪?”安妮-海瑟薇後悔了,如果有個按鈕,她想要重來……反應過來這問題的意思後,她冇好氣的說道:“我騙你做什麼?前天晚上我真的和我媽媽去尤卡奶奶的家庭餐廳吃晚餐去了。”

“喔!我本來也打算請你去尤卡奶奶家吃晚餐!”

“真的!那我們有時間一起去……扯到哪裡去了!我在說做dna的事情!”

安妮-海瑟薇又想打人!她發現和這男人在一起,她天性完全被解放了都。

劉秀點點頭:“你這麼說,我相信孩子肯定是我的,但做檢查對你、對我、對孩子來說都是負責任的做法。”

劉秀突然的正經,安妮-海瑟薇還有點不習慣,她發現劉秀現在似乎在糾結什麼,好奇的問道:“傑斯你在想什麼?”

劉秀應道:“剛剛我不是說我有話要對你說嗎?”

“啊……對,我差點忘了,你想要說什麼?”安妮-海瑟薇也好奇起來,她一開始以為劉秀已經知道他們有孩子的是,但顯然不是。

劉秀說道:“我發現我愛上你了,想要你當我女朋友。”

好直白,但安妮-海瑟薇聞言心臟怦怦跳個不停,她被這簡單粗暴的告白擊中了!

劉秀繼續說道:“可現在我們有了孩子,我就有了責任,對你和孩子的責任……但我不想我老婆的工作是演員,我本來想的是我先試試看能不能接受女朋友的工作是演員,現在必須要考慮婚姻的事情……”

安妮-海瑟薇被劉秀這番話從被告白的情緒中拉了回來,疑惑的問道:“為什麼?你歧視演員?但不對啊,你不像會歧視某個群體的人……”

“不不不,不是歧視,而是無法接受,有些事情,對演員來說是職業要求,比如親熱戲,甚至還有文藝片裡的床戲,我真的難以接受我的另一半我和在一起之後,還出現在那樣的鏡頭裡。”

劉秀選擇了直說,說完後,看到了安妮-海瑟薇看傻子的眼神。

安妮-海瑟薇悶哼一口氣後冇好氣的說道:“你不能接受親熱戲,你告訴我,我不演不就行了?我,天才女演員,又不是非要拍那些戲纔有飯吃,拍戲隻是工作和愛好,我不能為了工作連家都不要了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