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夫-弗朗西斯,28歲,191公分,89公斤,pg,能力評價88,進攻90,防守69,籃板80,傳球84……場均20.3分6.3板6.9助攻1.4搶斷0.5蓋帽3.8失誤3.6犯規……投籃命中率42.9%,三分命中率29.1%……”

“邁克爾-裡德,25歲,198公分,97公斤,sg,能力評價88,進攻94,防守79……場均25.1分4.3板2.3助攻1.2搶斷……投籃命中率45%,三分命中率35.6%……”

“密爾沃基雄鹿隊,11勝12負,場均得分99.3分,場均失分100.9分……”

弗朗西斯,劉秀上輩子挺喜歡的一名球員,因為姚明的關係。

說他強吧,很強,有多強,也不好說,就同樣的88能力評價,裡德勝利貢獻率要高得多,兩人一個善突一個喜投,湊一起還真很適合。

2004年12月13號晚上7點,開拓者隊客場挑戰雄鹿隊的比賽開打了。

開拓者隊首發:佩頓、劉秀、拉希姆、蘭多夫、誇梅-布朗。

雄鹿隊首發:弗朗西斯、裡德、基斯-範霍恩、托尼-庫科奇、凱文-卡托。

比賽開始後,開拓者隊主動挑起防守大戰,這是教練組根據投籃熱身環節具體情況做出的調整。

背靠背第2場、6連客第4場,舟車勞頓,雖然昨晚有特意讓部分球員多休息,但受影響還是很大。

規則嘛,總是能適應的,遇事不決上防守,這個習慣,各強隊逐漸又找回來了……也不全是,太陽隊那邊一往無前的衝著,奔著超越湖人隊1999-2000賽季的前倆月25勝5負開局紀錄去了。

比那個賽季湖人隊更好的開局,還有公牛隊96-96賽季的開局27勝3負、公牛隊96-97賽季的開局26勝4負,後邊這個太陽隊還有機會追平,雖然可能性不高。

太陽隊是特彆的,有不少球隊心動過想要複刻,最後以失敗告終,白白浪費時間,比如公牛隊就試過辛裡奇 錢德勒的擋拆組合試圖複製風之子 小霸王結果失敗。

但開拓者隊從一開始就冇有這樣,典獄長特色——務實。

開拓者隊一言不合上防守,雄鹿隊自然不想跟著開拓者隊的節奏走,但無奈,他們後場雙槍很強,隻看後場,遇到籃網隊都能剛正麵不落下風。

但前場太弱了,為了得到弗朗西斯,雄鹿隊把德斯蒙德-梅森、喬-史密斯等優質球員送到了火箭隊,庫科奇老了,範霍恩雖然正值當打之年28歲,但早已被傷病掏空,最好的內線是丹-加祖裡奇、凱文-卡托倆藍領。

雖有弗朗西斯 裡德 莫不傳的後衛線三人輪換,但也難以扭轉節奏,隻能在陣地戰攻防中靠個人能力與開拓者隊硬鋼。

雄鹿隊前場替補中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球員叫馬庫斯-費澤爾,今晚打得很不錯,拿到15分,是今晚雄鹿隊前場得分最高的球員。

他是00年新秀,過去四年都在公牛隊打球,四年下來場均12.3分,表現不錯,山貓隊加入nba的選人階段,公牛隊並未將其放入保護名單,被山貓隊選走,按照規定,因為他是新秀合同到期後的受限製自由球員,山貓隊選了他就等於給了資質合同報價,也就是新秀合同最後一年的125%薪水,且不能撤回,隻能給更高的合同。

可山貓隊因為費澤爾糟糕的場外情況,後悔了將其選回去,不想和費澤爾簽約,擔心其性格和作風影響隊內年輕人,最後選擇買斷資質合同,上賽季費澤爾薪水是373萬美刀,山貓隊付了466.25萬美刀。

馬庫斯-費澤爾一場比賽冇打,躺著拿了466.25萬美刀,轉頭還加入了雄鹿隊拿另一份薪水……

2小時27分鐘後,比賽塵埃落定。

蘭多夫15分15板,拉希姆12分6板2助攻,小飛鼠10分4助攻,佩頓4分7助攻2搶斷,誇梅-布朗6分6板2搶斷7蓋帽,幫劉秀拖住了底,劉秀隻需要投投投。

今晚劉秀三分機會非常好,得到了不少大空檔三分機會,雄鹿隊要和開拓者隊磕防守太吃虧了,隻能收縮防守,劉秀側翼投籃常常被漏掉,當然也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少了法外狂徒,開拓者隊的防守反擊快攻得分隻有平時一半,法外狂徒得分雖然不多,但他那身體素質衝起來,給隊友帶來的幫助很大。

今晚劉秀17投9中,其中三分球7中5,外加9中9的罰球,拿到32分7板3助攻2搶斷,力壓25投12中拿到31分的裡德。

裡德的隊友就冇有劉秀的隊友給力了,弗朗西斯20分9板7助攻,卡托4分14板,費澤爾15分7板2搶斷……

開拓者隊以89比82擊敗雄鹿隊,報了開局6連勝被雄鹿隊終結的一箭之仇!

……

比賽獲勝後,劉秀收到了任務觸發的提示。

“頑強意誌:盛放的玫瑰係列任務。

目標:本賽季常規賽,宿主需拒絕被任何球隊橫掃。

獎勵:最終勝場數乘以2000治癒值。”

和雄鹿隊比賽開始之前,他和隊友們其實也抱著不能被雄鹿隊橫掃了的念頭在打比賽。

誇梅-布朗打得最瘋,又吃了一個技犯,好不容易遇到這麼弱的內線,可不得支棱起來。

還好賽後聯盟取消了那個技犯,他是對著籃架的海綿叫喚,可天尊式怪叫 屠夫式口水飛濺的霸王步姿勢 水貨狀元自己的黑猩猩捶胸……估摸著要上裁判黑名單了。

這任務,獎勵豐厚,就算最後隻有50勝,也10萬治癒值了,但難度非常大。

不被任何一支球隊橫掃,新世紀以來,就隻有馬刺隊在02-03賽季辦到過,02-03賽季馬刺隊麵對其他28支球隊至少都贏過1場。

西部球隊冇那麼大難度,打3-4場贏1場,劉秀有信心。

主要在於東部球隊,一共就交手兩次,都輸了任務直接失敗,像打籃網隊已經輸了一場了,東部還有步行者隊、活塞隊兩個難啃的骨頭。

巧了,下一場對手就是活塞隊……

……

“哈哈哈哈,典獄長,我的朋友,終於又要和你交手了,和你交手是我最期待的事情,我快等不及了,希望明天馬上到來。”

“飛人,你這話最近和多少人說過?”

“……其實也冇有那麼多,我加入活塞隊也冇多久不是嘛……”

“……”

贏下背靠背的第二天中午,開拓者隊離開密爾沃基來到了底特律,住進了奧本山市的一家酒店。

劉秀剛把行李放好準備休息,收到訊息的卡特就找上門來了。

看著卡特那副‘老子也有今天’的暴發戶模樣,劉秀吐槽都懶得吐了。

剛被交易的時候那副‘全天下都對不起我我要自閉了’的樣子哪去了?

兩人聊了一會兒天後,卡特應劉秀所托,帶著劉秀出去買禮物,卡特也給劉秀的孩子買了倆禮物,但冇有讓劉秀帶回去。

見劉秀困惑,卡特說道:“我現在讓你帶回去,等我到時候去波特蘭的時候如果要去你家拜訪,我又得買第二份禮物。”

傳說中某對錶兄弟過日子精打細算,劉秀見識到了。

兩人聊天的時候,不免聊到了關於隊醫的話題,這是當下熱門事件,倒也不需要避諱,nba球員聊天多少會聊到。

劉秀也一直關注著這件事,有機會把隊醫組換了,他一定要嘗試,他不敢確定‘不死鳥’buff和獸醫buff哪個的威力更強……

在底特律休息了一晚後,第二天早上,開拓者隊來到了奧本山宮殿備戰。

換好訓練服進入訓練場,劉秀就發現了變化,負責協助訓練的隊醫組的人全變了,打聽了一下,是從西雅圖獵鷹隊那裡調來的,同時還打聽到另一個訊息,前天晚上去到洛杉磯的醫院檢查的法外狂徒和巴西影帝的檢查報告出來了。

巴西影帝確實隻是膝蓋肌肉挫傷,但法外狂徒確定隊醫誤診!

芝加哥大學醫療中心的推測是對的,法外狂徒的膝蓋骨骼和肌肉有過度拉伸,治療方案倒是差不多,治療方式與肌肉挫傷差不多,惡化到膝蓋脫臼和前十字韌帶撕裂隻是小概率可能,但誤診就是誤診,哪怕是萬一,也代表著有可能會出現最壞的情況。

劉秀從副總那裡得到訊息,隊醫組重建工作已經開始進行,花不了幾天時間。

劉秀還打聽到了一個非常無語的事情——他們隊醫主管山頓-托馬斯在確認誤診後,第一時間找到了副總,不是解釋自己診斷的問題,冇有在意隊員如何,而是問‘我要被解雇了嗎?’

劉秀以前一直懷疑球隊隊醫組和管理層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但插手這件事情後,他發現也不是這樣,管理層處理起隊醫組的時候一點都不手軟。

這兩天,管理層已經調查過了隊醫組的診斷紀錄,發現隊醫們也冇有故意要整某個隊員,而是愛摸魚,從上到下都愛摸魚,擔心說的傷病太重會增加工作量,總會把傷病往輕了說,然後祈禱隊員能恢複健康。

等到隊員的傷勢真的惡化之後,就手術,手術業務能力還不精,他們手術的球員恢複情況排在聯盟倒數,但每次山頓-托馬斯都能找到合理的理由來解釋,一來二去20年就這麼過去了!

現實往往比影視劇還要離譜……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