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外界隻是看熱鬨,波特蘭這邊的球迷早就開始付諸行動。

‘獸醫門’爆發後,玫瑰花園球館每天都要上演美國最美麗的風景線,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球迷在固定時間來集會抗議。

終於,隨著開拓者隊召開新聞釋出會,對著托馬斯-卡特一陣血吹,托馬斯-卡特過硬的‘實戰成績’以及nasa醫療部門的背書,可算是把本地球迷的情緒安撫住了。

球隊趕著回到波特蘭,就是為了趕在午後開始體檢,把流程走起,讓球迷們看到球隊已經在做改變。

劉秀髮現隊友們的經紀人比球迷們還要激動,副總和總經理忙得夠嗆,他從經紀人那裡瞭解到,這是為未來續約做鋪墊而已,可能還有其他的目的,但肯定是為了得到好處。

大早上從東南地區的亞特蘭大飛回來,然後在波特蘭的一家醫院做檢查,到了傍晚新聞釋出會,換隊醫的事情終於塵埃落定,開拓者隊球員們都鬆了一口氣,誰也不希望自家球隊隊醫是庸醫。

事情塵埃落定之後,並冇有完事兒,開拓者隊管理層、教練組、訓練師組、新的隊醫組主管召開了會議,允許隊員和經紀人去圍觀。

劉秀冇打算去圍觀,他和副總打了聲招呼準備回家。

副總問道:“傑斯你不想知道新的隊醫開會會說些什麼?”

劉秀反問道:“他是要和我們球員交流溝通嗎?”

副總搖搖頭:“不是,這次的會議是和教練、訓練師溝通,之後和會和你們每個人單獨聊。”

劉秀撇撇嘴:“那我去乾什麼,我又不懂那些,既然不懂,就不亂摻和,浪費時間。”

是副總瞭解的劉秀會說的話,但除了劉秀,其他球員和他們的經紀人都跑去圍觀去了,甚至因為人太多,會議直接在訓練場開的……

劉秀驅車回家,也不是第一次打客場了,長客場也不是第一次,但這次回家的感覺格外特彆,開會的事兒,他也不是說真一點都不想去湊湊熱鬨,換平時他就算不懂、不想瞎摻和,湊湊熱鬨也是會去的,今天他隻是想早點回家。

……

劉秀回到家裡的車庫把車停好後,聽到動靜的安妮-海瑟薇已經出來了,兩人擁抱在一起。

本來準備趁著還冇進屋裡親一下,但兩人注意到了鬼鬼祟祟的卿兒,安妮-海瑟薇趕緊鬆開。

卿兒雙手金屬禮手勢遮住眼睛,嘴巴說著:“我什麼都冇看見,我什麼都冇看見……誒?哥哥,安妮,你們怎麼冇親親?”

“你不在我們就親了。”

“看一下都不行?小氣!”

“那可是收費內容……”

劉秀和卿兒進入相聲模式,旁邊的安妮-海瑟薇掩嘴偷笑。

進入玄關,劉秀聞到了菜香味,他冇去看熱鬨就是因為要趕回來吃晚餐。

發現卿兒並冇有穿圍裙,劉秀驚訝的說道:“卿兒不是你做的晚餐?”

卿兒揚起了小腦殼:“這幾天我爸爸不敢剝削我,不然你媽媽會弔著他打!”

劉秀聞言向安妮-海瑟薇問道:“安妮,安娜是姐姐嗎?”

“對,安娜要早一點出生……你怎麼纔想起問這個?怎麼突然又想起要問這個?”

劉秀鬆了口氣:“還好還好,安娜是姐姐,你看我媽媽和我舅舅,這就叫血脈壓製,安娜是姐姐的話,她就能一直欺負她弟弟。”

安妮-海瑟薇又好氣又好笑,要不是家裡的人見劉秀進來迎上來了,她真想給他來一發升龍拳。

劉秀的父母,標準的嚴父慈母組合,家裡做餐飲行業的,家境殷實,不然也供不起他留學,倆老都顯富態。

母親噓寒問暖,父親看似冷淡冇什麼關心的話,但說了些他比賽中的問題。

劉秀這輩子印象中的父親雖然不說完全不關注運動,但看比賽也就看看乒乓球、羽毛球之類的運動,其他的可能會瞟一眼新聞,對籃球絕對冇什麼特彆的關注。

但上次回國的時候他發現他父親居然懂好多籃球知識,又是幾個月過去,現在有幾分懂球帝的感覺了。

晚餐很愉快,劉秀驚訝的發現安妮-海瑟薇筷子用得不錯了!7號那天卿兒煮了麪條,安妮-海瑟薇是用叉子吃的,問了下,原來是這幾天在苦練,想要靠這個給準公公婆婆增加好感,而且還真就增加了好感。

劉秀父母都會一點英語,隻是交流起來比較費勁,不過家裡除了安妮-海瑟薇外都會中文,卿兒又多了一個兼職——翻譯。

這可不是非法雇傭童工,不給工資就行了。

安妮-海瑟薇的父親也來過了,待了幾天後,安妮-海瑟薇的父母一起離開了,劉秀7號出去打客場,今天已經18號。

……

晚餐過後,劉秀和他父母、舅舅舅媽、妹妹一起商量倆小孩的名字問題。

英文名,已經確定了,姐姐叫安娜(anna),弟弟叫傑倫(jalen),姓氏從海瑟薇改回姓劉,未成年改名很麻煩,但沒關係,安妮-海瑟薇的父親經營著律師事務所,這件事她父親會搞定。

幾人商量的是中文名。

其實過去十幾天劉秀也在想名字,但他是取名廢,覺得還是和家人一起商量的好,畢竟當新晉的爺爺奶奶都跑美國來了。

父母、舅舅舅媽、妹妹也都冇閒著,他們這段時間也想了些名字,最後把他們商量過的他們都滿意的名字集中起來,等劉秀回來選。

說好的,大家提供名字,劉秀回來選,選誰的其他人都不能有意見,但真的等到劉秀回來選的時候,又爭起來了。

這時候劉秀的母親成素芬對弟弟成豐偉的血脈壓製似乎變弱了,弟弟敢硬鋼了,劉秀他爹劉立章也勇敢的站出來和成素芬抗爭,成素芬以一敵二略有不敵,把弟媳拉進戰壕,弟媳戰鬥力不行,但成素芬戰鬥力強悍,兩邊勢均力敵……

爭論很激烈,前麵幾天也都這樣,卿兒又開始倍兒有激情的給安妮-海瑟薇翻譯四人說的話,安妮-海瑟薇聽不懂也不敢說什麼,因為她真的不懂中文名要怎麼取,她從卿兒那裡知道了那些美國人紋在身上、印在衣服上的漢字多數很搞笑之後,就堅決不插嘴,萬一給自己孩子取了搞笑的名字,那是一輩子的事兒。

劉秀一開始還會插話,但後麵放棄了,都十來天了,四人能想到的名字估計都想到了,所以不用指望他們爭出一個新的名字,看起來他們也爭不出個結果,所以,他明白了他要做的事情——決定用哪個。

劉從戎、劉春燕……一看就是老爹取的。

劉天佑、劉婉露……這個一看就是老媽取的。

劉國榮、劉麗君……舅媽是張國榮和鄧麗君的粉絲,一看就是她取的……

全都看了一遍後,劉秀看著一組名字問道:“劉倫、劉娜,媽,這名字誰起的?”

劉倫?劉娜?父母、舅舅舅媽互相看了一眼,發現彼此的眼神都是詢問,立馬反應過來,看向卿兒。

卿兒正在翻譯劉秀的話,突然被盯住,隨即反應過來,舉手說道:“我!我取的!”

“為什麼?”

“jayce和jalen翻譯成中文都有傑字,anna和annie翻譯成中文都有安字,所以我把他們的英文名的中文翻譯裡的傑和安去掉了,取了劉倫和劉娜兩個名字。”

卿兒說著右手在下巴下麵比出了八,一副快誇我的表情。

“???”劉秀父母、舅舅舅媽集體問號臉。

這什麼邏輯?因為都有傑和安字,就都去掉?不應該都留下纔對?

他們覺得劉秀肯定不會答應這個,準備開啟新一輪爭論。

劉秀卻驚喜的說道:“卿兒真棒,我也覺得這兩個名字不錯,就叫劉倫和劉娜!”

四人不願接受他們爭了這麼久劉秀幾分鐘就決定了,集體問道:“為什麼?我取的名字不好嗎?”

劉秀說道:“你們取的都是3個字的名字,我回國的時候聽說過些年兩個字的名字都上不了戶口了,隻能用三個字或更多。”

劉秀父母、舅舅“喔”的一聲,恍然大悟,接受度一下子就提高了。

舅媽一頭問號。

聽說劉秀決定了兒子女兒的名字後,安妮-海瑟薇向卿兒仔細打聽了劉秀選擇名字的理由後,也是一頭問號。

……

名字其實還不錯,雖然取名邏輯和選擇的原因都讓家裡人各有各的槽想吐,但既然決定了,就用吧。

反正安妮-海瑟薇是冇什麼意見,中文這事兒她真不懂。

由於溝通還是有點費勁,劉秀父母那邊雖然年齡不小了,但還是準備發奮努力一下好好把英語學會;安妮-海瑟薇則是打算好好學中文,正好家裡有實踐條件。

是夜,卿兒和舅舅舅媽、弟弟一起回他們的大房子去了,劉秀父母住原本舅舅舅媽住的樓下大臥室,劉秀和安妮-海瑟薇自然而然的住在一起,睡在劉秀的主臥。

剛躺床上劉秀手就開始不老實。

“傑斯彆亂摸……啊……不行……你爸媽會聽到的……傑倫和安娜會被吵醒……”

“你叫小聲點?”

“你讓我怎麼小聲?我控製得了嗎……啊……嗯嗯嗯……”

安妮-海瑟薇咬住了被子,努力壓低聲音……

……此處省略5000字……

深夜,劉秀和安妮-海瑟薇都是一身大汗,大部分是從劉秀身上滴到安妮-海瑟薇的身上。

劉秀坐著靠在床頭,用毛巾給安妮-海瑟薇擦汗。

安妮-海瑟薇問道:“傑斯,你希望我們的孩子以後做什麼工作?打籃球?當歌手還是演員?要不當醫生或者老師吧!”

“隻要不違法亂紀,做什麼工作都可以,我隻希望我們的孩子以後不要當歌手,最起碼不能當一個創作型歌手。”

“為什麼?當歌手不好嗎?”

“也不是,安娜的話,她做什麼工作我都會喜歡,都會支援她,但傑倫不行,我擔心他會成為一個經常跳票放歌迷鴿子的創作歌手……”

“???”

……

……

5/15補更。

求月票,求推薦票!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