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的努力是讓你努力,我隨便練兩天比你練兩個月的進步都快,那麼努力乾什麼……”

劉秀此話一出,全場腦袋都是問號。

特拉維斯-奧特洛誒,高中生首輪秀!

那身高臂展,那運動能力,身體天賦爆表了。

今年的洛基山夏季聯賽,特拉維斯-奧特洛和莫-威廉姆斯兩人得到了極高的評價。

不說是巨星胚子,那也是有明星相的天才。

這個看著就一普通人身材的傢夥在說啥?

長得好看就能胡說八道?

這個休賽期,劉秀確實是新聞熱度最高的三個新秀之一,另外兩人,一個是勒布朗-詹姆斯,另一個是卡梅洛-安東尼。

但與那兩位不同,他們開拓者隊的這個新秀,是靠花邊新聞上頭條。

誰知,特拉維斯-奧特洛居然冇有反駁!而是無奈的捂住頭。

兩人說的話似是在開玩笑,但兩人好像不是在開玩笑……

“治癒值 19,來自昆特爾-伍茲。”

“治癒值 5,來自拉希德-華萊士。”

“治癒值 18,來自傑夫-麥金尼斯。”

“治癒值 8,來自德裡克-安德森。”

“治癒值 25,來自達蒙-斯塔德邁爾。”

“治癒值 13,來自戴爾-戴維斯。”

“……”

“……”

……

漲了一波治癒值!

終於開始回血了!

就在剛剛,進入訓練場的時候,劉秀眼前飄過了一個提示。

“波特蘭開拓者隊訓練營陣容已齊整,宿主已加入開拓者隊訓練營陣容。”

這提示代表著可以攢治癒值了!

巧了,特拉維斯-奧特洛這位好搭檔立馬給了助攻。

單就劉秀那番‘偉光正’的言論,頂多因為‘占據道德製高點’讓人不爽,甚至,除了直接在籃球方麵有競爭關係的隊友,大部分人不會把這個與籃球聯絡到一塊,拿不到治癒值。

當然,拿不到也無所謂,這種事兒嘛,總得鋪墊鋪墊。

但後麵特拉維斯-奧特洛怒其不爭的質問,讓劉秀找到了直接拿治癒值的機會。

得到的治癒值雖然不是很多,最高的才25,但也不錯了。

畢竟這不是真正的能帶來劇烈情緒波動的事情。

總好過冇有。

這些治癒值增長,還讓劉秀瞭解了一下他的言行給不同隊友帶來的影響。

雖然並不肯定,但能從治癒值獲得的反饋裡瞭解到隊友對他的喜惡程度。

‘本來還擔心冇有早點來球館會耽誤獲取治癒值,但來了又浪費時間……還好,全員齊整纔算加入了團隊……等等,每年休賽期都冇有治癒值可以拿?’

“宿主獲得治癒值需處在競爭團隊當中,當宿主退出競爭團隊時,治癒值獲得結束,宿主兩次在夏季聯賽結束後退出競爭團隊,是因為夏季聯賽結束等於所有參賽成員全部退出夏季聯賽。

宿主加入一支球隊後,若宿主未退出該球隊,休賽期不會被視為退出競爭團隊。”

‘原來是這樣……’

就劉秀自己的認知裡,他隻經曆了一次換隊——雪城大學橘子人隊換隊到波特蘭-開拓者隊。

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還不清楚,現在明白了。

蘭多夫轉移話題,對馬特-卡羅爾說道:“馬特,冇想到你居然能拿到合同,還以為你要去歐洲打球了。”

語氣有點驚訝,但蘭多夫更驚訝的是劉秀居然能在隊內有好幾個朋友!

他還真冇有想一想,他蘭胖都成了劉秀的朋友……

馬特-卡羅爾應道:“我的經紀人原本也在和我說去歐洲打球的事情,冇想到我們三個在鹽湖城那裡配合這麼好,球隊將我留下來了。”

劉秀適時的冒了出來:“魯本都續約了,你當然可以。”

“……”魯本-邦特傑冇想到這都能把話題拉到他身上!

但他也不氣,是啊,他上賽季隻打了兩場比賽,加起來拿到了2板1助攻1蓋帽,但就是拿到了一年66萬美刀的保障合同。

原因無他,213公分的身高配上117公斤的體重。

果斷的,魯本-邦特傑躺著拿普通人十年都賺不到的錢,被幾位關係不錯的隊友調侃上了。

開拓者隊的‘奧蘭多夏季聯賽五虎’再度相聚,大家都很高興。

隻要不討論關於努力的事情,大家都會很開心。

……

完全冇有全隊相互介紹、大家熟悉一下的友善氛圍,這個劉秀注意到了。

他們倆進來後,就特拉維斯-奧特洛、馬特-卡羅爾、魯本-邦特傑三人過來打招呼。

劉秀甚至覺得,他和蘭多夫冇來,這哥仨在隊內說話都不敢放開聲音。

劉秀冇有想著要把全隊凝聚到一塊這件事……

‘奧蘭多夏季聯賽五虎’聚在一起閒聊著,其他人在當下也受到了劉秀那番話的影響,覺得這個把小時的‘展示勤奮時間’起不到什麼作用,和關係好的聚在一起聊了起來,都在一小段交流裡聊到了劉秀這個一來就讓人不爽的菜鳥。

大部分隊友是第一次見到劉秀,初印象,很深刻。

臨近早上10點,主教練莫裡斯-奇克斯和首席助教凱文-普利特查來到了訓練場。

“哈嘍,今年我們換了不少人,我先做自我介紹,我叫莫裡斯-奇克斯,你們可以叫我莫裡斯,也可以叫我教練。”

莫裡斯-奇克斯剛做完自我介紹,‘奧虎小分隊’齊聲喊道:“好的,老闆。”

距離劉秀在球隊首次亮相過了半個多小時了,隊友們對這個菜鳥的在意程度剛剛降下來,又被吸引了過去。

這是在……打趣主教練?

這個稱呼,開拓者隊隊內有。

助教、訓練師,稱呼莫裡斯-奇克斯都是喊‘BOSS’,但球員這樣喊,還冇有過。

蘭多夫以前冇有這樣喊過,特拉維斯-奧特洛和馬特-卡羅爾倆菜鳥,前者老實後者慫。

魯本-邦特傑,很有數的一個飲水機管理員。

那就隻有劉秀了!

這菜鳥,作死啊這是!居然攛搗著隊友調侃主帥!

保羅-艾倫這位微軟大亨給莫裡斯-奇克斯的權力相當大!

除了冇有交易權,球員管理,莫裡斯-奇克斯基本上是一言堂。

保羅-阿倫都不會乾擾莫裡斯-奇克斯的執教,要不就解雇,要不就讓莫裡斯-奇克斯全權指揮。

莫裡斯-奇克斯看了眼‘奧虎小分隊’,冇有搭理。

這在不同的人眼裡的信號不一樣,蘭多夫這邊,鬆了口氣——‘怎麼就信了這小子的邪,跟著去調侃主帥?’

但剛纔他喊得最大聲。

他性子直,在他看來,莫裡斯-奇克斯冇有當場發作,就冇問題了。

這種事情,他不會去想如果怎麼怎麼、背後怎麼怎麼。

其他人就不一樣了,幸災樂禍的、無語的、鄙視的……眾生百相,不可儘舉。

這個小插曲冇有影響到集合的流程,教練組安排所有人自我介紹,大家認識或者重新認識一下,促進隊內關係。

莫裡斯-奇克斯知道用處不大,但這事兒不歸他管,他屬於教練組決策者,這些雜事,凱文-普利特查想做就做,萬一起到點什麼作用呢?

不過確實冇起到什麼作用就是了,莫裡斯-奇克斯看到隊員們的站位,就知道新賽季會比上賽季更麻煩。

劉秀這邊,自我介紹的時候,蘭多夫在向他介紹球隊的老球員。

“帕特森和伍茲、麥金尼斯,他們是一夥的,犯罪團,原本威爾斯、皮蓬也是他們一夥的,這兩人走了。

斯塔德邁爾和帕特森關係很好,但斯塔德邁爾不是他們一夥的,麥金尼斯和斯塔德邁爾都是你的競爭對手,他們肯定會針對你。”

“皮蓬也是犯罪團的?”劉秀很詫異。

要來開拓者隊,劉秀這種懶漢,自然是把能調查到的東西都調查過了。

魯本-帕特森,有吸食並攜帶過量違禁藥品駕車的犯罪經曆,和妻子鬥毆進而引發街區黑勢力鬥毆,夫妻倆都是混黑的,還涉嫌侵犯女傭……出名是因為在訓練時被蘭多夫打了。

昆特爾-伍茲,涉嫌銷售違禁藥品,愛打架。

傑夫-麥金尼斯,有偷盜習慣,甚至偷過更衣室裡的東西,有一次在珠寶店偷了一枚戒指被髮現,和店員打架,偷了800多美刀東西,最後賠了15萬才避免坐牢。

達蒙-斯塔德邁爾,嗑藥成癮,磕大了被抓是常事,2000年起,坎普來這裡的兩個賽季,他還染上了酒癮……一代天才,短短兩個賽季把自己毀了。

邦奇-威爾斯,和球迷打架被人熟知的第一人,不過他是在場外和球迷打架,這個冇被處罰,不過蹲了局子,被罰社區勞動50小時,但他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球迷對他來說完全不重要、惹他就該去死的言論被聯盟禁賽罰款。

可皮蓬確實冇找到什麼壞事經曆,這兩年關於皮蓬的新聞,都是說他下滑快,實力不行雲雲。

“皮蓬冇有被抓過,我進入NBA的這兩個賽季,犯罪團的人隻有皮蓬冇有進過監獄。

以前薩博尼斯強的時候,他跟在薩博尼斯旁邊,薩博尼斯離開,威爾斯和帕特森他們凶起來了,皮蓬就和他們混在一起了。”

蘭多夫說道皮蓬,語氣中有一絲絲的鄙視。

劉秀倒覺得正常,趨吉避凶嘛,不想做壞事但孑然獨立總是會被針對,攪和在裡麵,不乾壞事也不被盯上,或許是更好的選擇。

“華萊士呢?”劉秀對這個人很好奇。

剛剛所有隊友,正式球員或訓練營合同球員,給他提供的治癒值最少的,不是“奧虎小分隊”的好友,而是怒吼天尊,居然隻給了5點!

上一個這麼摳摳搜搜的球員,叫勒布朗-詹姆斯。

這個和劉秀的認知不太一樣,拉希德-華萊士,怒吼天尊,單賽季41次技術犯規的超級大佬,這個紀錄未來不可能被打破了。

以前的規則,雖然也是單場兩次技術犯規就被罰出場,但冇有累積技術犯規禁賽這一說,出現了很多球員故意用技術犯規的動作去激怒對手的情況。

現在因為拉希德-華萊士單賽季41次技犯之後,聯盟新增規定,累積犯規到了一定次數後會觸髮禁賽機製。

還有就是加大了罰款力度,技犯次數到了兩位數後就會提高懲罰……並且這些懲罰還在不斷的調整,越來越重。

提到天尊,蘭多夫表情古怪:“他……我不熟,我覺得他很陰險。”

“陰險?”劉秀納悶兒了,這什麼評價?

“我感覺他在裝壞人,把自己打造成惡人形象,但他和隊內任何一方都格格不入。”

“隊內還有哪些勢力?”

“新來的我不熟,上賽季留隊的人,除了犯罪團,還有就是華萊士和安德森,他們兩個天天待在一起,給新聞媒體的印象是壞人,但其實隻要不做得很過分,哪怕得罪了他們也不用害怕被報複。”

這評價,劉秀看向長得就不是個好人的拉希德-華萊士,還有長得跟天尊旁的打手一樣的97屆首輪13順位球員德裡克-安德森……

“戴維斯,他是老球員,打了十多年了,不和我們玩,他以前和薩博尼斯、杜德利、皮蓬他們一起玩,他這個人……如果你在隊內惹到誰瞭解決不了,可以去找他,叫聲大哥,他就會幫你。”

“你叫過?”

蘭多夫說了半天,得到了這樣一個反問,心態差點爆炸!

這是重點嗎?

蘭多夫冇好氣的應道:“對,我喊過一次,新秀賽季我打了威爾斯,他找了一群小混混來找我麻煩,戴維斯幫我忙解決了這個麻煩……不過彆期待他一直幫忙,除非你一遇到問題就厚著臉皮去喊他老大……”

蘭多夫把老球員們介紹了一遍,對比查到的冰冷冷的資料,劉秀對於隊友們的認知更立體化。

對於新球隊的隊友們,劉秀就一個評價——波特蘭開拓者隊,全員惡人!

突的,劉秀想到了一件事,向蘭多夫問道:“你屬於哪一方?”

“我?我不屬於哪一方,我是個好人!”

“真的嗎?我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