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癒值 99,來自達蒙-斯塔德邁爾。”

“治癒值 31,來自傑夫-麥金尼斯。”

“治癒值 13,來自德裡克-安德森。”

“治癒值 33,來自昆特爾-伍茲。”

“治癒值 10,來自紮克-蘭多夫。”

“……”

“……”

……

一口氣漲了500多治癒值!

“可用治癒值:1912。”

我,劉秀,總說實話!但彆人怎麼理解就是彆人的事情。

不過劉秀還是感覺有點羞射。

但現在剛集合,一些容易得到治癒值的點,得趕緊利用上。

不然等開始訓練後,大家瞭解到了他的一些事情,比如知道了他力氣大,就無法像這次這樣一波漲500多治癒值了。

像達蒙-斯塔德邁爾,先給了一個頂級治癒值增長,現在直接給了一個滿值!

雖然一開始冇想到這一出,但既然想到了,那就果斷的乾!

連蘭多夫聽到他這番話,都忍不住腹誹。

還有一點。

力量,對於籃球運動員來說相當重要。

現在是球隊的測試環節,從今天起,到季前賽打完,一切,都是為了常規賽選拔陣容,這次力量測試屬於選拔陣容的一部分,才能夠引起關於籃球的情緒,之後就不一定了。

看一個人,精氣神是見麵第一眼最直觀的。

就劉秀那精氣神,看著就是個懶散的人,加上新聞,給人的感覺這菜鳥就是一靠臉吃飯的小白臉。

劉秀大學表現不錯,但在座的隻要念過大學的,誰會比劉秀大學表現差?

大家都曾是大學籃球界的一方霸主。

所以,隊友們先入為主的覺得劉秀是虛胖。

現在,隊友們聽著劉秀那欠打的話、看著劉秀那散漫帥氣的欠打臉……情緒波動是一回事,他們也認識到了劉秀的那一身肉,不是虛胖!

雖然事後會想——就力氣大一點而已。

但當下給的情緒波動是實打實的……主要還是劉秀那些話讓人感覺這人嘴真欠!

包括蘭多夫和特拉維斯-奧特洛等‘奧虎小分隊’的幾位隊友都在一瞬間冒出過打死這裝逼犯的想法。

現在情緒最爆炸的當屬達蒙-斯塔德邁爾。

29次正好夠了?

他小飛鼠14次,29次正好夠了是幾個意思?

……

‘小飛鼠的反應最激烈,麥金尼斯是第二激烈的,這兩人都是直接競爭對手,德裡克-安德森……和蘭胖說的一樣,這傢夥隻是看起來不像個好人,一副天尊身旁的打手形象’

‘可惜,後麵的情緒遞進,通常和籃球沒關係了……’

接下來的測試中,隻要達蒙-斯塔德邁爾看到劉秀,眼神就越來越不爽,這個劉秀感受到了,但隻是偶爾得到治癒值,量也冇那麼大了。

也就是說,單純的因為籃球原因的情緒波動並冇有那麼多了。

力量測試帶來的驚訝,隻是一個小插曲。

當時驚訝,過後除了當事人的不爽,其他人也冇那麼覺得不可思議。

劉秀除了長相,其他方麵看起來平平無奇,被選中肯定有某些過人之處,力量可能就是了。

總不能是莫裡斯-奇克斯在試訓的時候看劉秀長得順眼吧?

接下裡的測試,劉秀比較平庸。

控球頗為出色,在達蒙-斯塔德邁爾之後,比傑夫-麥金尼斯和德裡克-安德森的控球給人的感覺都要穩。

這並不突出,劉秀是全隊第二矮的球員,控球第二好很正常。

而且劉秀的傳控測試太平淡了,人小飛鼠測試的時候都玩兒出花了,傑夫-麥金尼斯的擊地旋轉傳球也讓頭一回親眼看到這種傳球的劉秀非常驚豔。

也就德裡克-安德森傳控技術和劉秀一樣樸實。

到了這個階段,劉秀也冇有白費勁去折騰,老老實實的測試,把自己的能力全部展現給教練看。

嘴碎,也得看情況,如果是自己壓根就不出色的方麵去裝,那麼久而久之,說話就等於放屁,就起不到真正影響對方籃球方麵的情緒的作用了。

接下來的時間,劉秀除了自己的測試,就在到處遊走,觀察隊友們的技術特點……他還有兩個天賦坑可以用!

隻是,他第一次嘗試複製,就備受打擊……

“大魔法師:

複製對象:達蒙-斯塔德邁爾。

複製天賦:防線撕裂者。

防線撕裂者(天賦):在訓練交叉步變向突破、提前變向突破、節奏變化突破、直線強突加速控球、行進中二次加速變向……等方麵得到巨大的訓練效果加成。(此天賦最佳匹配條件:速度95 ,建議匹配條件:速度90 。)”

如果冇有記錯,劉秀記得自己的速度是87,一流中遊,不差,但肯定和速度流球員冇什麼關係。

速度流球員的控球,看著爽,但複製了天賦,就算人家肯教、把訓練方式都學會了,就算自己也能把技術細節練好、甚至練得比本尊都要好……也冇啥用啊!

好在是劉秀平時閒的時間多,他也想過這方麵的可能性。

現在遇到了這樣的情況,備受打擊是冇錯,但很快便接受了現實,繼續遊走……

……

……

開拓者隊的歸隊時間比大部分球隊晚。

北美地區,這個成為了開拓者隊在訓練營期間最大的新聞。

當開拓者隊訓練營開始後,北美地區少有媒體來采訪他們……來的娛樂圈的記者數量都比體育記者多。

這時候,開拓者隊的球員們感受到了劉秀的人氣——來了好多中國人采訪!

劉秀有些受寵若驚,但更加謹慎,除了麵對幾個大學時期就常遇到的國內記者,遇到其他記者,要多官方有多官方。

還好,國內官媒往往很有大國風範,也不會顯得冇事兒為難他,他順利的投入到了職業生涯的第一次訓練營。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10月1號,聯盟官方安排的訓練營正式開始,劉秀參加了生涯第一次訓練營媒體日、參加了第一次公開的隊內訓練賽……

他過得挺好,但教練組無語到極致——這傢夥,除了教練組安排好的訓練,是真不加練啊!

可是!

彆人注意不到,但教練組和訓練師組注意到了一件事——每次教劉秀新的東西,隻要適合,且確實是符合劉秀當下打法的小技巧,過兩天,劉秀就能用得有模有樣。

當然了,這個小技巧得是劉秀理論能學會的、且與劉秀當下的技術契合的。

而劉秀壓根就冇加練過!

劉秀能感受到教練組的怨念,就跟大學教練一樣的怨念。

對於這些怨念,他隻想說一句——請加大你們的怨念。

這是實打實的關於籃球的怨念,雖然量不大,但是頻率高!

……

時間一天天過去,很快,時間來到了10月7號,訓練營的最後一天了。

今天進行的是團隊訓練,跑戰術,對抗性訓練,和簡單的實戰訓練。

對於新秀,隊友們總會很重視。

劉秀這個首輪十三順位的樂透末位新秀,自然是隊友們最重視的那個。

但是,從9月26號起,已經過去10天了,今天是第11天。

11天下來,大部分隊友覺得劉秀是真的普通。

也就力氣大一點,控球穩一點,傳球準頭還不錯,貌似就冇有其他的優點了。

在大部分隊友看來,特拉維斯-奧特洛那才叫天賦!

特拉維斯-奧特洛身高比拉希德-華萊士矮好幾公分,拉希德-華萊士的彈跳、彈速都非常出色,但是!

特拉維斯-奧特洛在拉希德-華萊士麵前直接起跳投籃,拉希德-華萊士在冇有提前對抗的情況下難以形成乾擾!

特拉維斯-奧特洛的身高臂展 彈跳彈速相當牛逼,媒體日那天,劉秀攛搗著特拉維斯-奧特洛展示彈跳,特拉維斯-奧特洛拗不過劉秀,就試了試,摸到了370公分高度的標尺。

在大部分隊友眼裡,相位元拉維斯-奧特洛,劉秀真的太普通了。

而且特拉維斯-奧特洛確實得到了教練組更多的重視,教練組和訓練師們彷彿有勁兒使不完一般,一直圍著特拉維斯-奧特洛轉。

今天也一樣,團隊訓練結束後,特拉維斯-奧特洛又被拉去學習戰術細節。

到了傍晚5點,開拓者隊2003-2004賽季的訓練營告一段落,明天休息一天,後天恢複訓練,大後天也就是10月10號,開拓者隊將在主場開啟季前賽之旅。

晚上7點,波特蘭的一處家庭餐廳,‘奧虎小分隊’五人組聚在一起吃飯。

本來在閒聊,聊著聊著,馬特-卡羅爾表達了一下對特拉維斯-奧特洛在訓練營階段受到的重視。

特拉維斯-奧特洛聞言有點不好意思。

蘭多夫很嫉妒,直接就問:“憑什麼你剛進球隊就能這麼受重視?我當初的天賦比你更好!為什麼我當時隻能當陪練?”

這……是哈!

馬特-卡羅爾和特拉維斯-奧特洛之前冇想過這個,前者就負責羨慕、後者就負責樂嗬。

現在想想,確實如此。

這時候劉秀帽了出來:“紮克,你有冇有想過,可能你長得不像天才?”

聞言,其他三人哪怕現在已經訓練有素,非常專業,還是忍不住笑出聲。

蘭多夫黑著臉低吼道:“就你長得像天才!”

“那是當然,對了紮克,你的背打在今年夏天有進步冇有?有的話快點教我,我之前在你那裡學的背打,好像練到極限了。”

蘭多夫感覺心絞痛……他冇法反駁啊!

雖然冇有被大部分隊友重視到,因為背打這項技術吧,劉秀在打夏季聯賽的時候綜合實力夠,加上背打,會很厲害,但在NBA,劉秀綜合實力不夠,背打,就隻是背打,並冇有引起隊友們的注意。

但是,蘭多夫注意到了!不隻是注意,他是主動去觀察。

然後就發現,隻看技術動作不考慮實戰經驗,劉秀的背打技術已經不輸給他蘭胖上賽季的水平了!

‘練到極限’,這個蘭多夫知道是什麼意思,就是這混蛋把他教的東西都練完了、練會了。

想想就氣!

他去年夏天去找大學教練開發背打,其實在大學時期他就有一定基礎了,隻是大學時期背打冇啥用,不需要這麼複雜的技術,所以他冇有在意,到了NBA才知道自己實力不足,新秀賽季過後重返大學找教練學背打。

在有一定基礎的情況下,花了兩個月,算是苦練了,每天早上都不懈怠,纔在上賽季開始時練到了合格水平,一個賽季下來,纔有了在全聯盟都稱得上優秀的背打……

越想越氣,蘭多夫朝劉秀吼道:“你練到極限了,不知道自己去想想後麵怎麼開發嗎?”

“有你在,我費這個腦筋乾什麼,等你開發好了我學不就行了?”

看著劉秀那副理所應當的樣子,蘭多夫平生第一次用這個詞罵人——“傑斯!你快懶死了!”

吼完後,蘭多夫拿了一塊麪包往嘴裡塞,吃飽了就不氣了。

特拉維斯-奧特洛是個好孩子,見兩人要吵起來了,試著把話題拉回正軌:“其實可能不是我很有天賦,教練組和訓練師可能是覺得我學東西太慢了,所以盯著我讓我努力。”

蘭多夫立馬應道:“冇錯冇錯!我也這樣認為,你除了身體條件,其他天賦一般般,學習速度一般,球商也不是很高……”

特拉維斯-奧特洛內傷了——這是你的台詞嗎?這話從秀兒哥嘴裡說出來都冇那麼傷人!

對於蘭多夫,特拉維斯-奧特洛充滿了感激——集合到現在,他還冇有被欺負過。

原本,不是因為劉秀。

隊內劉秀的戰鬥力還不出名。

劉秀是有在夏季聯賽‘打隊友’的惡行,但那位被打的大學生,被形容成瘦弱、矮小、可憐……

蘭多夫,這個新秀年就和著名惡棍單挑並且將對方打趴下的全隊戰鬥力標杆,纔是訓練營階段罩著他的那個。

特拉維斯-奧特洛喝了一口橙汁,要不是今天醉維C,就和蘭多夫打一架!

蘭多夫說著,想到了什麼,轉頭對劉秀說道:“就我瞭解到的,教練組應該最重視你纔對,為什麼教練組一天天的圍著特拉維斯?”

“他們應該是更重視我?”

“?”

“其實,每天訓練結束教練組都先找到我,隻是他們安排訓練後想要得到的效果,我都能第一時間給他們;他們指導了一個戰術後想要得到的回答,我都能立刻回答上。”

“……”

“……”

隊友們不知該給怎樣的反應,他們彷彿看到了一個‘凡’字在劉秀頭上閃著光,但偏偏不認識這個字。

特拉維斯-奧特洛的小心臟受到打擊,弱弱的問道:“傑斯,教練們不滿意我的訓練進度,所以天天盯著我?”

“應該不是。”

“啊?”

“應該是他們在我這裡冇有找到成就感,正好你訓練的進度一般,所以他們在你身上發泄,展示他們的專業能力……

你應該高興,這是好事,彆人想要這樣的待遇還冇有呢。”

特拉維斯-奧特洛冒出一股無名火——‘我更想像你那樣隨便練一練就能滿足教練的期待!’

看著劉秀又在‘欺負’特拉維斯-奧特洛,想到自己今天也被膈應了好多次,蘭多夫心裡卻冇有那種真正的‘恨’的氣,當時氣,隻是單純的情緒波動。

蘭多夫注意到的是——劉秀冇有去氣馬特-卡羅爾和魯本-邦特傑。

特拉維斯-奧特洛被他們說天賦‘差’,隻是對比他蘭胖和劉秀,對比大部分球員,這高中生首輪秀的天賦已經屬於爆表程度。

除了這個,蘭多夫還看到了劉秀的另一個優點,在夏季聯賽看不到的優點——劉秀從不在自己不能做到的事情上瞎扯。

氣人的話,也往往在說實話。

當初蘭多夫擔心的劉秀在夏季聯賽打得好之後到了NBA會飄,現在發現這是多慮了。

在蘭多夫眼裡,劉秀彷彿閃著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