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奧虎小分隊’的聚餐過後,劉秀回到家,輔導妹妹做作業……

早睡早起身體好,晚上10點,劉秀躺下睡覺,進入模擬訓練模式,劉秀看著這段時間積攢下來的治癒值。

“可用治癒值:4272。”

除了第1天漲了一千多,後麵10天,漲五六百算多的,少的時候就兩三百,這11天時間,算上模擬訓練扣除的,漲了有5000多治癒值。

‘波特蘭監獄隊的人真可愛,一點就炸……可惜我太弱了,說不了多少實話,多數時候隻能不說話。’

劉秀回想著真正意義上的進入了NBA的這十來天時間,又想到了去年這時候嘗試著進入雪城大學橘子人隊……‘普通人與NCAA級彆球員的差距,NCAA頂級球員與NBA球員的差距,兩者相比,後者可能比前者更大!’

拿起紙筆,劉秀將幾個他心儀的隊友的特長、推測的實力、推測的自身與其特長的匹配度……等等寫了下來。

還有兩天時間,季前賽就要開始了,他在興奮之餘,想要把準備做到最充分。

前麵一段時間,在把個人該做到的事情做好之餘,他一直在細心的觀察隊友們的實力特點。

有的球員有印象,但多數頂多對名字有印象,得好好瞭解。

技術這個東西,強或者弱,因人而異。

最簡單的近距離45度角轉身打板拋投,在蒂姆-鄧肯手裡,就是當今聯盟僅次於沙克-奧尼爾背打的內線殺招。

複製隊友最擅長的技術為自己的天賦技術、學會隊友的訓練方式……簡單點說,‘大魔法師’就是讓劉秀在某個技術的學習方麵得到訓練加成,模擬訓練中有效。

在基礎條件基本相當的情況下,一個技術學得比彆人快,當然可以稱之為天賦。

過去這段時間,劉秀冇有著急著要立馬複製誰的天賦、找誰學技術訓練方法。

治癒值不夠用,得慢慢攢,還得做更充分的研究,尋找當下最適合、能立竿見影的起到加強作用的技術作為天賦。

經過了一個訓練營之後,劉秀蒐集到了足夠的訊息,準備要做決定了!

……

10月8號早上7點,劉秀準點醒來。

提取了模擬訓練成果,感受了一波熟悉的酸爽過後,劉秀等待了許久的係統提示來了!

“2003-2004賽季訓練營已結束,新賽季初始資料已采集完畢,宿主已完成係統升級,球員探測報告全麵開啟。”

“宿主綜合能力評價:73。

運動能力:速度87,力量90,彈跳74,靈活性93,體力87。

基本功:三分61,中投69,上籃89,控球92,傳球準度86,轉身73。

技術:低位背打82,運球後投籃60,行進中加速上籃67。

注:單項能力判定低於及格水平(60)不會進入球員探測報告。”

‘呃……’

劉秀呆了一會兒。

‘夏季聯賽良好的三分和中投,過去一個多月還有進步,結果也就是剛及格,估計就是那種必須得扔了可以扔一下那種……’

‘運球後投籃,突破上籃,都及格線。’

‘彈跳有點進步?哦,對,前麵練力量的時候瘦了一點,肌肉漲了一點,嗯,後麵又給吃回來了一點……夏天的體力拉練冇有白費,夏季聯賽才85,到了NBA反而有87。’

‘但是!但是!但是!’

‘我知道會很慘烈,但冇想到居然這麼慘烈!’

‘我現在就一招了?碾進去或者鑿進去?’

……

“德裡克-安德森,29歲,PG/SG,196公分,88公斤,能力評價79,進攻81,防守78。

運動能力:速度88,力量76,彈跳85,靈活性92……

基本功:三分81,中投80,上籃90,控球84,傳球準度85,轉身76,跳步77……

技術:運球後投籃78,接球快速投籃81,交叉步變向突破82,低位背身單打67,高位背身單打78……”

劉秀眼睛盯著德裡克-安德森,又瞄了一眼德裡克-安德森的球員探測報告。

再看幾遍,都覺得很驚人,且劉秀感到扼腕。

當年,眼前這位97屆選秀大年首輪13順位的天才高個控衛,雖不說是運動能力爆炸,但跑跳能力也算得上過人,三年級打出了場均16.9分4板3.5助攻1.4搶斷的表現,進攻防守都非常優秀。

可惜三年級賽季還冇打完,就遭遇大傷,他很頑強的複健,成功在新賽季複出,並打滿整個賽季,但運動能力削弱,減重也僅僅隻能保持一流水平的速度,到後來,變成了純技術流球員。

技術要靠身體天賦支撐,技術練得再好,身體條件不夠,也發揮不出來,眼前這位就是。

劉秀拋開腦海中那些查到的資料,盯著德裡克-安德森,等著回覆。

德裡克-安德森現在很詫異,一下子還不知道要怎麼決定。

今天,球隊的休息日,他準備休息,劉秀打電話問他有空冇,想要拜訪。

對劉秀,他冇有太多的負麵情緒,他不願意摻和到隊內的紛爭中,於是去假裝給拉希德-華萊士當小弟,雖然劉秀短短十來天就在隊內有了不好的名聲,但德裡克-安德森作為‘局外人’,覺得劉秀除了嘴碎,也冇其他不好的地方。

他答應了劉秀的拜訪,在他7室11衛生間倆遊泳池……的豪宅接待劉秀。

開拓者隊老闆招募他來波特蘭的時候,給了一份6年4800萬美刀的天價合同。

他,比較喜歡炫富。

而且是那種比較含蓄的炫富,一般就是開一輛好車或者帶朋友看他家房子。

不過,冇想到劉秀一來就提出了一個讓他意外的請求。

這請求,讓德裡克-安德森這個比較含蓄的人不知道怎麼回答,好一會兒後問道:“傑斯,我又不是什麼球星,你為什麼要找我學技術?不應該找達蒙那樣的大明星學嗎?”

居然是在糾結這個……劉秀應道:“我速度不快,也不是那種突分組織型控衛,向他學習,考慮到我和他同位置的競爭關係,他教我的概率也不大。”

德裡克-安德森聞言笑道:“我們也是同位置,我們也有競爭關係。”

“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

“他下賽季是合同年,他靠身體素質打球的打法,肯定會越來越弱,他會很著急,擔心自己拿不到合同了;你不一樣,你2007年合同纔會到期,那時候已經34歲了,或許會考慮不打球了。

而且你是技術流球員,技術全麵,能勝任多種打法,現在球隊的打法雖然不適合你,但你依然保持著極高的水平,如果在合適的球隊、冇有遭遇傷病困擾,再過三四年你的實力都不會有太大的下滑。”

“歐尅,這是非常合理的分析,看樣子你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如果我不答應,你不會走對吧?不用擔心,我願意教你……”說著德裡克-安德森笑出聲:“誰會不喜歡有人求教?你想學什麼,我可以很自信的說,我幾乎什麼技術都會一點。”

“我知道,我想都試試,看看哪個更適合我。”

過去11天時間,加上剛剛的對話,劉秀已經基本摸清楚德裡克-安德森的性格,選擇了最直接的方式。

‘你想要擴展技術?往哪個方麵拓展?’

‘我全都要!我不知道現在的我學什麼最合適,所以想要全部試一試。’

德裡克-安德森回想到了2000年夏天他傷勢初愈後回到大學找到教練奧蘭多-史密斯想要擴展技術時的對話。

“冇問題,那你慢慢學吧,從今天開始,每天早上,我花一個小時時間教你技術,現在開始?”

“呃……”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什麼突然就積極起來了,但劉秀愕然了一下後果斷的說道:“好,現在開始!”

“我會的技術很多,不知道每天一小時你要學多久才能學好。”

“沒關係,我學東西非常快。”

德裡克-安德森撇撇嘴。

劉秀這邊,係統提示來了。

“大魔法師:

快速學習模式開啟。

學習對象:德裡克-安德森。

學習內容:全方位基本功、全方位基礎技術……等綜合訓練方法。

消耗治癒值3000。

剩餘治癒值1016。”

“大魔法師:

已複製對象1:紮克-蘭多夫,複製天賦:紮克-蘭多夫低位背身單打。訓練加成:80%。

已複製對象2:德裡克-安德森,複製天賦:全能角色球員。訓練加成:50%。

已複製對象3:戴爾-戴維斯……”

治癒值消耗3000……貴得離譜!

加成還隻有50%,比蘭多夫背打訓練效率加成低不少。

但是,開始學習後,劉秀就感覺不虧了。

被大傷摧毀了運動能力後轉為純技術流球員的德裡克-安德森的技術,太適合他了!

……

教人,會教上癮。

學的人是真的想學,而且還有天賦,學得賊快……學習訓練方式學得賊快,教的人自然教得帶勁。

本來德裡克-安德森隻打算教劉秀一個小時,但劉秀學得太快了,德裡克-安德森越教越興奮,從9點半教到了12點,他的太太叫他們吃午餐,才結束。

下午德裡克-安德森還想要教,可劉秀下午和彆人有約,德裡克-安德森隻能遺憾的送彆劉秀。

當劉秀離開後,德裡克-安德森有些悵然若失。

當興奮勁兒過了之後,德裡克-安德森回想到教劉秀的那兩個多小時,一開始他隻是想要教幾個技術的大概,如果劉秀接下來還想學,就慢慢拆解,一點點的教,一天就一個小時,確實要教很久……

結果劉秀每一項技術都看兩遍就可以把動作模仿得像模像樣,還直接就刨根問底的追尋細節,等到德裡克-安德森也不知道怎麼繼續深入,劉秀纔開始學下一項技術的訓練方式。

想到這,他有種身體開始被掏空的感覺。

“FUC……他這學習速度,要不了多久就能把我的技術都學走吧?

但是,他就算把訓練方法都學會了,有什麼用。

他這是想把所有訓練方法都學會了之後挑選技術?

一項一項的擴展纔是硬道理,訓練方法學多了,進步也會受到影響,太雜了是不好的……”

德裡克-安德森冇打算在這方麵提醒劉秀,他也是從年輕人的階段走過來的,大傷前就有人說,他的身高太高了,不應該那樣打球,容易受傷,他聽不進去。

雖然很喜歡劉秀直接的說話方式,這是他這種內斂、含蓄的人冇有的說話方式,但畢竟不是真的多熟。

和拉希德-華萊士一起組成‘假裝我是個壞人’雙人組,不就是不想顯得與隊友有太大區彆、不想引人不快麼?

……

……

下午兩點,波特蘭一處彆墅,戴爾-戴維斯家裡。

“你想要學補防?這可是個辛苦的工作。”

戴爾-戴維斯打算拒絕的想法很明顯。

“很辛苦,但我適合這樣防守,我的體重和力量不輸給大部分得分後衛和小前鋒,單防我冇有什麼信心學到多出色,但我不想放棄防守,我希望在防守端能起到一些貢獻。”

戴爾-戴維斯很意外,他這段時間瞭解到的劉秀,就是個懶散的傢夥。

但想想,如果真的一點鬥誌都冇有,如何拿得到NCAA籃球錦標賽冠軍?

懶不代表著不想做好。

或許是個可以教育好的小年輕……

戴爾-戴維斯說道:“好,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小弟了,我教你怎麼補防協防!”

劉秀搖搖頭:“我不想當你的小弟。”

戴爾-戴維斯眼珠子瞪得渾圓:“你不是我小弟,我憑什麼教你?”

“我知道另一個辦法,打贏你,隻要打贏你,不當你的小弟,你也會幫我忙。”

戴爾-戴維斯聞言一愣,露出猙獰的笑容……

……

“腳步移動!腳步移動!不是讓你上半身移動,你上半身保持直立,這樣在對抗時纔不會犯規!”

“如果我是個小前鋒,我切入的時候,你可以往這裡移動,這裡會有中鋒……對,我們的戰術,拉希德應該在這,我如果和你們一起上場會在這,你出現在這裡,看似與防小前鋒切入無關,但實際上阻斷了對方小前鋒切入接到球後的另一個選擇,這也是對小前鋒切入進攻的防守!”

“……”

“……”

這隊友真是聰明!訓練方麵,一點就通……靠!學這麼好乾什麼,罵人都找不到太多的詞可用——戴爾-戴維斯揉了揉身上大概已經淤青的位置如是想到。

劉秀這邊,係統的天賦版塊。

“大魔法師:

快速學習魔術開啟。

學習對象:戴爾-戴維斯。

學習內容:對外線突進或切入球員的補防訓練方式。

消耗治癒值:1000。

剩餘治癒值213。”

“大魔法師:

已複製對象1:紮克-蘭多夫,複製天賦:紮克-蘭多夫低位背身單打。訓練加成:80%。

已複製對象2:德裡克-安德森,複製天賦:全能角色球員。訓練加成:50%。

已複製對象3:戴爾-戴維斯,複製天賦:絞肉機。訓練加成:60%。”

如不是不知道為什麼德裡克-安德森那邊漲了好多次少量的治癒值、戴爾-戴維斯這邊時不時的漲一點治癒值,劉秀的治癒值就隻剩兩位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