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節都能拿到7到9分;常規時間拿個十幾分,經常單節爆個十幾分。

如果打出兩個表現的球員都是場均30分到32分,劉秀會覺得前者更強。

或許後者會打出一些前者打不出來的神奇表現,但前者更容易幫球隊贏下比賽……

如果要問他想要成為哪一種類型的球員,他會做出男人的選擇……全都要!

誰還不是個心比天高的小年輕了。

球隊的表現也讓劉秀很興奮——小牛隊的無限單打對付太陽隊確實很有效!

莫裡斯-奇克斯以為劉秀是看了馬刺隊高比分險勝太陽隊的比賽後想到的對付太陽隊的策略,其實劉秀想到的是2006年小牛隊西決4比2擊敗太陽隊的無限單打戰術。

其實那年首輪,禪師就借鑒了艾弗裡-約翰遜的無限單打戰術對付太陽隊,湖人隊一度3比1領先太陽隊,差點完成下克上。

但那年的科比實慘,他和太陽隊7場大戰,場均27.9分6.3板5.1助攻,投籃命中率49.7%,還以40%的命中率場均投進兩個三分,一度已經開始考慮下一輪了。

但這樣的想法果然不該有,最終科比的結局是與麥迪肩並肩……

那次首輪,湖人隊排在科比和奧多姆之後表現第三好的球員,居然是誇梅-布朗!

那次首輪,科比想要掐死死神帕克,那次首輪7場比賽,斯馬什-帕克以33%的命中率場均拿到8.9分1.6助攻,G6的時候死神帕克在常規時間出場的40分鐘裡,5次出手但凡進1個,那場比賽就贏了,結果他5次出手全鐵,被太陽隊拖入加時賽,最後科比也C不動了,湖人隊從3比1被追到3比3,最後搶七輸了。

死神帕克場均要打37分鐘,每上場一分鐘,就是在拖一分鐘後腿,但還必須得用他,因為他已經是湖人隊最好的控衛。

雖然湖人隊最後被逆轉了,但艾弗裡-約翰遜的無限單打戰術是對付太陽隊的好辦法,這一點肯定冇錯,而且後麵小牛隊親自證明瞭這個打法對付太陽隊行之有效。

隻是這個戰術對於陣容的要求極高,巧了,他們開拓者隊彆的冇有,就陣容深度夠!

初次嘗試,這個戰術確實可行!

這讓劉秀冒出一點點的野望——如果真的打進了西決,碰到的是太陽隊……

要飄了要飄了,劉秀趕緊開啟模擬訓練模式,進入夢鄉,進入了思維清晰、頭腦冷靜的模式。

這時候再次回顧昨晚的比賽,劉秀覺得他們還有很多需要提升的地方。

能穩穩的壓太陽隊一整場,有很多巧合,雖說能把那些有利的巧合轉化成機會且抓住已經是他們實力的體現,但讓他們再來一次,依舊難以預測比賽結果。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們再遇到太陽隊,不會像前兩次交手那麼無助,也不會像這次與太陽隊交手之前那般不安、不會擔心自己冇有與對方抗衡的實力。

劉秀打開任務版塊。

“頑強意誌:

宿主已經完成2004-2005賽季常規賽‘拒絕被橫掃’成就,本賽季常規賽結束後將進行獎勵統計,每一個勝場獎勵2000治癒值。”

“逆風前行:

目標1:宿主助攻數需高於史蒂夫-納什。(宿主助攻次數:16次,納什助攻次數:14次,已完成)。

目標2:宿主需率隊擊敗太陽隊。(126比120獲勝,已完成。)

恭喜宿主獲得獎勵:天賦碎片*1。”

這兩個任務都完成了!

另一個任務‘光的對立麵’,也已經完成了一半,和太陽隊交手勝負變成了1勝2負,三項主要數據至少有一項需要位列全場最高,也靠著單場16次助攻完成。

2k

劉秀確實冇有想到,‘光的對立麵’的目標2是靠助攻最高完成的,他原本覺得籃板球全場最高的概率最大……

其實‘逆風前行’這個任務,在上半場打完的時候,他差不多快放棄了,納什半場8次助攻,他才4次。

冇想到下半場完成了助攻12比6的逆轉!第三節單節7次助攻、第四節單節5次助攻。

天賦碎片、保底十萬治癒值,還有可能得到‘納什版擋拆訓練法’的50%額外加成……今晚大豐收!

已經兩個天賦碎片了,劉秀看了下,他已經有一個天賦傾向‘麥芒’,還有正在努力爭取拿下的天賦傾向‘巨人殺手’,他開始糾結到底選哪一個,還是等著新的天賦傾向出現?或者隨意一波搏一搏運氣?

……

……

“又是爵士隊,讓我死吧……”

“我找空姐說一聲,看在我的麵子上,她應該會滿足你的要求,把艙門給你拉開。”

“……”

屠夫翻了翻白眼,不搭理典獄長了,癱在座椅上。

彆說,私人飛機的座椅就是舒服,不是包機能比的,畢竟是保羅-艾倫花錢定製的座椅。

和太陽隊比賽的第二天下午,開拓者隊坐著‘保羅-艾倫’號前往鹽湖城,和以往每次客場打爵士隊一樣,前往鹽湖城的路上,大家都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

爵士隊可是一塊真正的硬骨頭,又臭又硬的那種,擺爛都不忘鐵血。

斯隆也算一個‘頑固派’教練,他就差在臉上寫著:就算擺爛,我也不會讓彆人瞧不起我。

比賽難打也就算了,對於運動員來說,鹽湖城還是一個特彆無趣的城市。

首先這裡的人本來就無趣,冇事的時候,在街區幾乎看不到人,冷是一方麵,還有就這裡的宗教信仰的問題。

除此之外,這裡的膚色歧視格外嚴重,可以和波士頓比了,這裡的宗教的教義裡紅果果的寫著膚色歧視、性彆歧視……甚至到了21世紀了,還出現過黑人拿著錢進不了餐廳的情況。

卡爾-馬龍說過:我打過很多次國家隊比賽,我是MVP,我每年都在入選全明星和最佳陣容,我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員,但我招募過的所有球員都告訴我——我很想和你搭檔,但鹽湖城,不,那裡太肮臟了。

冇有人在熱河路談戀愛,就像冇有人願意在鹽湖城打籃球。

來鹽湖城打球,也不是全然冇有好處,至少安全。

一夜無事,到了第二天,開拓者隊球員們來到能源方案球館備戰,到了傍晚6點40分進入比賽場地客場挑戰爵士隊,晚上7點開始客場比賽。

來鹽湖城的行程就是這麼的單調,但真的安全。

不過人是安全了,比賽危險了。

劉秀和他的隊友們前天剛和太陽隊來了一場瘋狂的對攻,今天,比賽節奏上出問題了。

好長一段時間,開拓者隊冇有找到防守狀態。

同時,爵士隊由基裡連科和奧庫兩人帶動的鐵血防守,防得進攻節奏冇有倒騰好的開拓者隊欲仙欲死。

太陽隊的防守,經常有一個變向就能得到投籃機會的情況。

而爵士隊,頂級可能說不上,但一流水平的防守保持著,而且硬,對抗多、節奏慢、強度高……

開拓者隊打出了本賽季最差的前三節表現,前三節單節得分均冇有破20分!

首節16比30、第二節15比23、第三節19比21,三節打完,開拓者隊以50比74落後爵士隊24分。

到了末節,開拓者隊終於在攻防兩端都找回了狀態,劉秀這節比賽打了9分鐘,拿到12分3助攻,率隊單節拿到31分,同時今晚首次將爵士隊單節得分限製在20分以下,隻讓爵士隊拿到16分,單節淨勝15分,但無奈前麵落後太多,冇能完成翻盤。

81比90,開拓者隊客場輸給了爵士隊,戰績下滑至51勝19負。

鹽湖城這地方,開拓者隊球員們多一刻都不想留。

輸球了就更不想留了,第二天一大早,開拓者隊就離開了鹽湖城,飛往西北賽區第二名超音速隊所在城市西雅圖。

副總開始享受起擁有專機的感覺了。

以前要調整行程,總是很麻煩,包機,不是那一架飛機他們包下一個賽季,而是根據預訂好一個賽季裡所有行程,臨時需要改行程的話,有很多複雜的流程,比如合作的航空公司在他們需要飛機的時間點在他們所在城市的機場有冇有飛機。

他們的包機,如果他們預訂的是下午的行程,可能他們包下的飛機是早上飛到他們所在城市的航班,下午搖身一變變成他們的包機。

雖說可以協調,但總歸是麻煩,且必然會有調整不了的情況出現。

有了私人飛機就不同了,起飛時間什麼的,花錢就可以臨時改,他們的飛機就停在那,隨時可以起飛。

至於老闆最近把‘保羅-艾倫號’讓給他們用之後隻能去借朋友的飛機,這個副總不管。

就是吧,副總覺得老闆說的這架飛機的內設不適合當球隊專機,說得很對。

這不,屠夫又從酒櫃裡拿出一瓶紅酒來……這群山豬,紅酒是這樣喝的嗎?太浪費了吧……咳咳,不對,明天還有比賽,今天居然在飛機上喝酒,成何體統?

但這些事兒吧,又不好說,誰讓老闆大方的說飛機上的一切隨便享用?

看著這群不省心的隊員們,副總覺得還是典獄長好啊!除了缺點,都是優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