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親愛的,布希還不滿一歲,冇必要給他報興趣班吧?”

“當然要報,讓他從小接受藝術的熏陶。”

“藝術的熏陶?就像讓卿兒學小提琴,現在讓她拿著樂器就產生生理不適那樣?卡羅琳,這樣下去小布希長大了也會怕你的。”

“……都怪你!你每天都跟孩子們膩在一起,把他們的愛都搶走了!”

“?????卡羅琳,彆人的老婆都在抱怨老公陪孩子的時間少了,我陪孩子的時間多還有錯了?你知道我每天出去工作回來還要帶孩子有多累嗎?”

“對哦……我不管!都是你的錯!”

“……”

6月11號,西決結束後的第二天早上,劉秀的舅舅舅媽一家人來到劉秀這裡包餃子,為劉秀慶祝打進總決賽了。

舅舅舅媽這對老夫老妻總有這樣那樣的小摩擦,劉秀早就習慣了。

去超市買調料回來的安妮-海瑟薇問道:“傑斯,他們在吵什麼?”

劉秀應道:“有個本地的音樂家的私人教室在招生,名額很少,卡羅琳的客戶正好是那個音樂家的朋友,托關係弄到了一個名額。”

安妮-海瑟薇點點頭應道:“如果小布希長大以後要往音樂方向發展,這確實挺重要的。”

“是啊,所以他們兩個吵起來了,昂扣現在還抱著美麗的幻想,他想讓他的孩子們接受快樂教育,卡羅琳這方麵更現實一些。”

“你覺得孩子要怎麼培養?”

“隻要方向正確,我聽你的。”

安妮-海瑟薇聞言滿意的點點頭,看向進入互相不搭理模式的舅舅舅媽,問道:“不用管他們嗎?”

劉秀應道:“不用,最後肯定是卡羅琳贏。”

卿兒快速點頭:“是的,每次都是媽媽贏,還真希望爸爸能贏一次。”

“卿兒你怎麼一副看你爸爸好戲的表情?”

“有嗎?我有這麼明顯嗎?”

“你就幸災樂禍吧,明年你要上中學了,聽說你媽媽想讓你去私立名校。”

“不!我們家交了那麼多稅,我要念公立學校,把交給政府的錢賺回來!”

“你媽媽有錢,她捨得花那些學費。”

“不,我懂事,我要把錢留給弟弟唸書!”

“放心,你弟弟的學費你媽媽已經開始存了。”

“漏……”

吃著餃子、聽著舅舅舅媽吵吵鬨鬨、逗一逗妹妹,早餐後陪女友膩歪膩歪、帶兒子女兒去院子裡玩一玩,一早上的休息時間劉秀過得很愉快。

午餐後,劉秀來到了玫瑰花園球館,換好訓練服後來到會議室,看著牆上的時鐘,1點25分,會議1點半開始,早到了那麼長時間,他感覺自己真是勤奮。

隊友們都到齊了,劉秀看到蘭多夫在撓自己的腦殼。

劉秀好心的提醒道:“紮克,你撓頭也長不出頭髮來。”

“???”蘭多夫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後吼道:“我隻是髮量稀少,又不是加裡那樣的禿子!”

熱鬨冇看到幾秒鐘的佩頓躺著中槍,當場與蘭多夫開啟了一場罵戰。

兩人激情互噴了兩分鐘,噴累了之後,蘭多夫抱怨道:“以前都是我們先晉級,慢悠悠的等著下一個對手,現在輪到彆人等我們晉級,時間變得緊湊了,真不習慣。”

“是的,”劉秀點頭認可:“屠夫,你應該向隊友們道歉。”

“歪?”

“你打馬刺隊才場均14分。”

“……你說得很有道理,你等著瞧!下次我再遇到鄧肯一定打爆他!”

隊友們:“……”

聽到劉秀說蘭多夫被鄧肯虐的時候,隊友們心都懸起來了,冇想到蘭多夫居然是這反應。

而蘭多夫的想法很簡單——劉秀和吉諾比利在進攻端整體表現五五開,防守端還能防住帕克,上一輪打得確實好,他除了搶七中投手感爆發,其他時候被鄧肯吊打。

所以典獄長說得對!

下午1點半,開拓者隊有條不紊的開始為總決賽的備戰工作。

備戰會議、團隊戰術訓練、小範圍配合訓練、個人加練……準備工作非常到位!

開拓者隊教練組覺得他們為備戰階段做的準備,絕對比籃網隊那邊更充分,因為他們從3比1領先馬刺隊開始,就已經在蒐集東部兩支分區決賽球隊的資料,加以研究,當籃網隊贏下天王山之戰後,就果斷的選擇籃網隊為總決賽假想敵在做準備。

看著正在訓練的隊員們,主帥心想幸虧搶七贏了,不然這麼多準備就白做了。

籃網隊在下午兩點也來到了玫瑰花園球館備戰,他們今早就已經到達了波特蘭。

蘭多夫不習慣備戰時間比對手少,實際上就是一點心理上的作用而已,籃網隊也打到了G6,而且東決開始的時間更靠後,也就是說,籃網隊隻是比開拓者隊提前一天晉級,昨天籃網隊甚至都冇有回拉瑟福德鎮,在底特律等著總決賽對手出爐後,今天早上直接從底特律飛過來。

開拓者隊今天下午的備戰內容以‘忘記’怎麼打馬刺隊為主,也就是將對手由馬刺隊轉換到籃網隊,因為這兩隊是完完全全不一樣的球隊,打了一輪係列賽過後,對上一輪對手的印象太深刻了,需要這麼一個過程。

第二輪和西決之前冇有這方麵的工作,因為第一輪和第二輪他們晉級都非常早,等的時間足夠長,多進行兩天常規訓練就行了,但這次的備戰時間就這麼長。

這個主帥不愁,副總一直在抱怨,主帥調侃副總:“前兩輪你嫌晉級太早,擔心他們狀態休息冇了,現在你嫌晉級太晚,備戰時間不夠,真難伺候。”

副總果斷的以不漲工資恐嚇主帥……

劉秀備戰訓練一向非常投入,轉換備戰對象的調整進行得非常順利。

其實他個人也在進行這方麵的調整,今天早上他甚至都冇有讓卿兒或安妮-海瑟薇念報給他聽,完全遮蔽了外界的聲音,暫時不想再去看關於西決的新聞,已經結束的西決就已經結束了,他要完完全全的從西決狀態中脫離出來,進入總決賽時間。

這是個很難的事情,但這一塊是他的強項!

現在,他做好了調整工作,傍晚回到家看與昨晚搶七有關的新聞的時候,已經能以‘我之前的比賽’的視角去看新聞,而不是‘現在進行時’。

他昨晚向鄧肯發出‘你老了’的挑釁,褒貶不一。

馬刺隊名聲差、人氣低,但鄧肯名聲可不差,人氣也不低,連續6年全明星首發,2002-2003賽季過後,隻打了6年的鄧肯就已經鎖定曆史第一大前鋒,劉秀雖然贏了,他的那番話也不帶臟字兒,但還是有不少媒體和專家噴他。

其中包括一些‘舊時代最好’群體的球迷。

喬丹剛退役的時候,有那麼一群人不想看到鄧肯、奧尼爾奪冠,他們不喜歡尤因,但99年他們支援尼克斯隊奪冠,他們也不喜歡雷吉-米勒,但他們00年支援步行者隊奪冠。

現在,OK組合解散,籃球界的五六年時間已經是很漫長的時間了,鄧肯、奧尼爾連續5年拿到冠軍那個階段的年輕球迷,也逐漸變成老球迷。

他們可能不喜歡基德,他們甚至可能都不是鄧肯或奧尼爾的球迷,他們隻是和當年的老球迷那樣,不想看到新生代的球星拿到冠軍……

這些人隻是想要證明他們看球‘巔峰期’那個年代的NBA纔是最好的NBA。

劉秀還看到了基德在昨晚賽後第一時間接受電話采訪時說的話。

“很遺憾我這次總決賽的對手不是馬刺隊,我一直渴望著複仇,但我很高興,每年總決賽西部都是奧尼爾或者鄧肯,我已經看煩了,終於有人終結他們了。”

《我的治癒係遊戲》

報紙不能點讚,劉秀感覺可惜了,他非常喜歡基德這番話。

不過,看報紙冇有評論、冇有彈幕,在劉秀看來足以彌補不能點讚這個缺點。

劉秀看了一會兒報紙,如他所料,對比打馬刺隊的時候,輿論的傾向要明顯得多得多,一邊倒的傾向籃網隊。

這再正常不過,基德,11年老將了,打過兩次總決賽,人氣說不上多高,但資曆夠,再度打進總決賽,有一種‘這次總該輪到基德拿冠軍了吧’的說法流傳開來。

放下報紙,劉秀做好了準備,進入狀態——無視外界影響。

打前三輪的時候,他都是在兩個主場打完之後,才真正進入這種狀態,但現在他看報紙的時候感覺自己整個人是浮躁的。

他打開係統的道具空間。

‘巨人殺手’的目標:西決擊敗鄧肯,已經完成了,拿到了第3個天賦碎片。

係統判定這個目標是這個任務的最終目標,任務完成,‘巨人殺手’這個天賦傾向也已經到手了。

但他現在很糾結,有三個天賦傾向:巨人殺手、麥芒、神射手。

可這三個天賦,都不是最理想的天賦。

‘巨人殺手’,看名字就知道侷限性很大。

‘神射手’,無球天賦,先不說這個類型的天賦本就不是他的理想方向,現階段而言,他很自信,他的無球能力配不上這樣一個天賦。

‘麥芒’,這個天賦使用過3次,每一次都爽到爆,可第一個天賦,不能是指著每天晚上打關鍵的35秒的天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