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秀細看了一下三個天賦傾向。

“巨人殺手(天賦傾向):當宿主麵對身高達到211公分的對手進攻,獲得彈跳、彈速、近距離攻框加成;當宿主補防、協防身高達到211公分的對手時,獲得彈跳、彈速、封蓋嗅覺加成;當宿主對身高達到211公分的對手完成隔扣或封蓋後,將得到手感火熱加成。

注:

1.以官方身高計算,當對手實際身高達到211公分但謊報身高時以真實身高計算。

2.麵對姚明時,無需啟用此天賦也可觸發加成效果。”

三個天賦傾向裡,巨人殺手是加成效果最多,但侷限性最大,211公分的外線球員,幾乎冇有。

協防補防內線,不是他典獄長一介後衛常乾的活,他可以去做,但基於團隊防守要求,他更重要的是做好側翼堵防。

封蓋和隔扣都是小概率事件。

那麼這個天賦大部分情況下,就隻有攻框時有效。

如果是打鄧肯、奧尼爾、姚明的時候另當彆論,那種情況下需要對他們進行更多的針對性防守。

還有就是得考慮到未來頂級中鋒將會絕跡,那時候有個好的藍領內線就足夠對付對方內線,外線補防協防中鋒的必要性會越來越低,‘聯盟第一中鋒’都飄在外線交叉步運球扔中遠投……

像馬上要遇到的對手籃網隊,常規賽水貨狀元麵對對方內線都能占據一定優勢,加上屠夫和麥克戴斯……他們的優勢就在這裡,根本就用不著他幫忙。

分析了一波,他覺得籃網隊這個對手配不上‘巨人殺手’這個天賦,他自己又配不上‘神射手’這個天賦,‘麥芒’在現階段的作用反而是最強的。

可是,隻能在最後35秒打關鍵時刻的天賦,對於多數比賽而言,等於浪費一個天賦名額。

劉秀覺得,如果冇必要,這個天賦傾向專門用來對付馬刺隊就行了,畢竟未來十年,這個對手都會是他爭冠路上的勁敵。

拿馬刺隊立威,把關鍵先生的名頭打出來……

還是說,要隨機一個天賦?

當劉秀冒出這個誘人的想法的時候,係統提示來了。

“因宿主首次完成天賦碎片積攢,提醒宿主,宿主獲得的天賦傾向,是同類型天賦中最強,請謹慎做出選擇。”

劉秀立馬掐滅了這個誘人的想法。

看著這三個天賦傾向,做出了先不著急的決定。

又不是說獲得了天賦傾向就必須得用,就3個天賦名額,還得他能力評價能達到95纔有3個天賦名額,可不能隨便做決定。

對了!

劉秀心裡問道:“我可以在比賽到了剩35秒落後8分以內的時候選擇開啟麥芒這個天賦嗎?”

“宿主已累積3個天賦碎片,可在任何時候使用天賦傾向開啟天賦或隨機開啟天賦。”

這就行了!

這個先放到一邊,劉秀心念一動,係統螢幕回到主頁,右上角顯示著剩餘治癒值數額——229131。

已經超出了一開始打算的為休賽期準備的治癒值數目了,季後賽勝利、偶爾的小任務的獎勵,讓他的治癒值積攢到了接近23萬!

淺抽一下,就抽5萬,就5萬!

劉秀實在是忍不住,心裡發出指令。

50次抽獎開始……

就當是為之後抽獎墊一墊,不強求……在第45條抽獎資訊看到‘屬性’的時候,劉秀激動得想要來一曲幾你太美!

“恭喜宿主獲得獎勵,屬性:力量 1,因宿主力量屬性達到頂尖水平,轉化為屬性卡:力量 1。”

“宿主已擁有3張屬性卡:力量 1,已合成高級屬性卡:力量 1,已開啟訓練任務,完成訓練任務後可使用。”

“因宿主已有一項身體素質將超越頂尖水平,獎池已升級,爆發加速、爆發力、彈速等屬性新增入獎池。”

湊齊了3張力量 1,可以繼續提升力量,雖不是最必要的,但抽到屬性卡總是高興的事情,劉秀高興得不要不要的,感覺這次做出的抽獎決定完美!

獎池升級,這個劉秀讀出了兩條含義。

一個是他有了成為真正的超級身體素質男的機會。

另一個就是他彈跳衝向頂尖的難度提升了。

從他過往抽獎的經驗看,在達到一流級彆之前,等級最低的屬性,總是最容易被抽中。

而‘墊抽獎次數’似乎不會因為抽中屬性的等級高低而改變,都是十來萬治癒值抽到1次。

他目前的爆發加速是81、彈速77、爆發力79,而彈跳是79……

他感覺係統在針對他!為什麼不先把彈跳也升到90後再升級獎池?

好氣!再抽一次撒撒氣!

又抽了50次,又是5萬治癒值氪掉……

這次有兩個實物獎勵。

“趁手的傢夥事兒:這是個全能木匠工具箱,每一個工具都是為宿主量身打造,最適合宿主的發力習慣和木匠技術,用此工具箱內的工具製作的木製玩具,更受小孩子喜歡。”

“安全雪茄刀:僅宿主使用時有特殊功效,當宿主切雪茄一不小心切到手的時候,會自動變鈍,不會割傷宿主,宿主若作死自殘,不在特殊效果保護範圍內。”

看著自己木匠等級5,想想寶貝女兒和兒子挺喜歡那些木搖椅、木馬等小玩具,想到卿兒很期待一個木質挖掘機,劉秀勉強覺得‘趁手的傢夥事兒’是個不錯的獎勵。

但雪茄刀是幾個意思?他不抽菸啊!而且切個雪茄還切到手?一看就不是什麼厲害的球員,作為一個厲害的球員,還是用手打球的籃球運動員,對手的掌控必須相當好,雙手控球不在話下……

6月12號,劉秀比平時早了半小時來到玫瑰花園球館,停車場的保安大叔都驚訝了。

剛進訓練場,就聽到佩頓和蘭多夫又在激情互噴。

劉秀叫上法外狂徒,模擬麥迪,練單打突破。

蘭多夫和佩頓互噴完畢後來找到劉秀,讓劉秀幫他看看運動戰中銜接背打有什麼需要改良的地方。

練了一會兒,教練組召開備戰會議,暫時中斷了訓練,劉秀向蘭多夫問道:“你和佩頓都這麼投緣,為什麼一言不合就吵架呢?”

蘭多夫大咧咧的應道:“我們又冇有真的吵架,發泄一下情緒而已,他今天情緒格外暴躁,像是吃了魔鬼椒一樣,我幫他舒緩一下情緒……對了,我和他哪裡投緣了?”

“要會中文才能知道是什麼意思。”

“那算了,我試過學中文,太難了。”

“你可以再嘗試一下,你才能真正的確定你的判斷是對的。”

“……”

“他這兩天很激動是正常的,明天就是總決賽了,如果運氣不好,這可能是我們職業生涯唯一一次總決賽。”

蘭多夫完全不信:“怎麼可能!我們可是能拿到62勝的球隊!我們的輝煌纔剛剛開始!”

劉秀看著走在前方的佩頓說道:“你不知道手套巔峰期帶隊的時候成績有多可怕?”

“不知道。”

“從93年開始,到98年,他帶隊的戰績是55勝、63勝、57勝、64勝、57勝、61勝。”

“伐柯,他這麼猛?”蘭多夫眼珠子都瞪大了:“我隻知道他被穆托姆博黑八。”

蘭多夫說出‘黑八’這個詞的時候,劉秀看到前方隔著老遠的佩頓轉過頭看了他們一下……

現場這麼吵,蘭多夫這次的都囔聲音也不大,手套應該冇聽到,這個詞,大概是刻入了手套的第六感感知庫。

劉秀繼續說道:“可他巔峰期那6年,隻進了一次總決賽。”

蘭多夫聞言,冇有應話,劉秀也冇有繼續多說,走向會議室。

劉秀的視線移開後,蘭多夫敲了敲自己的腦袋。

之後的備戰中,蘭多夫雖然依舊是那副大大咧咧的樣子,但輕佻浮躁的情緒冇有了,比之前要認真許多。

這讓教練組的人、老將們挺意外的。

不滿24歲,連續兩年入選最佳陣容,打進總決賽,年少得誌,飄了,正常。

而且說了不一定聽,還極易產生逆反心理,尤其是蘭多夫這種性格特點的人。

冇想到蘭多夫居然沉穩下來了!

太驚喜了!

打到現在,教練們和老將們擔心得更多的,不是籃網隊這個對手實力多強,而是擔心隊內的不穩定因素,桀驁不馴的蘭多夫就是重中之重。

蘭多夫能在總決賽開始前沉穩下來,教練們和老將們感覺勝算大了三分!

……

……

媒體們炒作了兩天劉秀‘狂妄自大挑釁鄧肯’這件事,不停地引導球迷們的戰火,但到了最後,所有的媒體都把流量引導向接下來的總決賽!

媒體們並不討厭開拓者隊,他們不抗拒開拓者隊打進總決賽,也不抗拒開拓者隊奪冠。

反而他們很喜歡現在的監獄隊和典獄長……有話題!比賽好看有收視率!

收視率,代表著付費收入、代表著廣告收入,當下這個年代的新聞媒體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在服務。

兩天的宣傳過後,到了6月13號,媒體們已經將總決賽的熱度完全點燃。

參賽雙方直觀感受到的,就是玫瑰花園球館附近的人流量越來越大、采訪次數越來越多……相比起來,肯定是開拓者隊的吸引到的記者更多。

除了是在開拓者隊主場外,還有因為劉秀來到波特蘭的中國媒體、亞太地區媒體、以及歐洲媒體。

中國和亞太地區媒體好說,歐洲媒體,是因為去年劉秀在雅典奧運會上率隊乾掉了夢六隊,在歐洲體育界有了不小的知名度,有的不關心NBA的歐洲體育迷可能不知道夢六隊有哪些人,但知道典獄長率領中國男籃贏了夢之隊。

氛圍烘托到這份上了,兩隊球員的鬥誌也愈發的高漲,敵對氛圍也愈發濃鬱,記者們提問愈發直接,想要搞事情。

基德和佩頓,都不是第一次打總決賽,十幾年職業生涯,官方的話、敷衍的話,張口就來。

這兩人接受采訪時那副老油條的樣子,記者們完全不覺得意外,預想之中的事情,還有些老記著在感慨時間過得真快,因為他們也伴隨著這些球星們長大、變老。

這兩人冇有02年和96年的時候那麼好撬開嘴了,沒關係,麥迪與蘭多夫和小飛鼠兩人隔空互噴起來了。

論飄,蘭多夫頂多是輕佻浮躁,就算冇有劉秀點醒蘭多夫,蘭多夫也不及麥迪那般飄。

打步行者隊的時候,被問到冠軍、換隊等問題,他說他不想像雷吉-米勒那樣打了十多年後作為角色球員拿冠軍,這話倒也冇什麼不對,有野心是好的,但用詞遣句總是能讓媒體找到炒作的點。

這賽季常規賽,麥迪就一直在說現在的隊友有多好多好,明著暗著說之前的隊友怎麼怎麼差,到了東決的時候,麥迪又提起了這個話題,他的本意是在說03年首輪3比1被翻盤的事情,話題呢,還是記者提出來的,因為劉秀第二輪3比1時‘考慮西決對手’且4比1成功晉級,麥迪抱怨03年季後賽隊友不夠好,但他又不想說得那麼直接,想要玩玩兒含蓄,結果說出了得罪之前所有隊友的話。

卡特也曾是麥迪隊友。

麥迪這話不說把卡特給得罪了,起碼兩人再次見麵的時候冇有曾經那麼親密了,本來兩人就算分開了,私底下關係也依舊不錯,畢竟是遠房親戚。

劉秀看到麥迪四處得罪人的時候想到了一句話——俺就是吃了冇文化的虧。

到總決賽了,麥迪那股飄勁兒,簡直要上天了,在媒體的引導下,他把開拓者隊的人得罪了個遍。

劉秀除了必須接受的采訪,其他的都拒絕了,全身心投入到備戰,冇搭理麥迪。

佩頓老油條,拉希姆老好人。

小飛鼠和屠夫可不是什麼冷靜的主,他們也很躁動,一點就燃,一開始就是那種標準的黑人罵街,和麥迪互罵。

麥迪說把屠夫換成天尊,去年開拓者隊就該奪冠了,屠夫偷偷請教典獄長,回敬了“你進第二輪都需要抱大腿,比不過布來恩特、艾弗森、卡特,那三人纔是巨星”。

在兩隊球星們的互噴聲中,總決賽如期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