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秀很意外,加入開拓者隊好幾個月了,和教練組相處的時間不少。

莫裡斯-奇克斯這個不拘一格的教練對他非常欣賞,他知道,可這次卻發現,凱文-普利特查這個古板的教練對他的欣賞程度似乎不亞於莫裡斯-奇克斯!

出乎預料。

但是,欣賞就欣賞吧,送車乾什麼?還是一輛古董車。

劉秀頭腦風暴了一波,完全猜不到為什麼。

正準備離開,旁邊出現一個天尊:“傑斯,凱文居然把這車送給你了?上帝,這可是他的第二個老婆!”

“呃……我對彆人的老婆不感興趣,我去還給他吧。”

劉秀剛纔頭腦風暴的時候就覺得應該這樣做,現在更堅定。

拉希德-華萊士搖搖頭:“那可能很難,你不接受還好,接受了,他就不會再要了,他是個非常死板守規矩的人。”

劉秀回想了一下,還真是!

莫裡斯-奇克斯,一個很特彆的人,反正和守規矩冇什麼關係。

凱文-普利特查,則是非常守規矩,一板一眼,老實木訥。

有點頭疼。

“傑斯,收著吧!這車開出去多有麵子啊!”

“麵子?”劉秀看著這輛車,想著要是開出去,基本上臉上寫著‘裝逼’倆字。

“就算不開,放車庫裡,也很有麵子,其實正經人也冇誰會開這樣的車出門,凱文平時都捨不得把這車開出門。”

“有道理……誒,拉希德,你好像很懂這個?你喜歡這車嗎?”

“我喜歡這些老物件……誒,傑斯,難道,你要把這車送給我?”

“怎麼可能,”劉秀果斷拒絕:“彆人送給我的禮物,我怎麼可能再送給彆人。”

“……”

拉希德-華萊士無語,需要拒絕得這麼果斷嘛!很傷人的好吧!

劉秀這邊,眯著眼睛向上瞄了眼被氣到了的拉希德-華萊士……問道:“拉希德,今晚你有空嗎?”

拉希德-華萊士從氣到了的狀態中回過神,應道:“本來我準備和法瑪蒂一起去看歌劇,但她今晚要加班,有什麼事嗎?”

法瑪蒂-華萊士,女醫生,拉希德-華萊士的老婆,在隊內挺有名,兩邊都是帶著與前任的孩子結婚,這在NBA還是很少見的,像拉希德-華萊士這樣職業生涯註定收入過億美刀的頂級球員,居然取了個比他大兩歲的未婚單親帶孩子的媽媽,兩人還一同孕育了一個孩子,現在仨孩子都是他們帶。

劉秀聞言驚訝的問道:“你居然會看歌劇?”

“我怎麼就不能看歌劇了?你在意的點應該在這裡嗎?”拉希德-華萊士氣得眼睛睜得渾圓,鼻孔放大……

劉秀乾咳了一聲,轉移話題:“今晚我和一個朋友約了吃晚餐,我想邀請我們球隊最頂尖的球員一起去認識一下,幫我撐撐麵子,拉希德你肯賞臉嗎?”

拉希德-華萊士驚訝了一下,又冒出一絲絲得意。

最後欣然接受:“當然,我們是隊友,我得幫你撐麵子。”

……

“傑斯,你厲害啊!”

安東尼看著電視裡的新聞,不禁豎起大拇指。

他安某人去丹佛掘金隊,三兩下成為那裡的老大,那裡是有一些或實力不俗、或桀驁不馴的球員,但就缺一個球隊領軍人物,就缺一個老大,就缺一個帶領他們前進的人。

他被選中的時候,所有人都給予了他這樣的期待,他去了,短時間內就成了老大,這很簡單。

劉秀這邊,就算安東尼覺得劉秀在這裡不會吃虧,但一個新秀從開拓者隊開始職業生涯,毫無懸唸的地獄模式。

這裡有很多真正的惡人!

但是!安東尼冇想到劉秀在這邊居然也是三兩下就混得風生水起!

而且,約飯,劉秀還帶著技術犯規之王拉希德-華萊士來撐麵子,證明瞭其在開拓者隊確定站穩了腳跟!

劉秀家客廳,劉秀、安東尼、拉希德-華萊士、馬庫斯-坎比四人正在吃晚餐,卿兒很懂事的在樓上臥室裡看電視,廚房那邊,請來的星級酒店大廚正在待命。

電視畫麵中,T.N.T體育台的節目主持人正在竭儘其語言才華,宣揚劉秀是開拓者隊的新一號大罪犯。

抱摔奧尼爾,球砸球隊老牌球星達蒙-斯塔德邁爾。

節目主持人說的大部分內容都是推測,怎麼有話題性怎麼來。

這不是獨一例,幾乎每家媒體,隻要報道這事兒,都編出一個花樣來。

開拓者隊方麵冇有主動曝光原因,曝光了也冇用,還會引發更多的麻煩,他們已經有經驗,這種事兒就閉嘴,讓他們揣測去,反正熱度隻是一時的。

但劉秀的‘監獄新人’的形象被打造起來,已經不可避免。

劉秀無語的應道:“我也冇想到我居然是新一代大罪犯,見笑了。”

安東尼當然知道劉秀是怎麼樣的性格,可以確定是意外的造成了這樣的局麵,但他很懂這些東西,知道這會讓劉秀在開拓者隊這樣一支球隊混得更好。

看看劉秀帶著的拉希德-華萊士,安東尼慶幸自己帶來的是馬庫斯-坎比,要是帶個內內來,那檔次就低了一大截。

所以說劉秀和安東尼能混到一塊去,劉秀現在想的也一樣——幸好叫來的是天尊,要是叫來的是蘭多夫,以蘭多夫現在的聯盟地位,麵子撐不起來。

蘭多夫在隊內的地位對比上賽季大幅度提升,但在聯盟裡,他隻是一個待崛起的新生代球員而已,上賽季場均8 4。

拉希德-華萊士和坎比,同時代進入NBA,前者肯定比後者強,薪水都不是一個檔次,但後者作為聯盟有名有姓的防守型中鋒,拿過蓋帽王,也算是有一項頂級能力的球星。

主要還是兩人有能聊的,兩人曾一起打過保齡球,一起參加過兒童慈善基金的拍賣活動。

……

拉希德-華萊士和坎比在飯後各自回到家和酒店,安東尼在劉秀家留宿。

吃飯的時候冇有喝酒,等兩人的隊友都走了,兩人倒是在院子裡開了一瓶酒,說著就喝兩口,一邊聊一邊喝,喝著喝著,半瓶進肚,也就不管了,接著喝。

兩人都說了一些各自加入新球隊後發生的事情,都在說高興的事情,至於遇到的那些不順心的,都略過。

安東尼問道:“傑斯,你在開拓者隊應該站住腳了吧?”

劉秀應道:“可以這麼說。”

從劉秀嘴裡說出這樣的答案,安東尼真的放心了,說道:“接下來你準備怎麼做?”

“慢慢來,不著急,先成為主力替補,一步一步向前走。”

去年,大概也是這時候,劉秀剛剛成為橘子人隊的候補球員,安東尼在偷偷喝酒後問劉秀接下來想要做什麼,劉秀的答案也差不多……想到這安東尼就無語。

那時候他以為劉秀最終能成為球隊的替補偶爾上上場就不錯了,結果呢,這傢夥打了一年,首輪十三順位進入NBA。

不過劉秀在這方麵,依然那麼淡定,依舊做著最穩妥的籃球生涯計劃,安東尼服氣。

並且,安東尼很羨慕劉秀總是能有明確的目標,不像他,總是走一步看一步。

安東尼問道:“傑斯,你有什麼目標嗎?籃球生涯最終極的目標!”

“終極目標?你是說籃球方麵的夢想吧?當然有!”

“是什麼?”

“成為世界上最好的控球後衛,籃球世界裡最偉大的組織進攻專家,我要拿到冠軍,我要品嚐籃球世界裡最美妙的榮譽!成為體育界的大明星!”

劉秀完全不介意將自己的夢想說出來。

目標相當明確。

這讓安東尼又產生了那種羨慕的情緒。

而且,劉秀那種追尋夢想理所當然的語氣,令他心潮澎湃!

安東尼忍不住、控製不了、發自內心的說道:“我也一樣!”

“你冇法和我一樣,你又不是控球後衛,你組織進攻也不咋滴,你不行的。”

“……”

來了來了,這熟悉的想打人的感覺又來了,雖遲不缺!

安東尼怒吼道:“我說的重點是這個嗎?出來,我們打一架!”

“呃……你確定?”

“怎麼?不敢?”

“……”

……

十分鐘後,安東尼揉著屁股在客房的浴室裡洗澡。

他倒冇怎麼被揍,但對方將他放倒後,對著他健碩的屁股來了幾腳……

安東尼真尼瑪後悔!本來戰鬥力差距冇有這麼大,但那傢夥這個夏天似乎冇有練籃球跑去練打架去了。

而他安某人今晚多喝了點還影響了戰鬥力,此消彼長,打不過正常。

洗完澡躺在床上,安東尼腦海中不住的回想著劉秀說出夢想時眼睛裡彷彿閃著光的畫麵。

雖然被揍,但是,那畫麵讓安東尼止不住冒出憧憬之情。

‘成為最佳嗎?我也要成為最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