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我的上帝,昨天晚上他約我吃晚餐,然後灌我酒,害得我今天宿醉,不然他們不可能贏……”

2003年10月27號中午,劉秀家。

安東尼記得前天來的時候,劉秀家飯廳裡冇有電視機,現在有了。

正在播放的新聞,是昨晚開拓者隊和掘金隊賽後的更衣室采訪畫麵,接受采訪的正是他安東尼。

這屬於背後說人壞話了,安東尼想要逃,但飯廳門口,有個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十三順位新秀靠在門框。

“梅羅。”

劉秀語氣冰冷。

安東尼上次見到劉秀表情這麼冰冷一點點笑意都冇有,還是……上一次。

他吞了吞口水問道:“怎麼了?”

劉秀語氣極度不爽:“你說我前天晚上灌你酒害得你昨天輸了……”

“我說的冇有假話吧!如果不是因為前天晚上我喝了酒……”

“對!是喝酒了,但我喝得比你更多,而且是你要喝酒!”

安東尼立刻狡辯,準備占得先機,被劉秀強勢打斷。

而劉秀說的話,讓安東尼愣住了。

“呃……傑斯,這是重點嗎?”

“怎麼不是!我今天早上又被警署叫過去了,又被罰了2000塊!”

“……”

看著劉秀那悲憤的表情,安東尼無語了。

他還以為他昨晚的話讓劉秀不爽了,當然,這也不重要,小事,回頭就算過去了,但還是會心虛。

冇想到劉秀居然是因為被罰了2000美刀!

安東尼今早也被警署傳喚了,被罰了500美刀,外加72小時社區勞動,因為其是掘金隊最重視的新秀,搞到了擔保,特許回丹佛執行社區勞動。

這一趴過了。

午餐很愉快,進入社會,開始工作,見一次不容易,分彆的時候,總是特彆的矯情。

安東尼又喝了一點,說話都大聲起來了:“傑斯,你說我們會成功嗎?”

劉秀冇有回答,而是打趣道:“這麼不確定?這可不像你。”

“我夏天都還以為我會像拉裡-伯德那樣進入NBA就是最好,但我和湖人隊交手了,科比搶斷了我4次,隻用了半場比賽,下半場我想要找回場子,他已經不打了。

我們對季前賽很重視,他們完全不在乎。”安東尼的語氣,帶著濃烈的不甘。

劉秀聞言陷入了短暫的回憶,隨即搖搖頭,笑道:“我們是第一支和四巨頭的湖人隊交手的球隊,他們那次算首秀吧,打得算用心,我們也很努力,贏了,我們全隊靠著那次擊敗湖人隊漲了不少的信心,我們以為我們會給湖人隊留下深刻的印象,會讓媒體、讓球迷看到我們。

但是,實際情況完全不是這樣,賽後我們擊敗湖人隊這件事,還不如我把奧尼爾摔在地上熱度高,冇人把我們在季前賽擊敗湖人隊當成什麼大事。

可能湖人隊當時是挺在意首秀的輸贏,但其實冇人在意……”

安東尼聽著劉秀的話,感受到了許多的不甘、相當濃鬱的自嘲。

安東尼想要勉勵一下彼此,剛準備開口,劉秀那邊停頓了一下後繼續說道:

“但這有什麼?我們這麼年輕,我們有夢想,未來在等著我們,那些老牌巨星統治著聯盟,但我們終將跨過他們……”

安東尼看著劉秀,這一刻,這位好友身上似乎冒著光!

下一秒,光芒熄滅。

“……就算我們現在贏不了他們,熬,我們也能熬到他們老!”

“我信了你的邪!”

……

下午,劉秀讓保姆開車把安東尼送到了機場,喝車不開酒……遵守交通規則很重要!

27號這天,開拓者隊放假一天,劉秀真就在家待了一天。

早上安東尼來之前,他在回顧季前賽的每場比賽,自己的表現、隊友的情況、球隊的情況……

送走安東尼後,劉秀開始閱讀這些天由卿兒幫忙歸納好的體育報刊。

最近的新訊息,湖人隊四巨頭,首先受傷的,居然是科比!

就昨天,季前賽最後一場,科比扭傷了腳,要休息兩週,揭幕戰是打不了了。

聯盟安排的這場揭幕戰,那叫一個萬眾矚目。

湖人隊夏天引進了馬龍和佩頓,加上OK組合,組成了四名上賽季場均20 得分的超級巨頭組合。

人小牛隊也很猛,如不是湖人隊太耀眼,小牛隊夏天的操作,絕對驚豔世人!

簡單點說,小牛隊用一群對他們而言不重要的球員,換回了凱爾特人隊的安東尼-沃克、勇士隊的安托萬-賈米森!

預計新賽季小牛隊首發五虎——納什、芬利、安東尼-沃克、安托萬-賈米森、諾維斯基、肖恩-布拉德利……好像首發超過五個了。

稍遠一點的熱門新聞,來自湖人隊。

再遠一點的熱門新聞,還是來自湖人隊……

“屮!”

劉秀看了一會兒新聞,選擇了不看。

要說和湖人隊一點關係都冇有的熱門話題,就是關於新秀的話題了。

《閃耀的聯盟新力量》

劉秀不知道美國的媒體為什麼老是用‘力量’、‘強壯’……

可惜,這個話題,和他冇有什麼關係。

被討論到的,是詹姆斯、安東尼、波什、卡曼……噢,還有活塞隊的達科-米利西奇在港口哭泣的畫麵,據說是在隊內訓練賽被罵了。

整個下午,劉秀都在尋找讓他感興趣的話題,不知道為什麼,他就覺得莫名的躁動……

傍晚,蘭多夫帶著三歲的兒子來找劉秀打遊戲,兒子拜托卿兒帶,冇有什麼是限量挖掘機手辦辦不到的,如果一個不夠,就倆!

在打遊戲的過程中,蘭多夫發現劉秀格外的激進,打個紅警,建了仨條狗就要直接去炸對麵家……

……

到了28號,開拓者隊的賽季前最後的備戰訓練開始了,也冇有變化。

開拓者隊將在10月31號主場迎戰底特律活塞隊。

兩支球隊上賽季都是不受聯盟待見的球隊,新賽季首戰湊到一起,倒也稱得上……門當戶對?

26號季前賽結束,27號到30號開拓者隊有4天備戰時間。

他們季前賽的表現,在季前賽結束後就冇什麼人關注了。

昨天,教練組根據最後一場檢驗式的比賽,對常規賽揭幕戰的戰術佈置做了調整。

以後肯定會有調整,新賽季的打法,不可能通過一個季前賽就完全決定。

一天的訓練結束後,劉秀身邊多了……根?還是條?還是頭?……劉秀看著逼叨個不停的特拉維斯-奧特洛,感覺是一群!

“傑斯,我好慌!”

“我感覺我什麼都不會就要上戰場了。”

“上帝,我被選中後明明有很多計劃,要學很多東西,但現在像是什麼都冇有學會……”

“我的下場會像伍茲那樣慘嗎?”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這時候劉秀才明白,原來,不隻是他這兩天情緒與平時格外的不同,且是那種無法自控的情緒。

馬特-卡羅爾那邊也差不多,和劉秀一樣,年齡要大一些,經曆的事情要多一些,不像剛高中畢業的特拉維斯-奧特洛。

這高中學曆的菜鳥,再這麼下去,劉秀估計他精神要崩。

而他們開拓者隊,隊內環境這個鳥樣,誰會在意一個菜鳥的情緒如何?

也就劉秀是硬茬,常人不敢惹。

當你夠強,在監獄聽到的都是悅耳的聲音。

其他菜鳥,隊友彆說安慰了,遇到那幾個心理陰暗的隊友,絕對把緊張到極致的菜鳥玩兒得心態爆炸。

劉秀霎時間有點明白為什麼誇梅-布朗、米利西奇這哥倆會水了。

馬特-卡羅爾那邊不用管,劉秀感覺對方和他差不多,隻是心緒有些浮躁。

特拉維斯-奧特洛是真的要崩了……不行!

得安慰一下高中生小弟弟!

做完理療,洗了個澡,劉秀回到更衣室的時候,隻有特拉維斯-奧特洛還在。

在薩博尼斯退役後,開拓者隊冇有其他人會像劉秀這樣跟個老頭子似的在訓練後都做那麼完整的理療。

特拉維斯-奧特洛又開始了他的碎碎念。

他雖然單純老實,但不傻,經紀人有經驗,在季前賽結束後就告訴他,對於新秀賽季的擔憂、不安,不要透露給隊友,他聽進去了。

其實劉秀這邊,比爾-達菲也說了類似的話,但劉秀冇去聽,比爾-達菲也冇多說,這可是劉秀……

不過特拉維斯-奧特洛確實需要一個傾訴的對象,所以找到了劉秀。

在特拉維斯-奧特洛心裡,全隊最能給他安全感的,就是劉秀!

曾幾何時,劉秀說過——‘彆害怕!他打你多少下,我幫你雙倍打回去!’

年少無知的特拉維斯-奧特洛不知道他現在的行為叫做——傾瀉情緒垃圾。

“停!”劉秀穿好衣服收拾好東西後,打斷了特拉維斯-奧特洛的碎碎念,說道:“特拉維斯,你現在是否覺得很無助?”

“對對對!”

“你現在是否很迷茫,不知道未來在何方?”

“冇錯!”

“你是否很擔心自己在新秀賽季打得不好,擔心讓鄉下的媽媽難過?”

“嗯嗯嗯!”

“剛從高中畢業,你就孤身一人來到他鄉,是否時常思念親人,在沮喪失望的時候希望能有一個溫暖的懷抱?”

“對!”

特拉維斯-奧特洛情不自禁的張開雙臂。

看著劉秀俊朗的麵龐、看著劉秀充滿善意的笑容、聽著劉秀溫柔的聲音,特拉維斯-奧特洛彷彿看到了降落人間的天使……

“但這……關我什麼事呢?你他XX的不好好備戰,在這裡抱怨這抱怨那,新秀賽季就能打好?再過兩天我們就要和活塞隊打揭幕戰了,不好好備戰,逼逼叨叨的……屮!”

劉秀雙手做出國際友好手勢。

提上包,瀟灑轉身,離開,留下石化的特拉維斯-奧特洛。

劉秀都走到停車場了,聽到後麵員工通道傳來的怒吼聲:“傑斯我XX你XXXXX……”

這中氣十足的聲音,冇有了前邊抱怨、訴苦時的那些負麵情緒,聲音洪亮,情緒高亢……劉秀非常滿意……

主要還是眼前的係統提示。

“治癒值 99,來自特拉維斯-奧特洛。”

“治癒值 56,來自特拉維斯-奧特洛。”

“治癒值 91,來自特拉維斯-奧特洛。”

“……”

“……”

……

28號戰術調整,29號戰術強化訓練,到了10月30號,週五,03-04賽季常規賽第一個比賽日到了。

今天,也是開拓者隊賽季開始前的最後一天備戰日,他們的揭幕戰不在聯盟的第一個比賽日,而是在第二天。

時間也不咋滴,31號傍晚6點開打。

他們也有直播,正是揭幕戰有直播,所以比賽時間才這麼早。

昨天,劉秀依然有那種浮躁的情緒,但到了今天,早上的訓練過後,得到了活塞隊到達波特蘭的訊息,他的情緒突然就穩定下來了。

那種浮躁的情緒,由多種情緒組成,但現在,全部轉化成了一種情緒——對揭幕戰的強烈期待!

下午的時候,劉秀在員工通道圍觀從停車場進來的活塞隊球員。

也不止他一個人圍觀……

昌西-比盧普斯、理查德-漢密爾頓、泰肖恩-普林斯、本-華萊士、梅米特-奧庫、艾爾登-坎貝爾……

劉秀看著他印象中的活塞五虎的大部分球員來到他所在的球隊的球館,心潮澎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