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襲:單回合進攻中,宿主在跑位、加速突破、變向……等籃球行為中的體力消耗,對投籃時的起跳、投籃發力的影響大幅度削弱。”

這天賦描述讓劉秀腦海中閃過漢密爾頓快速奔跑十幾秒把對手甩開後接球穩穩出手的畫麵。

‘不過這……好像無法完全的說明漢密爾頓的特點吧?’

“理查德-漢密爾頓,25歲,SG,198公分,87公斤……特點轉化天賦:馬拉鬆、追襲、轉身投籃,宿主與理查德-漢密爾頓匹配度45%,本次天賦複製隨機複製天賦為追襲。”

‘好吧……’

相比追襲,劉秀更希望隨機到馬拉鬆的那個天賦,看名字都更適合他。

暫停時間結束,兩隊球員回到場上。

兩隊都進行了輪換。

活塞隊派上了查基-阿特金斯、漢密爾頓、科利斯-威廉姆斯、本-華萊士、奧庫的組合。

開拓者隊派出了劉秀、韋斯利-佩爾森、特拉維斯-奧特洛、蘭多夫、拉希德-華萊士的組合。

開拓者隊中線發球,劉秀接到球,在阿特金斯的乾擾下穩穩的推進到合適的位置,護好球,參與到團隊配閤中。

持球的隊友從小飛鼠變成劉秀,內線雙塔全都積極起來。

阿特金斯努力想要乾擾或者搶斷劉秀,但辦不到,噴到:“你真的是個菜鳥嗎?你打球比我爺爺還慢。”

這是垃圾話?

劉秀先冇管,等到蘭多夫去三秒區右側低位卡住奧庫、拉希德-華萊士在三秒區左側中距離幫韋斯利-佩爾森擋拆、特拉維斯-奧特洛從右側底角往頂弧方向跑過來的時候……

“我應該生不出你這麼大的孫子。”

說話間,劉秀將球吊給蘭多夫。

阿特金斯剛反應過來,正要怒噴劉秀……被碾開了!

“查基-阿特金斯,29歲,180公分,84公斤,PG,能力評價75,進攻81,防守66……”

查基-阿特金斯防守很積極,不懼對抗,但麵對劉秀冇有任何技巧的強行切入,他拉都拉不住!

蘭多夫接到球低位背打發起進攻,在恰到好處的時機右轉身走底線,奧庫很大一隻,低位防守極具力量,但橫移跟不上!

本-華萊士很清楚這一點,早已做好準備,蘭多夫轉身進入籃下的時候,本-華萊士收縮到位!

但這是蘭多夫想要的!轉身的時候他左手就把球抓起來了,出球……沿著三秒區左側邊線切入的劉秀接到球,本-華萊士趕緊補過去。

側翼那邊,科利斯-威廉姆斯補向拉到左側45度角三分線外的拉希德-華萊士,切斷傳接球線路。

這時,中路大開!

劉秀往右後方傳球,特拉維斯-奧特洛中路切入,罰球線內一步重重的踏在地板上,接到球的一瞬間直接起跳,單手將球砸進籃筐!

現場球迷立馬沸騰起來!

這次配合漂亮!

大部分球迷看到的是蘭多夫背打的威脅、特拉維斯-奧特洛卓越的身體素質,為此歡呼。

還有一部分球迷看到了劉秀對進攻的梳理、拉希德-華萊士出色的無球移動對對方防守陣型的影響。

本-華萊士等於是被扣了,但他注意到的不是特拉維斯-奧特洛,撿球的時候他看向的是快步跑回後場的劉秀。

對方換了個控衛後,變得不一樣了!

攻防轉換,活塞隊進攻。

阿特金斯推進過半場,看到守在頂弧的劉秀就火大!

對方那散漫的表情是瞧不起他?

還有剛纔的垃圾話!

阿特金斯快步推進到頂弧外……被劉秀貼住了!

動作粗暴,阿特金斯如果軟一點,往後一倒,有可能直接就博到犯規。

但他不!

阿特金斯全力頂住劉秀的壓迫防守,撤步、變嚮往右突破,過掉了劉秀!

但是!就在劉秀被過掉的時候,特拉維斯-奧特洛快速補防到位,劉秀被過了立馬轉身往三秒區右側中距離跑,攔在科利斯-威廉姆斯的接球線路上,與特拉維斯-奧特洛完成了防守輪轉。

這防守配合非常好!

就在這時,漢密爾頓右側邊線從球場外繞樁,科利斯-威廉姆斯冇有無球擋拆意識,那漢密爾頓就自己來,繞樁加速折返跑,借科利斯-威廉姆斯這個樁,擺脫了韋斯利-佩爾森的追防。

漢密爾頓繞樁進入三分線內的時候,阿特金斯抓起球,特拉維斯-奧特洛和劉秀的注意力都放到了漢密爾頓身上,但是,阿特金斯抓起球不是傳球,而是在抓起球的時候往右橫拉了一步,在可能會被帽的情況下投了!

阿特金斯就是在賭,賭特拉維斯-奧特洛會不會壓上來。

他賭贏了!中距離跳投命中!

8比4!

就很出人意料……

阿特金斯進球後朝著劉秀喊道:“孫子,你防不住我!”

你進了,該你歪!

劉秀接發球推進,是有負麵情緒冒出來,但開始進攻,就立馬投入到狀態。

推進過半場,劉秀再度把球交給低位背靠著奧庫的蘭多夫,繼續碾著阿特金斯往內線走。

這次本-華萊士和科利斯-威廉姆斯都在第一時間快速收縮,劉秀早就發現了兩人的動向,在壓著阿特金斯來到罰球線後,轉身往右側底線跑,在接近右側底角的位置接到了特拉維斯-奧特洛切入的分側翼傳球,轉身,壓著阿特金斯底線突破!

來到近距離,劉秀在三秒區右側邊緣拋投出手……命中!

出手這一下的感覺,好爽!劉秀朝著阿特金斯喊道:“曾孫子,曾爺爺我教你怎麼打球!”

幼稚!

圍觀群眾腦海中同時浮現這個形容詞。

阿特金斯和劉秀的互噴隻能用幼稚來形容,像小學生吵架似的。

本-華萊士連續當了兩個回合的背景,倒是不氣,但感受到了壓力!

剛纔這球,本-華萊士已經補到位了,但凡劉秀受到一點阿特金斯狗皮膏藥式防守的影響,本-華萊士就有可能完成封蓋。

但是!

本-華萊士這位防守大師都驚訝了!

在他看來,阿特金斯的防守能力雖然不佳,但防守態度好,而且速度快、能黏人,積極的防守態度,是拉裡-布朗重用其的原因。

阿特金斯從頂弧開始,持續的給劉秀對抗、消耗,怎麼著也能對劉秀最後的投籃產生影響。

防守,又不是非得把對方搶斷、把對方帽下來才叫防守,阿特金斯的個人防守特點,也是活塞隊防守體係的一環。

可劉秀剛纔的投籃,似乎完全冇有受到影響!

兩個可能,第一個,劉秀力量強到無視阿特金斯的防守。

這個可能性很低,劉秀的身高體重對比180公分、84公斤的阿特金斯,並冇有跨量級的程度,阿特金斯力量也挺好的。

第二個可能,劉秀和那個傢夥一樣……漢密爾頓!

不過,隨便哪個可能性,都不是很重要,本-華萊士更在意的是劉秀上場後開拓者隊進攻端的改變。

開拓者隊雙塔的進攻實力發揮出來了!

另一邊,劉秀退防回後場,回想著剛剛的投籃……剛纔出手的那一下,感覺格外不同,就像是前麵什麼都冇有做,隻是在底線接到球,無人防守的突破近距離上籃一般輕鬆!

不過那回合的進攻結束後,該有的消耗都有,而且他冇有快速恢複的能力……

‘科比的那個和漢密爾頓的這個,各有各的優點吧。’

這時,阿特金斯推進過半場了,劉秀收起雜念,在對方接近三分線的第一時間壓上去!

站在側翼保持切入姿態的本-華萊士看到劉秀的防守動作時,眼睛裡閃過一絲異色。

劉秀的這個防守算不上好,但優缺點明確!

缺點就是真的不是好的防守。

而優點——堵住了阿特金斯直接扔三分的可能性、對阿特金斯的突破方向有非常大的引導性。

最重要的,還是劉秀的隊友很明確他會怎麼防,能更好為劉秀的防守擦屁股!

這可太重要了,NBA有很多防守不好但死要麵子的球員,防守想法一天換一個,搞得隊友都不知道該怎麼幫忙。

這不,在劉秀朝著阿特金斯壓上去的時候,本-華萊士就注意到了開拓者隊內線球員的防守站位移動。

本-華萊士進攻能力捉急,也冇太好的團隊戰術意識,他能做的,就是在側翼給無球隊友掩護、尋找切入機會。

阿特金斯再次靠著橫拉變向過掉了劉秀,如本-華萊士所料,特拉維斯-奧特洛補防到位,且這次特拉維斯-奧特洛直接貼住。

劉秀說了——“你這麼大隻,他突進罰球線你壓上去向上伸著手罩住他不就行了?”

特拉維斯-奧特洛做了,感覺真好使!

阿特金斯在劉秀的對抗下變向橫拉、現在又被特拉維斯-奧特洛貼住,已無再次變向突破的能力,眼瞅著劉秀從切斷科利斯-威廉姆斯的接球路線上夾擊過來……救星來了!趕緊分球!

又是漢密爾頓,老胳膊老腿的韋斯利-佩爾森快被漢密爾頓跑吐了,冇跟住!

漢密爾頓接球轉身跳投出手……機會很好,可惜冇進!

收回去的劉秀藉著蘭多夫卡位搶下防守籃板球,阿特金斯撲搶無果。

劉秀一點反擊的意思都冇有,穩健得讓阿特金斯感覺髮指!

他們活塞隊都會起反擊啊!這傢夥真的是個新秀嗎?

阿特金斯還真回想了一下……

最後確定,這真就是個過分穩健的菜鳥。

到了開拓者隊進攻,蘭多夫繼續背打發起進攻。

特拉維斯-奧特洛中路切入,劉秀將球吊給蘭多夫後就往右側底角跑……

阿特金斯想要吐血——合著上一個回合把他碾到罰球線再往右側底角跑,就是為了碾他一下?

可是,這次為什麼就不碾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阿特金斯想到這的時候更氣了。

劉秀底線接球碾著阿特金斯突破的威脅,比拉希德-華萊士側翼三分威脅更大,阿特金斯體型比劉秀小了半圈,根本就攔不住劉秀接球,特拉維斯-奧特洛中路切入接到蘭多夫發起進攻的傳球的時候,本-華萊士在往底線收、科利斯-威廉姆斯也在往下線移動。

特拉維斯-奧特洛分球拉希德-華萊士,拉希德-華萊士三分出手……

不中!

活塞隊的防守選擇,做對了!

但是!

蘭多夫搶到了進攻籃板球!

奧庫太慢,本-華萊士離得遠了一點,彈出來的球被蘭多夫搶到!

蘭多夫再起……奧庫直接將蘭多夫抱住……

“嗶”、“嗶嗶嗶……”

裁判先是吹響了奧庫犯規的哨聲,然後連續響哨!

蘭多夫被抱住再起未成,立馬就火了,一胳膊甩上去,掙開了奧庫的熊抱。

之前本就因為無止儘的對抗有些不爽,奧庫的小動作可不乾淨,抱住的時候揪著蘭多夫的肉!

兩邊的人立馬就圍了上來,本-華萊士攔在奧庫身前,與蘭多夫推搡起來。

裁判連續響哨之後,給了為奧庫出頭時先伸手推搡蘭多夫的本-華萊士一個技犯。

就在這時,裁判看到了擠進人群的拉希德-華萊士!

拉希德-華萊士焦急的表情,嚇了裁判一跳,裁判立馬一聲哨響,一個T手勢送給天尊!

本-華萊士吃了技犯,球員們已經稍微冷靜了一下,拉希德-華萊士剛進來就吃個技犯……兩邊球員全部冷靜下來。

太慘了!

活塞隊球員都覺得拉希德-華萊士太慘了。

人做什麼了?靠近一點就吃技犯?

拉希德-華萊士眼珠子快瞪出來了,鼻孔長大,嘴巴張開……還冇張開,被人拽往替補席的方向。

劉秀看到裁判腮幫都快鼓了,趕緊拉著拉希德-華萊士閃人。

其他人冇看到天尊焦急的擠進人群中的表情有多驚悚,劉秀看到了!

回替補席,是因為進入了暫停階段,衝突被製止後,過去兩分多鐘局勢不利的活塞隊叫暫停了。

莫裡斯-奇克斯對回到替補席的劉秀打趣道:“嚇我一跳,傑斯,冇想到你居然冇去打對麵那傢夥!”

劉秀翻了翻白眼,這是主教練該說的話嗎?

應道:“我打他乾什麼……紮克,你吃虧了嗎?”

蘭多夫揉了揉胸下麵一點的位置說道:“冇有,他擰我,我給了他一胳膊。”

“那我們賺了,可惜拉希德吃了技犯,不然紮克你能罰三個球。”

拉希德-華萊士聞言好想哭——要被罰款、還要被隊友嫌棄!

……

……

晚上還有一章~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