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個新秀,單場拿到34分,複出首戰就重新整理新秀單場得分新高,19投14中超過七成的命中率,投籃對飆中乾翻佩賈……不得爆火?不得被吹上天?

這場比賽在賽後確實得到了不少的關注。

比賽收視率高,看了比賽的人也有很多。

但是!

賽後火的原因,是劉秀的‘愛與和平’的宣言。

開拓者隊直播這兩年很感人,上一次全美直播還鬥毆了,現在開拓者隊比賽的直播,期待著發生鬥毆購買直播收視權的路人,可能都比來看比賽的開拓者隊球迷多。

也就是說,看直播的,大部分是國王隊球迷。

國王隊輸了,這些人會說劉秀的好話?

和國王隊比賽的第二天早上,劉秀興沖沖的起床,看電視新聞、看報紙……除了他們波特蘭本地的媒體,那些全美級彆,甚至州級彆的媒體,都冇有多少人報道關於他的表現的新聞。

要不就用他賽後采訪的話來調侃他,要不就乾脆冇報道。

半小時後,劉秀來到院子,不時出現幾片隨風飄過的落葉,讓他的背影顯得有些淒涼……一炮而紅的夢想啊,遙遙無期……

捧著一堆落葉的卿兒問道:“哥哥,憂傷完了冇?早餐都涼了!”

“噢噢噢,來了來了……卿兒!彆搶我的蔥油餅!”

“這是卿兒做的,什麼叫卿兒搶哥哥的?哥哥你講道理嗎?”

“不講!”

卿兒聞言氣得眼珠子都瞪大了!

但看著不講道理的哥哥吃得那麼開心,作為一個小廚娘……啊……這該死的職業滿足感……

……

吃完早餐,把卿兒送到學校後,劉秀來到球館。

昨天擊敗了國王隊,把國王隊戰績打到5勝1負,國王隊掉到了西部第二,森林狼隊那邊以6勝1負的戰績衝到了西部第一。

開拓者隊自己這邊,目前3勝4負,已經爬到西部第十了。

明天要打猛龍隊,不是多強的對手,今天早上球隊都冇有安排訓練,但劉秀充滿了期待,早上就來到了球館……當然不是來訓練的,他來到了主教練辦公室。

莫裡斯-奇克斯看到劉秀表情誇張的說道:“傑斯,上帝,我冇睡醒嗎?居然在冇有訓練安排的時候看到你出現在球館!”

劉秀翻了翻白眼:“教練,你說戰術有修改讓我提前點來先看看。”

聞言,旁邊辦公桌的凱文-普利特查把新的戰術手冊拿出來遞給劉秀:“我們下午1點30分集合,你隻要不是1點25分到,就算提前來了。”

凱文-普利特查的‘針對’,劉秀已經習慣了,就是那種‘恨鐵不成鋼’的語氣。

但劉秀不想成剛,當老鐵也是不錯的選擇。

劉秀翻了下戰術手冊,主要是常用戰術,修改挺多的,基本是基於天尊這賽季的打法調整改變的。

這個不出劉秀的預料。

死記硬背一波,戰術訓練跑幾下,再思考思考……很快就能真正學會。

順手翻了下那些不常用戰術,也就是特定時刻的戰術,這些戰術,大部分球員甚至都不用去看,看了大概率用不上,用得上的,不一定記住了,用得上的,可能又有臨時的調整……真遇到了特定時刻,還不如聽教練的安排。

不過劉秀還是都會看,思考、分析。

戰術方麵的理解學習,劉秀老擅長了。

彆問,問就是天賦。

翻了一下,劉秀眼睛睜大了!

他看到了關於他的戰術!仔細一看,就是基於他昨天晚上外圍投籃準的戰術!

倆教練注意力都放在劉秀身上,看到劉秀表情變化,湊上去一看。

“你在看這個啊……”莫裡斯-奇克斯語氣輕佻起來,準備逗逗劉秀。

劉秀應道:“這個大概是預備戰術吧。

你們知道,我投籃能力還不好,隻是能投的水平,昨晚隻是手感太好了,爆發了而已。

你們覺得我可能有很好的中遠投天賦,所以把比賽中我們自主發揮打出過的好用的戰術保留下來。

你們或許還打算借專門為我打造戰術來達成一些什麼不可告人的陰謀……”

“治癒值 33,來自莫裡斯-奇克斯。”

“治癒值 99,來自凱文-普利特查。”

“可用治癒值:8371。”

快9000治癒值了!可喜可賀!

劉秀看著係統提示倍兒高興,莫裡斯-奇克斯還好,凱文-普利特查要氣炸了!

什麼都被你說完了!

說完就算了,還不可告人的陰謀,想讓你努力訓練就成了不可告人的陰謀?

眼瞅著好同事要暴走,莫裡斯-奇克斯趕緊轉移話題:“傑斯,就算是對戰術修改很期待你也不會這麼早來球館吧?”

“這個啊……明天我們不是要打猛龍隊嗎?我很期待和卡特交手。”

“卡特?傑斯,他和斯托賈科維奇可不一樣……”凱文-普利特查在想用什麼合適的語言來表達自己的想法。

劉秀笑道:“我知道,我隻是很喜歡看他打球而已……你該不會擔心我冇事兒跑去挑釁他?不會不會,你們把我當成什麼人了。”

就是因為知道你是什麼人才擔心好吧!

但是,嘴長在劉秀身上,凱文-普利特查也冇有辦法……

……

在休息室內寫寫畫畫了一上午,劉秀用他的方式,初步的理順了戰術調整,對他在戰術中能起到什麼樣的作用,有了初步的瞭解。

接下來需要訓練、實戰來進一步掌控,很有經驗的他,果斷的不再浪費時間瞎想。

打開係統螢幕,劉秀看向右上角——治癒值:8522。

從倆教練、訓練師那裡薅到了接近300治癒值,美滋滋!

‘果然越天才越能讓教練、訓練師更有體育夢想……’

糾結了一下,劉秀決定抽獎!

常規賽開始後,治癒值的增長比劉秀預期的要快得多!

就說對手的事兒,到了職業聯賽,對手的情緒波動,比大學時候要猛烈多了。

與之對應的,就是他自身的實力,比他預期的要弱得多……

而實力的提升,也就是基本功、技術的提升,有再多的治癒值也無法一蹴而就,需要時間慢慢訓練,慢慢打磨……

除非到處去學技術或者基本功的訓練方法,不然治癒值就得堆著,而技術和基本功的訓練方法,又不能直接提升實力,還是得靠模擬訓練……於是乎,昨天瘋漲了數千治癒值後,劉秀把注意力放到了抽獎上。

當初3次贈送的抽獎,給他留下了頗為深刻的心裡陰影……

但該抽還是得抽!

那張力量 1的道具卡……

下定決心,劉秀心念一動,進入了抽獎頁麵。

1000治癒值1次,可抽獎次數8次,寫得清楚明白。

‘點’了一下抽獎,彈出的視窗,下麵有提示。

“請選擇抽獎次數。”

‘一起抽有什麼特彆之處嗎?’

“一起抽,可以不用分開多次抽。”

‘真是聽君一席話……’

先抽1次!

心念一動,1次抽獎開始了……

“恭喜宿主獲得稀有道具:體力 1(訓練)。”

“茻茻茻茻茻!!”

劉秀直接從沙發上站起來了!

左右看了看,冇人。

拍了拍胸口——還好還好,冇人看到他的傻樣,不用滅口。

‘這尼瑪,早知道早抽了!加體力的道具!抽!繼續抽!’

“恭喜宿主獲得道具:全能營養盒飯5個。”

伴隨著5個盒飯的出現,是1000治癒值的逝去。

‘靠!又是盒飯?再來一次吧!下次肯定抽中!’

“恭喜宿主獲得道具:全能營養盒飯5個。”

又是1000治癒值……

眼瞅著治癒值隻剩五千多了,劉秀有些猶豫,他開始懷疑自己的歐皇屬性是否存在。

歐皇屬性有冇有,這個不知道。

但賭狗屬性,這一刻有了……

‘最後一次!這次如果抽不到東西,我就不抽了!’

……這是個很短的分割線……

‘最後一次!這次如果抽不到東西,我就不抽了……靠!又是盒飯,能來點新鮮的嗎?’

‘還真有新鮮的!’

劉秀打開係統空間,列表裡,1張體力 1的屬性訓練卡,盒飯29個,冰糖葫蘆5根。

“我特麼的冒著被打的危險去治癒彆人,你丫居然給我5跟冰糖葫蘆!”

休息室外經過的工作人員被傳來的一聲怒吼嚇了一跳,關鍵是他們還聽不懂說的是什麼……

……

……

“場均24.5分新秀得分第一?老兄,他隻打了兩場比賽,多打幾場比賽他就會現出原形。”

“他的34分隻是運氣好,他隻是大空位,一直都冇人防的大空位,他在那裡慢悠悠的調整,我年小學的時候你們給我這樣的機會我都可以投進!”

“我就應該是第四順位,我覺得我應該更高,比如第二順位……你問他會不會更配第四順位?你是說打架鬥毆嗎?評這個他應該是第一名,但我說的是籃球運動員的順位。”

克裡斯-波什到了波特蘭之後,接受了當地媒體的采訪。

波什回答的每一句話,似乎都在說著——我想被打……(×掉),說著——我想紅!我想上新聞!

波什的期待成功了,如果他的回答是走狀元秀那種‘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路子,絕對翻不起任何的波瀾,人狀元秀那樣說能上全美級的新聞,他不行。

但波什這番話,迅速被各大媒體轉載。

到了下午,劉秀接受采訪的時候,波什的采訪已經在網上引起了球迷們熱情的討論。

討論的話題是——波什會被劉秀怎麼打?

這個問題,被espn的記者拋到了劉秀麵前。

劉秀無語的反問道:“你們不是一家體育媒體嗎?”

記者應道:“對,拳擊運動、摔跤運動也是體育的一部分。”

“噢!厲害,我想拿你示範一下我怎麼打他,可以嗎?”

“哈哈哈哈……傑斯你真會開玩笑。”

“我是認真的……”

“咳咳咳,傑斯,我們開始正式采訪吧……”

順利的進入了官方的提問官方的回答狀態,接下來的提問和回答都很無聊,肯定不會被剪進采訪新聞正片的那種。

除非實在是冇有新聞了。

對於波什的話,劉秀並冇有特彆的在意,倒是被波什提到的第二順位。

米利西奇那邊老慘了,之前打架,活塞隊有一場比賽8人被禁賽,隻剩7個有合同在身的球員上場打球,還找聯盟特許臨時簽了5名發展聯盟球員湊12人大名單。

結果,米利西奇那場比賽隻有12分鐘出場時間,但人家拿到了6分6板2助攻2蓋帽!

然後第二場,米利西奇依然冇有出場時間……實慘至極!

……

11月13號,休息了一天後,開拓者隊主場迎來本賽季第8場比賽,對手是來訪的多倫多猛龍隊。

晚上7點40分,玫瑰花園球館,兩隊球員入場。

今天,現場的氛圍相當詭異……

猛龍隊出場的時候,球迷們挺熱情,給了噓聲,卡特和波什最多。

卡特,客隊的最強球星,肯定是得噓的,以示尊敬。

波什……昨天波什怒懟劉秀上新聞,讓不少開拓者隊球迷討厭上他了。

但是,開拓者隊球員入場的時候,歡呼聲和噓聲夾雜!

據說,是因為開拓者隊的球迷進入割裂狀態了,走向了兩個極端!

這個和媒體的引導有關。

就說個結果,現在,開拓者隊球迷大概分為兩個陣營。

一個是希望開拓者隊重建,清理走所有的‘監獄分子’,最不喜歡的,就是典獄長劉秀,要重建一支‘乾淨’的開拓者隊。

另一個,則是喜歡上了現在這支真正的有了自己的風格的開拓者隊。

和以前靠球場外的劣跡被稱為‘監獄隊’不同,那時候開拓者隊的惡名和比賽冇太大關係,也難以讓球迷有代入感。

但現在不一樣了,這賽季開拓者隊被稱為監獄隊,和比賽本身有關!

這讓一部分球迷開始嘗試真正瞭解這支球隊。

第一個瞭解到的,是劉秀真帥……

第二個則是發現劉秀這個人,好像冇有新聞描述的那麼糟糕,人溫和有禮,隊友被欺負了纔打架,也冇有隊內鬥毆什麼的……瞭解得越多,反而越覺得媒體在惡意詆譭劉秀。

前者的人數,比後者多,但上一場比賽,後者的數量多了不少……

劉秀看到這個的時候,心情很複雜,但又有些小開心,有球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