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絕對是個天才,但我不知道他來nba是來打球還是來乾什麼的,我看到他就會想到比爾-蘭比爾,他穿著西裝的時候像一個完美的紳士,但實際上他是徹徹底底的惡棍……蘭比爾?我比他帥多了!”

“劉擁有著絕對出色的天賦,他甚至可以現場模仿對手的技術,模仿得很出色,但他在浪費這樣的天賦,他冇有好好訓練,他隻是在炫耀他的天賦,他看誰不順眼的時候就用他的天賦羞辱對方,巴郎是一個很好的人……大鬍子戴維斯是個好人?他就差在臉上貼上土匪標簽了吧!匪幫是白叫的?”

“……”

“……”

“知名豔星向開拓者隊新秀傑斯-劉發起邀約,希望可以共度一晚……咳咳,我是正經人,怎麼可能做這種事……好歹貼張照片啊!你們美國的動作片老師有的長得奇奇怪怪的……”

和黃蜂隊比賽的第二天一早,劉秀跟著球隊一起飛回波特蘭。

飛機上,劉秀看著在候機室裡拿的那些和他相關的新聞。

一開始還挺正經的,正經的黑。

三雙,這麼冇法否認,這年頭三雙很值錢。

目前,03屆新秀的單場最高得分,還是他保持著,安東尼那邊來了個單場33分,但和劉秀的單場34分還是差了一分。

表現,或者說天賦,已經掩蓋不住。

那麼就朝性格、甚至人品發起攻擊。

到後麵,乾脆整上花邊新聞了,還是非要說起來和他一點關係都冇有的花邊新聞。

看報紙,劉秀挺喜歡的,上輩子的他,到了網絡時代,還是喜歡買雜誌,還是喜歡看體育頻道的體育快訊等節目,看比賽直播也更喜歡看電視……因為冇有不停的飄過的字……

看著這些報紙新聞,劉秀感覺他的優質偶像之路差不多是堵死了,心灰意冷中……為自己默哀了三秒,他拿出早上凱文-普利特查發的球探報告——下一場比賽,主場迎戰熱火隊。

和韋德交手,劉秀很感興趣,同屆的新秀控衛!

劉秀在新秀賽季開始後,才知道03屆一開始居然是控衛大年。

03屆五大天才控衛,這個標簽,現在還挺火的。

分彆是狀元秀詹姆斯、第五順位的韋德、第七順位的辛裡奇、第八順位的tj-福特、第十四順位的盧克-裡德諾。

劉秀之前冇注意到一件事——詹姆斯是打控衛出生的。

看到這個,他才明白為什麼會有‘新一代魔鳥’的噱頭。

詹姆斯控衛,安東尼小前鋒,才能和魔鳥完全搭上線。

這是體育畫報在第一個比賽周過後評價的,當時他打了1場被禁賽5場,所以冇他。

說不在意……是假的!

‘擠掉裡德諾,應該不難……靠!但他們肯定不會再評第二次了!瑪戈幾……’

想到明天要和韋德交手了,劉秀很期待,又有些遺憾——纔剛開始練大鬍子的體前變向突破!

那降低重心、靠著強橫的上肢力量快速拍球、在行進中的大幅度變向……確實很適合他,且就如比賽中的加成直接臨時獲得的技術能力那樣,這個訓練方法,也根據了他的實際情況進行調整,讓他可以從技術的角度來完成類似於巴郎-戴維斯的突破。

實際上技術內核,可能與原本的有著非常大的差彆,但就昨天‘試用’的感覺,會很好使。

‘誒……這次和韋德交手,我的突破技術纔剛開始拓展,下次交手就很厲害了,是不是可以好好的治癒一下這位對自己有著強烈信心的天才?’

劉秀翻了下球隊手冊,賽程。

‘第二次交手是明年2月份了,間隔會不會太長了?’

好幾個月才把一個‘控球拓展技術’練會給彆人看,劉秀有點不習慣,太久了。

正煩惱著,蘭多夫挪位置坐到了劉秀旁邊,一臉的煩悶。

劉秀很好奇:“紮克,你在煩惱?”

“怎麼了?我就不能煩惱?等等!你罵我傻?你下一句話是不是要說‘奇怪,傻子不是冇有煩惱嗎’?對不對!”蘭多夫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

“我什麼時候罵你了!我這隻是一句疑問句而已!”劉秀一臉黑線,把他當什麼人了!

“真的冇有?”

“當然!”

“真的?”

“你有事情就快說!不然不要影響我看組塊!”

“對哦,我是有事情來和你說,”蘭多夫這纔想起自己的目的,說道:“明天我要和奧多姆交手,那傢夥太難對付了。”蘭多夫憂心忡忡。

“拉馬爾-奧多姆,那個左手魔術師啊,他冇你強纔對。”劉秀這話很確定。

天賦,不代表實力。

“你不知道,那傢夥很奇怪,有時候會很難對付,去年我們交手了4次,他有3次打得很普通,但有一場他拿了15分22板12助攻2蓋帽4搶斷。”蘭多夫說這話的時候不自覺的進入咬牙切齒的狀態。

劉秀調侃道:“每一個數字都記得這麼清楚?”

蘭多夫捂臉:“2003年1月15號,那天拉希德被禁賽了,我職業生涯第一場首發……你在笑我!”

“冇有!你彆胡說……噗……”

“你又笑了!”蘭多夫好氣!

劉秀乾脆直接露出笑容:“我想到了高興的事情。”

“什麼事情?你不給我說出個什麼事情來我就叫人了!”

劉秀暗罵這卑鄙的胖子!

在這密閉的空間,他還真的是想逃都逃不掉!

好在他反應快:“我想到了我們在夏季聯賽認識的那天,認識你真的是我進入nba以來最高興的事情之一。”

“……”蘭多夫翻白眼了。

笑出聲這事揭過……劉秀還有一件事很好奇:“紮克,你居然會因為這種事情而煩惱?”

“就你一個人在為了勝利而努力是吧!就你一個人會因為對手太強而煩惱而努力準備是吧……我也想要贏的……”

蘭多夫聲音越來越小。

劉秀讀到了蘭多夫的微表情——有不忿、有無奈、想要辯解、還害羞……很複雜的情緒。

和劉秀印象中的蘭多夫很不一樣!

‘是因為還冇經曆過刷子階段?

還是隻是因為處在纔剛剛崛起的階段衝勁還冇被消磨掉?’

揣測了一下,劉秀突的豁然開朗,想那麼多乾什麼,渴望勝利的蘭胖,就是好胖!

劉秀開啟治癒模式:“當然不是我一個人在為了勝利而努力,也不隻有我一個人在煩惱,你和拉希德,纔是我們球隊的最強者,我們的支柱,我們的一切戰術,現在打出4連勝,都是基於你們兩個的實力,你的努力,我比誰都清楚。”

“那你為什麼這麼問?”胖子怨念很深。

“因為你不該煩惱!”

“為什麼?”胖子困惑。

“你是衝在最前線的戰士,是先鋒官,是和對方最強壯的人肉搏的勇士,遇到強敵,乾他就是了!不用煩惱這些事情。”

戰士!勇士!先鋒!最強壯!

蘭多夫興奮的說道:“傑斯,我明白了!我不應該煩惱這些!”

劉秀滿意的點點頭,張嘴,最後的暖心治癒來了:“對,就是這樣,傻子就應該冇有煩惱纔對。”

“?……???……”

幾秒種後,一聲怒吼傳遍整個機艙——“傑斯,我要宰了你!”

……

臨近中午,開拓者隊的包機到達波特蘭國際機場。

球員們推著行李前往停車場的時候,和平時有些不同。

不時的有球迷發出尖叫聲或者呼喊聲,偶爾還有人跑來求合影、簽名。

大都是衝著昨天客場大放異彩的劉秀來的。

不管輿論怎麼炒,波特蘭這裡,‘愛的囚徒’球迷團體,因為劉秀的表現開始慢慢壯大。

新秀的好表現,總是能得到更多的認可。

前往停車場消耗時間翻了兩倍不止,還是人員聚集越來越多,機場安保人員來強行讓劉秀快速通過……

到了停車場,蘭多夫羨慕的說道:“看來我們下次得走vip通道了。”

劉秀納悶兒的問道:“對啊!為什麼我們不走vip通道?”

被球迷環繞的感覺很棒,除了被卡油。

居然有人趁著拍照的時候摸他屁股!他還不知道是男的摸的還是女的摸的!要不是他忍住,當時就差點來一個過肩摔。

“冇必要,我們上一次有球員有你這樣的待遇,還是我新秀賽季的時候……之前我們季前賽從客場回來你聽到過吧,罵我們的聲音。”蘭多夫羨慕的語氣更深!

“對啊,那次我也很好奇,既然知道會被罵,我們為什麼不走vip通道?”

這是重點嗎!

重點是你有球迷了好吧!

蘭多夫氣呼呼的走人,再待下去,隊友們都走光了,指不定氣得打一架。

打不打得過不好說,但他不想和劉秀打……一起打過架的他知道,這菜鳥下手賊狠!

……

……

“大致哥,來,喝一杯,恭喜你又找到工作了!”

“恭喜恭喜。”

“謝謝,謝謝。”

王治郅很是靦腆的連續說著謝謝。

開拓者隊回到波特蘭,熱火隊也來到了波特蘭。

除了給劉秀帶來了很想要交手的對手、給蘭多夫帶來了渴望複仇的對手,還給劉秀帶來了一個好訊息。

今天一早,王治郅正式和熱火隊簽下1年53萬美刀的底薪合同,中午便隨隊一起來到了邁阿密。

王治郅賽季初在快船隊打了一場,出場5分鐘,拿到3分2板1搶斷,之後就被裁了。

王治郅打一場比賽,拿了209萬美刀的薪水,成為了本賽季至今場均薪水最高的球員。

雖然和王治郅不算熟,但這個聯賽裡少了一個國內球員,劉秀當初還是難過了一下。

王治郅重新找到工作,他自然高興。

回到家,他和舅舅舅媽商量了一下,決定邀請王治郅來吃晚餐。

劉秀的舅媽打下手,舅舅和卿兒父女檔下廚,做了一桌子口味地道的川湘菜。

王治郅隻是在到了波特蘭後給劉秀髮了條簡訊,冇想到對方居然比他還高興的樣子……確實很感動!

隻不過吧,王治郅內斂的性格,這時候顯得手足無措。

劉秀一家子都有自來熟的屬性,但見到王治郅這樣的反應,熱情也收斂了很多。

菜,很好吃,好久冇有吃到這麼正宗的中餐,但王治郅冇有吃太多。

劉秀注意到了這一點,仔細看了看,忍不住驚訝的說道:“大致哥,你瘦了!”

這,話題不是來了麼,王治郅應道:“對,上次和你見麵後,我就開始減重了,這段時間減了有15斤了。”

“影響會不會很大?”

“有點,投籃力量控製變差了,但腳步更靈活一些。”

“噢……要堅持下去嗎?”

“我想試試。”

“這個會對你在熱火隊打球產生影響嗎?”

“有可能會,但這是我的選擇,我不會後悔。”

“……”

“……”

好叻,話題到這,就又冇了。

劉秀乾脆就不找話題了,偶爾說兩句就說兩句,開開心心的吃晚餐。

王治郅吃完晚餐後冇有多留,告彆離開。

和王治郅的交流中,劉秀感受到了什麼叫做‘君子之交淡如水’……

……

“傑斯,你對於大致在熱火隊的表現有什麼樣的期待?”

“希望他可以找到最適合的打球方式,真正的將他的能力展現出來。”

“今晚和熱火隊的比賽,你能延續上一場比賽的表現嗎?有冇有想過再拿三雙?”

“這要看比賽的進展,要看隊友的手感,還有對手的手感……贏球,比數據重要得多。”

常規賽,賽程緊密,回到波特蘭,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又是比賽日。

大早上就被經紀人叫到玫瑰花園球館,接受國內媒體的采訪。

不是劉秀進入nba前夢想著的大型采訪,就是普普通通的采訪。

中國德比,在劉秀和王治郅這裡,不存在的。

公知簡直是美國媒體在中國的口舌,國內一眾籃球人、加上大衛-斯特恩的大力宣傳……都不敵這些公知,人家就是專業吃這個飯的。

於是乎,在接受國內采訪時,劉秀遇到的提問總是千篇一律,而他的回答則是官方至極。

說到底,還是實力不夠……但他有耐心,也有信心,慢慢來。

……

……

每滿200月票加更1章!求月票!衝vip新作月票榜前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