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紹忠神色凝重,點了點頭,便匆匆的走到一旁打了電話。

這事兒本就不對勁,隻是他暫時也弄不清楚,究竟有哪裡不對。

總督府外重兵把守,神色肅穆,一般人都不能輕易的靠近。

不少的青州市官員,也都聚集在了總督府內。

總督府裡,似乎有什麼大事兒發生。

蘇淵看著嚴密的總督府,本想要進去探查一番,隻是,剛剛靠近,便感受到一種極為敏銳的靈氣波動。

放眼望去,隻見總督府外圍,有不少細密的白色光點,若非仔細看,都無法看清楚那些白色光點的存在。

蘇淵的精神力圍了過去,立馬確定,也是蠱蟲的一種。

顯然,為了防備外人偷偷的潛入,章軍也是下了血本,竟然直接使用了巫族的防禦蠱蟲。

這樣的蠱蟲一旦動用,但凡是有人從這裡經過,都會被施蠱的人發覺。

無奈之下,蘇淵隻能作罷。

隻是,這些蠱蟲,不是一般的巫師能夠施展出來的。

很明顯在總督府裡藏有強者。

那種不安,再一次被放大。

蘇淵的精神力探查著總督府的周圍,思索著這些古怪之處,究竟是何緣故。

顧紹忠打完了電話,回到蘇淵的身邊。

“老蘇,兄弟們都已經派出去了,相信他們很快就能夠有訊息,要不然咱們還是先回去吧,陳家的那些人,已經被白老安排人送回了他們不遠處的彆墅。你是不是也得過去見見他們?說不定他們那兒,會有什麼訊息。”

蘇淵心中一動。

“陳家!”

章軍表現的這麼異常,又殺了吳山,還低三下四的向這麼多的百姓解釋,怎麼可能會嚥下這口惡氣?

他們藏進了府裡,又防衛如此森嚴,並非是真的嚥下了這口氣!

總督府內。

章軍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神色陰沉,厭惡的看向了外圍:“這群刁民,全部都把他們記下來,找個機會,一個一個解決掉!”

章軍一邊走一邊衝著秘書吩咐道,眼裡的厭惡之色,不加掩飾。

秘書連連點頭:“屬下記住了!”

章軍依舊不解氣:“還有那個記者周求真,我要讓他碎屍萬段!”

折了一個吳山,事情也冇有辦成,上麵也不知道會不會怪罪。

要是不把事情解決了,他這個總督算是做到頭了。

進了辦公室,他朝著牆壁上的隱形的按鈕輕輕一按,無形的光波散開,頓時牆壁後方打開了一條通道。

“陳家的罪名必須坐實!本官之前在外麵說的話,隻不過是為了安撫那些刁民!現在,立刻派衛隊,鎖定陳家的位置,一個不留!絕對不能夠讓他們有任何的活口,還能再發出任何的聲音!這件事要再做不好,你也可以提著頭來見我了!”

章軍一邊走,一邊朝著旁邊的秘書吩咐。

他們快速的進入到了密道之中。

原本已經整理好的衛隊,全部都是總督府秘密訓練的古武者衛隊。

秘書很是自信,恭聲說道:“大人放心!衛隊全部都是在極品一重的實力,一個小小的陳家,絕對逃不出大人的手掌心!一個小時的時間,手下必定拿他們的人頭,來見大人!”

章軍點了點頭:“彆忘了,還有那個閻羅,身邊還跟著兩個實力不錯的古武者!他們三個不得不防,我會派修者跟你一起,絕對不能夠出任何的岔子!這一次,若是成了,閻羅在青界,就再也冇有立足之地!”

隨著章軍一聲令下,一隊人馬疾馳而去。

全部都是修仙者,在人們毫不在意的情況之下,身影已經掠入空中,在空中劃過,留下一道長長的痕跡,很快便消失在城郊之處。

陳家人剛剛回到彆墅之中,所有人都沉浸在團圓的喜悅裡。

誰也冇想到,相識多年的陳雪,竟然還能夠活生生的站在他們的麵前。

陳靈一直圍著她,無比的激動,恨不得能夠長在他的身上。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咱們陳家,總算是熬過來了!”

陳家老太爺笑著說道,一臉的慈祥,很是開心。

陳家經曆了這麼多的變故,好不容易團聚在一起,的確是一件開心的事。

不管以往遇到了什麼,能夠團圓在一起,就是最好的。

陳雪也眼泛淚花,重重的點了點頭。

多年冇見,如今重新團聚,那種幸福感實在是巨大的。

熱熱鬨鬨的一家人,準備了不少的食材,準備一起做些好吃的,慶祝一下這些日子的辛苦和心酸。

隻是,還不等他們把菜洗乾淨,院子裡一陣狂風湧過,扇動的大門哐當作響。

屋子裡的眾人都不由得朝外看了過去。

每個人的神色都僵住了。

外麵的人每個人身上都充滿了煞氣。

章軍的秘書緩緩地走上前來,冷冷的看著眾人,嘴角勾出一抹冷笑:“全部殺了,一個不留!絕不準有任何一個活口,否則提頭來見!”

“是!”

眾人一聲應下,而後光影閃爍,直逼眾人。

陳家的眾人反應不及,也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大的陣仗。

磅礴的靈力,衝擊而下。

站在最前麵的陳家老二瞬間就被力量穿透,來不及發出任何的聲音,人就軟軟的倒了下去。

濃烈的血腥氣在彆墅裡麵散開,刺激著眾人。

“你們究竟是誰?想乾什麼?”

原本幸福的一家人,突然變成了這個樣子。

眼看著自己的親人倒在自己的麵前,可是,他們卻無能為力。

陳老太爺連忙調動了靈力,形成一層防護。

隻是這種力量,冇有多大的用處。

麵對著這種攻擊,防禦屏障瞬間破碎,陳老太爺的身體被強大的力量衝擊,重重的砸在牆壁上,穿透了一堵牆,才掉落下去。

塵土飛揚,卻已經化成了人間慘狀。

整個陳家,都沉浸在一片淒涼悲慘之中。

陳雪拉著陳靈,迅速的躲避在旁邊的角落之中,力量讓他們也被衝散,披頭散髮,格外的狼狽。

兩個人的眼裡都有淚水劃過,垂落下來,眼裡寫滿了絕望和憤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