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玉瑤呆呆地看著眼前空蕩蕩的街道,腦海裡一片茫然,她不知該做些什麼。

“小姐……您還好吧?”她的大丫鬟翠屏擔憂的看著眼前失魂落魄的主子。

陳玉瑤緩慢轉過頭,望向翠屏:“翠屏,你說……我該怎麼辦?”

翠屏抿嘴,低垂著頭不吭聲,顯然, 對於小姐這樣的問題她實在答不上來,畢竟自己也隻是一介丫鬟而已。

“小姐,奴婢先送您回去歇息吧。”

陳玉瑤搖了搖頭,突然,她笑了,笑容淒苦而又帶著絲絲嘲諷。

“嗬嗬,原來我陳玉瑤也不過如此嘛,一個府台府的千金小姐, 竟然連一個男子都搞不定!”

她一直把自己擺在高貴典雅的角度, 她甚至覺得,這個嘉陵府冇有任何男人配得上她。

陳玉瑤也一直是如此認為的,可現在,她發現,其實並非如此。

以前,她認為全天下所有男子都該圍繞她轉,可是今日她才發現,自己錯了。

“小姐,您彆難過。”翠屏勸慰道,“或許……戴世子不是那種膚淺的人呢?”

“嗬嗬,你說他膚淺?不,是本小姐以前太自以為是了,翠屏,我們走!”

陳玉瑤主仆轉身就往回走,剛走出冇幾步,就聽到耳邊傳來清晰的聲音。

“喲~這是誰呀?瞧著像是陳家的六小姐呐, 這是怎麼啦?還是覺得煊妍城堡裡冇有男人配得上你?”

陳玉瑤停下腳步,回首怒瞪著說話之人, “陳香香!你少管閒事!”

陳香香撇了撇嘴,“呦,脾氣不小呀,我現在可不怕你呢,怎麼著,我就愛管閒事了,你咬我啊?”

說完陳香香還衝她吐了吐舌頭,扭著小蠻腰走到陳玉瑤麵前。

“我明天就要成親了,以後就有吃不完的糧食,而且我夫君長得英俊瀟灑,六小姐把眼光放低一點,也找一個男人成親得了。”

陳玉瑤恨恨的瞪了她一眼,“哼!本小姐懶得搭理你個賤丫頭。”

“喂,陳玉瑤,你這是什麼態度,你在煊妍城還敢瞪我?我們煊妍城可是人人平等喲。”

“本小姐有什麼不敢的,你要是再招惹我,本小姐照樣會撕爛你的嘴巴!”

陳香香聞言臉色變了幾遍, 最終狠狠地跺了跺腳,“陳玉瑤,你給我等著!”

“哼!”陳玉瑤根本就不屑與她計較。

以前在陳府的時候,陳玉瑤隻是清高冷傲,對下人們不好不壞。

她也不會刻意去欺負她們,但是下人見到更是像老鼠見到貓一樣。

隻有陳香香不怕她,總是挑釁她。

陳香香是他們陳府管家的女兒,管家以前是陳大人的書童,從小就在他身邊。

深得陳大人器重,管家在陳府還是很有地位的。

陳管家有一妻一妾,這個陳香香就是小妾生的女兒,小妾還有一個兒子,也就是陳香香的弟弟。

平時在陳府,有管家爹撐腰,陳香香就冇有其他丫鬟那麼怕陳玉瑤。

陳管家因為特彆喜歡她們娘三個,所以管家婆娘就經常刁難她們母子三。

這次就是管家婆娘拿陳香香出來換糧食,管家本來就偏愛女兒幾分。

他覺得老爺,也就是陳大人不會騙他,所以管家就順水推舟的把陳香香送了出來。

希望她找一個好的婆家,管家也跟了一起過來,所以陳香香纔敢奚落陳玉瑤。

現在她已經嫁給煊妍城裡的一個前鎮北軍士卒,在周大牛手下做事。

“玉瑤,你怎麼了?怎麼生那麼大的氣?”不放心女兒,連忙追出來的陳大人擔憂問道。

“爹……”陳玉瑤撲倒陳大人懷裡放聲痛哭,她真的迷茫得很。

“怎麼了?戴世子給你甩臉色了?”陳大人不滿的問道。

“……”陳玉瑤沉默了一會兒,才緩慢的點了點頭,又補充一句,“是陳香香惹到女兒。”

她不想,戴世子留給她爹不好的印象,她還想再努力一把,她決定明天去找楚厲翔。

陳大人一聽說是管家的女兒惹到女兒了,也就冇說什麼,他知道女兒在香丫頭麵前不會吃虧的。

這麼委屈,應該是在戴世子那裡受了氣,這個事情,他也幫不上啥忙。

隻能耐心的安慰女兒,父女倆一起回到的他們客房裡。

“哈哈哈哈,真是太搞笑了。”薑欣妍拉著楚厲煊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

“欣欣~你不愛為夫了,竟然為了一個不相乾的女人而冷落我。”

“啥~”薑欣妍笑聲嘎然而止,夠男人,最近對他太好了,這樣都可以?

楚厲煊深呼吸了一口氣,儘量讓自己的神色保持平靜:“欣欣,你太操心他們的事了,回到家裡又是陪祖母她們……”

“我不是每天都跟你在一起嗎?你還想咋樣?”薑欣妍怒了。

“不敢咋樣,就是想欣欣多關注一下我,你看從早上到天黑,都還冇跟我說過一句話。”

楚厲煊委屈道。

“我昨晚不是已經關心過你了嗎?”薑欣妍心情愉悅就不想跟他生氣。

“昨晚都過去好久了。”楚厲煊反駁。

薑欣妍不可置信的瞪著眼睛:“……是我不好,疏忽你了,現在我陪你說話。”

內心吐槽,老孃恨不得一腳踹飛你丫的。

但薑欣妍還是努力的壓製住自己的怒火,儘量保持溫柔體貼,笑容甜美。

她也不知道楚厲煊這兩天是怎麼回事,黏人黏到令她髮指,就差直接把她揣兜裡。

而且,薑欣妍總覺得楚厲煊變化太大,以前他的性格冷淡,絕對做不出這種粘人的事兒來。

楚厲煊卻一點愧疚之意都冇有:“你最近一直都在忙彆人的事。”

薑欣妍敷衍的笑笑:“我這都是為了城堡以後的發展。”

楚厲煊沉默幾秒鐘,突然伸手摸摸她的腦袋,輕聲說:“彆累壞自己了。”

“噗……咳咳……”薑欣妍被自己的口水嗆得劇烈咳嗽起來。

楚厲煊心疼的皺眉,趕緊幫她拍了拍後背,“我們回屋。”

他一個公主抱就把薑欣妍抱進府,看著眼神帶著濃濃擔憂和憐惜的楚厲煊。

薑欣妍嘴角抽搐,自己男人還是慣著……

翌日,城堡裡熱鬨非凡,整條街都掛滿了紅布條,一千多對新人一起成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