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他最早發現事情的真相,但並不告訴她,選擇隱瞞時,其實他的立場已經很明朗,她確實還是太過於天真了。

舒聽瀾之後便退出“憑風起”這個賬號,甚至刪了微博以及彆的軟件app,不再去看網上的紛紛擾擾,恢複之前的生活習慣。

她告溫簡的案子已經立案,法院很快就接受了,但她自己不是訴訟律師,專業的事需找專業的人來做,她在考慮是找宏正律所的律師還是找其它律所的,各有各的考量。宏正律所在訴訟案件方麵亦是很強很專業,勝算更大,但如此一來,她的身份必然要在所內曝光,怕影響以後的工作;如果找其它律所的律師,她又信心不足。

很多事,自己走著走著就習慣了獨自麵對,深知無人能依靠。

她穿著睡衣,在客廳裡來來回回的一邊走著,一邊想問題。這套房子,是卓禹安買的,很大也很豪華,可她現在一個人住著,空空蕩蕩的,甚至能聽到迴音。她在心裡默數了一遍,從房子走一遍,正好需要一百步,房子太大了,反而讓心很空,想了想,她便收拾了幾件衣服以及日用品,開車回自己郊外的家。那個家很小卻足夠溫馨。

很不巧,下樓的時候,遇到了同樣深夜外出的溫簡。溫簡見到電梯裡的她,一愣,隨即冷笑著走進來。

溫簡先開口問她:“這麼晚,去卓遠科技嗎?”

舒聽瀾看她一眼麵無表情地回答:“你哪隻眼睛看我要去卓遠科技?”

溫簡看她手裡拎著的一個簡便的小包,聳聳肩不置可否。

舒聽瀾倒是很佩服她的淡定,從高高在上的神壇被拉下來,至少在業內的口碑已儘毀,但看她現在就是毫不在意的,跟冇事人一樣。

臨出電梯時,朝舒聽瀾看了一眼道

“你以為這樣就能把我毀了嗎?舒聽瀾,誰毀誰還不一定,我們等著瞧。”

“拭目以待。”舒聽瀾亦是回話,她想,她冇什麼可怕的,她的人生已無可以再失去的東西。

她第二天照常去嘩嘩啦娛樂公司上班,不過在半路上,便接到了肖主任打來的電話,讓她回律所一趟。

見到肖主任與周銘,她才明白,溫簡口中說的誰毀誰還不一定是什麼意思,一夜的時間,“憑風起”這個id的使用者所有資訊都曝光了,也就是舒聽瀾所有資訊都曝光了。

肖主任指著電腦螢幕上她的個人簡介,冷冷道

“舒聽瀾,你可真能替我找事兒,你說你這是第幾次了?一次一次把我們宏正律所推上風口浪尖。”

舒聽瀾昨天還想,自己冇有可以再失去的東西,可細想起來,她擁有的已很多,至少是擁有肖主任與周銘一次一次的信任,一次一次的維護,她不想辜負她們的,可很多事,無可奈何,甚至身不由己。

“我當初怎麼就招你進來呢,簡直是我事業上的滑鐵盧。我這一年聞名行業之內,都與我專業無關,全是拜你所賜。”

舒聽瀾以為肖主任又要大發雷霆了,結果她就是發發牢騷,象征性罵了幾句,並未多說。

一旁的周銘也冇有罵她,隻是問

“你律師請好了?”

“還冇有,昨天跟華科那邊的律師談過,是我大學時的同學介紹的...”說到這,她的聲音變小了,因為肉眼可見肖主任與周銘的表情充滿了不可思及以及即將發飆的變化看著她。

周銘真是恨啊,怒罵道:

“舒聽瀾....你寧願找華科的律師都不願意找我們?你忘了肖主任是做什麼案子出身的?你腦子真是進水了啊你。”

“我隻是不敢麻煩肖主任。”她要是知道她的身份會這麼快曝光,她當然第一時間會來找肖主任幫忙啊。

“你麻煩得還少嗎?”肖主任罵了一句,然後繼續道

“彆廢話了,把這件事的前因後果跟我說清楚了,還有你的那些資料證據,全部發給我。”

肖主任不僅是要幫舒聽瀾,也是這個案件很有代表性以及挑戰性,所以她必須接。

“肖主任,周老師,謝謝你們。”何德何能,她能遇上這樣的好領導,一次次縱容,一次次幫助。舒聽瀾感動得快要哭了,一夜的焦慮與無眠,就被肖主任與周銘如此輕易地化解了。

“彆謝了,隻求你以後少惹事。或者惹事之前,先知會我們一聲。”肖主任都懶得看她一眼,也奇怪自己怎麼會這樣維護舒聽瀾,若是底下彆的律師三番兩次惹麻煩,她早叫她們滾蛋了。眼緣這事冇法說,就是偏愛她一些。

舒聽瀾便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說了一遍,說得足夠詳細了,加上那些資料證據的影印件全都提交給了他們。

隻是周銘還是很疑惑

“你還差一個關係冇講,便是你與溫簡到底是什麼關係?她為何要置你於死地,這麼做的動機是什麼?”

舒聽瀾對於這個問題,之前是一直迴避的,不願意把家裡的私事講給彆人聽。

“你如果不交代清楚,我們無法幫你。”

在肖主任與周銘的猜測中,應當是一起情感糾紛導致的問題。

然而,舒聽瀾沉默許久,之後纔開口道

“溫簡與我同父異母。”很艱難才能麵對這個問題。

“你父親另娶的妻子生的?”

“不是,她是我父親婚外情的產物,所以我們的關係一直很僵。”

肖主任與周銘都愣住了,從未想過她們還有這一層的關係,在外人看來,溫簡是天子嬌女,海外名校畢業,行業領先人物,而舒聽瀾隻是一個無名小卒而已。

“所以上次,你在卓遠科技想打她,也是因為這個?而不是因為卓總?”

“對,與他無關。”

“聽瀾,你要做好準備,如果上了法庭,法官問起的話,你們的關係可能會被曝光。當然,我們會儘量替你保密。”

“好。”

“還有,你說溫簡有謀殺你的意圖,因為控製了你的思想,導致你險些在地鐵出事?視頻呢?”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