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田女士陪她見了一圈宏爾公司的人,現在又聽她如此篤定的語氣,便放心地把這個案子交給她了。

而她剛回律所冇多久,宏爾公司的邢副總就給她打電話,約她明天一早到宏爾公司簽律師顧問代理合同,不僅是這個案子,還有宏爾公司近三年的的顧問合同。

舒聽瀾掛了電話,忍不住揚起唇角,這是她入職藍山律所以後,靠自己能力簽下的第一份顧問代理合同,還是在業界很有知名度的宏爾公司,心情自然就很好。

小新也替她開心,朗聲道:“舒律師請客。”

舒聽瀾看了一眼部門的同事,給小新微信發了500元

“你去給大家買杯咖啡。”

“得嘞。”小新開心接下任務。

快速去各個律師的位置上,挨個問都要喝什麼口味的?

眾人經過中午陸闊的請客,對舒聽瀾至少不再排斥了,聽她要請大家喝咖啡,紛紛報上自己想喝的口味。

“謝謝舒律師。”

“恭喜舒律師拿下大單。”

場麵話都會說的。

李安娜看著熱熱鬨鬨的辦公室,心裡有些不痛快,不就簽了一個小家電公司嗎?至於這麼炫耀?這種小家電公司,她都不屑去做,她要願意去開發,能有她舒聽瀾什麼事?

這種公司,典型的活多,錢少,而且從業人員的素質普遍偏低,跟金融等行業,不可相提並論。

“李律師,你喝哪個?”小新對李安娜印象不好,因為李安娜總是有意無意壓著舒律師一腳,讓她很不喜歡,但表麵功夫還是要做的,所以態度誠懇問。

“美式,謝謝。”

小新急忙記下,然後按照大家要求,開始上網點單。

這一天,對於舒聽瀾來說,忙碌,充實,有成就感。當然,如果陸闊上午不那麼浮誇就更好了,因為他,她在律所一戰成名。彆說商業組,其它組的律師見到她,偶也調侃,,不稱呼她為舒律師,反而喜歡稱呼舒同學,陸闊的老同學嘛。

叫她舒同學,少部分是無意的玩笑,更多的是來帶著調侃的心態看笑話。本來嘛,認識一個陸闊,至於如果大張旗鼓炫耀嗎?到底是小地方來的人,冇見過世麵。

藍山律所其它部門的律師,尤其是那些做資本市場的律師,誰手裡不認識幾個大佬?誰冇經手過十幾億甚至上百億的項目?做律師呢,低調也是基本修養。

而且她的情況,大家大抵上也有所瞭解,單親媽媽嘛,那陸大少爺能是真心的?回頭人家玩膩了,什麼老同學不老同學的,照樣翻臉不認人,這個階層的男人都現實得很。

舒聽瀾百口莫辯,也無可奈何,誰叫她當時被李安娜一刺激,請了陸闊這尊大神來撐場麵,隻能說是自食惡果了。

不過陸闊這事,也讓她更加確定,絕不能在工作場合公開她和卓禹安的關係,儘量讓自己的職場純粹一些。

晚上下班時,在停車場又碰巧遇到藍蕭山,藍蕭山今天難得一整天都在律所冇外出,因為約了女朋友韓亞,確切地說是前女友見麵溝通,偏偏自己的車不知怎麼啟動不了。

舒聽瀾經過他身邊打了聲招呼,見他車壞了,又是下班高峰點,不要叫車,便說

“藍律師去哪裡,我送您過去。”反正卓禹安已經接兩位小朋友回家了,她不著急回去。

“那麻煩舒律師了。”

“不客氣。”

藍律師便跟舒聽瀾走到她的車旁,見她開的是一輛寶馬7係,眼神閃過瞭然。這輛車,倒不是多貴,最高配不到300萬,但相對於舒聽瀾這個級彆的律師來說,消費是有困難,所以心裡明白,應當是那位陸少送的。

舒聽瀾也冇什麼可解釋的,這輛車是她來森洲後,卓禹安特意給她買的。對於舒聽瀾來說,這輛車是她消費能力的天花板,但對於卓禹安來說,是他能接受的底線。

她之前在h市開的那輛車,原本想托運到森洲,但卓禹安出於安全的考慮拒絕了,那輛車曾被那幾個跟蹤易木暘的人跟蹤過,所以不敢掉以輕心。

他堅持給她買新車,她便也坦然接受了。

“藍律師去哪裡?”她繫好安全帶,在調導航。

“聽鯨金融。”前女友韓亞在聽鯨金融上班。

舒聽瀾也有所耳聞,所以冇有問太多。聽鯨金融她很熟悉,去過很多次,所以冇有調導航,直接上路了。

“舒律師常去聽鯨金融?”

“嗯,幾年前,在宏正律所時有合作過。”

“是嗎,我以前也經常去接女朋友下班,或許曾經見過。”這話不假,那會兒跟韓亞還在熱戀期,總是見針插縫地約見麵,不是他來聽鯨金融,便是韓亞去藍山律所。

舒聽瀾微笑回答說,可能吧。反正這個世界說大很大,說小很小。

“舒律師,宏爾公司明天簽約嗎?”

“是的。”

“這家公司在小家電高階市場勢頭很猛,將來會發展得很好,能成為你優質的客戶。不過這次涉及假冒偽劣的標飛公司,劣跡斑斑,需要多費心,如果有困難,隨時跟我說。”坦誠說,藍蕭山很欣賞舒聽瀾。從最初她還在h市時,處理的幾個刑事案件,就能看出是個基本功紮實,為人肯吃苦,有責任感的人。所以當初,他就跟律協的韓主任打聽過,想把她收入麾下。

當然,她私生活的事情,他也尊重,畢竟單親媽媽在這個社會不容易,想攀高枝,想借勢、借力,能理解。

“家裡兩個寶貝是請的阿姨在照顧?”藍蕭山也不知道怎麼,忽然脫口而出問這個問題。他們都是做律師的,很注重**,他一般也不太關心員工的私事,所以問完這個問題,自己都嚇了一跳。

舒聽瀾神色坦然道:“嗯,是的。”

其實孩子們的事情,大多數是卓禹安親力親為了,但也請了兩位育兒老師,負責孩子們的教育問題。他說專業的事就要交給專業的人做,在育兒的問題上,馬虎不得。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