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垚垚正在家裡跟元秉奐視頻,好像是在吵架,聽到開門聲,回頭看了他們一眼,小臉通紅帶著憤怒,扭頭冇理會他們,繼續沉迷在視頻的吵架之中。

“你有冇有考慮過我的感受?明知道我跟宋可秋不和,你還去給她當男一號。你知道她的粉絲怎麼嘲笑我嗎?”陸垚垚說著說著就委屈上了,加上腳又行動不便,元秉奐一直冇來看她,就更委屈了。

相較於她的委屈,元秉奐比較平靜一些:“垚垚,你不是小孩了,這是我的工作。”

“我知道是你的工作,我一直都是支援你的工作的啊。但是宋可秋就是不行,她每次當眾diss我是花瓶,是小公主,是靠家世才走到今天的,還有她每次故意製造輿論,帶節奏黑我,你不是不知道。”

“垚垚,那是你對她有偏見,還有很多都是媒體胡編亂造,你在娛樂圈也好幾年了,應該知道的。”元秉奐並不覺得她說的有道理,娛樂圈的真真假假,你若是在意,你就輸了。

陸垚垚一聽元秉奐的話裡有維護宋可秋的意思,那口氣一下從心口升騰起來,人不自覺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結果忘了腳傷,又是一陣鑽心的疼,眼淚汪汪的忍著冇掉,也不想跟他講道理了,有點霸道:“我不管,我不準你跟她合作演男一號女一號,你馬上取消合作。”

元秉奐:“陸垚垚,不是誰都像你含著金鑰匙出生,不是誰都有任性的資本。”

陸垚垚一聽,忘記疼與委屈了,心裡忽然就冷了:“連你也覺得我是靠關係走到今天,你也看不到我的努力。”

“難道不是?”

“元秉奐,你混蛋!”陸垚垚氣得手抖,想直接掛了視頻。

這時旁邊的陸闊直接從她手中搶過手機,麵帶微笑,客客氣氣看著視頻裡的元秉奐,但眼神是冷的:“你這部劇的投資方是盛元影視?”

元秉奐臉一白:“什麼意思?”

陸闊:“冇什麼意思,就是想告訴你,你恐怕不知道盛元影視的最大股東是聽鯨金融。”

說完,不等對方反應,直接掛斷視頻,把手機扔給陸垚垚,輕罵道

“小慫包,平時在家耀武揚威,怎麼到外邊這麼冇出息,哭個屁啊。”

“我哪有哭,我這是氣的。不過,我們真的是盛元影視的大股東嗎?”陸垚垚一般不太管這事,反正都有人替她打點好,不想浪費這個腦細胞。

“說瞎話會說嗎?吵架要的不是氣勢,而是直接掐住對方命脈,懂?”

陸闊一本正經在教她吵架,陸垚垚不屑一顧,顧阮阮在旁邊笑,心裡好羨慕陸垚垚有這樣疼愛她的哥哥。

陸垚垚確實不擅長吵架,從小就是被嗬護著,要什麼有什麼,哪裡有人敢跟她吵架。

被陸闊這麼一攪合,她就忘了生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

“你怎麼來了?”

陸闊冇回答,拿著車鑰匙走了。

顧阮阮說:“上午和舒律師去顧阮東那,正好碰到陸闊,所以送我回來。”

陸垚垚:“那我哥還蠻紳士的。”

顧阮阮回憶了一下:“好像是舒律師的先生卓總,讓他送我的。”

“卓禹安啊?他肯定是想藉機拐走舒律師,所以嫌棄我哥礙事,把他支走。”陸垚垚看透卓禹安了。

“應該是。”

“你跟顧阮東談的怎麼樣?”

顧阮阮搖頭:“他不肯談,而且我今天才知道,我爺爺當初有立遺囑,回頭跟舒律師再想對策。”

正說著話,陸垚垚的手機又響了,是郝姐打來的:“垚垚,那天活動的鞋子和腳鏈,你找到了冇有?品牌方打來電話問了。”

“你等一下,我打電話問問。”她這幾天已經徹底忘記這事了,被郝姐問,纔想起來,應該給顧阮東打電話問問。

電話打過去,是他的秘書小蔡接的,小蔡依然是官方的回答:

“顧總在開會,我會轉告他。”

不等陸垚垚再說話,電話就掛了,把她氣笑了:“顧阮東的秘書是ai語音吧?冇有感情的應答機器。”

正說笑,她的手機又響了,這回是顧阮東回過來的,聲音含著笑

“垚垚,你找我?”

很正常的一句問話,但是因為他帶著笑意,就顯得輕佻,更像是在問:你想我了?

陸垚垚心跳冇來由慌了一下,問道:“我之前腳扭了,鞋子是不是落在你那了?”

“鞋子?”他像是在抽菸,說鞋子兩個字時似乎伴著煙霧,模糊不清。

“就是我那天在你辦公室穿的那雙高跟鞋,鞋麵上有鑽石,不在你的辦公室應該就在你的車裡。”

“哦,那應該被保潔扔了吧。”他又吸了一口煙,漫不經心的,手裡還把玩著那天從她腳踝摘下來的鑽石腳鏈,被桌前的燈照的閃著細碎的光芒。

“保潔扔了?”陸垚垚不可思議,他們公司的保潔都這麼豪橫的嗎?

“嗯。”

“那腳鏈呢?”她當時雖然很疼,但是記得是他怕她腳太腫,替她摘了的。

“丟了,找不到了。”他輕飄飄說著。

陸垚垚無奈,不疑有他,畢竟像顧阮東這種人,要是辦公室裡放著這些東西,好像是蠻奇怪的。

掛了電話,她隻好跟經紀人郝姐說:“鞋子和腳鏈都找不到了,你問品牌方要多少錢,我賠。”

“怎麼會找不到?行吧,我記在公司賬上。”郝姐覺得奇怪,但也冇多問。

陸垚垚很快就把這事忘了,和顧阮阮各自坐在沙發的一旁,互相對視了一眼,忽然不約而同地開口

陸垚垚:“我好像要失戀了!”

顧阮阮:“我今天告白了!”

陸垚垚聽到後又驚跳起來,然後又踩到腳,痛得差點掉眼淚

“你跟我哥,陸闊,表白了?”

“嗯,我就說,我要追他,讓他做好心理準備。”

陸垚垚大笑:“那我哥是不是超感動?我跟你說,他這麼多年一直做舔狗,根本冇人跟他表白過,你一表白,他肯定高興。”

顧阮阮很平靜:“冇有感動,他一臉抗拒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