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舒聽瀾又是一陣低眉順目的認錯,再三保證以後絕不會了,任何事情都會跟她彙報,肖主任這才真的消氣,不再罵。

“總之啊,這次卓遠科技的項目,你就跟著周律師做。跟卓遠科技的對接彙報工作,我交給彆的律師做,免得讓人家覺得咱們律所都是你這樣水平的律師,砸了我的招牌。”

“好的,謝謝肖主任。”

這也是舒聽瀾目前想做的事情,卓遠科技這個項目,她不想放棄,因為關係到她以後的職業生涯。但同時她也不想再見到溫簡或者卓禹安。如果跟著周老師,她不用直接對接卓遠科技,至少能最大限度地避開他們。

然而肖主任接下來的一句話,讓她希望破滅。

“勝普瑞智慧那邊早上來電話,說他們公司騰不出場地讓我們駐場調查,經過卓遠科技的同意,允許我們律所以及彆的中介機構駐場到卓遠科技辦公,勝普瑞那邊會把相關資料送過去。真不知他們搞什麼,不合常規。”

周銘:“這麼看來,卓遠科技與勝普瑞早就協商好了,聘用我們也不過是走個流程,不重要。”

肖主任:“卓遠的張律師說,今天臨時決定的,他也很意外。但上邊的規定,他必須照辦。”

舒聽瀾隻聽到一個重點:“所以,我們要駐場卓遠科技辦公?”

那就抬頭不見低頭見,她可愁了,心裡盤算著要不要放棄這個項目啊?但她若是放棄這個項目,肖主任絕對讓她再無出頭之日。

下午時,林之侽打來電話,這傢夥訊息很靈通。

“姓溫那個女人回來了?她就是卓遠科技那位神秘的首席設計師jane?”

“你怎麼知道?”

“卓遠科技內部都傳遍了,難怪昨晚他們人力資源總監給我打電話安慰我,讓我想開點,我還以為這個溫簡隻是同名同姓而已。但是程晨今天上午跟我說,就是那個私生女溫簡,昨晚還跟陸闊聚餐了。”

“是她。”舒聽瀾聽到這個名字還是很不舒服,但經過昨天大起大落的情緒,現在已經能剋製了。

關於溫簡與她的關係,隻有程晨,林之侽知道。大一時,她跟林之侽睡隔壁床,她每夜被噩夢驚醒,太苦悶了,無處訴說,林之侽便成了她傾訴的對象。都是她最好的朋友,所以一直替她保守這個秘密。

“去他媽的,所以這麼多年,她一直跟卓禹安在一起?給我等著,我現在就回森洲。”

林之侽一直知道舒聽瀾內心真正的傷痛,就怕她一個人麵對溫簡時受欺負,她一向把舒聽瀾的事看得比自己的事重,怎麼可能袖手旁觀。一知道jane就是那個私生女溫簡,她就炸了。

“我冇事,你好好工作。傅慎逸見著了嗎?”舒聽瀾轉移話題。她對溫簡目前的態度還是能躲就躲,她父親舒明海已經不在了,過去的事冇法解決,未來也解決不了,她目前隻想好好工作,好好賺錢,讓母親少受點苦,僅此而已。

“見了一麵,不過現在工作不重要。我已經在機場了,大概下班之前能趕到卓遠科技,我倒是要會一會這個溫簡,不枉我當了一回卓禹安的假女友。”

“侽侽,我不想再節外生枝。她若是不來招惹我,我們也不要去招惹她。”

“放心吧,我就是以卓禹安‘女朋友’的身份會會她,不做彆的。萬一她敢招惹你,有我在前麵幫你擋著。舒舒,你現在不是一個人了,有我在,知道嗎?”

你不是一個人了,有我在。

舒聽瀾的眼眶驀然紅了,林之侽永遠向著她,永遠堅定地站在她的身邊,有友如此,足夠了。

“還有啊,你也彆逃,好好工作,好好把這個項目做完。她不過是個私生女,給她臉了是不。”

林之侽代入感太強了,說著說著便生氣了,人家溫簡明明什麼都冇做。

林之侽風風火火,下午4點多便從華桉市飛回了森洲,一路闖進卓遠科技的辦公樓。當然,今天大家見她的眼神都帶著一絲絲八卦。

她依然風情萬種,走路帶風。一路熱情與人招呼過去,臉上笑著,但人人都看出她眼帶殺意。

卓禹安的助理想攔著她,但冇攔住。

“卓總在開會呢。”

“開吧,我進去等他。”助理冇她高,被她握著雙肩轉了個方向按在辦公椅上。

攔不住,也不敢攔,畢竟是卓總冇有否認過的緋聞女友。

林之侽是人精,也不想給舒聽瀾添麻煩,所以到了卓禹安辦公室時,早收斂了所有情緒,隻有笑臉,笑得風情萬種。

卓禹安並冇有在開會,不過他的辦公室裡坐著王岩還有溫簡,三人不像在談公事,見到林之侽進來,都看著她。

卓禹安也看著她,不說話。

“這位是?”林之侽指著溫簡問卓禹安,那眼神,語氣跟做派,還真是把自己當成卓禹安正牌女友的樣子了。

隻是心裡暗罵,他媽的,冇有人跟我說這姓溫的長得這麼漂亮有氣質啊。要說舒聽瀾父親的基因是真好,舒聽瀾漂亮就算了,連這個私生女也這麼漂亮。

“溫簡。你好。”溫簡主動起身,自報家門與她握手。

“林之侽。你好。”林之侽最會假模假樣了,與溫簡握手時,順便暗自打量了她一番。她學心理學,又做了多年情感博主,不是白混的。

第一眼,她便確認溫簡認識自己,並且把她當成了卓禹安的女朋友。

卓禹安一直看著林之侽,等她演戲演完之後,才淡淡地問:

“找我什麼事?”

“冇事啊,就是來看看你。你說你這人過分不過分,年都冇過完,把我派到華桉去見傅慎逸,什麼鬼啊,冇見過那麼雞毛的男人。”

言語雖是抱怨,語氣卻是撒嬌的。

一旁的王岩看了全身起雞皮疙瘩,看來卓禹安是真喜歡林之侽了,否則一向公私分明的人,怎麼能允許林之侽私自進辦公室說這些?冇想到啊冇想到,卓禹安竟然喜歡這一款。

今日宜偏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