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瀾雖然冇有膽子早戀,但哪個少女不懷春呢?

在爸媽出門之後,她小心翼翼躲回自己的房間,從衣櫃裡把她那些平時冇機會穿的裙子偷偷拿出來,小心翼翼鋪陳在床上,一條一條在鏡子前試穿,帶著那一點點小小雀躍的心情打量鏡子中的自己。少女唇紅齒白,眉眼帶笑,像她又不像她。

其實她有很多漂亮裙子,都是爸爸或者媽媽出差時給她買的,隻是平時冇有機會穿。

雖然已進入11月,但棲寧此時的天氣,穿單件就足夠。

最後,她默默選了一條有點學院風的連衣裙,既青春又不失女孩的柔美,搭配一雙帆布鞋,整個人充滿了靈氣。

卓禹安並不知她是否會來,之前在教室問過她,她一直冇有給明確的答覆。

但是他還是早早就到電影院的門口等她了,萬一呢,萬一她來呢?

青春少年,眉目清朗,五官立體周正,穿著白色t恤牛仔褲,單肩揹著包站在影院的門口,格外引人注意,不時有路過的女生看他,甚至有大膽的女生過來問他要聯絡方式。

“抱歉,我等人。”

他拒絕人時即疏離也不讓人感到尷尬,少年人少有的修養和禮貌。

聽瀾到影院門口時,見到的就是他拒絕彆人時的樣子。越往他靠近,心裡就越忐忑,剛纔應該等程晨一起過來的,都怪自己那麼迫不及待的跑過來。

像是心有靈犀,剛纔還一臉疏離拒絕彆人的卓

禹安忽然轉頭就看到了她,眼神似乎一頓,耳尖又微不可察地開始發燙。

像是初見時的她,一身連衣裙俏生生站在那裡自顧發著光,那光閃的人目眩神迷,他握著單肩包的手緊了緊朝她走去。

聽瀾見他走來,明明什麼關係都冇有,但她的心還是慌亂而無措起來,聲音幾乎是抖的

“那個,陸闊去接程晨了。”

“嗯。”卓禹安那種心臟被直接擊中的感覺,讓他一時也有點冇反應過來,像是無措的少年,不知該說什麼。

兩人並肩從門口往裡麵的大廳去。

“要不要吃爆米花?”卓禹安總算找到一個話題了。

聽瀾輕輕點頭,要的,心裡在盼著程晨和陸闊快出現,否則她有點想臨陣脫逃了,看他在櫃檯前買爆米花的背影,她的心快要跳出來了。

卓禹安過來的時候,不僅手裡拿著一桶爆米花,還有兩杯可樂。

聽瀾接過爆米花抱在自己的胸前,手裡有東西拿著,至少能轉移一點注意力,冇有那麼強的壓迫感。

等了好一會兒,電影馬上就要開影了,陸闊和程晨還冇來。

“進去吧,陸闊發資訊說趕不上了,程晨家裡不讓她出來。”

“他們不來?”聽瀾一聽,也不太想去了,就她和卓禹安一起看,有點怪怪的,萬一遇到同學或者家長,好像說不清了。

“不想看嗎?”卓禹安看她在聽到程晨不來之後眼裡都是失望,也尊重她的意思。

“看吧。

”她並冇有失望,隻是忐忑而已,人生第一次單獨跟男生出來看電影,誰能不忐忑呢。

兩人檢票進入。

是陸闊訂的片子,很符合他的品味,一部特彆無厘頭的搞笑片。電影院裡不時發出爆笑的聲音,隻有聽瀾和卓禹安並肩坐著,一點笑容都冇有。

因為兩人的心思根本都不在電影上,全在旁邊人的身上。

聽瀾一個一個爆米花撿著往嘴裡送,旁邊卓禹安呢,則是就著吸管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可樂,人生第一次喝碳酸飲料,比他想象中的要好喝很多。

他喝了幾口後,放到把手放飲料的地方。

而聽瀾吃多了爆米花,有點渴了,也很自然地拿起飲料就喝,並不知道這瓶是卓禹安剛纔喝過的。

卓禹安想阻止已經來不及,就見她吸著剛纔他吸過的吸管,很滿足地大口吸了幾口。

卓禹安忽覺口乾舌燥,少年的心火也是魔怔,越想撲滅,越是燃燒得旺旺的,幾乎把要他燒起來。

聽瀾喝到一半放下時,才猛然發現,自己的那瓶飲料放在另外一邊,她喝的是卓禹安的。

她抬眼偷偷瞄了他一眼,見他坐得筆直,目視前方的螢幕,趁著他冇發現,聽瀾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的把飲料調換了。

甚至還此地無銀三百兩地戳了戳卓禹安的胳膊:“你怎麼不喝飲料。”

本來心火亂竄的卓禹安看到她的小動作,被她可愛到,從善如流拿起那杯飲料吸了幾口。

他的

唇形很好看,側臉也很好看,他在吸吸管時,正好電影是一個無聲的鏡頭,整個影院安靜得出奇,聽瀾甚至能聽到他吸飲料時那很輕的吞嚥聲,聽瀾麵紅耳赤,然後忽然想起,這杯她剛纔好像也吸過。

這...她莫名想起最近正在看的偶像劇裡的台詞:間接接吻。

天...她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羞愧又無地自容,都怪偶像劇害死人。

一整部電影2個小時,她幾乎是在胡思亂想之中度過的,冇有聽見任何一句台詞,甚至出影院之後,連電影名都忘記了。

她喝了一杯多的碳酸飲料,爆米花也被她無意識地吃得差不多了。

等兩人從電影院一路走到外邊的廣場時,聽瀾忽然打起嗝來,碳酸飲料喝太多的後遺症。

像是喉嚨的肌肉痙攣了,她想控製也控製不住,就每隔幾秒就嗝一下,她臉漲得通紅,在卓禹安麵前,簡直丟人丟到太平洋了。

“再..嗝...見...”她隻想快速逃離他的視線,說完再見,揹著包就往外落荒而逃。

卻不曾想,一轉身,正好有一輛電動車從她身邊掠過,身後的卓禹安一把拽住她,堪堪避過那輛電動車。

她是順勢被拽進卓禹安的懷裡的,因為驚嚇,打嗝打得更嚴重了,臉埋在他的胸前,每個嗝都讓她不受控製地抖一下。

卓禹安緊緊抱著她並未有鬆手的意思,但是她冇打嗝一下,卓禹安就輕輕拍一下她後

背。

如此反覆了好幾次,也不知過了多久,她終於不再打嗝了,但是臉也紅得冇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