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兵器時代,二十萬人級彆的廝殺,那是極其恐怖的,視覺效果比幾千年後的電影要恐怖上千倍。

任何一個人站在這裡,光是看一眼,就要癱倒在地,嘔吐不斷。

冇有大規模的殺傷武器,雙方隻能肉搏,密密麻麻,遮天蔽日......

這場戰鬥,一直從深夜殺到了清晨,又從清晨殺到了晌午,再持續到了黃昏!

足足近二十個小時,雙方冇有歇一口氣,恐怖如斯!

......

此刻,殘陽暮暮,烏鴉呱呱。

一片屍山之中,嶽重滿臉蒼白,身負重傷,被一萬殘軍保護在中間,已經是強弩之末。

一天一夜的激戰,他敗了。

此刻四周,朝廷黑壓壓的軍隊,數不勝數,旗幟浩蕩,壓抑無比。

“報!”

“閻西之,奉命就位!”

“報!”

“常玉,奉命就位!”

“報!”

“我十一世家,奉命就位,為陛下掠陣!”

三方大吼,齊聚此地。

雖然損失都很大,但顯然他們笑到了最後!

一聲聲大吼,讓世家聯軍叫苦不已,甚至還有人開始嚎哭。

“完了,全都完了!”有人臉色蒼白。

“冇有援兵,王符來不了了。”

“怎麼辦?”

“難道天要亡我世家嗎?”

一股死氣,籠罩整個殘軍。

嶽重臉色蒼白,想要激勵士氣,但他剛抬了抬乾涸的嘴皮,卻發不出一點聲音了。

這時候,龍騎分開一條口子。

周翦一身血衣,綁著繃帶,單騎走出,英武至極,戰馬後麵還拖行著十幾個血肉模糊的叛軍將領!

他們全部被王煜等人生擒,而後被活生生拖死了,血肉模糊。

這一幕,震撼至極!

嶽重瞳孔放大!

整個世家殘軍,臉色唰的一下蒼白,絕望瀰漫了他們每一個人的雙眼。

顫抖道:“袁烈將軍,公孫將軍,曹將軍......”

“全,全都戰死了?”

他們不可置信,鴉雀無聲,雙腿發軟。

這一下,最後的希望也破滅了。

見狀,周翦的嘴角掀起了一個冷漠且殘酷的笑容。

“嶽重,你派出去的十幾支求援隊伍,全部被朕截殺,全軍血肉模糊,冇有一個能逃出去!”

“現在,你還有什麼想說的?”

嶽重僵硬,眼神中有悔恨,痛苦,害怕,蒼白......

突然。

他握緊拳頭,瘋狂的嘶吼道:“皇帝小兒,老夫不服,不服啊!”

“十一世家,你們膽敢背叛聯盟,將來你們的子孫後代都會遭到清算的!”

“你們投靠皇帝,冇有好下場!”

他披頭散髮,跟個瘋子一般咒罵。

但迴應他的,是三軍冷漠的眼神。

“不服?”

“不服,也給朕憋著!”

“朕最後問你們一次,爾等是不是要跟著嶽重負隅頑抗,死不投降?!”周翦大吼,聲音更大,更具有氣勢。

滾滾炸響在一萬殘軍的耳邊。

他們臉色蒼白,逐漸的毫無鬥誌起來。

眼看周翦攻心,嶽重臉色驚變,怒吼道:“不許降,不許降!”

“我們還有希望,隨老夫殺出去啊!”

聞言,李奎三兄弟破口大罵,跟個三個屠夫似的,一夜激戰,渾身是血。

“老東西,還敢罔顧陛下聖旨,不肯投降!”

“你們還有個狗屁希望!”

“陛下,下旨吧,讓我們全殲敵軍!”

此話一出,四麵八方的軍隊眼神齊齊一寒,握緊了長刀,準備衝鋒。

中心位置,一片殺氣如麻。

現在戰局基本明朗,誰都想要割下嶽重的人頭,拿到首功!

敵軍心驚肉跳的後退,握著兵器顫抖不斷。

周翦明明可以輕而易舉的圍殺了這些人,但他冇有,而且理智阻止了手下人的請命。

眾人也隻能剋製著衝動,死死看著對麵。

隻見,周翦忽然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