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臉蛋是那種吹彈可破,白裡透紅的那種,這一下,直接讓其浮現了幾個指頭印,嘴角甚至還有血跡。

頓時,周翦的耳朵嗡了一下。

滔天的怒火,在一瞬間升騰。

縱使衛青衣跟他鬨,百般冷暴力,他都捨不得打一下,而這個老東西,竟然敢當著他的麵打他的女人!

他的殺意,毫不掩飾的瀰漫瞳孔,又心疼如滴血。

咬牙切齒道:“你再動她一下試試!!”

一字一句,宛如魔鬼的低吟。

鹿老賊莫名一顫,好可怕的氣勢!

他心中忌憚,不敢再動手。

但嘴上很強勢道:“哼!”

“速速過來!”

“否則老夫就殺了她!”

衛青衣淚如雨下,看到周翦如此動怒,說不感動那是假的,畢竟女人都是感性的。

但她隻要一想到衛家滿門被殺,流放的流放,她就無法麵對周翦。

種種原因之下,她一咬紅唇。

“周翦,我不欠你的!”

“但我要你,欠我一輩子!”

說著,她彷彿下了多大的決定。

“不要!!”

周翦察覺不對就,猛然大吼,雙腿如同炮彈一般彈射,躥了出去。

他有種不好的預感。

鹿老賊也慌了。

頭一次遇到不怕死的人質。

他深知,人質死了,那麼他也不遠了!

隻見衛青衣的脖子一扭,竟是要主動抹上匕首。

千鈞一髮,周翦撲上去抓住了她的手,減少了力量。

可還是晚了一步。

衛青衣的脖子在匕首下,留出了一道血痕,不深不淺,但觸目驚心!

她的精緻五官,浮現一股痛苦之色。

“啊!”

周翦見狀,瞳孔血紅的怒吼,含怒一腳踹向鹿老賊的腹部,成功奪回了衛青衣。

砰!

鹿老賊踉蹌後退,老臉疼的蒼白,口中溢血,箭矢被周翦踢進去了一些。

他看著近在咫尺的周翦,雙眼爆發出了狠辣的芒。

“去死吧!!”

他舉起匕首,就要動手。

但就在此刻。

苦老率領的青天衛,魚貫而入,以殘影般的速度逼近。

“放肆!”

“住手!”

“休傷陛下!”

接連的爆喝,讓鹿老賊瞬間一慌,看著趕來的青天衛,他被迫收手,狠狠咬牙,拖著殘軀轉身就逃。

夜色中,還留下了一句極度怨毒的話。

“皇帝小兒,我還會回來的!”

“我們冇完!!”

聲音迴盪,讓人耳膜不舒服。

但此刻,周翦根本冇心情搭理他,雙手死死按著衛青衣的脖子,阻止血液流的太快。

“鬆,鬆開!”

“我不要你管!”

“我恨你......”衛青衣的潔白肌膚被鮮血暈染,美的讓人憐惜。

她卻又倔強開口,奮力的想要掙脫,尋求一個解脫。

“閉嘴!!”

周翦怒吼,拿出了男人的風範。

衛青衣一顫,淚水流淌,意識逐漸模糊。

周翦心急如焚,隻能攔腰抱起她。

“傳賈神醫!!”

“苦夜,給朕追!”

“朕要把這個老賊碎屍萬段,磨滅成灰!!”

他怒吼,逆著人流奔跑。

見到衛青衣的脖子不斷滲血,所有人震怖,臉色難看!

“是!!”

眾人大喝,不敢有半點耽擱,秦懷柔更是親自幫衛青衣捂住了傷口。

就這樣,人群一分為二。

周翦帶衛青衣治傷。

而青天衛則全力追殺鹿老賊,一直追進了皇宮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