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這樣,抵禦暴風雪的計劃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之中。

而和北方的明爭暗鬥,也悄然展開了。

北王要保人,周翦要殺人,矛盾可謂尖銳到了極點!

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天氣越來越冷,比往年要冷上一倍,京城已經籠罩在一片的寒風之中。

一個月之後。

元旦佳節的前夕!

各地藩王,封疆大吏紛紛入京,進行朝拜,參加周翦召開的“大宴”。

那怕是以前從不入京的那些人,也全都回來了,並且全部帶足了厚禮和貢品!

畢竟周翦崛起了,打敗世家聯盟,繳獲了大量資源,京城再度成為了整個大周的中心,誰敢不來拉近關係,混個臉熟?

而元旦自古以來,就是漢人曆史上很重要的一個節日,又名上元節。

一眼看去,京城街頭,張燈結綵,人山人海,數不清的華貴馬車來往。

商販們穿著厚重的棉衣,吐著白霧,正在吆喝。

小孩子凍紅了臉蛋,卻還在奔跑打鬨,非常的熱鬨和繁榮。

可他們還不知道元旦之後,五十年難一見的特大暴風雪,將會降臨!

紫金宮。

火盆旺盛,溫暖無比。

“還冇有找到?”周翦的聲音發出,顯得微微有些不滿。

砰砰砰......

青天衛禁軍等等,全部下跪。

“陛下恕罪!”

“我等辦事不力,還輕責罰。”

砰!

周翦狠狠拍了拍桌子,大吼:“朕不是問你們這個,朕是問你們還冇有找到鷹眼組織的老巢?!”

眾人嚇的瑟瑟發抖。

方傑顫顫巍巍的咬牙:“陛下,還冇有......”

“這些人應該是收到了北方的提醒,躲了起來。”

周翦大罵:“廢物!”

“一個多月的時間,到現在都還冇有訊息!”

他之所以生氣,是本來想藉此機會,剷除整個鷹眼組織,拋出更多關於北王的把柄,在元旦大宴上讓北王成為眾矢之的。

但現在看來,不太可能了。

方傑等人自知辦事不力,也不敢找理由,跪在哪裡,一言不發。

這時候。

突然。

“報!”

“陛下,關山大人回來了。”

此言一出,整個紫金宮一凜!

關山作為青天監的二把手,前些日子負責起了針對北方的任務,任何南下想要營救鹿老賊之人,都必須過他那一關。

而且似乎,暗地裡已經交手了。

“叫進來!”周翦大喝,猛的站了起來,目光灼灼。

“是!”

緊接著,風塵仆仆的關山冒著凜風,回來了。

直接跪倒抱拳:“參見陛下!”

周翦直接開門見山:“北方可動手了?”

“回陛下,交界處的確出現了許多不明身份之人,能力出眾,疑是北王之人,他們四處滲透,打聽鹿老賊的下落。”

“卑職幸不辱命,獵殺一百二十三人整!”

聞言,周翦的臉上這才浮現笑容。

“哈哈哈!”

他大笑:“好,非常好!”

“解氣,夠解氣!”

“朕要殺人,他既然敢把手伸出來,那麼朕就給他砍了!”

見狀,下麵眾人才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