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地搖曳,飛雪走石,恐怖如斯!

那怕在室內,耳朵都是嗡嗡嗡的,因為強大的暴風雪力量實在是太驚人了。

呼哧!!

嘭嘭嘭!

強大的暴風雪,刮斷了皇宮的所有旗幟,捲起了無數的瓦片,花花草草更是被攔腰斬斷。

幾十個膀大腰圓的禁軍狠狠的抵著門窗,避免太和殿的內部被波及,他們都顯得吃力至極。

多處都傳出了哭喊,害怕的聲音。

百姓們蜷縮在一起,躲在各處宮殿,瑟瑟發抖。

“嗚嗚嗚......”

嬰兒啼哭,讓人愈發壓抑。

但所有人都做不了什麼,隻能等今夜的風暴過去。

突然。

轟隆!

巨響從太和殿的後方發出,震耳發聵,甚至壓蓋了風雪的聲音。

那明顯是什麼巨大的東西垮塌了。

周翦猛的睜開雙眼,射出犀利的芒:“怎麼回事?”

“報!”

方接滿頭是雪的衝進殿內,砰的一下摔在地上,神情驚慌道:“陛,陛下,不好了。”

“後宮有一棟樓被吹垮了,連著砸到了好幾處宮殿!”

“皇,皇後孃娘疑似在裡麵......”

聞言,在此的文武百官,皆是神情大變。

“什麼?”周翦大吼,直接暴走,臉色瞬間猙獰,嘶吼:“朕不是讓你們做好準備嗎?”

“風暴剛來,怎麼就出現這樣的亂子!!”

方傑欲哭無淚,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各宮殿都冇事,加強了防禦風暴的工事,但後宮偏偏遭殃。

轟隆!

暴怒的周翦直接掀翻了伏案,劈裡啪啦的掉了一地。

“一群廢物!”

“廢物!”

“皇後出了什麼事,朕要你們陪葬!!”

他怒罵,罕見失態,瞬間往殿外衝去。

百官嚇的肝膽俱裂,房子都被吹垮了,陛下此時出去,太危險了!

紛紛驚呼攔路:“陛下,不可啊!”

“您不能出去!”

“卑職去吧,太和殿需要您坐鎮!”

有大臣甚至抱住了他的腳,神情大怖!

周翦心急如焚,那可是後宮,那可是他的女人啊!

一個男人,自己女人都保護不了,那還叫男人?

“滾開!”

“方傑,苦老,跟朕來!”

“帶上繩子,快!!”

他怒吼,青筋暴露,渾身都像是被點燃了。

“是!”二人同時大喝,大批人員砰砰砰的腳步聲響起,往太和殿的南門奔去。

大殿內,也全部慌了。

“陛下!”

“太危險了!”

“卑職去吧!”霍恩等人還在苦口婆心的勸道。

“不行!”

“朕必須親自過去看看才放心!”周翦嚴詞拒絕,而後嚴厲的看向各心腹。

“朕不在,你們要做好應急準備!”

“風雪一旦大了,其他地方肯定也要出現不可控的情況,朕要你們身先士卒,做好各自工作!”

“撐過今天,就算贏了一半!”

他不辭辛苦的頻繁交代,很是在乎百姓的安危。

如此天災麵前,所有大臣的眼睛都紅了,齊齊下跪:“我等遵旨!”

“陛下愛民如子,我等佩服!”

“我等勢必身先士卒!”

周翦冇有再耽擱,整個京城的佈置他都佈置好了,但後宮卻成為了第一個缺口。

他二話不說,直接衝出太和殿。

呼哧!!

一瞬間,可怕的風雪幾乎將他吹翻,眼睛無法睜開,耳朵也全是嗡嗡嗡的聲音,彷彿置身絕境。

“陛下,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