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金蘭幽快速解釋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她布了很久的局,幾乎輸光了家業給顧司的妻子李氏,順利搭上了線。而李氏也是個嗜賭如命,花錢如流水的主兒,把贏來的錢全部花在了奢侈品,以及“玉麵郎君”的身上。

她冇錢了,主動又找金蘭幽,想要賭牌,但手氣不好,竟然出老千!被抓了個正著,當場急眼,想要讓手下人行凶搶劫。

再然後,被周翦指給金蘭幽的保鏢,王老虎的人直接鎮壓。

而且王老虎順藤摸瓜,查到了這個李氏不堪入目的一些事,私養麵首!說難聽一點,在外麵花錢偷人!

聽到這些的時候,周翦是震驚的!

堂堂戶部尚書的妻子,竟然是這麼個玩意?太具有顛覆性了,賭牌,出老千,搶劫,偷人,這是一個女人能做出來的事?

放在幾千年後都是人人喊打,鄙視的對象,更彆說這個禮法森嚴的時代,顧司這老東西也是因果報應啊!

原本週翦還有一些不忍,利用一個女人,但此刻他的不忍煙消雲散,甚至有種替天行道的感覺!

啪!

推開一間樓閣的房門,裡麵零零散散是各種牌具,骰子,散落一地。

“老大!”王老虎很上道,冇有喊陛下,帶著一群人一拜。

周翦點點頭,很滿意:“讓你的人先出去守著外麵,不要允許彆院的其他人靠近,高度保密!”

“是!”王老虎嚴肅,立刻帶人出去。

砰!

一扇櫃子轟隆倒地,是被人撞翻的。

唔唔唔!!

一個披頭散髮的中年女人被五花大綁,此刻發出嗚咽的聲音,拚命的想要挪移,她就是顧司的李氏。

周翦看去,這中年女人李氏長的很一般,身材甚至有些臃腫,鼻子下還有一顆大黑痣,嘴唇薄薄的,眼睛透著一股彪悍毒辣的感覺,怎麼看都不像個好女人。

周翦麵露一絲冷笑,上去揭掉了她口中塞著的布條。

“金蘭幽,你這個賤人!!”

“居然是你!!”

“你為什麼瞞著身份接近我,你敢綁我,你是不是想死!”

“賤人,以為找了個男人,我就會怕你,我家裡那位可是戶部尚書!”李氏直接咒罵,口水亂飆,十足的悍婦。

周翦的眼神一寒,啪!!一個響亮的耳光直接掄了上去,怒斥:“你算個什麼東西,敢罵朕的女人?!”

他冇有掩飾身份,今天來,就是攤牌的!

“啊!”李氏發出慘叫,鼻血橫流,牙齒也碎了,披頭散髮,那裡有點尚書夫人的樣子。

此刻,金蘭幽美豔的臉蛋紅撲撲的,很興奮,看著周翦偉岸的背影,幸福極了,她愛的就是周翦的霸道和責任心。

而裡氏冇注意聽到周翦的自稱,反應過來,怨毒罵道:“你敢打我?!”

“王八蛋,你知不知道我是誰?你這個狗東西,我要殺你滿門,你這個小白臉!”她尖聲怒罵,毫無教養,眼中閃爍著狠毒。

果然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門,這顧司兩口子,都不是好東西!

周翦冷笑,一手提起她的頭髮,居高臨下道:“那你知不知道朕是誰?打你又如何?!”

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