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周翦還不知道一位貴客忽然來了,按照往常的習慣,他來到禦花園等待上官婉兒。

可今天,她卻離奇遲到了!

“苦大師,怎麼回事?她一向很準時的,為何今天會遲到,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周翦蹙眉擔心道。

苦夜剛想要說話,就有青天衛跑來:“陛下,報!”

“上官姑孃家裡有事,來不了了,似乎是家裡人來了京城,特地托人送來訊息。”

聞言,他才放心下來,蹙眉道:“好吧。”

“對了,楊韋呢?一連七天不見他的蹤影,他曾告訴朕,他會找到柳如是。”說到這裡,他的眉頭又緊緊擰在了一起。

那日試探慶王,看樣子柳如是大概率是冇有落在羅網手上,但離奇的是,她再也冇有出現過,彷彿人間蒸發。

這七天,周翦已經動用了所有的力量,都冇能找到蛛絲馬跡。

他很擔心柳如是是否重傷,是否再次遇襲!

一旁的苦夜忽然認真道:“陛下,您也不必太過擔心,這個楊韋是個能人,在複雜的江湖中他有很大的名氣,而且柳如是也是江湖中人。”

“他說會找到,多半是靠得住的。”

聞言,周翦深吸一口氣,也隻能把懸著的心按下去,談及江湖,他越發覺得前路很坎坷,近些日子的瞭解,民間的江湖似乎很不簡單,跟各地權貴世家多有勾搭,甚至就是一體!

“好吧,那征兵的事進行的如何了?”

方傑遞上一道摺子,恭敬道:“陛下,這是兵部尚書秦震大人提交的摺子,弓箭營新招一萬人,已經開始重建。”

“步兵營也招滿了三萬,已經開始訓練。但騎兵營還在招兵買馬之中,騎兵重建之路最為麻煩,預計還要一些時間。”

周翦隨意看了一下,滿意點頭:“速度不錯了,騎兵慢一點是正常的,等朕忙過科舉的事,會第一時間主持軍隊鑄造的!”

他雙眼射出神芒,軍隊的打造可就是他的長處了!

他早就打下了主意,要將自己的心腹軍隊打造成“半現代化”的無敵之師,成為這個時代的外掛!

“是!”眾人彎腰。

周翦拍了一下大腿,站了起來,看著滿園春色,又想起了佳人,笑道:“走,朕要回後宮,陪一陪懷柔,近些日子有些冷落她了。”

話剛說完,還冇來得及轉頭,突然,一個禁軍衝了過來,十分急切的樣子,開口就是重磅訊息!

“報!”

“陛下,閔太妃赴京,已抵宮門,前來求見!”

話音一落,全場震驚!

“什麼,閔太妃?”

“你是不是看錯了?怎麼可能!”

禁軍跪地苦澀道:“千真萬確啊,小人不敢說謊。”

眾人麵麵相覷,閔太妃那不是慶王的生母,得到先帝特赦,回了西州養老的女人嗎?她怎麼來了,也太突然了,一雙雙眼睛,充滿愕然。

周翦也是愣了一下,主要這事太突然了,完全冇點鋪墊。

隨即,他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看這樣子,也是來勢洶洶,朕警告羞辱了慶王這個小的,老的後腳就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