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夜等人連忙跟上,說不出的嚴肅,誰也冇想到通道竟然通往後宮,這事往大了說,得落一兩千的人頭!

頗大的動靜,也迅速吸引了西宮太監宮女的注意。

“參,參加陛下!”數不清的人跪下。

周翦冇有理會,滿臉煞氣衝向宮殿裡麵,留下一地的太監宮女瑟瑟發抖,不知所措。

“陛下怎麼了?”

“陛下怎麼進來的?為何冇有聽到稟報?那個渾身是血的人是誰、”

“嘶......太妃難道又將陛下激怒了?看陛下的樣子是要吃人啊!”

“等等,不對,太妃不是在沐浴嗎?!”有宮女驚呼,雙眼放大。

“......”

砰!

周翦一腳,狠狠踹開了宮門,冇有半分的猶豫,大吼:“吳南微!!”

這是他第二次暴怒前來興師問罪,震動整個宮殿。

深處的屏風後,一口寬大的浴桶裡麵,熱氣升騰,花瓣漂浮,正在沐浴的吳南微一驚,是周翦的聲音嗎?

緊接著,急促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周翦還在大喝她的名字。

她聽清楚了,風韻臉蛋驟變,閃過一絲驚慌,連忙從浴桶裡站了起來,嘩啦啦的水流四濺,伴隨熱氣,朦朧了她的嬌軀。

但依稀可見,膚如凝脂,神秘妖嬈,S線完美,隻怕是天下任何一個男人見了都要為之瘋狂。

她狼狽不堪的抓起一件白色浴布,纔剛剛裹住身子,周翦就闖了進來,宮女們完全擋不住。

她鳳顏盛怒:“周翦,滾出去,你也太不把本宮放在眼裡了!”

這瞬間點燃了周翦的怒火,大步一跨,衝了上去。

“你,你要做什麼?!”吳南微慌了,不斷後退,上一次的事還曆曆在目,周翦親手扯下了她的貼身衣物。

“做什麼?”

“朕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啪!

周翦直接一個耳光扇了過去,他不想打女人,但前提是不要太過分!

砰!

吳南微被扇倒在地,大腿及鎖骨大片雪白肌膚暴露,摔的生疼,她一隻手捂住胸口,一隻手捂住滾燙的臉頰,直接被打懵了。

四周伺候的宮女,當場震怖!

陛下闖入太妃浴室,還扇耳光......

吳南微回過神,威嚴的俏臉浮現怒火,嗬斥:“周翦,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

“你就不怕世人知道天啟這一朝的皇帝是一個畜生嗎?你眼裡還有冇有禮法,還有冇有長幼!”

她氣的幾乎渾身發抖,自己沐浴的時候,周翦都敢闖進來,還有什麼是他不敢做的?

這尖銳的嗬斥聲,已經傳到了宮殿的前方,兩扇門之後青天衛們紛紛一凜,而後立刻封鎖這裡,不讓訊息流出去。

屏風後,周翦怒極反笑:“你這個毒婦居然還有理了!”

“禮法?你有嗎?!”他大吼。

望著暴怒的他,吳南微心虛了,蜷縮在角落,一雙玉臂死死環抱自己:“你什麼意思?”

“哼!”

“西宮的通道是怎麼回事?”周翦質問,麵色憤怒。

雖然吳南微很美,皮膚又白,且現在穿的很少,隻要他想,隨時可以占有,但他可冇這個心。

聞言,吳南微的臉色一變,美眸閃爍:“你在說些什麼?”

周翦猛的蹲下,一隻手掐住她白嫩的脖子,咬牙切齒道:“還想裝傻充愣?福壽已經被朕抓住,還敢狡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