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傑反應過來,如墜冰窟,腦中瞬間出現三個字,投名狀!陛下這是要自己徹底斷絕跟朝中權臣的來往,畢竟殺了楊牧,等於死仇。

他心中震驚,原來陛下以前都是在韜光養晦啊!

“恩?”周翦不悅眯眼。

方傑眼神一震,輔佐陛下,剷除奸佞,還朝廷一個青天白日,那個熱血男兒會不願意?

“陛下,卑職領命,勢必親手拿下他的頭顱!”

周翦霸氣起身,拿起筆墨,迅速在宣紙上寫下一個“殺”字,而後擲下。

殺伐道:“拿著這個去,殺不掉人,你就不配做朕的禁軍統帥,自己找口井,跳了!”

方傑撿起宣紙,如獲至寶,麵色通紅,大吼道:“是,陛下!”

他轉身握住刀柄,雙目銳利快步出去,大喝:“所有人,跟我來,執行皇命,斬殺奸臣!”

嘩啦啦的鐵甲聲轟鳴。

方傑帶著二十個手下就去殺自己的頂頭上司了,那怕有周翦撐腰,這也是需要勇氣的,畢竟以後麵對的將是整個小慶王集體。

對此,周翦相當滿意,這個人的確值得一用。

回過神,他的目光淡淡掃過紫金宮角落,哪裡站著一個二八少女,身穿蔚藍色宮女服,五官端正,皮膚白嫩,是個不錯的古典美人。

“綠萼!”他喊了一聲。

少女立刻上前,跪倒在地,聲音很柔:“陛下,奴婢在。”

周翦已經觀察她好幾次了,的確是個不懂爾虞我詐的苦命宮女,眼神也很柔和,不像是玩弄陰謀的人。

但他還是打算試一試。

噠噠噠......

慢吞吞走到綠萼麵前,她低著頭,看起來有些緊張。

周翦伸手抬起她雪白的下巴,雙眸如電:“你在緊張什麼?”

“陛,陛下,您是天子,奴婢自然是怕您。”綠萼額頭有絲絲香汗,說不出的誠惶誠恐。

周翦自問前世經曆,眼力已是非常驚人,陡然銳利道:“看著朕!”

綠萼嬌軀一顫,連忙照做,眼睛很好看,杏仁似的。

“朕抓到了一批刺客,有人說朕遇刺,其中也有你的份兒?”

“啊?!”綠萼的臉蛋瞬間煞白,淚如雨下,拚命的磕頭,砰砰作響!

“陛下,奴婢冇有,真的冇有!”

“奴婢自幼家境貧寒,世代務農,到了我這裡更是饑寒交迫,當年若不是陛下看我可憐,將我帶回宮中,我早就餓死了。”

“天地君親師,這個道理奴婢是明白的,怎敢謀反?”

她一邊哽咽說話,一邊磕頭,將秀美的額頭都磕破了,仍舊不停,十分可憐。

這是一個苦命知恩的背景,瞬間讓周翦動了惻隱之心,特彆是看到她為自證清白,不斷磕頭的樣子,不免憐惜。

隻是有些奇怪,一個婢女在這種緊張時刻,談吐卻如此清晰......

眼看頭都要磕破了,周翦打消疑惑。

“起來吧,朕隻是試探試探你,從今以後,好好做朕的貼身侍女,不要像今日皇宮被處死的那些人一樣,懂嗎?!”

綠萼一顫,擦了擦淚花,俏臉無比認真:“奴婢明白,今生奴婢隻忠於陛下一人。”

周翦擺擺手,讓她起來,而後走向桌案打開奏摺,打算多瞭解瞭解朝政。

這不看還好,一看就直接懵逼了!

共計七十八道摺子,來自大週二十九州府,所奏不是颳風就是下雨,不是缺錢就是欠響,百姓莊稼不好,落草為寇,比比皆是。

最奇葩的是因為朝廷不發軍響,平州各地甚至有軍隊上山做土匪,專搶富人!

啪......啪啪!

一道又一道摺子被他扔下,他不斷翻找,硬是找不到一道好事的摺子。

他的臉色愈發難看,這大周朝的爛攤子可特麼不止一個小慶王那麼簡單啊!記憶裡明明批了銀子去軍隊,但莫名其妙還是有許多軍隊嘩變,說是一年半載冇拿到軍響。

“王八蛋!”

“肯定是那個狗東西吞了朕的銀子,這麼多軍隊嘩變,夏延這個兵部尚書是特麼吃屎的嗎?!”

他作為曾經的軍人,脾氣火爆,嫉惡如仇,當即爆發。

砰!

他雙手一掃,將碩大桌案的奏摺,連同筆墨紙硯通通掃飛,劈裡啪啦掉了一地。

嚇的殿內所有宮女侍衛,砰然下跪,瑟瑟發抖不敢抬頭。

隻有綠萼這個貼身婢女,連忙上前:“陛下息怒,還請保重龍體。”

周翦有著超強的自控能力,深吸幾口氣,告訴自己要鎮定,凡事要慢慢來,一口吃不下一個胖子。

“呼!”

他吐出濁氣,逐漸平複:“收拾一下。”

“是!”綠萼點頭,大眼狐疑,陛下的脾氣怎麼也變好了?

“等等!”

周翦目光一閃,鎖定在了一片狼藉中的一副畫卷,被他打翻在地,不慎露出了半張。

準確來說,那是一張美人圖!

僅僅一眼,周翦直接被吸引,下意識將其撿起來,打開一看。

隻見畫卷中的女人,五官絕美,栩栩如生,彷彿快要走出來了。麵凝鵝脂,唇若點櫻,眉如墨畫,神若秋水,說不出的柔媚細膩,說不出的百轉千回!

特彆是她的眉眼,有一抹骨子裡的書卷氣和聖潔氣,那絕對不是裝出來的,而是一種涵養,一種底蘊!

讓人心生慚愧,不忍褻瀆!

周翦驚歎,或許隻有秦懷柔的那抹英氣可以與這個女人的書卷聖潔氣相比,論容顏,更是極品!

畫卷下方,題字一排。

“中原胭脂榜,美人第七!”

“此女是誰?朕的桌案上怎麼有她的畫卷?”周翦追問。

綠萼看了一眼,情不自禁露出驚豔和自卑兩種情緒,又認真道:“陛下,您忘了?她是京城天闕書院的上官婉兒先生。”

“唯獨一個女子,被授為先生的大才女!您曾想邀請她進皇宮一敘......但被......”

她不敢說完,有些尷尬。

周翦回憶起此事,的確是被拒絕了,身體原主人那可是吃喝玩樂樣樣精通,正事卻一樣不乾,導致百姓民不聊生,天子名聲可謂是爛透了,不怪人家拒絕。

“那中原胭脂榜又是什麼東西?”

綠萼大眼微微一亮,頗有興趣道:“陛下,中原胭脂榜通俗點說就是美人榜,是由天下人評選且公認的榜單。”

“榜單上的七位美人都是絕代女子,不僅僅容顏絕世,而且在各自領域都有驚豔成就,不輸男兒。”

“上官婉兒先生就是以博學聞名,排第七。”

聞言,周翦隻覺得這個世界都特麼瘋了,破音高聲道:“一共就七個人,她才排第七,最後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