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过小妹及笄你便娶小妹为妻,是不是江炫小子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文学常识 >

  1.

  记得年少懵懂时,牵着你的手,你是我的青梅,我是你的竹马,你就像一条小尾巴,我走到哪里,你追到那里,你总喜欢搂着我的胳膊,似撒娇地问我:“我们什么时候才能长大?等长大了,小妹一定要嫁给琉哥哥!”我轻轻地揉揉你的头,眼眸中盛满了世间所有的温柔,每每都会重复着:“快了,快了!”你会笑得很开心很开心,银铃般的笑声充满整个院子。

图片 1

71江炫威胁我好一会儿,并且以根本不是理由的种种理由来逼我换医院。可看我没屈服于他的胁迫……,他生着一肚子气,不吭一声就走了.现在才知道,那家伙说自己能睡都是假的.到下半夜一点还没睡的人明天早晨能起床上学吗?……啊,是不是不回家直接上学校啊?不会的,那家伙不会那么聪明的。┬.,┬连世宗大王都没认出来的家伙。┬.,┬那小子走后,我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听到了不知是谁的脚步声,接着病房的门手柄转了一圈。是不是江炫小子,在回去的路上觉得我太可恶,又返回来了?.……。"海娜呀~~~~~~啊~~~_"真想,马上就去锁死门.因为刚才进屋的不是别人,是田海林。"哥,哥哥,你喝酒了?""嗯~_""为什么?为什么喝酒啊!!!┬.,┬!!""嘻嘻,心情好!高兴!嘻嘻嘻。"你是心情好,高兴。可我的心情很糟啊."什么?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是啊!""什么事?""嘿嘿,云盛说我长得很帅,嘿嘿。_""难道,你相信了他的话了?""相信!!!相信!!我自己看也觉得自己很帅的嘛!!嘿!嘻嘻!!_""-0-""哎哟,我们漂亮的海娜,你也那样想的吧?"我漂亮倒是真的。_"_""嘻嘻,为了我妹妹调查白秀琳,果然没白干哪!"调查白秀琳?"哥哥,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呀?""什么意思~嘻嘻。这位伟大而帅气的田海林,为了独一无二的最可爱的妹妹,牺牲自己,暗地里对白秀琳那丫头的行为进行了调查~虽然不是我一个人做的……。""除了你还有谁?""嘻嘻。云盛,金云盛_"金云盛?那个"哈哈哈哈."的小子?"真的?可是金云盛为什么调查白秀琳呢?.""什么为什么?~嗨,因为云盛非常讨厌白秀琳那丫头,所以……""是吗?非常讨厌她?""嗯,嗯。白秀琳,那丫头,真是个坏女人。""是啊,是啊,这个事实连绿头苍蝇都知道的了。┬.,┬""不是的!!!也有不知道的人!""什么?什么人,还有不如绿头苍蝇的家伙?┬.,┬""是我们学校那该死的三年级黑猪老大。""是哥哥学校的前辈?""哦,嗯。那些小子们,不知道白秀琳有多坏。今天江炫在他们面前拖走秀琳。所以,他们说明天就要揍江炫呢。"?!"什么?!!揍他?!!是谁?!!!是哪个王八蛋!!那个黑猪吗?!!"我把对这小子到现在的全部怨恨聚集起来.毫不留情地摇晃这醉酒的家伙!"啊,啊,嗯?海娜,哥哥头晕。┬.,┬""该死的,醉鬼!别装可爱!!你快露出本性来!!啊,不是这个样子啦!!靠!!再详细一点说给我听!!快点!!""呃嗯。那是,我们昨天才知道了白秀琳那丫头的罪行,今天就告诉了江炫。他一听完就直奔三年级,去抓正在和前辈们聊天的白秀琳,不管三七二十一硬把她拖走了。三年级前辈们怎么劝他也不听,把前辈们说的话当耳旁风,硬把白秀琳给揪住拉了出去的,那小子也够疯的了。怎么能在前辈们的面前……。"哎哟!不是他疯了,只是!没认出自己的前辈而已!┬.,┬!当前辈的还不了解后辈的记忆力??你这个糊涂的黑猪也可以当老大吗?┬.,┬"什么,那么,江炫明天就要挨打了??!是不是哥哥!!""呃嗯,怎么说也是免不了吧。嘻嘻。""现在你的朋友就要被打了。不是!即将成为你的妹夫的人,就要挨打呢!!你还能笑得出来呀!!?""我也不想笑啊,可我忍不住啊。┬.,┬""哎哟!妈妈哟!!您怎么生出了这么个异型了?!!┬.,┬"我把因酒提不起精神的家伙晃了几下就用力甩到一边去了。"哎哟!!!!田海娜!!┬.,┬"我不再理这家伙,迅速地给江炫打电话,可是江炫的新手机号是多少?…….妈呀,该怎么办?┬.,┬?正坐立不安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哥哥!!给我手机!"(这家伙应该有自己朋友的号码吧?.)"不给!_""世界上最伟大、最帅的哥哥,借我手机用用吧。"不等话音落下,海林那家伙的手机以可怕地速度向我飞过来。以后我会经常用这一招的。┬.,┬等一下,江炫……手机目录中找江炫的时候,这家伙的手机突然响了。哎哟,绝了!_手机屏幕显示着[灯泡眼].这么晚来电话的灯泡眼是谁呢?很纳闷,实在忍不住了,按了ok键。"您好……"[哥哥!!!!]"是哪一位?"[什么,什么呀?你是哪个不要命的丫头!!]"啊?"[你是谁?你干吗接海林哥哥的手机?!!该死的丫头,找死啊?!]你的语气让我很不爽啊.^虽然生气可我暂时忍住了,我的精力集中在这丫头的声音上,我分明在哪儿听过这个声音,是谁的声音呢?谁呢?……[该死的,你还不赶快给我换我的海林哥?啊?]"啊,对了,你是越南裙子吧,原来是你啊。"[什么?!越南裙子?!!喂!还不给我换我的海林哥?!啊?!]我的海林哥?什么呀越南裙子你。哼哼,难道对这小子有意思?!"啊,好久没见到你了。你有什么事找我的darling吗?"我确认是那个丫头了。[da,darling?]越南裙子颤抖的声音。"什么,你认识我的darling吗?"[吓,吓!你,你现在和海林哥哥在一起?啊?]"妈呀!你!别摸了!别!_"[喂!!!!你是谁!!!!!]"是谁?!当然是田海林的女朋友哇!_"[什么?!!!]我就叫你难受一会儿吧。┬.,┬"海娜,我困了。我们睡觉吧。┬┬"海林好像是困了,在地板上揉着眼睛说。这意味深长的话……"海林~说什么?听不清~_""哎哟!睡觉吧!我困了!睡吧,关灯了~。"[什么!什么呀!?!哥?!!哥哥!!怎么会……]"我的darling关灯了?快过来吧。_"关了灯后那家伙晃晃荡荡地到床前,爬上了床。"给我枕你胳膊。"海林的话,我没有理会,用手捂住手机,以防声音传出去."枕我胳膊?白痴!靠边睡去,明天还要上学呢。""啊呀~胳膊枕头!""哎呀,该死的!!靠边!!快睡去!!""咿呦~~啊~我的脖子很疼啊。""我的胳膊有伤,难道你忘了?-_-?""还有另一只胳膊嘛。""醒酒了吗?""哦,嘻嘻,所以,要胳膊枕嘛。^_^"那失性的表情,果真清醒了吗?.?"不行,不要。喂,快睡吧。我现在得通话呀。""和谁呀?""有那样的人。叫越南裙子,是世界上最坏的三八女的朋友。也一样是坏蛋,和三八女差不多的坏丫头-_-"好像是这家伙没听懂,愣愣地用无力的目光瞅着我。"是啊,以你的智商怎么可能听懂呢,.喂,快睡觉吧。""亲我一下……"……?!"什么?!""要是亲我一下,我就睡觉了。""发什么疯?我们是兄妹呀!┬.,┬"我的话音未落,那家伙用胳膊把我的脖子转向他的方向。这么危险的气氛!"如果给我胳膊枕,我就不亲你~"你小子的目的就是那个嘛,嗯。"不要,不给你胳膊枕,干脆亲就亲吧~!!"我比谁都清楚,这家伙不可能亲我。那么不喜欢我的面容的家伙,嗯(我们刚生下来的时候,这家伙见了我的脸就哭……这是我妈告诉我的。┬.,┬)"真的?真的要亲你了?""我宁死也不给你胳膊枕,亲不亲随你便。"这家伙,我不依他,他的整个脸都阴沉下来了。我趁这个机会,轻轻转过头,就这一瞬间,我的脸腮感觉到了,那个,某人的嘴巴."啊呀!妈呀!"这个疯小子!┬.,┬,吓,多亏转过脸,不然……这神经病!喝了酒,就不认得了亲爹亲娘了是吧!!"田海林!!!快闪开!""我,嗯。""你这该死的家伙!!""……真倒霉……""什么?哥哥,你说什么?""……倒霉……田海娜。"然后,他就入睡了。^我还在以鄙视的目光注视着这样的海林时……电话那边传来了非常大的越南裙子的声音。[哥!是我听错了吧?啊?那是哪儿?现在是不是被那个丫头强xx啊??]强,强xx?这越南裙子没有说不出口的话呀.^"强xx个屁!喂,越南裙子,田海林和我正在交往中,别再打电话过来了!!啊?_"[什么?!什么?!不会!不会这样子的!哥哥!我不是都告诉你了嘛!]"你告诉什么了?"[哥哥,我都告诉你了,是秀琳指使的,我都给你作证了嘛!我牺牲朋友,选择了爱情!]"做了什么证?"[秀琳一口咬定不是自己干的,是我给你一个一个地揭露的呀!哥哥!我们重新开始吧!]这回我大概了解了海林和云盛怎样去掌握那么狡猾的秀琳丫头的行为.分明是出卖自己的色相,从这丫头口中掏出全部情况……就是这样的。真是,用那个脑袋去学习多好啊。无论怎样,都是你白秀琳,你这臭丫头造的孽,你自己去收拾吧。我不是早就说过吗?要善良地活着。^我已经听完了大概的情况,就那么挂了电话.然后,担心着明天的事,就睡着了。┬.,┬

  “过来,到你了。”他看着她,笑得宠溺。

  那年我弱冠,你小我两岁,犹记得你满眼泪光出现在我面前,因为哽咽,声音听起来糯糯的软软的,小声地问我:“琉哥哥会不要小妹吗?”我满脸疼惜,抱着你娇小的身躯,坚定地说:“不会的!我一定会等着小妹,等小妹及笄那天,亲手绾起你的青丝,十里红妆,娶你为妻!”你笑了,仍旧笑的那么开心。

“Dony,咱今晚吃什么呀?”

  她喜欢玩切西瓜,但也仅限于喜欢切里头的火龙果。原因无它,因为它少嘛,她说。他无话,只得在前面替她切其他的,等到火龙果时按个暂停,唤她过来。

  两年过去,你已及笄,敌军来犯,侵扰我国边境,你为丞相之女,我为将军之子,我被派去击退敌军,并不知情的你跑到我的家中,拿出梳子,满眼渴望,收起刚刚的愁绪,走过去接来梳子,梳着你那柔顺的长发,轻轻地绾起一个样式,简单、大方,配极了你的气质,我牵着你的手,仔细端详你的容颜,在脑海中刻下你的一颦一笑,你娇羞的低下头,才想起你已不再是年少,现在的你已有了少女应有的矜持,正思索要不要告诉你,手下的士兵却已来报:“将军,我们该上路了!”你似想起了什么,反握起我的手,握得那样紧,眼中满是恐慌:“琉哥哥,你...你不是要去边境的对吧,你说过小妹及笄你便娶小妹为妻,琉哥哥从来不骗小妹的,今天小妹及笄了,琉哥哥……”你的泪水爬满了整个脸庞,窝在我的怀里,停止了说话,我抱着你,揉你的发,似安慰你,也似安慰我自己:“小妹乖,琉哥哥答应小妹的事怎么可能做不到呢?只不过敌军来犯,边境城池危在旦夕,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我怎能弃他们于不顾?况且,我一定会回来的,到那时,定铺就十里红妆,亲手为你披霞戴冠,娶你为妻!你,还会等我吗?”你抬起头,伸手摸摸我的脸:“小妹当然会等琉哥哥,不管多久,定会在你目光所能触及的地方等着你!”对我来说,最酸的情话莫过于此了吧,因为,这毕竟是你的第一次!

“Dony, 快过来快过来,帮我挑挑看穿哪条裙子,今天要去参加全体活动呢。”

  他喜欢看她笑,便每次送她去学校的时候带她去转角处的甜品店吃抹茶蛋糕。哦,对了,她最喜欢吃的便是抹茶。

  你送我到城门外,我依旧是揉你的发,四目相对,此时无言胜有言,转身,跳上马背,向你挥手离去,怕看你泪如雨下,所以不敢回头,你却抛去样子,大声喊道:“上官琉璃,你给我记住,我沁苘茹会一直等着你,你要是敢死在我之前,我一定自刭在你墓前,你要是敢把我忘了,我一定亲手剜出你的心脏!”那是你第一次叫我全名,第一次那么不顾形象,回首,你却笑了,笑的那样开心,我嘴角向上弯起,大声回你:“一言为定!”

“Dony,你帮我看看这道题嘛,我做不出来……”

  “木翦,你哥哥又来送你了。”一旁的同学笑道。

  三年征战,大获全胜,对你早已思念成疾,十日的路程,缩成了五日,却发现早已物是人非,你扑到我怀中,梨花带泪,向我诉说了三年中的全部经过:“先帝在时,对你我两家委以重任,引起太子的强烈不满,先帝驾崩,太子登基,你我二人又已定终身,太子生性多疑,便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因为你的父亲虽已年老,却又屡建功劳,因而威望极高,此刻你也正在边境杀敌,除去你家只会引起朝野的强烈不满,于是新皇便将目光锁在了我的家中,先是借口父亲年事已高,让他赋闲在家,然后又慢慢地伪造假证,想要对我家斩草除根,永绝后患,但父亲毕竟威望还在,除起来也没那么简单,毕竟莫须有的罪名谁会信?然而正是这莫须有的罪名,害得我一家200多人死于非命,如果不是那天,我照例去你家等你,陪老夫人说话,恐怕此刻我……我……我便再也见不到你了啊!”你情绪越来越激动,气的连咳不止,眼泪簌簌往下流,我只能抱你在怀中,轻轻揉着你的发,说着安慰你的话,就像小时候一样,你慢慢平复了心情,动听的声音却使我冷透了身体:“琉哥哥,小妹怕是再也等不到与你合卺的那一天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何况是灭门之仇呢!琉哥哥,你会帮小妹的对吧!”我僵硬地抬起手,摸摸你的脸,揉揉你的发,对着你渴求的眼神,颤抖的说声:“好!”是啊,你是我的小妹,你说的话我怎么可能会拒绝呢?!

“Dony,你会永远陪着我的吧。Dony最好了。”

  她漾起笑,“是啊。”

  还好你不爱出门,出门也是坐着轿子或戴着面纱,所以没人知道你的样子,我按照你的计划,对皇帝说你是我的远房表妹,叫做上官涪梨,母亲已帮我们打点好了亲戚那边的一切,皇帝并没有查出什么,便打消了顾虑,你长得很美,又有才艺,很快便被封为了皇后!大典那天你披霞戴冠,化了淡妆,笑得很开心,容颜倾城,却少了曾经的单纯,多了一丝算计与阴谋。

“Dony……”

图片 2

  皇帝很宠你,不久你便有了皇嗣,我和你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甚至没有,不知不觉间便养成了习惯,喜欢上了向相反的方向眺望发呆,是为了重新回到过去吧!那样,我一定不会再放开你的手,可惜却再也回不去了,也许你已经忘记,我却仍记得你第一次对我说的情话:“小妹当然会等着琉哥哥,不管多久,定会在你目光所能或触及的地方等着你!”此刻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对你说:“琉哥哥也一定会守着小妹,不管多久,定会在你目光所能触及的角落里守着你!”自嘲的笑笑,我的爱在你面前早已低如尘埃!转身回房……

我睁开眼睛,苏林笑意盈盈的眼睛在我眼前散去。我好像还没彻底清醒过来,脑子里全是和苏林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挪了挪长时间不动已经不大灵活的双臂,我想我的手指一定很冰凉,我的怀抱也不再温暖。苏林不会喜欢这样没有温度的我的。我得活动活动,让整个身体暖和起来,那样等苏林来找我的时候,一定会很开心地扑到我的怀里的吧。

  但他于她也不过是一位哥哥,而他也确实是她的哥哥,是他多想了罢。

  皇子周岁那天,你对皇帝的恨早已按捺不住,偷偷的在袖中藏了匕首,在宴会进入高潮时,你拿出匕首刺向皇帝,殊不知,皇帝对你早有戒心,向一旁躲去,并一把抢走你的匕首,你看形势不对,转身就向我家跑去,看你惊慌失措的表情,便知道最坏的事情已经发生,拉着你的手想把你藏起来,皇帝已经带着禁卫军赶来:“上官涪梨,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刺杀朕!”你看他时的眼神冷的骇人:“你当初杀了沁丞相一家的时候却是也没想过自己也有被人报仇刺杀的一天吧!”皇帝的表情瞬间白了起来,颤抖的说:“你.你是沁丞相的女儿,沁苘茹?”你已经接近了疯狂,冲到皇帝面前,抓着他的脖子,咆哮道:“你没资格提我的父亲,你没资格叫我的名字,你害了我一家全部人口,我要杀了你为他们陪葬,你去死吧!”皇帝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你,一时间忘了反抗,旁边的士兵拿出剑向你刺去,显然是忘记了旁边的我,我保家卫国许久,未想过有一天会和自己人兵戎相见,一剑刺向那个士兵的心脏,所有人都惊愕地望着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杀那个士兵,我淡然的说:“杀她者,我必诛之!”望向你,心里默默的说“你是我的小妹,我怎能舍与他们伤你一分一毫,他们想要杀你,便让他们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扭头回来,继续

可是我忘了,苏林大概不会再来找我了。

  当初听到她要去外地上大学时,他恨不得让她改志愿,留下来。天晓得如果他不在了,她会怎样,他很怕。

上一篇:  大嫂非常热情地领我穿过有些霉味的客厅,不管读了多少遍《城南旧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