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孝敬自己的妈妈,雨滴望着油纸伞好奇的眼神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文学常识 >

  {壹}

深巷中,寂静的,飘零着几片绿叶,雨滴夹杂着岁月的吻痕,不舍得从天而降,它眷恋着慕蓝色天空熟悉的温度,它怀念在伟岸的天空里那弯唯爱的拥抱。脆弱的雨点抬起它略泛空洞的眼神,望着那抹幽静,相望,相视,淡然离去,或许它那隐藏着的泪水在告诉所有人:苍穹,你的包容填充着我内心原有的华丽,现在,我选择离开,离开你温热的怀抱,离开你厚实的肩膀,我愿隔着流年,与你共享沐落烟花。

冷冷的冰雨像雾一样地洒落下来。 我半歪着身子,手腕被人用力拉住。那样纤细润白的指尖,那样微凉却细腻的肌肤。 我吃惊地瞪大眼睛,眸中倒映出一张像花朵一样精致而美丽的脸孔。 细细的雨丝滑落下来,洒在他乌亮的碎发上。那细细碎碎的发梢,像是花瓣一样衬托着他精致的脸颊。他化了淡淡的妆,肌肤胜雪,粉唇若花。一双在雾气中绽放着琉璃般华美光彩的冰绿色的眸子,那样晶莹剔透。 他穿着淡蓝色的外套,镶着淡蓝色毛边的帽子在冷风中微微摇曳。他握着我的手,身形颀长,就像是天神一般站在我的面前。背后的街灯闪在他的背上,就像是坠落的天使,微微展开了他金色而透明的翅膀。 "啊——宇文曦!宇文曦!" "宇文曦下车了!他下车了!" "曦!我爱你!我爱你!" 女孩子们的尖叫声像大海的潮水一般,层层叠叠地向我们涌来。 我有些怔怔地望着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个握着我手腕的男孩子,却突然大声地朝我喊了一声:"恩瑜,快跑!" 他抓着我的手腕,把我用力地朝他的方向一拉。我被他拉得一下子就直起了身体,接着就完全没有办法反应,被迫跟着他的步子,疯了一样地朝人群外面跑去。 "曦,加油啊!" "曦,快跑!" "曦,我们会打电话给你的!快离开这里!" 恍惚间,身后像是传来洛枫他们的叫喊声。 难道他们也下车了吗?但他们的尖叫声吸引了一部分女孩子们的注意力,刚刚还把我们围得死死的人群突然松动了一点。 宇文曦用力地拉着我从人群中突围出去。他的掌心紧紧地贴着我的掌心,那份微凉的感觉一直传进我的心里。 我好似从来没有这么紧地被他握住过,更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心会和他贴得那样近。 我没有办法选择,没有机会选择,更没有时间选择。我只能被他紧紧地握着,跟着他像是疯了一样地朝人群外面跑去。 他乌亮的黑发在冷风中跳跃,湿湿的雨珠跟着他的步子在空中飞舞。我坚定地跟着他,拼命地跟着他,我用力地喘息,用力地奔跑。 "恩瑜,快跑!快跑!"他大声呼喊着,声音穿过冷冷的夜风。 一大群女孩子跟在我们的身后,就像是在这个冰冷的夜晚里拉出的一道绚丽的彩虹。 淡黄色的街灯在我们的身边闪过,路边店面里的霓虹像是流星一样飞过,我跟着他穿过人群,穿过马路,穿过车队,穿过小巷。 不管身后还跟着多少粉丝,我们不停地奔跑着,心在胸膛里狂烈地跳动。 "曦!"我一边跑,一边大声地叫他的名字,"我们……我们要跑去哪里?" "跑去那里!"曦抬起手,指向那飘着冷风冷雨的天空,"我们要跑去天边,跑去天堂,跑到永远的永远!" 他低沉有力而又富有磁性的声音穿过薄薄的雨雾,就像是窗前的风铃一样那么清晰地传来。 我的心好像是被他握住了一样。 不是疼痛,而是那种淡淡的却又甜甜的幸福。 啊,竟然是幸福呢! 被他这样紧紧地握着手腕,这样没有目标地奔跑,竟然会有这样的幸福。我看着他飞舞的发丝,看着他花朵一样精致的脸孔,竟然觉得眼睛里湿湿的,像是有泪水就要悄悄地滑落下来。 跑吧!就这样跟着他奔跑吧!就算是跑到天边,跑到天堂,跑到死去我也愿意! 我们不知道跑了几条街,不知道穿过了几条小巷。 身后跟着的脚步声越来越少,喘息声却越来越重。我的手被他紧紧地握在掌心里,那份微凉从我们相触的指尖传来,竟然让我觉得是那样的温暖和安全。就想这样被他紧紧地握着手,握到天荒地老也无所谓;就想这样紧紧地跟着他,跑到天边的天边,未来的未来! 雨越下越大,身后的尖叫声越来越少了。 曦的脚步却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他拉着我的手拐进一条小巷。我紧紧地跟着他,手指紧紧地和他交握。 追来的小女生们冒着冷风冷雨,跟在我们身后尖叫:"快点快点!他们进了巷子!" 巷子里又小又窄,根本容不得很多人通行。曦紧紧地拉着我,飞一样地奔过去。巷子虽然很狭窄,但却四通八达。我被他拉着胳膊,飞快地在小巷里穿行。拐过一个小小的拐角,曦突然抓住我的胳膊,把我向旁边的一个破旧的小屋猛地一拉。 咚!我险险地撞上他的胸膛。 他一把就抱住了我。 "曦,这……"我惊慌失措,开口想问他。 "嘘!"他一下子捂住我的嘴巴,另一手用力地把我揽进怀里。 一股淡淡的薄荷香气立刻就窜进我的鼻孔里。 他温暖的胸膛紧紧地贴着我,淡蓝色的外套和我粉红色的外衣紧紧地贴在一起。我听得到他低低的呼吸,我听得到他重重的心跳,我感觉得到他掌心里那微凉的温度,感觉得到他身上那温暖的气息完全包围了我。 怦怦!我的呼吸瞬间就像要停止了,那颗不安的心脏在胸膛里狂烈地跳动着,仿佛要撞上自己的胸膛一般,竟然涩涩地疼。 他紧紧地拥抱着我,一直觉得那样清瘦的他竟然在这个瞬间是那样的高大。我贴在他的怀里,头顶只能刚刚触到他的下巴。他的胳膊有力地圈住我,似乎把我完全地给裹进他的身体里了。好奇怪,他明明只是那个亲爱的小弟弟,我怎么会觉得他那么高大,那么宽阔,好似可以把娇小的我完全地包覆。 从没有过这样安定的感觉,自从帆离去之后,从没有这种只是被一双胳膊紧紧地抱住,就好似与整个世界都隔离的感觉。好似我站在这里,埋在他的怀中,身后的凄风冷雨,都在刹那间远去了。 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他的呼吸和我的心跳。 "怎么回事?怎么不见了?"小木板后追随过来的小女生们心焦地询问。 "不知道啊,明明看到他们跑来这里了!不过,那女生到底是谁?难道是曦的女朋友吗?" "有可能哦。"女孩子们的交谈声清晰地传来,"看宇文曦那么宝贝她的样子!" "呜呜呜……不要,我不要曦交女朋友。"立刻就有人心急地想要哭出来。 "别乱说了!"有人马上反对,"你要真喜欢曦,就应该让他幸福。别说了,我们再追过去看看!" 嘈杂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小木板后,我们两个人安静地站在那里。 刚刚女孩子们的交谈我们都听得清清楚楚,我有些恍然如梦的感觉,忍不住抬起头来看着他。 他紧紧地抱着我,纤细润白的手指还覆在我的唇上。 看到我抬起头,他浓密的睫毛微微地垂下。 像是来自外太空的水晶一样的冰绿色,在这个冷风冷雨的夜空下熠熠生辉。我又看到了那抹熟悉的颜色,那么明亮,那么清澈,那么纯净。好似微微冰裂的水晶,带着摄人魂魄般的迷醉。只要轻轻地望上那么一眼,就可能连自己的灵魂都心甘情愿地双手奉上。 雨丝沙沙地打在我们头顶透明的玻璃顶棚上,滚成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晶,柔软而动人地滑落。 我看着他,喉咙像是被什么扣住了一样。 曾经以为两个月不曾和他相见,再见面时,我一定会摆起姐姐的架子,客客气气地和他打招呼。可是没有想到,在这个夜晚,在这个小屋子中,我竟然缩在他的怀里,静静地仰望着他。 一切,仿佛都脱离了我的预想。 我看着他的眼睛,那双澄澈动人的迷倒了几千几万个女孩子的眼睛,忽然间,竟然变得那样没有勇气。再这样直直地对视一秒,我就要融化在他那双水晶一般的眸子里了。 他纤长的手指轻轻地从我的唇边滑下。 "恩瑜,你来了。"他花瓣一样的嘴唇轻轻地弯起,一抹淡淡的微笑爬上了他漂亮的脸颊。 我的心禁不住为他这个表情重重地一跳,这句开场白,是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我来了?我来了?这句还有些孩子气的话,为什么会让我这样生生地扭痛了心? "我……"我抬头看着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却突然伸手掀起我扣在头上的帽子。 "很冷吧。"他的手捧住我湿湿的脸颊,"跟我跑了那么久,都淋湿了。" 纤细而微凉的指尖柔软地擦过我的脸孔。他微微地蹙眉,化了些淡妆的眉宇轻轻地纠结在一起。他的目光细细地在我的脸上扫视,甚至还孩子气地拉长他淡蓝色的衣袖,体贴地用袖管帮我擦拭着脸上的雨水。他那样认真和仔细,小心翼翼的动作仿佛在面对着一个精致的瓷娃娃,只怕一个用力,就会把它不幸地打破。 我有些傻傻地怔住,任他轻轻地抬起我的下巴,纤细的手指在我的脸上柔软地碰触。他用十分名贵的衣服袖子帮我擦着水珠,连被打湿的发梢都不曾放过。 我的喉咙一阵阵地发紧,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不是的,我想象中的再次相见绝不是和他这样的。我应该拍着他的肩膀,祝贺他的成绩,鼓励他继续加油。我会看着他慢慢地成长,慢慢地变成最红最红的明星。我应该摆足了姐姐的架子,我应该再不要和他有任何的碰触。而不是像现在,像现在我躲在他的怀中,被他这样小心翼翼地呵护。 他淡蓝色的衣领在我的眼前微微地摇曳。 我仿佛又看到那个撑着淡蓝色雨伞的人,站在雨雾中对我浅浅微笑。 "曦!"我蓦然后退一步,差点撞上身后的小木门。 他飞快地伸手,替我挡住那本该的撞痛。 "小心啊,你总是会弄痛自己。"他微笑,眼角眉梢都带着那样迷人的表情。 "我……我们……"我看着他的表情,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恩瑜,你知道吗?这个屋子是我以前一位朋友的。现在他不住在这里了,所以拿来当做花房。"他却突然打断我,还伸手推开身后的小木门,"我原来还帮他在这里种过花,我们可以在这里躲雨。" 他拉开那扇看起来已经很旧的木门,伸手就把我拖了进去。 我还什么都来不及说,一股幽然的花香已经扑面而来。 淡黄色的烛光,在风雨中轻轻地跳跃。 雨丝落在透明的玻璃顶棚上,噼啪作响。遥远楼台上的灯光透过细密的雨雾洒下来,映出一片浅浅而迷醉的光。 这是一间小小的花房,小暖炉里的火光忽明忽暗着。花架上的花朵抽着小小的花苞,两盆应时的水仙,正在鲜艳而夺目地怒放。幽然的香气在这小小的花房里飘散,竟然把这简陋的小屋熏得那么清雅而令人迷醉。 我坐在花房中央的一张小木桌旁,他站在花架前面,有些好奇似的伸出手指,轻轻地碰一碰那刚刚抽苞的花瓣。高大而清瘦的身影斜斜地照下来,闪出一片黯然却温暖的光影。 "恩瑜姐,你看,这是天堂之恋呢!"他突然回过头来,指着一盆刚要绽放的淡黄色花苞对我说,"当初我在这里打工,他就一直说想要种出一盆天堂之恋,但是那时候我们试了好几次都失败了。没想到现在我离开了,他反而种成了。" 他有些恋恋不舍地望着那盆花,眼底闪烁着华美的光芒。 "这是什么花?为什么会叫天堂之恋?"我不由自主地开口问他。 他浅浅地微笑,花瓣似的粉唇勾起浅浅的弧度:"这是一种从荷兰进口的玫瑰花,盛开的花瓣是淡黄色的,但却镶着一圈金色的花边,就像是那些用手工做出来的蕾丝花朵一样,非常美丽。传说这种花,本来是盛开在天堂里的。有一个去世的人被天父叫到天堂,准备升他做天使。可他去世之后,人间的爱人便为他整夜哭泣,他在天堂看到了,便摘了这种花,送到爱人的身边。 "他对爱人说,他的离开不是希望她痛苦,而是希望看到她幸福。这朵天堂里的花,能够带着她,一直找到幸福的方向。他也会一直站在天堂里,看着她永远地幸福下去。于是,这种花便流传下来,成为代表祝福爱人的花朵。也为了纪念他们之间永远的爱情,所以这种花便被命名为-天堂之恋。" 曦低沉的嗓音在小小的花房里幽然地回荡,那些悄然绽放的花朵似乎也被他的嗓音迷醉。它们在花房中轻轻摇曳着,颤抖着。 我怔怔地看着站在花丛中的他。 那个纤长而清瘦的身影,真的比那些盛开的花朵还要美丽。可是在他指尖微微颤动的那朵玫瑰真的叫做"天堂之恋"吗?他口中说出的那个故事真的存在吗?离去的爱人真的会给人间的爱人送来这样美丽的花朵吗?这花朵真的可以带着剩下的那个人找到幸福的方向吗? "原来丁丁总说这花很难种,没想到我走了,反而长成了。"他对着花盆浅浅地微笑,倏而转过头来,"恩瑜,等这花盛开了,我让丁丁送给你,好不好?" "呃?"我被他突然的转身弄得有些措手不及,刚刚还愣愣地直盯着他的目光,瞬间就收了回来。 "不……不用。看你说的,这花好像很名贵,不用送给我的。"我连连摇头,我自己都不知道幸福在哪里了,又岂能收下这天堂之恋。 "没关系,大不了我再来帮他打工。"他笑了起来,长长的睫毛在微风中抖动,"我以前曾经整整一年都在这里帮他种花。对了,我还送过报纸,端过咖啡,卖过甜甜圈,还帮人油漆过房子呢!" 他笑眯眯地走过来,在我身边的小木椅上坐下。 我从没听到曦提起过他的过去,忍不住瞪大眼睛。 "你打过这么多工?" "对啊,为了活命,我什么都做过。也许很久之前,你在哪个咖啡厅还喝过我给你端的咖啡呢。"他微笑,化了淡妆的脸庞在烛光下那么动人,"小姐,你要喝卡布其诺还是蓝山?" "我要黑咖啡。"他开玩笑,我也跟着他玩。 他皱起眉头,好像一脸苦苦的模样:"美丽的小姐,黑咖啡很苦的耶,喝多了你就会变成苦瓜脸了。不如让我推荐你一款香滑浓郁的拿铁吧,保证又香又甜又好喝,最适合你这样美丽的小姐了!" 扑哧!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天啊,有这样帅气的男孩子做店员,又这么会说甜言蜜语,店里的咖啡一定要脱销了吧?刚刚我还觉得气氛有些尴尬,没想到才过几秒钟,他居然就有本事把我逗笑了。 看到我笑,曦坐在我的身边,竟然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呼——你终于笑了。天知道我刚刚看到你的时候,紧张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他这句话一出口,我的笑容马上僵住了。 其实在那个晚上,我是和曦大吵了一架的。我怨恨他为什么在我哭得那么伤心的时候,竟然对我说出那样的话。 我一直把他当成亲生的弟弟一样疼爱,虽然隐约感觉到他对我有些依恋,有些好感,却只觉得那是因为他把我当成姐姐一样看待。但是没想到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竟然再也不肯叫我姐姐了,看着我的目光也渐渐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当他脱口对我说出"恩瑜,我喜欢你"时,我觉得我的心,已经纠结成一团了。 我的心已经死了,我的心已经被我自己紧紧地锁死了,再也不能爱任何一个人,再也无法接受任何一个人。那个划不去的名字是我心底最深最脆弱的伤口啊。 可是曦竟然对我说了那样的话。所以我逃走了,不想再面对他,可是没想到今天我们再一次见面。 "恩瑜,别看我。"他突然抬起手来,捂住我瞪视着他的目光,"你什么也别说,我也不想说什么。我只是很高兴今天又见到你,而且可以和你单独坐在这里。我很珍惜这时光,所以,你什么也不要想,什么也不要说。" 我的眼睛被他用手掌蒙住,再也看不到他那双冰绿色的眼睛。 可是忽然间,他竟然把头歪在我的肩膀上,捂住我眼睛的手指也软软地滑落下去。 "姐姐,你什么都不要对我说,也不要生我的气。就让我靠着你几分钟,好不好?"他的声音低弱下去。 "你不知道那一天我听陶姐说你走了,我有多害怕,有多难过……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我以为我真的再也看不到你了,我以为像你那晚说的,再也不会见我了。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让所有通告都开了天窗。 "可是当我刚刚在街上看到你,看到雨幕中的你,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我的心是从车上飞下来的。恩瑜,再也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让我如此开心了,只要还能看到你,我什么都可以。什么……都可以。" 他的声音陡然暗了下去,好像有湿湿的水珠,凉凉地落进我的衣领里。 我被他倚在肩膀上,一动也不敢动。 他的气息暖暖地呵在我的颈窝,让我的眼眶也渐渐地湿润了。 不知道我们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缘。有时候让我那么害怕,有时候却又让我那么想念。当他万人敬仰般地站在舞台上,我觉得他是那样的遥远;但现在,他柔弱地靠在我的肩上,又让我觉得和他的距离是那样的接近。 近到好像只要轻轻回头,就能触到他花瓣一样美丽的嘴唇;近到我只要轻轻低头,就能听到他怦怦的心跳声。 雨丝刷刷打在透明的玻璃顶棚上,我们依偎在这间小花房里,好似可以直到永远。

图片 1

  她是一个乐观开朗的女孩,虽然从小父母离异。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中,跟随着妈妈过着简朴的生活。可她从来没有沮丧过。因为她知道妈妈虽然给不了她什么。可妈妈却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要爱她。她很知足。

       ----散落一地的,不只是年华

目录

  自从小时候开始,她就很体恤妈妈的辛苦,时常帮助妈妈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就是因为这种坚持,让她从小就养成了坚强勇敢的性格。

天空的眼睛变得湿润,巍巍山脚下,雨点曾是它的一抹芬芳,它吞噬着岁月的磨砺,经受着光纤千锤百炼的摧残,为的是给雨点一方清净的泛土,为的是在雨点孤独无依的时候给它安全感和幸福感。天空对雨点说过:我是杯子你是水,我要给足你温暖,让你在我的肩膀里有幸福的温度,哪怕有一天你要流走,散尽一世繁华,付诸东流,我也会在时光机里摸索我们曾经走过的风雨兼程的足迹。雨点笑了,摸着自己隐隐作痛的胸膛,强忍泪水说:傻瓜,何必那么亏待自己呢,你是我的撑阳伞,防着我被炽热的光照蒸发干,你宠着我,生怕我被岁月侵蚀,给时光占据,可是,你的世界不能完全只有我,你要承载整个世界,你要撑起太阳月亮共创的诗篇。总有一天,我会流走,虽然会舍不得,但你终究只是我的杯子,是纸做的。

10美好时光

  每个女孩子的心里都会有一些属于自己的小秘密。她也不例外。她从小就望着自己能快点长大,找一个自己心爱的人,执子之手,与子携老。一起孝敬自己的妈妈。

风飘忽不定,在寂寥的雨巷里,一把油纸伞经过,它接住了总空中散落下来的雨滴,试着给它庇护,可是雨滴坚强的摆摆手:不必了,我想要与大地交融,实现天空对这个季节的承诺。油纸伞呆呆的站着:你难道不知道为了兑现这个诺言你要付出什么代价么?雨滴望着油纸伞好奇的眼神,淡淡的点头笑了:我怎么会不知道?我眷恋关于天空的一切,可我知道这仅仅是暂时的,它有它的豪情壮志,它有它的江山伟业,而卧只是一滴渺小的雨点,我不能贪恋,纵然与大地交融我的风华绝代将不复存在,但我宁愿在人间蒸发,虽与大江大河无法比拟那份壮阔与伟岸,但我将融进泥土,实现仅有的价值。虽然没办法再认清天空的模样,可我是幸福的。油纸伞落泪了,不,那是从天而降的顽强的雨滴,它离开了它的杯子,离开了它怀念与不舍得温度,静静地,沉睡。油纸伞沉重地离开了雨巷,那散落一地的繁华也已失去了它的光泽,仿佛遗失在昨天的美丽。

天气渐渐凉爽起来,夏天在不知不觉中悄然离去。

  六岁时,小小的她趴在窗边,望着满天的星斗寻找着流星许愿。一颗流星托着长长的星尾划过她的窗边。

天空放晴了,它知道,这一天还是来了,曾经因为雨滴的存在它是多么的不忍心,它知道,如果提早一天放晴,雨滴就会提早一天离开,因为雨滴和阳光永远是对矛盾体。

美院的画室在星期天一般都是空着的。谢怡菲跟随戴鸿毅来到画室,戴鸿毅今天要为她画一幅人像油画。

  她歪着自己的小脑袋,扑闪着自己美丽的大眼睛,小手合拢在一起。许下了那个美丽的心愿。虽然它是那么遥远,却承载了她对未来的憧憬与希望。

进入画室,谢怡菲环顾了一下四周,“哇,你们学校的画室好大啊!”

图片 2

“这里既是画室又是教室,老师有时会在这里给学生上实践课,学生也可以在这里进行创作,我们学校很有几个这样的画室。”戴鸿毅一边支起画架一边说。

  {贰}

“我们学校可没有画室,我要是能来这里上课就好了。”谢怡菲在画室里走了一圈。

  时间如梭,光阴如箭。

“哈哈哈,怡菲,你可以到这间画室来当模特。”戴鸿毅开着玩笑。

  她已不在是那个曾经懵懂的小女孩。经过时间的粹炼,她已经长成了亭亭玉立的花季少女。

“来这里当模特?”谢怡菲有点好奇。

  命运的转轮,悄然的运转了。曾经的心愿,似乎开始一点点的实现了。丘比特的爱情之箭就那样的射中了她。让她遇到了他。遇到了一生中最挚爱的人。

“是啊,学校有时就会请模特来这间教室供同学们作画,根据需要,有的还是人体模特。”

  时光开始在时间的沙漏里,快速倒流。回到了那个初相遇的美丽邂逅。

“什么是人体模特?鸿毅。”

  那是一个美丽的雨季,连空气里处处都散发着嗳昧的气息。

“就是展现人的身体美,就像维纳斯、大卫的雕塑。”戴鸿毅没有说是裸体而是打了个比方。

  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碎花蕾丝连衣裙,撑着粉蓝色的洋伞,漫步在朦胧的细雨中。

“我才不做那种模特呢。”谢怡菲一听,觉得想都不敢想。

  那画面是如此的唯美,美好到让人感动。爱情小说

“哈哈,和你开玩笑的,怡菲,我也不会让你做模特,但现在,你就只为我一个人做模特。来,怡菲,你就坐在这里,我们准备开始画了。”戴鸿毅指着画架前的一张凳子。

  一阵微风轻轻的你揭起了她的发帘。细长的柳叶眉,一双清澈的眼眸微泛起层层涟漪。笔直的鼻梁。浅浅的朱唇。

谢怡菲慢慢走到凳子前坐下。她今天穿了一套学生裙装,就是她和戴鸿毅在公园第一次单独见面,初吻的时候穿的那套衣服,戴鸿毅特别想画一幅她穿这套衣服的人像油画。

  她将手中的洋伞轻轻放下,任由那冰凉的雨滴亲昵的吻着自己的脸旁。

她的长发扎成两个马尾辫从面颊两边垂落齐肩,蓝色的上衣,旗袍式的领口,喇叭形的露腕七分袖,略微收腰的衣摆,搭配黑色百褶裙,让她显得婀娜多姿。

  她喜欢这种感觉,喜欢雨滴沾湿自己的发迹。喜欢它的清新。她笑的那么的甜蜜。

“太美了!”戴鸿毅看着眼前的谢怡菲暗自发出赞叹。他一边看着她一边开始构图。

  他在雨中静静的望着她。目光从此不再飘渺。他的眼睛里只有她的身影。

“怡菲,我要开始画了啊,你现在放松的坐着就行,待会我画你脸部的时候,你就要保持一种很自然的表情。”戴鸿毅向谢怡菲说在姿势。

  她的一颦一笑,都深深的映在他的心里。是那么的似曾相识。

“好的,我知道了。”谢怡菲笑着点点头。

  她快乐的旋转着。没有发现有一目光一直都在默默的守护在她的身旁。

过了一会,戴鸿毅提醒谢怡菲,“怡菲,我现在要开始画你面部表情了,你要保持很自然很放松的状态。”

  或许,淘气的丘比特和她开了一个玩笑。让她就那样的跌倒在了他的胸膛。

“是这样吗?鸿毅。”谢怡菲露出甜甜的微笑。

图片 3

“嗯,这笑很甜,很好看,但我现在要画的不是这种。”

  {叁}

谢怡菲一听“扑哧”笑出声来,“鸿毅,你要我怎样的笑啊,不要太难啦。”

  他的胸膛是那么的宽阔,那么温暖。

“是这样,怡菲,我想画出你那种温婉娴静的气质,所以,你要保持一种很自然的表情,一种淡淡的微笑,几乎是感觉不到的微笑,非常放松,很安静的状态,然后,心里想最愉快的事情。”

  她趴在他的胸膛。那洁白的衬衫,早已因为她而沾满了点点污迹。

“好的,我明白了。”谢怡菲点点头。

  他的呼吸与心跳她都听的那么清晰。她望着他,他深情的目光,融化了她的心。一朵红晕爬上了她的脸颊。她羞涩的扬起了一丝微笑。

戴鸿怡最喜欢谢怡菲的就是她温婉娴静的气质。他拿着画笔开始画起来,他时而抬起头看着谢怡菲,时而低头专注作画。

  {肆}

他一边画,一边欣赏着谢怡菲的美,他感谢命运的安排,把这美丽赐给了他,让他如此幸运。他认真地画着每一笔,每一根线条,每一片光影,这美丽的画面也深深地印在了戴鸿毅的脑海里。

  他们相爱了。

看着戴鸿毅时而低头绘画,时而停住手中的笔注视着自己,谢怡菲沉浸在一种幸福的喜悦中。她喜欢他专注画画的神态,也喜欢他注视自己时那双火热的目光。当他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身上时,她的身体能敏感的感受到他目光的爱抚。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妈埋了兔子澳门新蒲京的官方网站,永远不会瞎拍弄砸了大英帝国伟大的精神食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