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珍惜我的痛苦,我明天要回家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文学常识 >

  那晚加班到凌晨,姜重阳打车回家,与司机说上三环。深夜路空,车开得很快。路过某片住宅区时,她让师傅开慢些,师傅问到底去哪?她说开回刚才上车的地方。师傅问:“那你来这绕一圈干嘛?”

文/ 小婷半清

我爱着,什么也不说;

绿萝是一个男人养的,每天有日光灯照着。我偶然在办公室发现了,一个怡人的杯子里盛着水,半杯,浅浅的,就这样放在左手边,与那绿萝整齐的排放着。男人在单位上着班,每天做的事只有三样,打水,上班,下班。一张办公桌,三件事,够他待上一整天。男人三十岁左右,不高,不胖,长相标志,带着笑,眼睛里满是神气。看得人心生暖意。天极冷,他却披着件酒红色的风衣。你冷吗?我问他,他笑笑,出办公室,我就换上羽绒服。我是去看年终演出的,他本打算做做事,好有个交代。显然,他现在不能待在办公室了,他要去拍照,领导的话推辞不了。我穿着羽绒服,冒着热汗,坐在演播厅里,向前一瞥,还是酒红色的风衣,抓着相机,努力的在拍。我看了多久,他就拍了多久。演出完,一群人挤着出来,我到办公室歇下来,他还没来。我喝着热水,倚在沙发上,他终于来了,风尘仆仆的样子。我偷偷瞅瞅他,次数多了,显示屏旁的眼睛,也看看我。就这样过了十分钟。我起身,慢慢向前挪,快到他身边时,他拉开身边的椅子,一把抱开码好的衣服,坐吧,他轻轻的说。我谢了谢,坐下。他边做事,边和我说,本来想着下午做做事,晚上早点回家,结果领导打电话,事没做完,只好加班了。语气很平静,仿佛这一切与他无关。我明天要回家,不然后天没车了。他看了我一眼,喃喃的说。当下已是腊月二十七,今年二十九就过年了。我暗暗的想,这该是多么无奈啊。他讲着一口普通话,是外地人吧。我问他:你是哪里人?山东人,日照,你熟悉吗?很多人没听说过。他很爽朗的回答。上初中时,做了许多物理题,都是日照的。我告诉他,他看了看我,笑了,一口小米牙露出来。等东台开通了高铁,我就可以晚上回家了,就方便了。言语间竟有些欣喜。过了些时候,他看看时间,6:30了,我下去吃饭了,吃完饭上来继续干,争取8:30能回家。他很熟练的换上了羽绒服,我下去吃饭了。你们早点回去。说完,就走了。我收拾好就回家了,竟有点希望能再见到他。再见到他时,已是半年后一个周末。因工作调动,他要下乡了。我找了个理由要去玩玩。我在办公室坐了一个上午,他没来,我有些失望。他的办公桌上,绿萝依旧很茂盛,旁边还有一株枯了的植物,像仙人掌?我发个微信问他,他很快回了,是芦荟,死了。我回家吃了个午饭,以为他不会来了,很沮丧的样子,午觉也没睡着。下午,我又去了办公室,他的桌上多了一只收纳箱,材料码的整整齐齐的,连衣服也叠的好好的。他就准备这样走了,也不和我道别。我有些失望,他中午来收拾好了,是不想看见我吧。下午四点的光景,他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起初,只听见钥匙啪嗒啪嗒的声音,由远到近,后来这声音停止了,我料到是有人来了,抬起头,竟是他。微笑着,露着一口小米牙,静静的站在门边,十秒后,他进来了。我很意外。很自在的谈笑风生,很好听的声音,很大方的他。他走过来,弯下腰,看看我。我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忽然笑了。今天我休息啊。我对他说。那明天呢?他又问。明天也休息。我很开心的说。他在办公室待了一会儿,起身先走了。你什么时候结婚呢?我在微信里问他。快了,今年就结婚。他总是这么答我。到时候请你,你爸爸一起来参加我的婚礼。他老这么说。我淡淡的笑了笑,这样的人不结婚,该多少年少的姑娘惦记着。这是怎样的一颗男人的心啊,我独自想,谁得到他,将是哪样的幸福啊!原创: 臧洋

  重阳幽幽地说:“为了看一个人,他的灯这么晚有没有熄。”

片段【1】初冬的深夜,鲜有行人,空旷的街道上,只有几片落叶为伴。一个女孩站在街边,拉着行李箱,一副毅然决然的模样,这时,一辆黑色奥迪车停在她的身边,司机摇下窗户对她说......

我爱着,只是我心里知觉;

  他家的灯当然熄了,江复生有孩子,向来早睡。当初买房时,他挑中临街的这套,妻子不高兴,嫌吵。姜重阳倒是挺喜欢的,她幻想过窗外市声如潮,自己和复生在屋内听车来车往。不过这只是幻想,她从来没去过复生家。几年前,她以寄送结婚礼物为由拿到地址,隔几月深夜回家时就绕来看看。


我珍惜我的秘密,

  重阳一直为喜欢复生而感可笑。她怎么会喜欢这么普通的男人呢?他身量矮胖,肚子凸起像个半圆。姜重阳可以说是美人,典型的南方姑娘,圆脸盘很孩子气,又有一双丹凤眼,眼角微微向上翘着,清秀动人。十年前那会,她大学刚毕业,到一间广告公司上班,复生是她的前辈。那时他还不到三十岁,但头发就快掉光了。

图片 1

我也珍惜我的痛苦;

  那时刚进公司,重阳笨手笨脚,时常出错。有次她做了方案给客户,因错误太多被打了回来。上司当着全公司的面训斥重阳,她觉得很丢脸,下班时躲在楼梯间里哭。复生正巧在外间丢垃圾,听到哭声,推门进来看到了她。他很自然地走过去抱住重阳,摸了摸她的头。他在往后几天里教重阳改好方案。

1.

我曾宣誓,

图片 2

我是一个混吃混喝的所谓“富二代”,所以,当我爹把最新款奥迪送给我当生日礼物的时候,我一点感觉都没有,除了觉得“土”。

我爱着,

  没过多久,复生跳槽去了另一间公司。当时重阳很感谢他,但没想过会喜欢。毕竟复生那么普通,在这间公司做了八年,一直升不上去,这次跳槽也是因看不到升职机会,干脆挪挪。他走以后,重阳在公司学得很快,工作颇有起色。她聪明、漂亮,不少男同事愿意教她,特别是于欧。他是总监,遇到重阳的案子总格外细心地提意见。那些日子工作忙个不停,重阳只是偶尔想到复生,不知他在新公司干的如何。她也会想起那个莫名的拥抱——原来胖子拥抱时,先贴过来的是肚子。重阳觉得很好笑。复生偶尔打来电话,不咸不淡地聊天。重阳很累的时候,就希望他赶紧说完。

提车的那天,销售顾问对我谄媚的、讨好的笑,倒是让我有了很强的优越感。

不抱任何希望,

  有次老同事聚会,复生也来了。那次是重阳升职,大家起哄让她请K歌。一伙人到了KTV,于欧霸住麦克风,邀请重阳对唱情歌。同事们笑,大家知道他们暧昧,只是碍于同在一间办公室,还未公布恋情。那时复生安静地坐在角落,灯光昏暗,重阳回头几次也看不清他的表情,她突然厌恶起于欧来,干嘛一定要在同事面前唱这么肉麻的歌呢?不过她很快甩掉这种情绪,她和于欧也是肯定会在一起的,干脆就唱了。

钱呐,真是个好东西。

但并不是没有幸福——

  那晚大家都喝了酒,站在路边打车。于欧想打车送重阳回家,她推说不顺路,让同住东边的复生送就行。他们俩上了出租车,复生问:“你和于欧在谈恋爱啊?”重阳还未作答,他就握住了她的手。

我的身边从来不缺朋友,是朋友吗?我也说不清楚,他们叫我许少爷,天天对我溜须拍马,然后和我一起坐在最豪华的包间,吃着昂贵的菜,搂着最性感的妞。

只要能看到你,我就感到满足。

  她把手抽了出来,说:“是啊。你呢?”

老谢从来不参与我的这些聚会,他只会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陪我在夜市喝酒。

                                                   ——缪塞《雏菊》

  复生没有说话。重阳知道他和女友谈了几年恋爱,很稳定。那晚复生先下车,重阳独自回家。她想男人真可笑,不管不顾地占便宜。上个月她招待外地来的客户,对方颇有些吃惊。她当时不解,后来领导又派了男同事来。吃完饭,他们让重阳先走。第二天她才知道,原来晚上同事和客户去了会所买春,难怪对方见是重阳来招待而吃惊。她回想起以前都是复生负责招待客户,暗笑不知他女朋友知道会怎么想。

就好像今晚。

景浩盛好汤,端上桌,并不忙着吃饭,他放下汤碗,走到露台上,看向对面的那个方向。

  那两年,重阳和于欧相处不错,很快就同居了。有天于欧带她外出吃饭,席间突然拿出戒指求婚。他单膝跪地,双手捧着戒指,身后站有捧着上百朵玫瑰的服务员们。她们一脸兴奋,像自己被求婚一样。重阳像被惊懵了,赶紧让于欧起来,却没有回答愿意。她向于欧解释自己太紧张了。

“又失落啦?”老谢吃了一个花生米,瞅了我一眼。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能看到对面那家的露台,露台的一头放了一个团子一样的懒人沙发,旁边摆着一个精致的玻璃圆桌。视线往右移一点,可以看到对面那家的半个厨房。

  那晚回到家,重阳慌张地解释了很多,说想把重心放在工作上,结婚可以再等等。于欧虽不高兴,但也只好接受这番说辞。那晚重阳失眠,她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己不想结婚呢?于欧很好,两人每天一块上班下班,明明像夫妻一样。又同在一间公司,工作有商有量,于欧对她帮助很大。她辗转反侧,听着于欧的鼻息,突然想起了复生。

“老谢,你说,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那边厨房里,一个女孩在忙碌着,她穿着一件白色的毛衣,系着碎花围裙,黑缎子一样的长发被随意地扎起来,此时正在菜板上切着什么。

  她鬼使神差地发了条短信给他:“喂,你睡了吗?”

“我就知道,你每次都会问这个问题。如果我能知道,那就不会只是一个烤羊肉串的。”老谢喝了一口酒,眯着他那双小眼睛。

切的什么呢?景浩在心里猜着。

  复生没有回复。

“老谢,那你什么时候最开心?”

那个女孩切了两下停下来,用手拿起一块刚切好的放进嘴里,边嚼着又开始继续切,景浩不禁嘴角上扬,轻轻笑了,狭长的眼睛里透着欢快的光,然后转身走到桌前开始吃饭。

  那晚彻夜未睡,重阳想明白了,她不要于欧的这种爱。于欧的爱就是男人对女人的爱,送玫瑰送戒指跪在地上求婚,但她不要这样的爱。后来他们很快分了手。重阳换了工作,搬出公寓,两人再也没有联系。

“这个我还真知道,就是每天回家喝媳妇熬的雪梨汤,她呀,天天说闻烟对肺不好。女人,一结婚就变唠叨。”

景浩并不认识那个女孩,虽在同一个小区住着,却彼此从未说过一句话,甚至,他不知道她叫什么。只是他在心里觉得其实他们并不陌生,相反,他们很近。

  她和复生还是联系的。那几年,他们俩每次约会吃饭都很愉快,说说笑笑,没有负担。复生有时开玩笑说,你做我女朋友啊?重阳每次回答:“好啊”。两人都不当真,各自回家。直到有一天,复生说要结婚了。

每当老谢在我面前讲她媳妇的时候,我都真心羡慕着他。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景浩有了这个习惯,喜欢在露台上坐着,抽着烟,然后看似不经意地往对面瞟上两眼,当她正好也往外面看的时候,他就赶紧扭过头,装作看别的地方,但如果是晚上,他就可以大胆地注视对面了。

  那晚他们约在公司附近吃饭,重阳特意补了妆,坐在复生对面。两人谈起房子来,复生说最近买了一套,重阳笑说:“嚯,买房干嘛,租不挺好吗?”

原因很简单,他虽然是穷屌丝一个,却拥有着最真诚的关心。而我,早已不知道被关心是什么滋味。

每当吃饭的时候,景浩会想要看看她有没有吃饭,晚上她房间的灯亮着,景浩就翻翻书,或是刷刷朋友圈,等她熄了灯,他才跟着熄灯安心睡去。

  复生停住筷子,抬起头,说:“我下个月结婚。”

我那个土豪老爹,天天忙着开会聚餐,要不就是泡女人,他领回家的女朋友比我领回家的都要小,自从我发现这个尴尬的问题之后,就果断搬离出来,住在一个很普通的住宅公寓,那儿,离生活最近。

这套房子在锦绣城,是景浩的婚房,景浩在这里住了五年了,就在搬过来的第二年,妻子离开他,和别人走了。景浩觉得是这房子的气场和自己相冲,便不太爱回来,更多的时候,他愿意回父母家,尽管公司距离父母家比这里远很多。

  重阳一时不知如何作答,那句恭喜噎在喉头,她咳嗽一下,说:“哦。”

至于我身边的莺莺燕燕的女人,关心的不是我,而是我给她们买的包。

偶尔回来,呆在空荡荡的房子里,感觉这里依然存留着妻子的气息,孤独感在漆黑的夜里,在烟头的一明一灭之间紧紧缠绕着他,让他窒息,所以他更不爱回这套房子了。

  复生又问:“你呢?什么时候结婚?”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套路都知道。

直到有一天晚上,景浩和朋友去喝酒,结束时已经午夜了,他怕回家打扰父母休息,就来了这套房子睡了一夜。

图片 3

老谢离开的时候显然是有些醉了,他一边给媳妇打电话,一边扭扭歪歪地往家走去。说是陪我喝酒,其实每次都是他在喝,我很多年不喝酒了。

早晨醒来,景浩打开客厅通往露台的玻璃门,到露台上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一转头就看到对面露台上有个很年轻的女孩,穿着一条纯白的睡裙,长长的直发披散着,还带着刚起床的凌乱和慵懒,她没有注意到对面的这个男人,只是尽情地享受这美好的清晨,深深吸了一口新鲜而芳香的空气,尽情地伸展她美好而细长的身体,让对面的景浩都觉得那天的空气格外清新,然后她进了房间,离开了景浩的视线。

  重阳反问结婚干嘛,有什么好。那顿饭吃得很沉默,不像以前那么愉快。分别时,重阳问他要了地址,说寄份礼物,婚礼可能没空去,工作很忙。

2.

在她转身的一瞬间,景浩看到她瘦削挺直的背影,脑海里竟然冒出来一个词:弱柳扶风。然后他的心猛烈地跳了一下。

  那几年,重阳谈过不少恋爱,每次都相似:从心动到暧昧,从热恋到冷淡,再到彼此厌倦。

我开着车,并不想立马回家,初冬的深夜,鲜有行人,空旷的街道上,只有几片落叶为伴。一个女孩站在街边,拉着行李箱,一副毅然决然的模样。

当景浩驾车驶出小区的大门时,他又看到了她,那长长的直发垂到腰际,真像一匹上好的黑缎子,随着她走路的节奏轻轻摆动。她正把自己手上的包子放到树下那只流浪狗的面前,弯下腰的时候,长发散下来遮住了她的脸,景浩轻轻踩了一下刹车,慢慢地从她身边驶过。从后视镜里,他看到了她的脸,如雪的肌肤,略施粉黛,长长的一闪一闪的睫毛下面是如湖水般清澈的眸子。

  这些关系如奔流的河水,最终入海时却有道闸门紧闭,无法继续。重阳乐此不彼地投入下一场恋爱,却不肯把公寓钥匙交给对方。她知道恋爱很美好,但搬家很麻烦。

我看到那个女孩的时候,她低着头,扎着高高的马尾,夜幕中我看不清她的容颜,可鬼使神差地,我停在了她的身边,摇下窗户:“姑娘,需要帮助吗?去哪,我可以送你。”

景浩忽然想停车,却不知停车后,应该干什么,是和她打招呼吗?那打过招呼过后该说什么呢?他最终没有停下来,很快就消失在茫茫车流中。

  知道复生结婚的那晚,她第一次打车去了他家楼下。车停在路边,重阳向上望去,那幢楼里哪间是复生的房子呢?或许是六搂未开灯的那间,因为复生还未搬进新房。那时是初秋,傍晚下过雨,重阳站在街边感觉有些冷。这时她突然想到,自己不会爱上复生了吧?

她抬起了头,望向我,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清澈如一汪清水,却含着心碎的眼泪。我最见不得女生哭了,于是下了车,走到她的身边,想问问她遭遇了什么,她伸出手拉住我的袖口,乞求般看着我:“带我走。”

下班后,景浩像是被什么东西牵扯着,又回到了这套他曾经最不愿意回来的房子里。晚上,景浩关上灯,在黑黑的露台上,点上一支烟,静静地坐着,似乎在思索,又似乎在等待。

  重阳甩开这念头,她当时正在与不知道第几任男友分手。她突然好像厌倦这些循环模式的恋情,一心放在了工作上。她在公司里做的不错,不断升职,很快发现自己变成强势的上司。身边的女同事谈论起奶粉、童车和幼教时,她不知道如何参与,也缺乏兴趣。她没什么朋友,连男性朋友都没有,只有跟复生偶尔见面。

她就这样坐上了我的车,趁着灯光我看清了她的脸,可爱的小圆脸,就是皮肤有点苍白,邻家妹妹的感觉,不是我的菜。我正想问她要去哪的时候,扭头一看,竟看不到人了,瞬间后背发凉,头发丝都要立起来了。

她家的灯还没亮,显然她还没有回来。

  她从未告诉他,每隔几月,她会绕道至他家楼下,看看他的灯有没有熄。重阳都是深夜才去。那时复生早就睡了,她从未见过灯亮。重阳有时幻想,那间屋子亮起灯是什么样子呢?

深夜的女子,苍白的脸色,难道是鬼?

她也许在加班吧,也许和朋友逛街去了。

  复生婚后照样约重阳吃饭,两人还是说笑,只是重阳变得小心翼翼,不时刺探或掂量。他很少提妻儿,反倒是重阳偶尔假装感兴趣地问几个问题。那天复生说起儿子学会翻身,竟从床上翻下来。重阳吃惊地问:”难道婴儿生下来连翻身都不会吗?”

慌乱中我打开音乐,是汪峰的《北京,北京》,音乐响起的时候,我听见了那个姑娘的哭泣声,原来,是躺在后座上了。

也可能和男朋友吃饭看电影去了呢,这么美好的人这么美好的年纪怎么可能没有男人追?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  陈凡厌倦了这样的多疑和神经质,进去的姑娘可以凭酒窝换红酒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