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觉得可能是姨妈期的缘故,有的小孩几乎不怎么生病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文学常识 >

  一个月后 可乐姑娘走了 带着对嘉铭的那份思念 一起飞到了另一个国度 她一点也没觉得遗憾 因为 她勇敢过

后来,爸爸回来了,然后爸爸妈妈我和姥姥在一起生活,爸爸好像转业有不少钱,但是做生意都赔光了,后来爸爸又当经理了,做局里的招待餐厅,刚开始很好,后来好多挂账欠账的,不知道最后怎么样了,总之爸爸回来很不如意,然后出现了一位阿姨,爸爸和妈妈关系就不好了,然后我就越来越不好了。高二下半年我又生病休学了,他们俩拉着我到处看病,家里又发生了很多事,一幕一幕的闪现在脑海里,手都没有办法给他们一一写下来。上大学,上研究生,结婚了,毕业了。我亟待爱情,心里却又不那么相信爱情了。只是一味的想离家逃走。

我总是说,很不喜欢幼稚的人。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幼稚是被宠出来的。

听到她咳嗽,我心里就发紧,有时气得恨不能踢她一脚:怎么又咳嗽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看不到她的时候 会有失落感 少了她的体育馆 怎么变得有些凄凉 没有她在食堂的问候 感觉这一天都沉闷沉闷的 我好像 有点在意她

突然想起一件事,需要好好写一写,爸爸留给我的勇敢,无声无泪的勇敢,写在这里,等7日过后好好写。

好,回归主题。

若是孩子经常生病,家长就要反思下养育方式,检视自己的情绪是否平和。

  可是 她成功了 所以 学校里 每天多了一幅可乐姑娘和嘉铭一起跑步的画面 当然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夕阳西下 一对恋人并肩漫步的美好场景 而是嘉铭迈着大步伐 甩了可乐姑娘一圈又一圈的 凄惨画面 跑了几天 可乐姑娘受不了了 跟嘉铭说 咱们又不是比赛 慢点跑好不好 嘉铭觉得 这个姑娘真有意思 自己要约我跑步 现在还敢提条件了 又觉得可爱 便答应了 跟着可乐姑娘的步伐 可乐姑娘每天必备两瓶水 一瓶脉动 一瓶纯水 每次跑完步 就立马把脉动递到嘉铭面前 歪着头 笑着对嘉铭说 给你 嘉铭总是淡淡的说一句 谢谢

二  三年级,那一年我10岁

老妈的喂药和我的喝药过程,就是一个斗智斗勇的过程。比如她会骗我我们只喝三勺药。“一”喝一口,“勺”再喝一口,“药”再喝一口。这么一下来,说好的三勺药就变成九勺了。这一回合,我败。

焦虑不安的心态,时常自责导致的痛苦,小孩子是可以察觉到的。

  【嘉铭】

现在突然发现,那一年我本命年啊,我从不相信怪力乱神,从不相信系个红腰带就能保平安,今天突然发现,那一年竟然是我的本命年。

是从周三开始病了的,猝不及防。

幸好,发现是自己的问题后,我尽力做到:接纳自己不是满分妈妈,告诉自己:你一直在努力成为好妈妈;并且相信孩子的身体会越来越好,与人交往等方面也可以放心;调整自己的情绪,对大人之间的问题积极面对,让自己能以最佳状态陪伴孩子。

  那次发烧 你摸我额头时手背传来的温度 我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

一  小时候的自己

周三还好,症状初显。因为觉得可能是姨妈期的缘故,就没怎么注意。到周四就有点Hold不住了。讲座完了上选修,选修下课后一个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无意间看到空中的月,就一下子觉得很难受,很想念。

家长关注孩子恢复的迹象不是更好吗?

  我注意嘉铭很久了 嘉铭不是那种让人看一眼便印象深刻的人 因为 直到后来 我才想起 原来 那个时候 我们就已经说过话了 那是一个午后 我和朋友锻炼完 想冲个澡回家 可是洗浴的地方一直调不了热水 只好去找人帮忙 体育馆的人走的差不多了 就剩下嘉铭和他的朋友 我走过去便问 热水器调不了热水吗 他说 热水器坏很久了 要半个月之后才有人来修 我道了声谢谢 便失望地走了 是啊 那时候 我对他并无任何印象 那 我是什么时候 开始注意他的呢 你不高 也不算帅 但是 你很善良 很爱笑 你不抽烟 不喝酒 在学校好好学习 在外好好打工 你说 你要快点攒钱 在市里买一套房 把爸妈接上来 我想 我就是从那个时候 开始注意你的吧 因为在一个社团 我们频繁的接触 不知不觉 心中那棵萌动的小苗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 开始在慢慢的茁壮成长 你对我不差 但你对别人也一样的好 所以 我不知道 你对我 到底 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我也从不做太过主动的举动 我害怕 你看穿了我的心思 所以 直到现在 我都没有你的电话和微信 这样的关系 是不是太过生疏了

然后,我就在掌声中长大,漂亮聪明,写的字给别的孩子当字帖,没上大班就上一年级,上一年级时二年级的东西已经学完,我也很懂事,见人就笑,静静的听别人夸奖自己,然后妈妈再谦虚的把你埋汰一通,唉,虚伪的大人们。

周五就更不行了,发烧已经很严重,好像整个人都处于飘渺状态。我现在写这些东西的时候是周六,烧差不多已经退了,可是鼻塞和嗓子疼好像特别爱我,哭着闹着偏不想这时候离开。

太多释放不掉的郁闷,在言谈举止间,都传递给了孩子。孩子感受到这份压力,就在身体上呈现出来。

  体育馆当然只是第一战场 接下来 还有嘉铭打工的咖啡店 可乐姑娘每天报道得比上课还准时 总是点一杯芒果奶昔 和一个提拉米苏 一呆就呆到嘉铭下班 下班的时候就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可乐姑娘总是睡眼惺忪的问嘉铭 “你下班啦 终于下班了 我好困哦 嘉铭” 嘉铭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说 “走 回去了” 可乐姑娘快速跟在嘉铭身后 就怕跟丢了 总是找各种话题跟嘉铭聊天 嘉铭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嘉铭 你喜欢吃提拉米苏吗 嘉铭 巧克力 你是喜欢吃夹心的还是黑巧克力 告诉你哦 我喜欢吃黑巧克力 因为 它苦苦的味道 才会让我感恩生活中每一个甜甜的时刻 嘉铭 你喜欢听什么歌啊 有喜欢的歌手吗 我喜欢孙燕姿 她的每首歌 我都会唱哦 但是我唱得不好 还是不唱给你听好了 说是聊天 其实 最后都成了可乐姑娘的自言自语 不过 她不在乎 自言自语也好 自娱自乐也罢 她只是想 他在身边就好 离她这样的距离 就很好了

于是,小小的我,自己给自己贴上了标签,我“聪明、漂亮、招人喜欢、懂事”。我习惯了被夸奖,所以我现在都听不得别人说我不好;别人不同意我的意见我就焦虑反驳生气;看到别人身上的优点就开始对比自己,开启了无限自卑;习惯性的讨好别人,在野性的内心外披了一个乖乖女的外衣。

经常有人会十分严肃地告诉我:“你这样不行,不吃药会一直不舒服的。”这时我总会一本正经地回答:“不吃药只是不舒服的地方不舒服,吃了药,才真是全身都不舒服了。”

三、四岁,她的肺都很敏感,天气稍变化,她就有症状了。平时还好,到冬天变得严重,咳嗽绵延不绝,带她去看过很多医生,用过雾化,打过不少消炎药,口服过各种止咳药,都不曾完全治好。四岁和五岁间,我尝试着用了不少其他方法,才算好利索了。

  她说 可是 我发现 我走到哪 都能碰到他 我去食堂吃饭 碰到他 去体育馆锻炼 碰到他 去上个厕所 也能碰到他 我怀疑 他一定在暗地里监视我的一举一动

那一年1993年,正月初六,姥爷去世了,好多好多爷爷奶奶们都挤到病房,我躲在门后,朝一个熟悉的爷爷微笑的点了点头,他严肃的看着我,然后我发现,我是不是不该微笑,然后我就自责了很长时间,自己跟自己说话,告诉自己应该悲伤,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没有哭,好像姥姥也没哭,我们家都是钢铁战士,姥姥姥爷都是老革命,一辈子经历过风雨的,好像就是不应该哭吧,那天,谁好像都没有时间搭理我,我看到了无数辆的车,好多好多的人,好多好多的花圈,我就站在老干部病房的门口,好像下面有三五个台阶,我就站在台阶上看着下面的人来人往,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胸口一片冰凉和恐慌。

比如饿了就吃饭,困了就休息,冷了就加衣,生病了就吃药,把自己照顾得好好的,才不会让爱我的人担心。这样才是成熟懂事的孩子。

事实上,一切与家长有关。

  那次社团活动 我第一个冲到她身后 写下的那句话 “晚上可以约你吗” 我希望她认出来我的字迹 可是好像她没有 因为 我在静默的等待着的时候 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我有点失落了

那时候我出现了很严重的自杀倾向,孩子也状况频出,然后我遇到了肌动学,遇到了小悦姐和罗老师,然后我开始一发不可收拾的学习学习学习,经历了一年半的学完了忘,忘了再学,去年夏天,我终于学出点感觉,自己可以给自己做做个案,自己开始有了点力量,从此不断外求式的学习变成向内,打坐、冥想、书写,与朋友一起做写作小组。

后来啊,我长大了一点点。就会在老妈面前端着药,装作很乖的样子要喝。然后,趁她一个不注意,就把药给倒了。这个办法似乎很不错,因为从来没有被发现过。可后果是,我的病一直不好,越来越严重,不得不重新买药,甚至会去打针、挂吊瓶……好吧,这一回合,我还是惨败。

她妹妹小时候身体挺好的。上幼儿园后,不太适应,生了几回病,妈妈特别担忧她会和姐姐一样。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