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安森说,萧誉承时不时的会看痴了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文学常识 >

 <一>
  早上和朋友唱完歌,刚从玉树KTV出来不多久,阴沉沉的天空就飘起了雪花来。
  这是新年过后,2012年的第一场雪。
  昨天晚上我留意了一下天气预报,预报说今天是晴天的,谁知道竟然下了雪。
  一阵寒风吹过,从衣领灌进身体,疯狂的汲取身体里最后一点温暖。我把衣领竖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向里缩了缩脖子。林晓凤把粉茸茸的毛大衣紧了紧,带上了我新年时送她的那顶毛茸茸的帽子,整个人看起来很可爱极了。
  她过来挽着我的臂弯,准备和朋友们一起离开的时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乞丐,伸着冻的瑟瑟发抖的手,端着一个破不锈钢碗。是一个老头,黝黑的脸,神采奕奕的眼神,穿的臃肿的看起来像个球,一踢就能滚几米远。他一边晃动碗里的钱哗哗作响,一边笑的像朵菊花对我说:“小伙子给点钱吧,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还猥琐的瞄了瞄林晓凤,让我心生厌烦。正掏钱准备打发这个两眼放光的人时,却发觉身上没有零钱了。林晓凤扯了扯我的小臂,示意让我离开。我只好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脸,拍了拍兜表示谦意。然后他狠狠的剜了我一眼,无功而返。
  “如果我给他一张票子,他肯定立马老泪纵横的跪下来磕几百个头!”我一边走着一边想着这年头乞丐还学会有脾气了!
  离开时林晓凤对我说,“这种人我碰见的很多,大多都是骗子,别那么轻易上当受骗。”
  我回头看了看玉树广场,这么冷的天,人还是那么多。不愧是华东市最繁华的地段。
  在我回首看玉树广场的那一瞬间,心里却忽然想到了那位在玉树KTV门口跪着行乞的老婆婆,那个于我而言,有关爱情的乞丐。
  故事要从两年前的夏天说起。那一年我高中毕业。林晓凤十九岁生日的那天。

盛夏的一个中午,太阳火辣辣地晒着。饭点儿到了,人们从家里走出来,想吃点凉粉、凉面之类的速食。

第26章节目效果 节目是很老套的娱乐节目,顾泯宇参加这种节目一向并不活泼,节目导演也是知道的,因此并没有安排往常那种各式各样的游戏来娱乐大众,只是随便聊着他们宣传的电影,顾泯宇平时也是不常参加这种节目的,但是这是顾泯宇第一个电影,公司比较重视,跟他谈了几次,他终于同意参加。 其余的演员也都在戏耍,也不知到底是娱乐了谁,还是根本就在自娱自乐。 莫子言总觉得有些幼稚。 一会儿,他们对顾泯宇单独访问了起来,顾泯宇一打招呼,便引起了一阵尖叫, 莫子言相信如果评选主持人最难搞的艺人,顾泯宇一定就在其列,答起话来驴唇不对马嘴,明明提前已经把节目流程,要问的问题都给他看过了,他也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脸迷糊懵懂不进入状态的样子。 这样次数多了,总有报纸写他耍大牌。 其实他确实是在耍大牌。 这时主持人说,“咱们不是八卦新闻啊,咱们就是朋友间互相交流一下!” 旁边的助理主持人配合着高校,“其实就是八卦一下。” “哎呀你怎么就这么说呢,咱们就是朋友交流,那个,泯宇现在有没有女朋友了?” 莫子言立即感到不好,她问导演,“怎么这个问题没提前通知啊!” 导演解释,“随便加入一些问题充时间,你看你们泯宇那些问题回答的太简短了,节目时间不够啊,没关系,如果问题不愿意回答可以剪切下去!” 下面一阵唏嘘,顾泯宇笑了笑,“暂时没有!” 主持人就笑着,“暂时没有啊,什么时候有?” 顾泯宇挑眉,“我没学过卜算!” 主持人干笑,换了问题,“泯宇想要的是什么样的女朋友呢?” 顾泯宇的眼睛马上扫到了莫子言身上,让莫子言心里莫名的跳漏了一拍,他眼睛盯着莫子言,邪魅的眼神仿佛蛊惑,“呃,个子不高不矮,走路时正好头能靠在我肩上,身体不胖不瘦,抱起来会很舒服,黑框眼睛,深色套装,皮肤很白,脸上没有那么厚的妆,脾气不好,却很有耐心……” 莫子言的嘴抿了起来,真想上去揪住了顾泯宇的耳朵把他揪下来,他到底在乱说什么。 好了,周围目光顿时都落在了莫子言身上,莫子言连忙笑着捂着额头,跟导演解释,“这个泯宇,又拿我开玩笑,呵呵呵呵……” 导演随即也笑了起来,“是啊,是啊,原来泯宇还有这么一面……” 这时主持人也发现了,目光瞟了过来,机灵的说,“哈哈哈哈,泯宇在说你的莫小姐吗?” 顾泯宇只是笑着看着她,在场观众都注视着这里,让莫子言更加窘迫,心里也已经将主持人骂了个遍,怎么能把问题就甩到这里来呢…… 第27章你不知道为什么吗 全场再次轰动起来,主持人的声音都被淹没在观众的唏嘘声中。 “泯宇太大方了,把这么个劲暴点给了我们节目!”摄像机这时竟然也打了过来,莫子言脸上通红,顾泯宇还是笑着。 她连忙摆手,让他们别再看了,“行了行了,泯宇在开玩笑呢!你们这也信啊!” 导演见事情有变,也赶紧稳定场面,好不容易稳定下来了,莫子言无奈,叹了声,转身离开了现场。 洗手间里,她摘下眼镜洗了把脸,戴上眼镜,看着脸色微红的自己,白皙的皮肤,毫无神气,看起来就好像个被扯线的木偶一般…… 回到了现场,她找到导演,说,“刚才那段,剪下去吧!” 导演好可惜,“其实没必要的,后来不是解释了是故意开莫小姐玩笑……” 莫子言却还是坚持,“真的不太合适,未免多生事端,还是剪下去吧!” 导演叹了声答应了,“你们泯宇好不容易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看啊,现在一个问题回答不过那么一两句话就完了!” 莫子言环着胸,看着台上的顾泯宇,他很适合做明星,坐在那么多演员中,他是最有大牌风范的人。其实现在长的好看的太多了,不好看的整一整也变得好看了,可是真正要红却也越来越难了,因为有些人本来就不是做明星的料,就算美若天仙,可是身上没有那种气质,最后红起来的也就是二三线明星,永远没有红的发紫的可能。 这么看来,顾泯宇真是天之骄子…… 下了节目,莫子言就不再理他,他在一边踮着脚,看起来对这次节目很是满意,莫子言生气,他也不在乎。 回到了公司,莫子言气的摔了门,正好在门边的周春香看见了,跟了上来,“怎么了你们这是,又出了什么事了!” 顾泯宇上前来拨开了周春香,“没事,闹别扭呢!”然后对她施展迷人笑脸,她愣愣的看着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休息室,无奈的摇头,这整个就是小情侣闹别扭啊。 顾泯宇赶上了莫子言,“干什么挂个臭脸,我今天表现多好,每个问题都回答了!” 莫子言抬眼看着他,刚接他的时候,他每天就会给她出难题,为了他,她也没少得罪人,本以为他真就是个大牌性子,不会跟人说讨好的话,那时心里还会咒骂他耍大牌看不起人,后来却慢慢发现,其实他只是因为他对这些都不在乎,他看不起的不是她们这些辛苦劳动的人,是看不起演艺圈这种墙头草风气。 她叹了口气,拿出了那张报纸,他一看报纸,便冷下了脸,“你怎么有这个!”他两下把报纸揉掉了,负气般转过头去。 她都能想象的到他现在是什么表情。 走过去拉住了他,“怎么出了这样的事不告诉我?” 他长的很高,微微低下头来,正对着她的眼,那眼眸中,她的身影显得那么柔弱和小女人,让她自己都觉得好陌生。 “你难道不知道为什么吗?”他声音轻轻的,仿佛魅惑一般。 第二十八章 她微微一震,那一瞬间,望着他的眼睛,仿佛一汪漩涡,陷进去,便无法自拔。 他贴在了她的耳边,身上的馨香不是男人该有的,“因为我就知道你要来质问!” 他揪住了她的头发,“你能不能不要盘成这个样子,我妈前年开始都不要这样的头发嫌老气!” 莫子言冷着脸推开了他,他看着她红红的脸,暗自笑了笑,拉住了她,歪着头好笑的看着她,然后突然将她推倒了身后的沙发上,陷进柔软的沙发中,他搂住了她纤弱的身体,拉开了她的衬衫,一口咬在了她的肩膀上。 “顾泯宇,你你……你干什么呢……放开我,疼……疼了……”她推着他,可是他就是死咬住不放,咬了好一会儿,才突然又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湿润的感觉让人酥麻。 他放开了她,她恶狠狠的推了他一把,扯开衣服看伤口,上面好大的一块红点,“顾泯宇,你属狗的啊!” 顾泯宇仍旧带着欠扁的笑,看着她,“这是我的标志,莫子言,往后你就是我的了,我明天就跟夏总说去,让你当我一个人的专属经纪人,再也不去管别的人!” 又耍脾气,莫子言边揉着伤口边瞪着他,“你倒是去试试,夏总会答应才怪!” 他挑眉,“我一定会去试试的,要是他不愿意,我马上解约去别家,我正好想看看,在他眼里,到底是我重要还是你重要!” 他笑的很得意,莫子言看着他那笑容就知道他自然是势在必得。 她想了一下,走上前去,“顾泯宇,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可是,请你别耍这些小脾气好不好,你这样很影响我的生活,我昨天为了你,已经向王制片亲自道歉去了,今天你又来这一出戏,你让我还怎么面对夏总?” 他一皱眉,“谁让你去道歉的,不管怎么样,那个剧我不会演了……” “那是不可能的!”莫子言严肃的看着他,“这个剧你必须演,你想当实力派,我接下来会给接别的电影和别的剧本,但是这都不是这一个剧本能决定的,顾泯宇,反正这个剧,不管你想不想,都要演,你要是不演,我辞职,我伺候不起你,我不敢了,你以后爱折腾谁折腾谁去,我……我再也不理你了!”说完,她拽起了自己的包,就离开了。 顾泯宇站在窗边,看着她的背影,心想,世上也就是她敢这么跟他说话…… 后来周春香也跟她说,亏得她敢这样说,不过,这也还就是唯一有用的办法了,也只有她,能对他用这样的办法…… 莫子言气呼呼的走出了办公大楼,刚迈下台阶,电话就响了,是个没见过的号码,她拿起电话,用公式化的声音说,“您好,我是皇家的莫子言,请问您是?” 对方沉闷的笑了起来,她眼睛一动,不知怎么就听出了,这是林安森的声音。 “林总?” “嗯!”对方似乎在边做着别的事边给她打电话,“提醒你一下,明天要跟我回家,我们约好的,明天一天都空出来,上午九点我会去你家接你!” 得,又是一个突然袭击。 莫子言站在那里愣了半天,回他家?面对他那一个庞大的,听起来就让人胆颤的家族,她真是还没准备好呢…… 第二十九章 那天用了一个下午时间,将原本的工作能交给助理的都交给了助理,不能的就往后推,总算空出了一天时间,第二天九点,林安森准时到达。 他开的车总是很低调的,不像顾泯宇就跟人一炫富的感觉,白色的马自达,很普通的样子,他没有绅士的给她开车门,她自己上了车。 一路上,他简单的介绍了一下他的家,其实从前在访谈里杂志上也了解过一些,现在他一说,反而会觉得复杂,他有个老战士的爷爷,年纪很大了,现在正躺在病床上,还有个严厉谨慎的父亲,在政界很有威望,官大权大,她最了解的就是他那个正从事妇女权益工作的母亲,对任何人说话都好像在做妇女工作一样,很让人有种亲切感却永远都忘不了她是个领导不是个亲人,他有个出色的哥哥,在政坛上正燃烧生命,其余的七大姑八大姨无数,家族庞大到让人结舌。 他家是典型的军区两层小楼,样子很复古和简朴,其实这里多少年历史了,曾经是租界,德国人建的住宅,后来充公,又分了下来,能住进这里的,可都是有过特殊贡献的人。 院子里爬了一墙的爬山虎,里面给人种幽深的感觉,他走在前,她跟在后,心里总有些忐忑。 门口保姆接下了他的衣服,送来了拖鞋。 然后就看见了她那个从前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婆婆大人。 她果然如想象中,一脸的严肃,带着个金边眼镜,眼睛扫过了她,总似乎带着些不满。 “回来了!”她对林安森倒是很亲切的样子。 林安森淡淡点头,跟自己的母亲说话,都似乎是带着些疏离的。 今天是家庭大聚会,他们家聚合了许多人,他带她进去,一一向她介绍,他看着她低着头很恭敬的打招呼,与她工作上雷厉风行的作风不同,在这里她总是很谦虚,又很低调,他似乎又看到了三年前她的影子。 招呼了一圈,她也没记住几个人的名字,跟林安森挨着坐了下来,对面一个似乎是他哪个表姐的人,睥睨着看了她一眼,问,“听说你是在经纪公司做经纪人的?” 莫子言怎么听不出她声音里的轻蔑和质疑,许多人对这个行业是有一些想法的,尤其像这种家庭。 她低头道,“是啊!” 那个表姐扁扁嘴,对着林安森立即换了个嘴脸,“安森,你公司一定有空闲职位的,你们夫妻两个在一处多好!” 林安森安之若泰,看了她一眼,淡淡笑着,“不是现代女性吗,在职业上也有自己的要求!” 他简单一句话,就成了她自己不愿意,非要去外面闯自己的事业,固执己见非要找这么个不讨喜的工作。 她看着他,他丝毫不在意,还笑着看着她。 果然表姐在那边更加高傲,歪着头看着她,手上的戒指腕上的环琳琅满目的,晃的刺眼,“嫁到了这样的家庭里可跟别处不一样了,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女人太好强了也不好!” 第30章沉默是最好的方式 莫子言低头不说话,这是在莫家惯用的方法,沉默,似乎是对于他们最好的表达。 几双眼睛看着她,好像高射灯一样,让人觉得异常的难受,她终于明白那些明星每天被这么看了以后为什么背后就要发脾气撒泼了,真的很难受。 这时是林安森的父亲来解了围,在婆婆的陪伴下,这位严肃的公公打量着她,她站起来,双手很淑女的放在身前,低着头很谦卑的样子,他似乎还算满意,总是比婆婆满意的多,点了点头,对林安森说,“老爷子在里面,去见见吧!” 林安森看到父亲却似乎有些别扭一般,也不说话,轻轻颔首,看也不看他一眼,就带着莫子言向里走去。 那位德高望重的老爷子快九十岁了,满脸的褶皱,躺在那里,还挂着氧气,他见到了林安森,很是激动,伸出手来,要拉他,林安森别扭的站在那里不动,莫子言见了,推了他一把,他才走上去。 老爷子想要说话,可是已经说不出来,握住了他的手,眼睛一直是湿润的。 许久,他又看向了莫子言,莫子言连忙点头,顺着他的意思,也拉住了他的手,他竟然就拉住了莫子言的手,与林安森的,叠到了一起。 林安森的手是干燥而温热的,似乎与他对人的态度一样,总是不温不火的,带着淡淡疏离,不近不远的样子,让人觉得更加难以接近。 他看着她,她咬了咬唇,低着头,房间里静静的,只有各种仪器的声音,莫子言慢慢感到的燥热…… 出了病房后,他站在门边,不着痕迹的用纸巾擦了擦手…… 莫子言其实看到了,却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本以为吃过了晚饭就可以离开这个比莫家还要让人压抑的家,却不想,婆婆竟然又开口留人,“你们好容易回来一次,怎么能就这么走了,说什么都要住一晚上,要不我可不乐意!” 林安森说,“明天都有工作……” 婆婆固执的说,“工作是工作,这里又不是什么深山老宅,离哪里远了,直接从这里走,我做主了,今晚谁也不许走,上面安森的房间都收拾好了,你们就住这了!” 莫子言很无语,想要说话,林安森却止住了她。 到了他的房间,她马上说,“不行,我怎么能住这里……这里……”带着个单独的书房和浴室的卧室,看起来很不错,可是关键是,只有一张床,更关键的,就算有很多床,跟他共度一夜,对她简直是莫大煎熬! 他笑着,“老爷子着急要重孙子!” 他还笑的出来,莫子言舒了口气,看着他。 他不言语,走进去,大方的坐在了床上,床垫子软的很,他撑着身子看着她,“睡吧!” 她干脆破罐子破摔,点了点头,冷着脸坐到了床上。 好,睡吧,不知道谁嫌弃谁呢。她说着就真的脱了外套,扔在一边,又脱衬衫。 他在一边一动不动的看着,看着她并不性感的脱衣服姿势。

一大早我就走在了路上。

萧誉承雇了一辆马车,载着蓝珠儿沿着武林最热闹的地方,中原而去。

  》》
  <二>
  高考刚完,我一个人失意的走在华东最繁华的玉树广场。想着这么繁华的地方,还会有谁会和我一样对未来失去了信心?高考没有考好我的未来又要飘荡去哪里?
  走到玉树KTV门口:的时候,因为没有注意到,差点就一脚踢上了一个跪在门口的人。如果不是忽然跑来一位和我年纪差不多大的女孩拉住我的时候,我想我就会踢到跪在门口的那个人。在她有些恐慌,有些紧张,还有点害羞的拉住我的时候,我才看到脚下这个快要被我踢到的人。
  从背影看上去,是一位显得很老的妇人。佝偻着身子,双膝跪地,头歪向一边磕在地面上,眼闭着一动不动,配上一头蓬松灰白头发,看起来就像死了一样。在这个乞丐不远处,摆放着一个掉瓷的老旧式茶缸,里面零星的放着五毛一毛一块的票子和硬币。
  那一刻我什么都没有想,只感觉到眼前这个人非常的可怜。
  我担心她是不是死了。我担心她这是怎么了?这样跪在这里,www.haiyawenxue.com 不会很难受吗?她的家人呢?她怎么在这里?无数过往的人群,为什么没有多少人愿意停下来帮帮这个老人。

位于热闹街区的一家新开的小吃店门口,进进出出的客人络绎不绝,这是一家风味独特的小吃店,听说味道很不错。

在南方小城,难得摊上了十度以下的大冷天,在多数人在窝在温暖的被窝里时,我只能挣扎着爬出脏兮兮的床褥,披上仅有的一件旧棉袄,走上街头,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一路走来,还算是平安无事,蓝珠儿在秦愈人的药丸帮助下,咳嗽的情况少了,也不再咳血了,身体情况也渐渐的好了起来,整个人越发的精神了。

图片 1

这时,一个“乞丐”模样的女人站在路边,远远地望着那家小吃店犹豫良久,最后又偷偷地检查一下荷包,她想应该还够任性地吃一顿。

看到街上卖早点的小摊,我才想起我还空着肚子。小摊上人不多,稀稀疏疏过来几个刚睡醒的女人骑着摩托车提了一大包的豆浆和油条又扬长而去。摊位上有个丰满的女人在忙活着,热腾腾的雾气把她衬得有些神秘,看着她让想起了我多年前的妻子——虎背圆臀的模样,她一大早就在灶台上忙活的样子至今我都记得。站了许久,她似乎注意到了我。我看清了她,圆盘大脸,眉宇之间很平顺,似乎是个善良的人。她打量了我一眼,摆摆手赶走了我。到底是生意人,还未开口就知晓我的想法,让我吃白食确实有些难为她。长得像我前妻,却不似前妻般温柔贤惠。我用棉袄裹紧了身体,身子暖了也就不饿了。

萧誉承看着一天比一天好起来的珠儿,人也变得漂亮了,没有了病痛的珠儿绝对是一个大美女,萧誉承时不时的会看痴了。

  我把裤兜里的钱都掏了出来,放在她茶缸里的时候,她好像发觉的什么,微微的睁开了眼睛。我发觉她的眼神很空洞沧桑,无助憔悴,她看到我把钱放进去的时候,看的出她想对我表示感谢的笑笑,却是微微动了动嘴角,没有笑出来,然后又重新闭上了眼睛。
  看起来她在这个夏天熬不了多久了,可是她却还想努力的活着,依恋着世间这一点点的温暖。
  也是这个时候,我认识的林晓凤,那个及时拉住我的姑娘。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个和我用同一个姓氏的林晓凤。
  那天我们坐在玉树广场聊了一个午后。
  她说那天是她生日,她想出来走走,然后就碰上了这一幕。
  太阳离地平面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被高楼大厦挡住了。她在楼层的阴影里和我说话的时候,总是面带笑脸,显得神秘而温暖。她是个很爱笑的女孩,笑的时候左面脸颊还有个浅浅的酒窝。
  她还说高考考不好可以做些别的,上学不是唯一的出路。她说她是去年高中毕业的,也没有考好,不过现在生活却还算满足。
  分别的时候才想起没有问她叫什么,我刚想转过头问她叫什么,她就在夕阳的剪影里转过头来对我挥着右手,开心的说,“哦,对了,那个,我叫林晓凤。在华东酒吧工作,有空找我玩啊!”
  在我想说我名字的时候,却听到她也姓林,心里激动的竟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她刚才说的是姓林,还是李?”
  大脑短路了两秒后,当我再想上报自己名字的时候,她却转身跑开了。但是我清楚的听到了她说她在华东酒吧工作,那间华东市最大的酒吧,和我家就隔一条街。
  经过玉树KTV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我想到了午后,那个差一点被我踢到的乞丐婆婆,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她怎么样了?接着就想到了林晓凤,然后就是一直傻笑着,纷纷侧目的行人可能还以为我得了什么奇怪的病。
  原来我并不是多么不幸,也不需要自怨自艾,因为还有很多更不幸的人,我要做到的就是好好活着。我也知道了并不是上学是唯一的出路。

看着店里的客人越来越多,她急忙走到门口,刚一拉开门,正要进去,这时――

水泥铺成的小路不时还有些小石子,我瞅准一块小石子从桥头踢到了桥尾,从街头踢到了尽头。路边蹲着几个小孩子,他们围着小圈似乎在“密谋”些什么,我正想走近瞧瞧,他们就一哄而散,嘴巴里分明在念叨着“老乞丐!老乞丐!”我打趣得“说”,老乞丐一大早就出来抓小孩了!他们被我一吓,立马四处“逃窜”,一会没了人影。当年,我背着我家虎儿,而是如此,他野得很,成天在外面流窜,可是只要听到我说,“老乞丐来抓小孩了”,他马上躲到我身后,跳上我的背,就一路回了家。这么多年流浪在外,不知道虎儿该有多大了?或者背得起我这个糟老头了吧。我随手捡起了地上一半的烟,放在嘴里抽了起来,这好像还是“好日子”的牌子吧,以前我女儿一直不愿意帮我买的烟……

这一天,有一辆马车缓缓的驶进了长乐镇。长乐镇是一个非常热闹的镇子,因为他是距离中原最近的一个镇子,出了镇子往东走上百里左右,就到了武林人士喜欢的中原。中原有许多的人,有武功高强的,也有不会武功但头脑了得的,还有一些是去碰运气的。

  》》
  <三>
  第一次穿过一条街,跑去华东酒吧找林晓凤的时候,是分别后的第三天。原本想好的台词在看到她认真在吧台前调酒的时候,我竟然只说出了一句话,“林晓凤,有空…我们一起出去玩玩吧…”然后递给她一张纸,上面有我的手机号,还有我的名字,一张笑脸。
  林晓凤停止往一支高脚杯里续酒,两秒后缓过神来拿起手中的酒瓶冲向我笑了笑,很爽快的答应道:“好的!”
  我还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期待着林晓凤的回复,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就收到林晓凤回复。她说她周五不用上班。
  其实约林晓凤是我实在经受不了对她的日思夜想,那张总是恰到好处的凑笑的圆脸,那双机灵调皮透着善良的大眼。我还又经过了天衣无缝,深思熟虑,老谋深算的计划的。
  她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叫林安宁?也姓林啊?这么巧噢?”
  吃完午饭后我们坐在玉树广场中间的一座水池边,她欣喜的说她看到水池中有个石头上趴着一只小乌龟。我还没有搞明白什么情况,就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到了水池中石头上果真有一只男人巴掌大的乌龟。我惊奇又兴奋的对林晓凤说,“它看起来好像是在晒太阳呢。我们要不要捉住它?”
  她开心的对我回了一个笑说“好啊”的时候,我都在想,即使是一条蟒蛇和眼睛王蛇的杂。交品种,我也会在所不辞,赴汤蹈火的去把它捉住。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我正在得意的时候,准备再小心翼翼用我的五指山把它制服的时候,它眼睛轱辘一转钻进了水里。
  本来还想好好表现一下的,结果没有得到想象中的表扬,还逗的林晓凤在池子边笑的差点掉进水里。她说:“我就知道你捉不到。猪头吧?哈哈,太逗了。”
  送林晓凤回家的路上,路两边的树影已经被阳光拉的很长,却依旧能觉得到地面被烤异常炙热。路过华东商厦的时候,却又看到了三天前我们碰到的那个乞丐婆婆。和第一次碰到一样,她以同样的姿势跪在商厦门口这个下班后的时间段人口最密集处。
  “等我一会。”我笑笑对林晓凤说。然后一路小跑,掏了身上最后的十块钱丢在了她的茶缸里。和第一次一样,她又睁开了眼睛看了看我,显得很疲惫却又让人感到她的不安,我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听到她念叨了一句,“谢谢你小伙子,好人好报的…好人会有好报的…”
  林晓凤见我跑过来的时候,一脸天真无邪的对我笑着,“林安宁呀林安宁,你不会又跑去给她钱了吧?你看不出来她是骗子?”末了还对我吐了吐舌头。
  我皱了皱眉认真的说,“不管怎么样,她那样就是希望能得到别人帮助,希望过得好点。一个人放下自己的尊严我没有理由不帮助她,而且她都那么老了,也挺不容易的…”
  林晓凤侧过头来哭丧着脸,“林安宁,你个大同情鬼,你怎么不同情同情我?以后有空过来帮我调酒去,我忙不过来。”然后又坏笑着对我说,“表现好了,姐有赏哦!”
  其实,我第二次递给那个乞丐婆婆时,心里在想,至少应该感谢那个乞丐婆婆,是她让我遇到了林晓凤。

“哎哟!”恰好有人推门出来,门把手恰恰撞到她的胳膊肘上,疼得她失声叫了一下。她正想骂人,抬头一看是位体格健壮的陌生男人,出于胆怯她只好忍了。而那个男人好像若无其事的样子,大摇大摆地走了。

这座小城,家家户户起了新楼房,新楼房安的都是防盗的大铁门,上前按门铃的要不是熟人,主人是不会开门的,我这副寒酸样任我在门外喊多久,按多久门铃都不会有动静。所以,我只好转战那些生活在偏僻地的老房子。

在中原,人们可以很快就能出名,因为那里有一个“江湖名人阁”,只要你做了什么影响较大的事情,他们都会免费的为你做宣传,让你瞬间出名,出了名的人,会有一些大门派、大势力来找你入山门,你将不再是一个人,你将得到大靠山,人人都会羡慕你。有了门派的人在武功提升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还能有足够的时间让你参悟你的武功,给你提供武功参考等。

  》》
  <四>
  2010年入秋后我开始在华东酒吧上班,一个调酒师。每每看着别人喝自己调的酒,心里都很有成就感。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林晓凤总是骂我笨,是猪头猪脑袋。
  不过从那次以后,在这个城市却再也没有碰到那个乞丐婆婆,无论她是不是值得同情的乞丐,我都希望她能活的好好的,毕竟谁都不会像她那样放下尊严去祈求那一点点讨来的钱。

进入店内,看到古朴典雅的装饰,她战战兢兢地选了一个靠近角落的位置,一边缓缓落座,一边环视着周围的食客,那些人正用异样的眼光瞟她,她感觉浑身很不自在。

火红色的大门口,有个女孩背对着我。女孩蹲在地上,埋着头,一手抓着大把衣服,一手抓着刷子,一起一伏得洗着衣服,头上乱糟糟,任屋檐下的雨水垂落在她的头发上、衣服上都没有发现。站了许久,她也一直没有发现我,我只好伸手碰了碰她,她转过头,看到了我,我也看到了她眼睛里的慌张。确实,我的出现似乎有些唐突,她也不过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她盯着我站了起来,全身弥漫着戒备的气息。我一边咳嗽一边拿出准备好的字条,递给她看:“祝你和你的家人幸福”,用手比划着,告诉她,我听不见声音,说不了话。她立马知道了我的来意,转向屋内,嘴巴一张一合好像在招呼着家人。我抬头看到了大门的深处,各种生活用品堆满了大厅,主人似乎很忙不常打理房子,一只白色的肥猫长着伶牙盯着我。从屋里出来一个平头小孩,个头不小但脸上还带着脱不去的稚气,嘴巴也一张一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女孩听完只好走进屋去,再回来时递给我一张折好的一元人民币。我接过她的钱后,正想走,她盯着我,指了指我手里的烟,摆了摆手,做出了咳嗽的动作。我知道她在跟我说,不要抽烟,会咳嗽。我看了看手里的烟,吸了最后一口,随手丢进了水沟里。离开后,再回头看,她又继续一起一伏得刷起了衣服。

马车上下来了俩个年青人,一个男的,一个女的。男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女子明眸皓齿,风姿绰约。俩人下得马车,来到了朋来客栈。连日来赶路,让萧誉承和蓝珠儿有些吃不消,他们得找一家客栈住下。一路来一路打听,萧誉承得知在中原可以找到血蟾蜍的线索,所以他们一直马不停蹄的赶路。他们要寻找血蟾蜍的事,被有心人记住了,这个消息不胫而走。

  》》
  <五>
  今天早上回来之后,林晓凤说她有点不舒服,我让她留在家里休息。我刚上班的时候,收到一条她给我发过来的彩信,我还在奇怪是什么彩信呢,打开彩息的时候,看到的图片是两条杠。我还在云里雾里时,看到图片下面一排字:
  “大姨妈迟了十天,刚验竟然发现两条杠!啊啊,我有宝宝了!”
  本来婚礼订好是五一的,只好提前两个月了。
  我觉得幸福来的好突然。一时激动的竟无法适从。
  然后我却立刻给她回了个电话说,“别急,有我呢,我来安排!!”

不知为什么她又想到刚进门的一幕,心里堵得难受:为什么连小学生都懂说的一句“对不起” 在有些成年人的眼里就不屑一顾呢?难道仅仅是因为她是“乞丐”吗?

走了一圈老房子,见到的人不多,多半都因为天冷掩着大门。一天下来,手里抓着的还是那一块钱。还好中午有个好心的阿婆给了块面包,不至于一天饿肚子。走到马路上去,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车水马龙的集市,我才意识到又要到举家团圆的节日了。我伸手摸进了口袋,硬邦邦的一张纸,好像跟火车票的大小差不多,抽出来一看,是那一块钱。再多几十张一块钱,或者就能换张火车票了吧。

萧誉承和蓝珠儿进了朋来客栈,周围的人指指点点。有的在大声说笑,有的在窃窃私语,还有的自己在自言自语,总之,客栈很是热闹。他俩找了个位置坐下,在一个角落里,他们想清静一些,离大厅吵闹的地方要远些。叫来小二,点了几个小菜,订了两间客房。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