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顾一切地投入一种足以引起我,写也写不长

当前位置: bbin澳门新蒲京-912226的官方网站 > 文学常识 >

“我每次来这里,都会看看对岸的别墅。看到它们,人的心底会萌生一种欲望。我却因此感到踏实,暗暗告诉自己,你还很遥远,你得更努力。”

 想写一提笔脑子就乱掉,写也写不长,想来  写到那算那吧。

图片 1

2017年5月11日,傍晚,平地乍起惊雷,乌云席卷过晴空……

卓王孙就这样一直握着相思的手,穿过华音阁。这引起了很多人的惊讶,因为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阁主。相思忐忑地跟随着,这样的卓王孙,也是她从未想像过的。但她的心中又有一丝欢喜,因为在卓王孙的手中,她的手也渐渐温暖起来。没有女人愿意永远做一朵莲花,在水的冰冷中睡去,睡到叶凋蕊残。塞上,藏边,绝域,相思憧憬的,也许只是这小小的掌握,此外还有什么呢?卓王孙就仿佛是飞龙,没有一朵云能够拘束住的。但也许相思并不是云。今天的风很轻,阳光很好,照得一切通透无比,真是个好天气啊。应该叫小鸾也出来走一走的。相思胡思乱想着,却忽然惊醒,这不是她企盼已久的情景么,为什么会想着让别人加入?难道是因为他们两个都不习惯单独在一起么?相思忽然有些埋怨自己,也许是自己胡思乱想,阁主一定有什么事要交代,才带自己出来的。但他为什么要握住自己的手呢?卓王孙忽然住步,他们来到了一片湖边。华音阁周围风景幽绝,但从未有人四处游玩,因为每一寸土地,都布满了机关暗器,看去清绝的景色,也许是杀人的死域。但现在,这些机关全都被清除干净了,于是这片湖水也就仿佛是刚出浴的少女,清丽向人,姿容绝世。相思轻轻地在湖边坐下,这清澈的湖水微微荡漾着,仿佛带着一种安定的力量,让她只注目于它那宁静的美丽,不再想着其他。她漾起头,天上微微的云流动着,湖里面也有云,相思便幻想自己是坐在白云的深处,这些雪一般的云团从她的身边流过,将她的身影带得一时清晰,一时模糊。相思突然回头,笑着对他道:“真没想到我们阁边还有这么好的地方。”卓王孙也笑了:“如果你喜欢,就住在这里好了。”相思偏转了娇靥,笑看他道:“我可以么?”卓王孙竟有些不胜她的目光,只能转头望着湖水:“你是阁中的上弦月主,所求什么不可得?”相思轻轻叹了口气,道:“有时候我真不希望自己是上弦月主,而只是当年你遇到我的那个小姑娘。你还记得么,当年你从水中捞出那朵睡莲,送给我的时候?”她微微仰起头:“那片湖水就跟这里非常相似,只是这个湖中只有白云,没有睡莲罢了。”卓王孙微微一笑,道:“谁说这里没有睡莲?”他一伸手,天都剑宛如流云般飞出,向湖的对面飞去。湖对面是高山,一块大石挡住了湖水与山色。天都剑就轰然击在了那块大石上,大石裂开,立时,大水夹着万千睡莲花汹涌而下,宛如莲之银河,充满了整个湖面。赤橙黄绿,这些睡莲竟有着七彩的色泽,宛如繁星点点,布满了整个湖面。在这个季节,本不应该有睡莲的,何况是这样七彩的睡莲。相思讶然呆住了。波浪冲激,水面涨溢,两人的双足都浸在了湖水中,一朵朵睡莲就荡漾在两人身边,相思俯身拾起了一朵淡红色的睡莲,馥郁的香气立即将她包围住。卓王孙道:“我还记得你说过,睡莲之花,就是你,所以你所居的地方,都种满了这种花。”相思心下震动,低下头,轻轻道:“你……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卓王孙站了起来,淡淡笑道:“也许,我只是偶然看到了这湖,想送你些花——你不是喜欢睡莲么?”相思眼中迷蒙了淡淡的雾气,她低声笑道:“你想送我花?”卓王孙点了点头。各种各样的睡莲随波沉浮。宇内奇葩,海外异种……只怕世上所有种类的莲花,都被聚集到这个小小的湖中了罢,并且同时被药力催开,一下就开到了生命中最灿烂的时刻。他准备了很多很多的花,因为他不想说话。相思突然抬起头,指着湖心道:“我想要那一朵!”湖心有很多花,卓王孙并不知道相思指的是哪一朵,也许相思要的,只是其中一朵而已。但卓王孙看不出那朵花跟眼前的这些的有什么不同,既然一样,又为何还要费时费事去取呢?但相思殷殷地看着他,卓王孙的心忽然软了软。算了,反正七日后她就要死了,我就答应她又何妨?他握住相思的手,深深提了口气,向湖心纵了过去。波影腾照,两人的身形宛如一对蹁跹的彩蝶,在碧波云影间飞过。湖面宛一块巨大的琉璃,倒映出两人的身影,五彩的衣带翻飞,彩云般护卫在两人身畔,卓王孙发现,原来他们也可以靠得如此之近。他带着她从湖面上徐徐飞过,修为到了他的境界,几乎可以身同飞羽,借片花之力,飞纵来去。他握着相思的手,在湖波上轻轻起落,宛如在花中停栖的蝶。相思一面牢牢牵着他的手,一面一次次弯下腰,伸手摘下她选中的睡莲。每一次,她站起身,将莲花凑到眼前,都轻轻摇了摇头,似乎并不满意,于是将摘下的莲花交给卓王孙,又去寻找下一朵了。卓王孙另一手接过莲花,也不说话,只由着她的性子,在湖面上往来飘飞。不一会,卓王孙已经抱了近百朵各色各样的莲花。沉沉的压在手上,看上去宛如一捧绚烂的彩云。相思却依旧没有选到自己想要的那朵。她一次次躬身下去采莲,也有些累了,美丽的嫣红将她的脸装点的也如一朵盛开的莲花。卓王孙透过一大簇五色莲花看去,她鬓角的散发微微有些发湿,紧紧的贴在她香腮上,不知是湖上的水气还是她的汗珠。她似乎好久都没有这样认真的做过这样一件事——一件只为她自己做的事。卓王孙心中似乎一动,他眼中的神光也如湖波一般,渐渐散开。突然他的手一空。却是相思为了采摘一朵远处的莲花,不小心放开了他的手。她一声惊呼,整个身子顿时失去了支撑,向湖中坠去。卓王孙来不及多想,抛开手中的睡莲,去抓她的手。他突然想起,自己施展这登萍度水的轻功已经太久,气息已不容有一丝混乱!他正要重新凝气,不料相思的一把抓住了他的衣带,猝不及妨间,两人一起跌落水中。水波漫过两人的双眼,无数朵散落的睡莲在两人身边沉浮,相思似乎害怕般的紧紧抱住了他。透过盈盈波光,卓王孙脸上本有些怒意,但看到她眼中狡黠的笑,也顿时释然了。原来她是故意落水的。这或许是她第一次恶作剧吧。这些年来,她一直跟随在他的左右,然而,即使是在最亲密的时候,她也要称他一声先生。只有现在,在这被莲花扰乱的湖水中,她终于暂时忘记了两人的身份,宛如一个普通的少女,一时兴起,于是拉着所爱的人,一起坠入水中。或许,上弦月主的身份,一直像一个华丽的枷锁,把本来属于她的少女的天性压抑了太久太久。其实,她只比小鸾大了几岁,小鸾纵然万般不幸,也算在他的羽翼下长大,无忧无虑,而她呢?多少年来,他又给了她什么?十六岁那年开始,她就跟随他出入风云,而她又到底得到了什么?卓王孙的心中竟涌起一阵隐痛。相思抬起头,怔怔的仰望着他,双颊上布满了幸福的殷红,但眼中也有一丝怯意——第一次如此大胆,他会向自己发火么?卓王孙似乎明白了她的心思,一把将她揽入怀中。相思将头深深埋在他胸前,纤弱的双肩微微颤抖,竟似乎在轻轻抽泣。只是她的眼泪,必将落入湖中,无人看见。哗的一声轻响,两人浮出布满莲瓣的水面。相思散开的长发上沾满盈盈水珠,宛如一粒粒水晶,她顾不得擦去脸上的水痕,只笑着拉起他的手,将一朵莲花放在他掌中,盈盈道:“知道么,这才是你送我的花!”莲花在他掌心展开,花朵残了一瓣,卓王孙忽然想了起来,他第一次见相思的时候,所送的,正是一朵残瓣了的睡莲。——她竟然记了这么多年!卓王孙清楚地记着,那同样是个夕阳鲜艳的黄昏,而现在,夕阳斜偎在青山的怀中,在含笑看着他们。相思轻轻抚摸着睡莲的花朵,是的,这朵花,是属于她的。在女孩的心中,千朵万朵花,并没有什么值得珍惜的,而只有这一朵,爱人费力采来的,才是属于她的花,是值得记一辈子的。每对相恋的人,都有这么一朵花,也许只是野生的雏菊,也许是偷来的抢来的花,但绝不是买来的。它会深深被记住一辈子,而不仅仅只是荣耀的一刻。夕阳垂照中,曾有多少少年将手中的花递到女孩面前。这是他浑身湿漉漉采来的花,也是只属于她的花。夕阳偎依得更紧。这是旷绝天下的卓王孙么?这是他一心要杀掉的相思么?卓王孙悄无声息地叹了口气,将这些念头驱走。这一刻,他只想将手中的花送出去;这一刻,他只想好好照一照这湖边的夕阳,让脸上的笑容更自然一些。他已经有很久很久没这样笑过了。良久,相思轻轻道:“我们可以住在这里,不回华音阁么?”在她的心中,在这里,卓王孙是卓王孙,相思是相思,但回了华音阁之后,卓王孙便是阁主,而她就是上弦月主了。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湖能带来这么大的影响,可以让往事重新灼显,但她心底深处,却希望这一感觉能延续得长一些,再长一些。卓王孙柔声道:“当然可以了,不过现在不行——我们至少需要一座房子。”相思笑了:“房子?”卓王孙点头道:“那当然。也许,明天我就会送你一所房子,但今天已不行了。”他猛然记起,睡莲、湖泊,不过是个礼物而已,是的,是他要历练自己,杀死相思的礼物。他怎么能沉湎于自己的礼物中呢?卓王孙立即问自己道:你能杀死站在你面前,笑着的这个人么?他审视着相思,审视着自己,然后回答:我能。那就浸得更深一些吧。于是他笑着对相思道:“明天,我们再来这里,好不好?”相思柔顺地点了点头。夕阳照得她的心暖暖的,她紧紧握着手中残缺了的睡莲,仿佛抓住了一生企盼的幸福,永远不再放开。

  她遥望远处,轻声说。------题前

                档子(陕西话说档子,意思可能是巷子,以下写的档子。也叫坊上)

白日梦你

江西中医药大学6栋201宿舍五位大佬心血来潮,伙同203宿舍一位大佬,临时起意,决定集体出门撸个串。

我家住在青年路,位于陕西省西安市莲湖区青年路青年二巷青年三巷的中间,小区旁边是四十四中学往东走过了青年二巷有个丁字路口往右拐是从新巷,直下去就是莲湖街,莲湖街往东途径莲湖公园,北大街,朝阳门。往西途径红湖街,洒金桥,玉祥门。

做了一场白日梦,梦里有你――

五月的天翻脸比翻书快,下楼的时候眼看还是阴天,走到大门口,一阵大雨就止不住哗啦啦地下,打着伞的人湿了裤脚,离宿舍十米开外的人秒变落汤鸡,路上尽是飞奔着逃也似的雨中飞人。

  这是我来到这里以后,最糟糕的一天。我想把眼中所见的一切通通抹去,我想彻底地远离目前生活中的一切,想不顾一切地投入一种足以引起我灵魂悸动的陌生,我想摆脱熟悉得惹我疲惫抓狂的生存方式。

图片 2

男孩和女孩已经许久未见了,有多久?三年?五年?算一算已经十年了。恰如一首《十年》所述,当时是年少无知,如今却也不是到了那般看尽一切的沧桑年纪,忽然之间只觉如今的自己最好。

我们杵在宿舍大门口,雨水透过防盗门打在脸上,众人相视一笑,不知是谁尴尬地问:雨这么大,还去不去?

  但是,我不能。我还有太多责任。

路过随拍                                      2016年11月20日拍

那街上平时本就不多人,阴雨天气,更是寥寥,除了雨滴的点点声响,剩下的便是女孩的几声脚步。下雨了,她没有带伞,只大步地往前走,似那几年从未改变的直率与洒脱,只呢喃在嘴边的“忽然之间,天昏地暗……”像是应了这景。她心想,淋便淋了,却也不能白淋,得淋出点意境来。一会便咧开了嘴,笑笑自己,实在是乐观得可爱。

都到大门口了,怂个屁。

  两相的矛盾在心底撕扯,一个下午行尸走肉,以往的信念血肉模糊。

档子是每周四,周日逢会,是民间不成文的大集时间。档子在回民街位属西仓,怎么来的我就不知道,家里人就更不得知,我可以说我只算半个西安人,我在西安长大我现在的户口本上都不是西安,又怎会知道呢?况且我一向是随缘的,对于我我也是不急着知道的,只是在脑子里先酝酿着。

故意去踩那水堆,鞋子这下正好湿透,嘿,她到底记不记得离家还有一段路呢。只埋头前走,却不想偶然的一个抬头,没撞到雨撞到了他。男孩撑着一把蓝色大伞,微微低头,好看的球鞋没有弄脏。只他抬头的那一瞬,两个目光便汇到了一起,她怔在那,他也一愣。两人从未想过会这样重新见面。

于是人群中出现了几个逆着人流的身影。

  我走进兰州拉面馆,吃了一份红烧牛肉面。直到付账离开,我都没尝出今天的汤水的味道。

图片 3

女孩反应过来,先是一笑,只是这笑还未完全展开,雨水就迷了眼睛。再睁开眼时,一把大伞已经安稳地在头顶了。她尴尬地捋捋头发,擦擦雨水,努力地让自己从容且优雅地面对他,可是一想便是失败了的。倒不是因为此时的狼狈,只是一看到他的眼睛,一看到他的笑容,她就会溃不成军了。有一种人,面对外面的诸多风雨她能够展现足够的坚强和智慧,而一旦触及到心底的某一个角落,一定会自己把自己打倒。不偏不倚,这么多年了,她还是没有改掉。

雨水哗啦哗啦,我们四十五度仰头哈哈,走过宿舍间的十字路口,走过新田径场拐角。

  走在雨后泥泞的街上,布鞋印每一步留出痕迹,混在凌乱的人群中,片刻被抹去。下雨了,人人归家。不用一刻钟,街上冷清得像从没有人路过。

路过随拍                                      2016年11月20日拍

她摇摇头,心想,这是病,得改掉。恩。男孩只管看着她一会点头一会摇头,并不说话,只是含着笑意的眼睛一直没从她身上移开过。其实熟悉他的人应该知道他眼底的雀跃与开心……或许,还带有那么一点情意。等她想通了之后刚要以一个俗透了的开场白“好久不见”开头的时候,耳边闪起他的声音,“怎么没有带伞?”顿时所有的措辞都被打乱,只得故作镇定地说,“哦,忘记带了。”可他的声音仍然不依不饶地在耳边响起,忽然又一句,让她彻底失去战斗力。“你总是忘东忘西的。恩…小时候就这样。”

故事在这里开始。

  除了我。

这是可以的,有空我就往档子跑,赶集,用身体去从中熏陶地方风俗与特色人文魅力慢慢的沁入着,说不定哪一天会得到一本书书上就写了或者结识了新朋友,他(她)就告诉了我呢?都是说不定的,都是急不得的,正如现在的我真不知道怎么去写档子,整个的不明白,只是热爱的不行,一有空就跑了去。

小时候?是呀,小时候。那时他们还不大,或许可以叫做……青梅竹马?他那时候便说过喜欢她,可她并不知道他说的喜欢是什么意思,或许最终成为歌词所说,“也许当时忙着微笑和哭泣,忙着追逐天空中的流星,人理所当然地忘记,是谁风里雨里一直默默守护在原地”。显然她现在已经知晓,可流光容易把人抛,过去的种种早就被牢牢压在心底了,年岁再抛,也自是岿然不动。

大伙儿正在指点江山评论着这场2017年迄今为止最劲爆的雨如何如何,一转眼发现蓦地少了一个人,再一转眼,哎哟我去……

  我从一家面包坊出来,手里多了一份白土司和一支炼奶,抬头抹去铁皮遮雨棚檐滴落在额上的雨水,莫名其妙笑了一下。继续走。

记得两个老头的对话,想来好笑,一买一卖,买东西的和卖东西的,买东西说他“我打小就是在这耍大地,咋档子档子就是让人上当地地方。我还不知道个你”卖家说:“这是自古就有的古会莫,咋能握样子说嘛”听他俩说来,我本身就不知道,反而更乱了。听他俩用陕西话说我想说:“莫乱咧。”

过了许久,她朝他一笑,说到,“雨这么大,我要回家了,你也早点回去吧。”他想说些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口,只看着她,把伞推给她。而她却快他一步,没有接过伞,潇洒地往雨里跑去了,只留了一声“再见”淹没在了雨声中。

只见在我们的前面,站着一个姑娘,看背影是一个清秀的女生,扎着丸子头,瘦瘦小小的,身着单薄,纤细的胳膊纤细的手。路旁只她一个姑娘,捧着一个大纸箱,大纸箱上面堆着一个小点儿的纸箱,目测应该是刚取的快递,可能是化妆品可能是食物,猜测是学习用书的可能性比较小,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只她一个姑娘,站在路边,另一边就是宿舍,宿舍的旁边也是宿舍,但她动也不动,就站在那儿,雨水打在她的丸子头上,再顺着她的脸湿了衣裤……

  特意去寻找莲湖公园的正门。我游过很多次莲湖,但我从来没走过它的正门。这一次,我终于耐心地从它的正门走了进去。

档子的前世今身我也不清楚,我也不急着清楚,清楚知道的是档子的入口很多,光我最清楚的就知道三个口,第一个入口当属直对尚武门位于莲湖路洒金桥十字路口南口,从南口直下,第一个丁字口左拐是菜市,第二个丁字

“初恋真是甜蜜的忧伤。”                          她在日记本上快速地写道,然后把它锁了起来。

我的天,怎一个我见犹怜!

  空山石阶,林道森森,是我从没走过的风景。空气中的湿气混着青木气息,长满黛色苔茸的巨石生出安稳。

路口左拐到旧书摊文玩摊。往东数路南边红湖街有一个小巷口直通西仓的菜市,位于三个口的中间。再往东路南边巷子里就是莲湖街公园后门,这个我最熟了从这个门进去,是卖猫呀狗呀的地方。

我刚看到这个女生的时候,我的亲室友已经一个箭步冲了过去。脚步之迅捷……好吧不迅捷,此人是蹑手蹑脚着跑过去的,背影虽略显猥琐,却带着一颗滚烫滚烫的赤子之心,跑到女生的身边,二话不说,轻轻地把伞挪去一半,雨水打在伞上咚哒咚哒……女生有点儿吃惊,缓缓地抬头,看着眼前人略显黝黑的脸庞,惊了一惊,此人微微颔首,目光相撞,空气里一片噼里啪啦……

  只有我一个人在走,静的听见脚步的声音。也许间或还有雨水从枝头叶尖滴落的清脆声响。我终于感觉安宁,世界只我一人的平静。

里面巷子都是相通的,有很多小巷子,还好西安城路都是正南正北,总不至于挤丟。

时间暂停,且让我大胆地揣测一番此人此刻的心理。

  走过两则大台阶之后,在拐角长出的松树长枝后,我看到一个伸懒腰的身影,随后被树枝掩去。刚下过雨,难道还有除了我一样的人么?

2016年11月19日周六

事情本身很简单,动机很单纯为一个雨中女孩递过去一把遮雨伞。但是,两不相识素昧平生,纵然本身的想法极其单纯,但如何让对方信任却是一门学问。人大多数时候,也许并不是不想搭把手,只是怕自己的好心换来一阵难言的尴尬。被误会了怎么办嘿呀我该怎么说我没别的意思……此刻我的室友心理如是。

上一篇:从街头踢到了尽头澳门新蒲京912226,这是一家风味独特的小吃店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