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冇聽說過鐵器,他不知道這傻小子聽到鐵器後為什麼這麼激動。

此時李承洲的心裡已經掀起了萬丈波濤。

為什麼鐵器會出現在炎陽城的街頭小巷上?而且就敢這麼光明正大的出現?這肯定不是特殊現象,這些人哪裡來的鐵器?

要知道,現在的鐵器全部集中在火牛城,外麵的人不知道鍊鐵的方法,就算有鐵礦石他們也煉不出來鐵。難道倉庫失竊了?

種種想法讓李承洲一陣後怕,能夠掌握金屬武器,這是唐軍所向披靡的製勝法寶,鐵器的出現能夠讓唐軍的戰力再度飆升,但如今唐軍還冇見到鐵器,民間就已經開始走私了,有內鬼!

李承洲跟著剛剛的小夥,來到了一處隱蔽的地方。

“二位想要什麼鐵器?”

李承洲聽到這句話更是驚訝,這口氣好大,似乎他們的鐵器多得是。

“你們有什麼鐵器?”

“你想要什麼,我們就有什麼。”

“陌刀?”

“啊...這個冇有。”

“馬槊?”

“emmm...這個也冇有。”

“真冇都冇有,你賣什麼東西?”

“彆的有彆的有。”

老頭在旁邊聽到這樣的對話,更是堅信李承洲不普通,自己也就隱隱約約聽到關於鑄造鐵器的訊息,其他訊息就不知道了,李承洲竟然知道這麼多,再加上剛剛的鎮定自若,老頭很是堅定不移眼前這小子大有來頭。

“橫刀,長槍,盾牌我都有,你要什麼?”

“量大嗎?如果大的話,我多買一些。”

“量不是很大,搞到手的隻有二十幾件。”

李承洲擺擺手:“量小就算了,我們一百多號兄弟,這點不夠。”

李承洲扯起虎皮做大旗,唬地這小販一愣一愣的。

“有盔甲嗎?”

“這個也冇有,不好搞。”

“那就算了。”

“你知道這些鐵器有多貴嗎?”

“難道我還負擔不起?你什麼都冇有,就不要出來賣東西。”

李承洲轉身就走,裝完逼就跑。

小販趕緊喊住李承洲:“兄弟,那些大件冇有,但是像我手裡拿的這種小刀倒有一百多件,你要不要?”

“給我看看。”

李承洲拿過小販手裡的小刀,這小刀確實是用鐵鑄造的,但是明顯是小作坊自己加工的,並不如火牛城鐵礦區出產的鐵器那般精良。

李承洲將手中的小刀還給小販。

“質量不好,不要!”

李承洲和老頭離開後,驚呆的小販趕緊跑去找鹿哥。

房間裡的鹿哥聽到了這樣的訊息後,也是有點愣。

“這兩傢夥不是深藏不露,就是腦子有問題,不過那年輕人看起來確實氣宇軒揚。”

“鹿哥,我也是這麼覺著的,這兩人感覺不好惹,要不這次就放過他們?”

“不可能,他們就算身份再高,也彆想在我這裡討到什麼好處,一定要將他兩吃乾抹淨!”

在另一邊,老頭看著李承洲。

“你小子絕對不簡單!”

“我有什麼不簡單?”

“你怎麼知道的這麼多?”

“咳咳,不瞞你說,之前在家的時候聽父親講過,我不是說過嗎?父親在白鳥城做了一個小頭領。”

“屁!你小子肯定在騙我!”

“我要真的是富家子弟,我周圍肯定有不少仆人啥的,而不是碰巧遇到你這不靠譜的老頭帶路。”

“你說我不靠譜?你怎麼敢的?要不是我,你早就不知道死哪去了。”

兩個人罵罵咧咧一路,找到了一處避風港。

老頭看著這個地方,不禁稱讚道。

“好地方呀!這個地方現在能曬太陽,到了晚上還能避風,要是下雨了還能避雨。趕緊占住這個地方,不然到了晚上,說不定就有人過來搶地盤了。”

老頭躺在牆角,呼喊著李承洲過來一起躺著。

“我先去拉個屎,老頭你先躺著。”

“儘量少走動,不然容易餓,也不要拉屎,不然肚子容易空...”

實在聽不下去這老頭說的“生存”之道,李承洲趕緊打斷。

“好了好了,知道了,我拉一半屎總行吧?”

“你小子果然也是個噁心人,老頭子我喜歡!”

李承洲轉過幾個街角,在一處牆壁上寫下:過來找我。

然後繼續向前走,過會兒後,牆壁那裡圍著幾名影衛,李小江正在其中。

幾人臉色鐵青。

“媽的!誰暴露了?”

“小江統領,不應該呀!我們根本冇有暴露的機會呀!”

李小江一陣沉默。

“小江統領,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處理一下這麵牆壁,我去覲見陛下。”

李小江追了上去,李承洲就在一個衚衕裡等著他。

“我不是說不讓你們跟著嗎?”

李小江硬著頭皮說道:“陛下,我說這是巧合您信嗎?”

“信個鬼呦!你們肯定會跟著我的,猜都不用猜。”

“陛下我們有露出什麼馬腳嗎?”

“那倒冇有,主要是猜到了你們肯定在後麵。要一定說什麼破綻的話,就是昨晚在山洞狼群突然退去,而且外麵處理的太乾淨了,看著太正常了。”

李小江實在冇想到處理的太完美也會出現問題。

“陛下您叫我是為了?”

“之前和我們見麵的小販你知道嗎?”

“知道。”

“他去哪了,什麼身份知道嗎?”

“去哪知道,身份暫時不知道,如果要查的話不是難事。”

“查一下,他們牽扯到私售鐵器。”

李承洲將這件事講了一遍,李小江也很驚訝。

“有這麼離譜的事情?”

“等我出城後,你們將這件事徹底徹查,先不要驚動炎陽縣令天南星,你們調查的差不多後就可以直接抓捕。”

李承洲不太放心又想了想,將黃金劍從召喚空間裡拿出。

“你帶著金劍,如果辦事遇阻,就拿出金劍,金劍特權,先斬後奏!冇什麼能擋住你們徹查此事!”

“明白!屬下這就去做!陛下之後還要我保護你嗎?”

“跟在後麵就行,彆乾擾要發生的事情。對了!這附近有茅廁嗎?”

“好像冇有。”

“好吧,你去吧。”

李承洲一邊嘟囔著,一邊隨便找了個地方拉屎,然後回到了老頭身邊,此時老頭已經呼呼大睡,李承洲聽從老頭的話,也躺在一旁開始睡覺。

當李承洲躺下的時候,老頭的眼睛突然睜開一條小縫,然後又合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