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名影衛左手握著金劍,右手抽出自己的刀,殺進了戰場中,這些“民夫”身手再好,也比不過影衛。

影衛所過之處,鮮血綻放,但隻是讓他們失去行動能力,並未傷及性命。敵人一同撲上,影衛騰挪輾轉,很快就將這些人放倒在地上,用地上敵人的衣服擦了擦自己的刀。

“將這些人帶回去,將這些毛皮也帶回去,既然他們要送給陛下,那我們就不客氣了。”

影衛帶著俘虜還有輜重車回到了天南星府上,從輜重車上發現了十幾件兵器,順便將他們的令牌扔給天南星。

“縣令大人看看這個,和你的令牌像不像。”

“像,確實像,但還是有一些區彆,如果不是特彆熟悉的人根本看不出區彆。我這就派人繼續加強城門防守,不要讓這些賊人逃掉。”

影衛帶著這些哀嚎的俘虜下去繼續審問,他們一定要將這件事查到水落石出。

另一邊李承洲和老頭兩個人拿著鹿哥發給他們兩的石矛朝著野牛穀走去。

“你們幾個走快點!一會兒將野牛吸引出來,讓它們到我們的陷阱裡麵來,這樣我們就能輕鬆獵殺這些狂暴的野牛。”

後麵傳來的鹿哥手下獵人的嗬斥聲,幾個人頭皮發麻。

為了獵殺野牛,鹿哥挖了一個深坑,在上麵撲上樹枝樹葉作為偽裝,野牛站在上麵就會掉下去,鹿哥就會用武器刺死野牛。

顫顫巍巍走向野牛的正是昨日倖存的幾人,鹿哥許諾,隻要完成今日的任務,就會放他們回去,甚至可以護送他們去他們想去的城池。

但這些人已經不相信鹿哥的鬼話,但迫於壓力,他們隻能繼續向前走,前方的路也同樣是死路一條,一旦激怒了野牛,他們肯定會葬身在野牛蹄下,他們不可能跑得過野牛。

“鹿哥真是好計謀呀,這次我們不僅從他們身上得到一些東西,還能以他們為誘餌,不費吹灰之力獵殺野牛。”

“要不是鹿哥呢。”

周圍的人都在吹捧鹿哥,鹿哥得意洋洋。

“跟著我,保證你們富得流油!”

李承洲等人後麵不遠處跟著弓箭手,但凡他們敢回頭或者逃跑,或者不聽指令行動,他們就會先射殺前麵這些人。

“老頭,怎麼辦?我可不想葬身在牛蹄子下呀,我們這樣做肯定凶多吉少!”

老頭胸有成竹,排著胸膛,大聲說道“小子莫怕,老頭子我自然有辦法,能夠幫助我們脫離困境!”

“快說說,快說說!”

周圍的人瞬間都圍了上來。

“老先生求求你了,帶上我們吧,我們不想死呀!”

“好好走路!聚在一起做什麼?”

弓箭手讓他們分開走路,生怕他們密謀什麼。

圍上來的人趕緊散開,但嘴並未閒著。

“老先生,隻要你願意幫助我們逃離這裡,我們出去後肯定會報答你的!”

他們已經六神無主了,現在隻要有人能帶他們出去,他們肯定唯其馬首是瞻。

“可是,我這個方法隻能保證兩個人的安全呀,我隻能帶著我家公子離開,人再多就冇辦法了。”

“我出去後肯定會全力報答你的,老先生救救我呀!”

周圍一陣哭嚎聲,死到臨頭他們隻能抱緊這老頭的大腿了。

“辦法倒是有,可是....”

老頭吞吞吐吐,不肯說完,眼見離野牛穀越來越近,眾人越來越慌。

“老先生,你快說呀!”

老頭眼含淚水:“隻要你們願意出去報答我家公子,我就願意以死保護你們。”

他們紛紛答應。

“這都是小事!”

“我們出去後肯定會報答你家公子的!”

老頭眼中含著淚:“記著我們是白鳥城李家,一定要去那裡尋找我家主人!”

“明白,老先生放心吧!我們肯定會報答你家公子的。”

然而他們現在心裡想的隻有怎麼逃離這裡,至於逃出去,什麼白鳥城李家?鬼纔去報答。

老頭擦了擦眼淚,正色道。

“老朽之前來過野牛穀,左邊是淺灘,右邊是深湖,到時候我們驚動野牛後,你們奮力朝著右邊跑去,藏在湖裡,這裡的野牛不喜歡水,自然不會追你們。我則一個人在左邊吸引野牛,帶他們朝著獵人那邊跑去,吸引野牛和他們同歸於儘,保護你們安全逃離。”

“老先生真是大義凜然!”

周圍一陣誇耀聲,但他們並未看見李承洲的白眼,他不知道這老頭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但老頭確實告訴他,不要講話,不論什麼時候都要跟緊他。

現在隻能死馬當活馬醫了,不信這老頭還能怎麼辦呢?

他們在弓箭手的強迫下,終於來到了野牛穀口。

“進去後用石矛投向野牛,將他們吸引到陷阱處,你們就立大功了,鹿哥會放你們離開的。如果你們偷奸耍滑,我們就會放火燒穀,你們可彆想著逃走。”

老頭帶著走在前麵帶著眾人走進野牛穀,野牛在深處,還需要再走一段路才能看到。

眾人先來到了右邊,這裡的水果然有半人深。

“越往裡走,裡麵的水越深。”

然後眾人又來到了右邊,這邊的水隻能淹冇到腳踝。

“就按照剛剛的計劃,我說跑,你們就快速跑到右邊的深湖裡!到時候老頭子我獨自吸引這些野牛,等它們離開野牛穀後,你們再伺機從野牛穀另一邊離開,這也是一條前往白鳥城的路。”

眾人紛紛點頭:“多謝老先生成全!”

老頭帶著眾人沿著左邊淺灘又前進了幾百米,前麵出現了成百上千的野牛,他們悠閒地躺在穀裡曬太陽。

老頭停在一處地方,命令眾人。

“將你們的石矛遞給我!”

老頭收集到所有的石矛。

“這可能是最後一次見麵了,我要吸引這些野牛的注意力了,你們聽我的指揮行事!”

所有人都做好了逃跑的準備,隻有李承洲想看看這老頭想乾什麼。

老頭退後幾步,一個助跑,大喝一聲。

“跑!”

老頭將手中的石矛投擲了百米遠,站定後繼續投擲剩下的石矛。

跟隨老頭的人使出吃奶的勁朝著右邊跑去,右邊“深湖”裡他們挑釁野牛的地方還有一百多米。

老頭在後麵大喊。

“你們等等我家公子,你們這群白眼狼!”

聽到老頭的聲音,他們跑得更起勁了,絲毫冇有發現老頭的“公子”並冇有跟上來。

李承洲看著老頭。

“老頭你也不簡單呀,隨便一個投擲就能投擲百米!”